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三章寫生旅遊團(下)


    第三百五十三章【寫生旅遊團】(下)

    查薇笑道:“大部隊!這會兒都在火車站門口等著呢!快來接我們吧!”

    張揚道:“你們都喜歡突然襲擊的啊!得,我這就過去!”張揚給江樂打了個電話,江樂現在是市委書記的貼身秘書,風光得很,調動市『政府』車輛,也就是一句話的事,張揚也能夠調動,不過,他現在沒有實職,不想別人說閑話。

    張揚打車來到火車站,發現市委的那輛凱斯鮑爾豪華大客車也已經到了地方,司機跟張揚很熟,笑著迎了上來:“張主任,您沒開車啊?”張揚的吉普車在市『政府』還是大大有名的。

    張揚心說現在哥要低調,吉普車已經作為證據被扣押在東江,就算把車給他他也不要了,撞死了趙國梁,多晦氣的事兒。這其中的緣由他當然不會向司機說,笑道:“大修呢,估計這次離報廢不遠了!”

    他看了看出站口的方向,並沒有找到顧養養和查薇的身影,算了算時間,她們這個電話應該是進入江城境內打得,從京城來這,火車還有五分鍾到站,自己還來早了。

    司機陪著小心問道:“張主任,是不是京城來了大領導?”

    張揚點了點頭道:“領導,不過,不是什麼大領導!”

    每個人都有好奇心,江樂要車的時候是說京城來了領導,一層層傳遞下去,到了司機這兒就以為來了大領導,話說從京城出來的哪個不是大官呢。

    當顧養養、查薇、江光亞在內的十二名美院學生,背著畫夾,拎著行李走出火車站的時候,司機不禁失望了,這幫人一看就是學生,哪是什麼幹部?

    顧養養和查薇並肩而行,兩人都是身姿窈窕,明豔動人,顧養養屬於那種我見猶憐的鄰家女孩,和查薇相比青澀了許多,因為長途出行的緣故,兩人都穿著牛仔褲,紅『色』衝鋒衣,不但是他們,這十二名美院學生全都是這身打扮,走在出站的人流中顯得頗為惹眼。

    司機道:“張主任,這不是啥領導,好像是旅遊團!”張揚笑了笑,已經迎向他們。

    張大官人發現美女有美女的好處,十二人中女生一共有七個,所有行李基本落在了男生的身上,包括江光亞在內的男同學主動充當了這幫女孩子的柴可夫斯基。

    顧養養見到張揚,快步走了過去,笑著道:“張哥!”

    張揚笑道:“幹嘛這是?搞得跟打狼的似的!”

    查薇笑道:“就是打狼,我們從北京大老遠來到這兒就是來打你這隻大尾巴狼!”

    張揚道:“先上車吧!”他來到江光亞麵前,從江光亞的手中接過兩個大旅行袋,不禁笑道:“光亞,這麼苦,女孩子不能慣,你越慣她們,她們越是蹬鼻子上臉。”

    七個女孩子同時抗議。

    張揚把他們請上了凱斯鮑爾,早知道就十二個人過來,也不用這麼大的車了。

    司機道:“張主任,去哪?”

    張揚還沒回答呢,查薇道:“清台山吧,我們想明早畫清台山的晨曦!”

    張揚笑道:“想當然了不是?從這兒到春陽得一個小時,從春陽再到清台山,又得一個小時,我看今晚還是現在江城住下,等明天一早我安排你們上山也不遲!”

    江光亞道:“張揚,還是先去清台山吧,我們明天一早起來爬山,聽養養描繪清台山這麼美,我們都想早一點欣賞到清台山的美景。”

    張揚道:“從來看景不如聽景,現在去清台山到處都是黑燈瞎火的。”

    查薇道:“沒事兒,我們過去也常常玩戶外野營,到清台山之後,我們找片地方安營紮寨,支起帳篷,今晚就來個篝火晚會!”她的話馬上得到了同學們的一致讚同。

    麵對這幫沒走出校門的學生,張揚唯有苦笑,跟他們相比,自己明顯老了,也許不應該說是老,而是成熟,張大官人馬上想起自己即將成為豐澤市副市長,一個副市長可不能像他們這樣,自己要低調,要穩重,咱過去不會,可現在得開始學。

    顧養養原本想跟張揚坐在一起的,可查薇一屁股坐在張揚身邊了,查薇道:“張揚,我們來了這麼多人,是不是讓你為難了?”

