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六章求教(上)

  
  第三百五十六章【求教】(上)
  張揚道:“徐部長,我對豐澤的情況並不是很熟,最近才看了一些豐澤的資料!”
  徐彪道:“你問對人了,豐澤在成為縣級市之前,我擔任過豐澤縣長、政法委書記,豐澤是江城的產糧大戶,農業重鎮,以平原居多,豐澤擁有平海第二大淡水湖豐澤湖,與清江相通,漁業資源相當豐富。”
  張揚笑道:“這些我都了解了,魚米之鄉,好地方!”
  徐雅蓓道:“我還記得,小時候就住在豐澤湖邊,好多魚蝦吃。”
  徐彪道:“豐澤現任市委書記沈慶華現年五十八歲,如無意外應該在豐澤幹到離休,這個人從基層坐起,從沒有離開過江城的政壇,是江城體製中的元老之一,他做事穩健,政治上的名聲很好,是個眾所周之的清官。平日上下班,他都是從縣委家屬院走過去的,不用司機。”
  張揚點了點頭道:“難得!”
  徐彪道:“市長孫東強你應該很熟悉了,他去豐澤時間沒有多久,不過從反饋來看,口碑還不錯,畢竟有趙主任這個政治老手從旁指點,他的進步也是顯而易見的。”徐彪不愧是搞組織工作的,他將豐澤的幾個市常委如數家珍的說了一遍,張揚頻頻點頭,他搜集了大半天資料還不如從徐彪這得到的多,今天這頓飯沒白來,連組織部談話加上了解豐澤幹部情況都有了。
  張揚悉心求教道:“徐部長,你看我去豐澤應該采用怎樣的工作方式?”
  徐彪道:“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實那是誤導,敢於放火的人必然是掌握話語權的人,豐澤市委書記可以放火,市長可以放火,甚至常委們也能放火,可你這個主管文教衛的副市長放火就不那麼合適,可你要是不放火,別人會說你不作為,沒本事,正如你剛才所說的低調,這年月你低調別人不會說你謙虛,隻會說你慫,隻會說你沒本事。”
  張揚聽得有些糊塗,徐彪又是說放火不合適,又說低調不好,難道自己這個副市長隻能偷偷放火?
  徐彪道:“剛才我說過,你這個副市長好幹,如果你隻想混滿任期,大可以服從命令聽指揮,如果你想有所作為,那就得審時度勢了。”
  張揚道:“說白了我就是一小官,其實啥權力都沒有!”
  徐彪笑道:“不盡然,任何一個組織結構都充滿了派係鬥爭,這是中國特『色』,避免不了,你去豐澤,首先麵臨的就是站隊問題,就算你不考慮,也一定會有人拉攏你,看清楚形式再決定下一步怎麼走,如果看不清,幹脆就混混算了。”
  徐亞威道:“爸,您怎麼老勸張揚混日子啊,人家新官上任,正是大展宏圖的時候,你不說鼓勁的話,反而一個勁的給打退堂鼓,這也有點太說不過去了。”
  徐彪笑罵道:“你懂個屁!”
  “我有什麼不懂,大小也是個船長!”
  “一條船上能有幾個人?你哪能懂得政治的複雜!”徐彪轉向張揚道:“張弛有度才是處理局勢的正確方法,任命你為豐澤市副市長,杜書記頂著不小的壓力,你要好好工作,盡快的證實自己的能力。”
  當晚張揚離開徐彪家之後,又順道去拜訪了李長宇,李長宇和妻子葛春麗正在看電視,自從競爭市長落敗之後,李長宇明顯低調了許多,這不僅僅表現在常委會上,也表現在具體工作上,他很少提出開拓『性』的思路和建議,隻是默默充當著一個上級政策的執行者,這也是他和左援朝之間的關係迅速緩和,乃至變得默契許多的原因。
  蘇大娘死後,張揚來李長宇家的次數也明顯減少了。葛春麗見到張揚來訪,十分驚喜:“張揚!有日子沒見你了!”
