《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六章求教(下)


    第三百五十六章【求教】(下)

    喬夢媛看著張揚,明眸之中頗有深意。

    張揚道:“幹嘛這麼看著我?”

    喬夢媛道:“你跟他們有仇啊?目光跟刀子似的!”

    張揚笑了笑:“還是你厲害,那啥……晚上就咱倆吃飯?燭光晚餐?挺浪漫!”這廝從不放過調戲喬夢媛的機會。

    喬夢媛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張揚跟著喬夢媛來到南海廳,發現時維、蘇小紅、常海天全都來了,張揚不禁笑道:“高朋滿座啊!我還以為就我們兩個人吃飯呢!”

    時維瞪大了眼睛道:“你想得美!”最近這丫頭說話特喜歡瞪眼睛,看到張揚就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

    張揚道:“今兒安語晨不在,女暴徒隻有兩個!”

    蘇小紅笑道:“我勉強算一個,我提醒你,我要是喝醉了,暴力傾向也很明顯的!”

    張揚縮了縮脖子:“危險啊,早知道這樣,我多叫倆幫手過來!”

    喬夢媛道:“我都讓你多叫幾個朋友一起過來了,大家熱鬧熱鬧,給你送送行!”

    張揚道:“我以為你想跟我單獨吃飯呢,所以沒叫人,來到了才知道已經有三個電燈泡了!”

    常海天笑著抗議道:“張揚,沒你這麼埋汰人的,我可是好心好意的過來給你送行!”

    張揚看了看這一大桌子菜,做出一副很感動的樣子:“我怎麼覺著你們這麼開心呢?是不是感覺我走了跟送走瘟神一樣?”

    時維笑道:“你總算說對了一件事,我們就是要送走你這個大瘟神!”

    張揚道:“得,既然這麼誠心送我,我也不客氣,我多叫幾個弟兄來,狠狠吃你們一頓!”張揚拿起電話,把薑亮、杜宇峰、蘇強、江樂都叫了過來,這幾個家夥憋足勁都想請他呢,張揚不好推,要是一個個去吃,又嫌麻煩,幹脆借著這個場合一次都聚齊了,反正大家都是年輕人相互間也好交流。

    因為是給張揚的送行宴,所以張大官人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眾人關注的中心,酒自然是少不了的。

    輪番敬酒之後,薑亮代為總結道:“大家朋友一場,看到張揚政治上取得了這麼大的進步,我們都感到由衷的高興,希望張揚能夠在新的工作崗位上,做出成績,力爭在仕途上更進一步!”大家一起鼓掌。

    張揚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哥們今天有種被你們給推出去的感覺,我啥也不說了,希望大家千萬別把我忘了!”張大官人拿起麵前的那一玻璃杯白酒,咕嘟一口給幹了。

    眾人齊聲喝彩。

    時維道:“你真能喝啊!酒不是你花錢買的!”

    張揚笑道:“三十年茅台,一口一百多,我今兒賺大發了!”

    喬夢媛道:“你喝這麼多,回頭就別開車了!”

    張揚道:“我哪還有車開啊,打車來的!”

    杜宇峰道:“你那輛吉普車報廢了也好,不吉利!”

    江樂道:“張主任馬上就是張市長了,到了豐澤,出門有專車接送,用不著你自己開車了!”

    張揚笑道:“什麼市長,就是一副縣長,你們別把我給捧暈了,我這人容易得瑟,一得瑟要是從高處摔下來,誰接著我啊?”

    蘇強道:“你要是摔下來,我去墊著你,能給張市長墊背也是我的榮幸!”

    杜宇峰笑道:“蘇強,我過去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會拍馬屁,就你這伶牙俐齒的,經商多可惜啊,幹脆去混官場,跟著張市長拎包得了!”

    蘇強道:“我倒是想去,就不知道張市長要我不!”