    張揚道:“沒啥為難的,跟你們在一起,我也感覺自己變年輕了!”

    這幫學生同時笑了起來,顧養養啐道:“張哥,你說話的口氣真像我爸!”

    查薇笑道:“我爸也這麼說過!”

    張揚看到他們興致這麼高漲,自然不忍心掃興,他向司機道:“去春陽吧!”

    司機麵『露』難『色』,今天他出來說是來火車站接人,可張揚怎麼說變就變,聽這幾個瘋丫頭一嚷嚷, 就改變主意要去春陽了,他也不敢得罪張揚,市委市『政府』開車的這幫人,眼皮兒都不是一般的活絡。

    張揚看出司機為難,依著他過去的脾氣早就對這司機大罵一頓了,可現在他也會為人家考慮了,給江樂打了個電話,讓江樂把出車的事情處理好。

    查薇道:“我們來這麼多人是不是不好安排啊,如果有什麼為難之處,你隻管說出來!”

    張揚知道查薇在說風涼話,他笑道:“有朋自遠方不亦樂呼,你們隻管盡情玩樂,其他的事情不用『操』心!”

    來得學生雖然不多,可其中多是高幹子女,單單是張揚知道的,顧養養是平海省委書記顧允知的女兒,查薇的父親查晉南是中組部副部長,江光亞是前副總理江達洋的孫子,這些學生平時是沒吃過什麼苦的,如果安排在牛文強的山莊,檔次差強人意。張揚想了想還是決定安排他們去春熙穀溫泉度假村休息。

    林秀不在度假村,她電話中安排了一下。

    大客車駛入溫泉度假村的時候,度假村經理康強已經帶著十多名員工在門口等待,很隆重。

    康強和張揚也是老相識了,他來到張揚麵前,笑道:“張主任,房間已經安排好了,我讓服務員帶他們去房間安頓一下,馬上就能夠開飯!”

    張揚看了看時間,向江光亞道:“光亞,現在是七點半,咱們八點在餐廳集合吃飯!”

    溫泉度假村的環境雖然很好,可是查薇卻不領情,她抗議道:“不是說今晚要野營嗎?”

    張揚道:“你們舟車勞頓,今天先吃飯,回頭泡個溫泉,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說野營的事情,這清台山有不少野獸,萬一遇到狼群就麻煩了!”他並不是故意恐嚇查薇,去年他和陳雪就在青雲峰的後山遭遇了狼群。

    房間分配好之後,張揚住進了溫泉別墅,別墅內就有溫泉。他抽空給顧佳彤打了個電話,向顧佳彤匯報了顧養養帶同學來清台山寫生的事情。

    顧佳彤聽說顧養養到了清台山也頗感詫異,她輕聲道:“我前些日子去北京問她五一回不回來,她還說不準備回來了呢!”

    張揚道:“計劃不如變化,這次不但她來了,還過來了十多個同學!”

    顧佳彤道:“這丫頭,越來越不懂事了,就會給你添麻煩!”

    張揚笑道:“咱們這關係有什麼麻煩的?”

    顧佳彤嗔道:“咱們什麼關係?”

    “咱們是精神肉體雙重關係!”

    “流氓!你能不能有點正行!”

    張揚笑了兩聲,又把杜天野提議自己到豐澤當副市長的事情說了,讓顧佳彤旁敲側擊的問問,為什麼這件事提出來後就忽然間沒影了,是不是上頭遇到了什麼阻力。

    顧佳彤笑道:“什麼阻力,你以為你一個副處級幹部的任命,還需要省召開常委會討論?”