  張揚笑著叫了聲:“葛阿姨!”
  葛春麗轉身道:“長宇!張揚來了!”
  李長宇道:“快請他進來!”
  李長宇坐在沙發上手夾著香煙,電視內正播放著一出台灣苦情劇,葛春麗給張揚倒了杯茶,馬上就專注的投入到電視節目中去了。
  張揚笑道:“李叔,您啥時候也喜歡看這些苦情劇了?”
  李長宇無奈的笑了笑道:“你葛阿姨非得讓我陪著,說是給大腦放鬆,我一聽劇中人說話,頭皮就發麻。”他起身指了指外麵:“咱們外麵談,別耽誤你葛阿姨看電視!”
  張揚應了一聲,端著茶杯跟李長宇來到院子,在葡萄藤下麵坐了。
  李長宇微笑道:“順路來的吧?”
  張揚笑道:“當真是什麼都瞞不住你,李市長目光如炬!”
  李長宇道:“油嘴滑舌,你現在馬上就要成為豐澤副市長了,要表現的穩重一些。”
  張揚點頭道:“是,是!”
  李長宇道:“去豐澤也不錯,顧書記離任之後,平海的政壇肯定要麵臨一場風雨飄搖,豐澤算是一個避風港。”
  “孫東強是市長,我去豐澤隻怕也不太平!”在李長宇麵前張揚說話一如既往的直截了當。
  李長宇道:“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永不變的隻有政治利益!”
  張揚愣了愣。
  李長宇抽了口煙道:“豐澤的話語權並不在孫東強手,也不在你手,而在沈慶華手,沈慶華是個出了名的清官,這個人做事很穩,穩得有些保守,脾氣固執,你和他相處要多個心眼。”
  張揚道:“我隻是個主管文教衛的小官,我盡量不多管閑事!”
  李長宇道:“文教衛也不好幹,你踏踏實實的幹兩年,有什麼難處,我會幫你!”李長宇的這句話是真心實意的。
  張揚感激的點了點頭。
  李長宇又道:“杜書記提名你為豐澤市副市長的時候,很多常委出來反對,我看這江城會越來越不平靜。”
  張揚不屑道:“從競選十佳青年那會兒我就得罪了趙洋林,他一直都想整我!”
  李長宇心中暗歎,從提名張揚擔任豐澤市副市長這件事就能夠看出,市常委內部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最大的一個改變在市長左援朝,左援朝投反對票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更何況關係到張揚,左援朝和張揚的關係一度走得很近,他的態度耐人尋味,和左援朝一樣,新任常委肖鳴也表現出模棱兩可的態度,以他和張揚的關係本該力挺,可他卻提出投票表決。
  市委書記杜天野顯然看出了這一點,他拒絕投票,更是因為他沒有確然的把握,沒有信心讓這個提議得到通過。政治上果然沒有永遠的朋友,李長宇明白,無論張揚走還是留,江城的這場政治鬥爭都會不可避免的到來。
  張揚道:“李叔,我過來是想向你取經的,我頭一次擔任這樣的工作,管理這麼多的人,不知道從何入手!”
  李長宇笑道:“我現在已經教不了你了,以我的經驗和閱曆看你的行事,我幾乎都要搖頭,如果是我在你的位置,我肯定不會采用你的處理方法,可事實證明,你的方法十分的有效,還是按照你的本心去做事,總而言之,隻要做到無愧於心,到任何的位置都能夠做好。”
  張揚點了點頭:“我準備讓常淩峰去豐澤幫我,他搞經濟有一套。”
  李長宇不禁笑了起來,以他對張揚的了解,這小子到豐澤肯定要大幹一場了,杜天野把他放到豐澤,明顯是在製造矛盾,難道這位年輕的市委書記已經準備對趙洋林下手了?