    張揚樂道:“一邊玩兒去,少跟我添『亂』!要不我把朱曉雲調到豐澤給我當秘書吧!”

    蘇強緊張道:“那哪成啊!”說完就意識到張揚是不允許用女秘書的,人家是故意逗自己呢。

    張揚揶揄他道:“你緊張什麼?”

    時維道:“你是惡名在外,誰不防著你啊!”

    “我什麼惡名?”

    “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時維這張嘴可真敢說。

    好在張揚也不跟她一般計較:“我說時維同誌,說話要注意影響,隨便詆毀一個黨的幹部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喬夢媛笑道:“你少打官腔,張市長,你這次高升之後,別忘了我們這些朋友!”

    張揚道:“忘不了,在資本主義社會,每個政客的身後都有一幫資本家在支持,我也需要你們這幫資本家的支持,以後有用錢的地方,我還得張口求你呢!”

    喬夢媛爽快的點了點頭道:“隻要是利國利民的好事,我都會幫忙!”

    喝到中途,張揚想起去趙洋林和肖鳴那轉轉,自從知道肖鳴在常委會上沒有旗幟鮮明的支持自己,提出了投票表決這件事後,張揚就開始對他不爽,今天看到趙洋林和他一起,更感覺到肖鳴有可能倒向了趙洋林的陣營。他前去敬酒的時候,發現趙洋林那桌已經散了。

    喬夢媛他們看到張揚去而複返,都有些奇怪,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回來了。

    張揚道:“估計人家是吃工作餐,已經散了!”

    趙洋林這幫人在喬夢媛眼並不是那麼的重要,以她的身份背景,無需照顧他們的情緒。

    此時薑亮接到了局的電話,說是有緊急任務,他和杜宇峰率先告辭離去。

    蘇小紅也起身告辭,她和弟弟要回店看看。

    這樣一來送行宴會就等於散場了,時維建議去皇家假日唱歌,可張大官人的心思不在這上頭,搖了搖頭道:“我得回去休息了,這兩天好好蓄精養銳,為上任做好準備。”

    喬夢媛道:“我送你吧!”

    張揚本想搭江樂的車走的,可沒想到喬夢媛會主動請纓,他頗有些受寵若驚,點了點頭道:“好!”

    喬夢媛剛買了一輛寶馬MINI,紅『色』的,很惹眼,張大官人坐進車內,微笑道:“女孩子還是開小車好看!”

    喬夢媛淡然一笑,啟動汽車:“去哪兒?”

    張揚本想說小南湖別墅,可話到唇邊又轉了念頭,那棟別墅是在胡茵茹的名下,如果讓喬夢媛知道,肯定會產生其他的想法,張揚道:“送我到市『政府』就行!”

    喬夢媛之所以提出送張揚是有話想對他說,汽車駛入濱湖路,喬夢媛道:“張揚,我爸要來平海了!”

    張揚點了點頭:“聽說了!”

    喬夢媛道:“他蠻欣賞你的!”

    張揚笑了起來:“有機會帶著我跟他見見麵,讓我有個親近領導人的機會!”

    喬夢媛的手指輕輕敲了敲方向盤:“聽說……嘉勇離開江城之前和你見過麵,我想知道,你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張揚落下了車窗,所答非所問道:“雅雲湖的夜景不錯!”

    喬夢媛咬了咬櫻唇:“他失蹤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將匯通就這麼扔了……”

    張揚淡然道:“他扔下的不止是匯通,還有你!”

    喬夢媛感覺到內心中一陣委屈,淚水幾乎要奪眶而出,前方忽然閃過一個騎車人的身影,喬夢媛嚇得尖叫起來,幸虧張揚一把抓住方向盤,汽車偏離了方向,喬夢媛用力踩住車,輪胎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聲響。

    騎車人也被嚇了一跳,罵咧咧的走了。

    張揚打開了頂棚燈,望著花容失『色』的喬夢媛,安慰她道:“沒事,虛驚一場!”