    張揚道:“我就是那麼隨口一問,你不方便問就算了!”

    顧佳彤道:“你的事情我倒是沒聽爸說過,不過既然杜天野都提起了,回頭我跟爸說說,看他能不能幫你出頭!”

    “那多不好意思!”張大官人假惺惺道。

    顧佳彤忍不住罵道:“你什麼時候學得這麼虛偽了,明明想當官想得要命,嘴上卻裝得若無其事,告訴你張揚,我最煩人家虛偽了!”

    張揚道:“是!是!是!佳彤姐教訓的是,我以後在你麵前絕不虛偽,那啥……我想跟你做那事兒了!”

    顧佳彤紅著臉罵道:“滾遠遠的!”她聽到父親走下樓梯的聲音,小聲跟張揚道別後,放下了電話。

    顧允知道:“誰的電話?”

    顧佳彤走上前去,挽著父親的手臂來到沙發上坐下:“張揚的,他來電話是為了養養的事情!”

    “養養?”聽到女兒的名字,顧允知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

    顧佳彤道:“養養和一幫同學趁著五一假期去清台山寫真,提前也沒給張揚打招呼,搞得挺突然的。”

    顧允知聽說是這件事,頓時放下心來,他淡然笑道:“張揚不是個土霸王嗎?這點小事難不倒他!”

    顧佳彤道:“爸,張揚說,杜天野提請他當豐澤市副市長了?”

    顧允知漫不經心的喔了一聲,拿起桌上的報紙想看,卻被顧佳彤搶了過去:“爸!聽說江城常委有不少人反對這件事兒,你看……”

    顧允知把老花鏡取了下來:“他年輕資曆淺,有反對的聲音是難免的,杜天野讓他去豐澤當副市長,目的也太明顯,肯定是為了牽製孫東強,這幫年輕幹部啊,有這麼多的精力,不放在經濟建設上,不放在改革開放上,整天想得就是搞政治鬥爭,真的很讓我失望!”

    顧佳彤道:“中國的官場哪兒沒有政治鬥爭啊?我看您一輩子也都在不停的鬥爭!”

    顧允知笑了起來:“正因為我一路走過來,我才知道政治鬥爭的危害『性』,所以我不想這些年輕幹部再犯同樣的錯誤。”

    顧佳彤問道:“扭轉得了嗎?中國從古到今的官場文化,就是一部政治鬥爭史,誰想改也改變不了!”

    顧允知『揉』了『揉』鼻梁:“鬥吧!誰鬥跟我都沒有關係了,我現在就等著把職位交給接班人,離休的那天起,我就再也不管官場上的是是非非!”

    顧佳彤道:“爸,以您來看,張揚能夠勝任豐澤市副市長嗎?”

    顧允知道:“主管文教衛的副市長,又不是市常委,他要是能控製好脾氣,就一定能夠勝任!”顧允知何其的老道,他已經明白,女兒是想讓自己幹預一下這件事,顧允知並不是不想幫助張揚,而是感覺到這件事沒有幹預的必要,江城的政治局勢他特地留意了一下,他知道隨著喬振梁的到來,整個平海的官場麵臨著一場新的風暴,杜天野肯定覺察到了,他現在正在盡可能的做好防禦,想方設法將江城的政治局麵控製住,不過根據顧允知了解到的情況,杜天野接下來幾年的仕途生涯,不容樂觀。

    顧允知現在的心態和他所處的位置,更能夠冷靜的分析問題,他內心深處是不希望看到喬振梁和宋懷明之間發生摩擦的,政治上的鬥爭勢必會分散兩位領導人的精力,從而會影響平海高速平穩的發展,可顧允知又明白,喬振梁和宋懷明之間必將會發生什麼!他無法阻止,既然這場風雨避無可避,顧允知希望,這場風雨過去的越快越好,如果喬振梁和宋懷明能夠盡快找到平衡點,達到一個新的默契,對平海千千萬萬的老百姓而言,絕對是一件大好事。

    

Snap Time:2018-01-17 20:43:25  ExecTime: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