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四章大澡堂子(下)


    第三百五十四章【大澡堂子】(下)

    隨著查薇的入水,溫泉內重新平靜了下去,魚兒在他們身體周圍遊來遊去,咬在身上的感覺癢癢的很舒服,查薇很敏感,不時發出格格的笑聲。

    張揚本來不想笑,可看到查薇的樣子也不禁笑了起來。

    查薇強忍住笑:“我很好笑嗎?”

    張揚道:“很少見到像你這麼愛笑的女孩子!”

    “恭維我?”

    “沒,我說的是實話!”

    查薇點了點頭:“張揚,養養很喜歡你!”

    提起這件事,張揚馬上就明白,肯定是剛才顧養養摟著自己脖子哭的情景讓她看到了,張揚心中暗道,你知道什麼?養養那是我小姨子啊!這話他可不能對查薇說明白,張揚的表情風波不驚:“哪個少女沒有懷春的時候,喜歡不等於愛,這麼多女孩子喜歡大明星,也沒見她們愛的死去活來啊!”

    查薇歎了口氣道:“我就沒看出你哪點好,江光亞長相家世都比你強多了,可為什麼養養會對他愛理不理的?”

    張揚笑眯眯的,心很得意,男人的虛榮心使然,他很神秘的向查薇道:“知道為什麼嗎?”

    查薇搖了搖頭。

    “江光亞這麼出『色』,你跟他青梅竹馬,他喝多了你怎麼不去照顧他,反而跑到這來陪我泡大澡堂子,這就證明我擁有著不可抵擋的人格魅力!”

    查薇瞪圓了美眸,這世上居然有這麼厚顏無恥的人,可她馬上又格格笑了起來。

    張揚詫異道:“你笑什麼?”

    查薇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小魚在咬我的腳趾……”

    張揚低頭看了看,發現一群小魚聚攏在自己的雙腿之間,乍一看仿佛是一個『毛』線團,查薇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俏臉不禁紅了起來,受驚的從池水中跳了出去。

    張揚送查薇返回房間的時候已經是午夜十二點,查薇的酒已經全醒了,她向張揚揮了揮手:“你早點回去休息,明天一早還要帶我們去青雲峰寫生呢!”

    張揚對他們起來寫生不報太大的希望,微笑道:“睡醒再說,晚上多照顧照顧養養,她喝了不少!”

    查薇道:“我喝的比她還多呢!”

    張揚笑道:“你是酒國英雌!”

    查薇笑著向他擺了擺手。

    張揚回到自己的房間,發現手機上有五個未接來電,全都是顧佳彤的,看來不單單是查薇的父親不放心,顧佳彤對自己也不放心,張大官人暗自檢討,我的人品難道就這麼不值得信任?他還是給顧佳彤打了過去。

    顧佳彤仍然沒睡,聽到張揚的聲音,關切道:“打了半天的電話,你怎麼不接?”

    張揚把剛才去泡溫泉的事情說了,當然他不會說和他一起泡溫泉的還有查薇。

    顧佳彤不無埋怨道:“半夜三更的,大澡堂子有什麼泡頭!”

    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想不到大戶家的閨女說話的口氣這麼想像,在她們的眼溫泉就是大澡堂子嗎?

    顧佳彤不明白他笑什麼,輕聲道:“剛才我和養養通電話,她有些不高興,好像喝了不少!”

    張揚歎了口氣道:“這幫年輕人難得出來放鬆一次,沒有約束,今晚開心過頭了,都喝了不少,你放心吧,現在都已經睡了,養養和查薇一個房間。”

    顧佳彤聽出張揚借著這句話表白什麼,她早就看出妹妹對張揚的感情有些不對頭,還多次提醒過張揚,張揚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顧佳彤道:“辛苦你了!”

    張揚道:“不辛苦,為人民服務!”