    喬夢媛的胸口不斷起伏著,過了好一會兒心情方才平複下去:“我愛他!”

    張揚道:“現在還愛嗎?”

    這句話問得喬夢媛心『亂』如麻,她的確很關心許嘉勇的下落,可現在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愛不愛許嘉勇,因為每次想起他的時候,總會想起那天許嘉勇瘋狂的一幕,她至今心有餘悸。喬夢媛的思想劇烈掙紮著,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愛!”

    張揚心中泛起一種酸溜溜的感覺,雖然他知道喬夢媛的這句話並非由衷之言,可他仍然感覺不舒服,他意識到自己的占有欲並沒有因為穿越而有絲毫的減退。

    喬夢媛道:“我知道嘉勇和你有很深的矛盾!”

    張揚道:“不是矛盾,是仇恨,你應該知道,許嘉勇一直都把我當成他的殺父仇人!他認為是我害死了他的父親。”

    喬夢媛點了點頭:“我試圖說服他,許伯伯的事情是他自身的原因,和別人無關!”

    張揚道:“他一直把我當成假想敵,我不喜歡他!很多的事端都是他製造出來的!你想知道那晚發生了什麼,我可以告訴你,他找到我,說我害死了他的父親,說我搶走了他心愛的女人,破壞他和你之間的感情,然後他想打我,被我打倒在地!你放心,我沒有傷他!”

    喬夢媛道:“他一直都想打敗你!”

    張揚道:“可惜他選錯了對象!”

    喬夢媛幽然歎了口氣。

    張揚道:“他肯定會回來,他恨我,為了仇恨他一定會回來!”

    喬夢媛感到一陣黯然神傷,她對張揚的這句話深表讚同,可想起許嘉勇回來的理由是為了複仇,而不是為了對自己的感情,一種難言的悲傷籠罩著她的內心。

    張揚感覺到喬夢媛的憂傷,他安慰喬夢媛道:“作為一個局外人,我覺著他並不值得你去愛,他接近你,和你訂婚,無非是看中了你的家世背景,他想依靠你迅速壯大力量,想利用你的背景和資源對付我!”

    “夠了!”喬夢媛尖聲叫道。

    張揚想不到素來溫柔嫻靜的喬夢媛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一時間愣在那。

    喬夢媛含淚看著張揚道:“你以為自己又是什麼好東西?你還不是利用我故意刺激許嘉勇,讓我成為你們爭鬥的道具?你們都不是什麼好人,在爭鬥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尊重過我?”

    張揚望著喬夢媛悲痛欲絕的目光,內心中忽然感到有些慚愧:“夢媛……”

    “下車!你給我下車!”

    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他這邊剛下車,喬夢媛就開著MINI風馳電掣的向遠處飛馳而去。張大官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女人心海底針,果然是不好琢磨啊!還好濱湖路上出租車不少,他不用辛苦走回去。

    張揚打了輛出租車,這下不用擔心喬夢媛多想了,他讓司機把自己送往小南湖木屋別墅。

    張揚來到別墅前,看到別墅內居然亮著燈,內心又驚又喜,看來應該是胡茵茹回來了,他打開房門,卻見胡茵茹身穿白『色』浴袍,頭戴同『色』浴巾,迎了過來,看到張揚,一張俏臉『蕩』漾起『迷』人的笑靨,小鳥般衝了過來,撲入張揚的懷中。

    張揚抱緊了胡茵茹,仿佛要把這誘人的肉體榨出水來,胡茵茹閉著眼睛,揚起俏臉,櫻紅的柔唇等待著他的親吻。

    張揚的嘴唇輕觸到她的櫻唇之上,胡茵茹柔嫩的舌尖便主動奉上。兩人吻得熱烈纏綿,從門前一直吻到沙發上。

    

Snap Time:2018-07-16 16:17:52  ExecTime: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