  李長宇道:“要注意和豐澤本地官員搞好關係,豐澤市市委書記沈慶華當年和我一起被組織部考察,他是因為年齡的緣故而落選,沈慶華官聲很好,在豐澤很有威信,豐澤市基層幹部幾乎都是他提拔起來的,豐澤雖然是縣級市,沈慶華卻是副廳級別。”
  張揚道:“不知道他有什麼病沒有?”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李長宇一張老臉不由得有些發燒,他幹咳了兩聲,看了看身後,壓低聲音道:“最近我的身體倒是不如以前了……”
  張揚看到李長宇忸怩如同小姑娘般的表情,不禁笑了起來,他這一笑,李長宇更覺著不好意思,低聲道:“你幫我診診脈!”
  張揚幫他診了診脈:“沒什麼問題,可能是工作壓力太大了,我交給你的打坐調息的方法,你每天練習一下。”
  李長宇歎了口氣道:“有日子沒練了!”
  張揚前往豐澤市擔任副市長的任命終於正式下達,消息很快傳了出去,整個江城體製內一片嘩然,羨慕的有,嫉妒的有,說閑話的更多,前來攀關係,請客的電話絡繹不絕,張揚一概推辭,他前往小南湖的木屋別墅去住,還有兩天就是上任之日,他想好好休息一下。
  可有些人是不能拒絕的,比如說喬夢媛。
  喬夢媛打來這個電話是恭賀張揚升官的,順便提出當天晚上在新帝豪設宴為張揚送行。
  張揚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下來,馬上喬夢媛的老爺子喬振梁就來平海主政,他和喬夢媛之間必須保持良好的關係,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派上用場。
  張揚在新帝豪的門前遇到了人大主任趙洋林,雖然心很不待見這個老家夥,可麵子上的事情還需要顧及到,張揚笑著主動走了過去,伸出手道:“趙主任,這麼巧,您也來這兒吃飯?”
  趙洋林笑了笑和張揚握了握手:“小張啊,我和幾個老朋友約好在這兒相聚,你是……”
  張揚指了指身穿藍『色』套裙的喬夢媛道:“喬總請我!”
  趙洋林心中咯一下,看著邁著優雅步伐走來的喬夢媛,心中暗忖,難道這小子想通過喬夢媛和喬書記搭上關係?陰謀家的眼中任何人都是陰謀家,趙洋林頗有懷疑一切的味道,有了這個想法,內心中頓時就覺著不舒服起來。
  喬夢媛先來到趙洋林麵前打了個招呼,微笑道:“趙主任也來我們這兒吃飯!”酒店具體的事務喬夢媛是不管的,平日,她除了吃飯以外基本不到這來。
  趙洋林經常來新帝豪,事實上,無論是誰請他吃飯他都到這來,趙洋林是個注重細節的人,認為哪怕是一頓飯,也是對喬夢媛的支持,對喬夢媛的支持就是向喬書記示好。趙洋林笑道:“我喜歡這的環境,新帝豪菜肴的口味特別適合我!”
  張揚道:“趙主任年齡大了,吃東西還是清淡一點好,新帝豪的菜有些偏辣!”他的這句話一語雙關。
  趙洋林這種政治老手一聽就品出了其中的諷刺味道,趙洋林笑道:“沒辦法,我這輩子沒有辣椒就吃不下去飯,跟『毛』『主席』學得改不了了!”他倒是蠻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這時候又有幾人走了過來,其中一人竟然是副市長肖鳴,肖鳴看到張揚不由得一愣。
  張揚主動招呼道:“肖市長也來這吃飯啊!”
  肖鳴笑著點點頭,趙洋林微笑道:“我們一起的!”肖鳴聽到這句話,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不自然。
  張揚笑了一聲:“肖市長的酒量可不太好,少喝兩杯,趙主任可是有名的海量!”
  趙洋林拉著肖鳴向麵走去,身後又傳來張揚的聲音:“回頭我去給你們敬酒!”
  

Snap Time:2018-12-12 15:18:44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