    顧佳彤道:“五一過後我才能去江城,最近想先去南錫老家看看,我爸說退休後回西樵居住,我得盡快把房子整修好。”

    張揚猜得不錯,這些美院的學生全都喝多了,第二天一個個都睡過了頭,第一個起床的居然是江光亞,他臉『色』蒼白的走出房間,看到張揚和康強在網球場打網球,慢慢走了過去。

    張揚拿起『毛』巾擦了把臉上的汗道:“光亞,玩不玩?”

    江光亞搖了搖頭,真是羨慕張揚的體格,昨晚喝了這麼多,今天還有這麼充沛的精力。

    康強道:“不玩了,我還得去接待一個團隊,你們玩!”他離開了網球場。

    張揚在江光亞的身邊坐下,看著江光亞蒼白的麵孔,有些同情道:“喝多了是不是很難受?”

    江光亞點了點頭,感覺自己呼吸中還充滿著酒氣,他歎了口氣道:“我不是喝酒的料,以後還是不喝了!”

    張揚道:“酒量有高低,控製好就行,重要的是盡興!”

    江光亞忽然莫名奇妙的說了一句:“我聽說你在東江的事情了!”

    張揚微微一怔,隨即意識到他在說趙國梁被撞死一事。

    張揚道:“你表哥的事情我很遺憾!”

    江光亞道:“從一開始我就相信你和我表哥的死無關,你不會那樣做!”

    張揚笑道:“這麼相信我?”

    江光亞笑得很陽光:“我是個相信直覺的人!”他和表哥的感情並不算太深,可是這次趙國梁的死讓爺爺很是傷心。

    張揚並不想繼續提起這件事,看到查薇和顧養養向這邊走了過來。他起身笑著迎了過去:“兩位大小姐,你們不是要早起去寫生嗎?”

    顧養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查薇打了個哈欠道:“還是睡覺舒服,我們反正又不是馬上離開,明天一早去寫生!”

    張揚道:“今天怎麼安排?”

    江光亞也走了過來:“張揚,我們還是去爬山吧,這次都帶著畫夾出來,總不能除了喝酒一點正事不幹!”

    張揚道:“成,午飯後,我帶你們去爬山!”

    查薇歡呼道:“好啊,不過,今晚我們打算住在山上,野營工具我們都帶了!”

    張揚算是看出來了,他們不搞個篝火晚會是不會甘心的,他點了點頭道:“先上山再說吧!”

    此時杜天野打來了電話,張揚本以為是通知他去豐澤擔任副市長的事情,可接到電話才知道杜天野喊他喝酒的,張揚這兩天的耐『性』已經消磨殆盡,他忍不住道:“我那事兒什麼時候才能確定啊?”

    杜天野揣著明白裝糊塗道:“什麼事兒?”

    “就是我去豐澤的事情!”

    “已經報上去了,這種事情不能急!”

    張揚道:“還不急,我都說動常淩峰跟我一起去豐澤了,您千萬別放我鴿子,萬一這事黃了,我肯定成了大家的笑柄。”

    杜天野笑道:“別緊張,再等兩天!”

    張揚掛上電話,站在他身邊的查薇好奇道:“你去豐澤幹什麼?”

    張揚道:“沒啥事兒,就是上頭讓我去豐澤當副市長,可這件事一天天拖著,到現在都沒個眉目!”

    查薇道:“副市長啊!你升官了!”

    張揚苦笑道:“八字沒一撇呢,這件事越拖我越沒底,豐澤是個縣級市,說穿了我還是一副處級幹部,算是平調!”

    查薇道:“我幫你問問!”

    張揚道:“算了,一個芝麻大小的事兒,用不著驚動查部長!”

    查薇道:“我們這麼多人跟著你白吃白喝,我總得表示感謝,都是朋友,何必這麼客氣!”

    張揚也沒當回事兒,查薇和顧養養他們畢竟是學生,他們缺少政治理念,也不太懂官場上的複雜,所以查薇認為這件事很簡單,她當即就給父親打了個電話。

    查晉南禁不住女兒的軟磨硬泡,答應過問一下,不過查薇是個急『性』子,讓父親這就打電話。

    查晉南心疼女兒,果真打了這個電話,他的電話直接打到了省組織部,平海省組織部長接到查晉南的電話,自然慎重,雖然查晉南隻是說了一句,讓他關注一下張揚的事情,可這句話在下級部門聽來,就是下命令。

    省組織部長馬上把電話打到了江城組織部長徐彪那。

    徐彪早就等著考察張揚呢,想不到張揚居然能夠得著中組部,繞了一個圈子讓上麵往下壓,他馬上向杜天野作了匯報。

    杜天野聽說查晉南為張揚的事情給省組織部打了電話,也是吃了一驚,他跟徐彪交流完,馬上就給張揚通了電話。

    張大官人跟查薇說完那件事,就忘了個幹幹淨淨,這會兒正陪著查薇打網球呢,接通杜天野的電話,有些詫異道:“今兒是怎麼了?這麼誠心請我喝酒?”

    杜天野罵道:“你小子可真不厚道,繞了個彎子讓查部長來往下壓,行啊!”

    張揚看了看遠處的查薇,想不到這妮子居然真的打了電話,他笑道:“怎麼說的?”

    杜天野笑了起來:“別管怎麼說的,反正沒人會說話了,你這件事,顧書記出麵不合適、宋省長出麵也不合適,現在查部長出麵最合適,省組織部都沒有什麼話說,誰還敢跳出來反對!”

    張揚喜出望外道:“這麼說,我的事情定下來了?”

    杜天野道:“原本就是確定的事情,不過我擔心群眾影響,所以想拖一拖,現在有查部長的支持,沒人會再多說話,你小子夠陰的啊,這種事也瞞著我!”

    張揚道:“我沒瞞著你,這次叫那啥……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等見麵再跟你詳談吧!”

    杜天野道:“你準備準備,假期過後,組織部就會找你談話!”

    “準備啥,就我這素質,跟徐部長在酒桌上談話就成!”

    杜天野提醒他道:“多注意自己的形象,站得越高,摔得就越重!”

    “放心,我結實著呢,摔不疼我!”

    人逢喜事精神爽,張大官人的喜悅明顯寫在了臉上,所有人都看出了他今天心情格外愉悅。

    午飯之後,張揚帶著這十二名美院學生踏上了前往青雲峰的攀山之旅,張揚對清台山的一草一木十分的熟悉了,可對這些學生而言,這無疑是一次冒險之旅,樹上的小鬆樹,草叢中的野兔,甚至林間的山鳥都能引起他們的驚歎和尖叫。

    跟著這幫美院學生一起爬山,是需要耐『性』的,大自然的很多地方都能觸動他們的心靈,他們時而駐足觀望,時而取出相機取景,走走停停,這麼一耽擱,來到青雲峰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鍾了。

    他們取出各自的畫具,選好位置,畫落日時分『迷』人的晚霞。當然也有不畫的,查薇就是。她拿著相機拍了幾張照片,然後開始考慮篝火野營的事情。

    張大官人也不是個附庸風雅的人物,人家畫畫他也不方便打擾,遠遠站著,看著這幫同齡人,張揚感覺到自己老了,事實上他是二世為人,跟這些學生的心態自然不同。

    查薇一旁叫他道:“張揚,幫忙支帳篷!”

    張揚看著她煞有其事的樣子,不禁笑道:“這荒山野嶺的,你們還真打算在這過夜?”

    查薇認真的點了點頭。

    張揚道:“真是服了你們這幫未來藝術家了,我有個建議,要麼咱們去紫霞觀借宿,要麼去那邊石屋院牆內支帳篷!晚上萬一有個野獸蛇蟲的鑽進帳篷就麻煩了!”

    查薇道:“沒事,我們在帳篷周圍點燃篝火,野獸蛇蟲不敢靠近火光的!”,幾名正在繪畫的同學也同時附和。

    張揚望著這幫理想主義的美院學生,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野營可以,不過地方必須我來選!”

    

Snap Time:2018-07-21 08:13:37  ExecTime: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