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三章寫生旅遊團(上)


    第三百五十三章【寫生旅遊團】(上)

    孫東強擔任豐澤市市長,是省委組織部長起到了作用,當然這和孫東強自身的政治業績也有關,這件事一經提起,很順利的得到通過,江城市團市委書記前往豐澤擔任市長並不突兀。可輪到張揚的時候,這事情就如同在江城體製內撂了一顆原子彈。

    杜天野最先是在常委會上提起這件事的,在常委會即將結束的時候,杜天野清了清嗓子,將自己提請張揚前往豐澤擔任副市長的事情說了出來。

    杜天野此言一出,會場頓時鴉雀無聲,他事先並沒有和任何人通氣,即使是組織部長徐彪也沒有得到任何消息,這件事太突然了。

    人大主任趙洋林的臉『色』很難看,他認為杜天野這麼做明顯是在針對自己,自己的女婿孫東強前腳去豐澤任職,這邊杜天野就把張揚這個掃把星給送了過去,這不是擺明要去跟孫東強添『亂』嗎?趙洋林不方便說話,他不說不代表別人也不說。

    杜天野提出這件事之前就預感到一定會有反對的聲音,不過他沒想到的是,第一個出聲反對的人竟然是市長左援朝。

    左援朝道:“張揚才二十二歲吧,太年輕了!”

    杜天野微笑道:“現在不是提出幹部隊伍要年輕化嗎?”

    政協『主席』馬益民道:“二十二歲的副市長,恐怕要在國內放衛星了!”

    主管農業的副市長袁成錫道:“張揚的資曆太淺了吧,沒見到他有什麼突出的政績!”自從杜天野把他弄到了防汛抗洪指揮部,袁成錫就再也沒有顧忌了,旗幟鮮明的跟杜天野對上了。

    別人反對杜天野還能夠理解,可左援朝的態度讓杜天野很是不爽,他覺察到左援朝最近有許多微妙的變化,雖然轉變並不明顯,可在關鍵的時候,這個市長總會出來跟自己唱唱反調,不但是杜天野,其他的常委也有覺察,他們看到市委書記和市長之間也變得並不是那麼默契,兩人的矛盾也一天天明顯了起來。

    公安局長榮鵬飛和軍分區司令郭亮坐在一起,兩人交遞了一個眼神,常委會上,他們很少參與到這種事情中來,不過兩人的立場很明顯,他們是站在杜天野一邊的,而且張揚和他們的私人關係不錯,他們會支持張揚,但是他們兩人都屬於那種不到最後關頭不站出來的,這和他們管轄的範圍比較特殊也有相當的關係。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沒說話,張揚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他現在說話並不是那麼合適,所以他望向了新任宣傳部長、副市長肖鳴。肖鳴是新任常委,在常委中是治理最淺的一個,他和張揚的私交很好,由他出來說話最合適不過。

    杜天野也在望著肖鳴,這個時候他需要一個聲音來支持自己,肖鳴是他立起來的常委,於情於理他都應該站在自己一邊。

    肖鳴道:“我看……投票表決吧!”他這句話聽起來似乎很合理,可杜天野聽到卻是大大的不爽,身為江城市委書記,提請一個縣處級幹部,居然鬧到要投票表決,而且是在充滿反對聲音的情況下,這是對他尊嚴的挑戰,無論結果如何,都是杜天野無法接受的。

    杜天野道:“有必要投票嗎?”肖鳴的表現太不給力,讓杜天野怒火中燒,今天他就是要力排眾議,張揚我用定了,我看你們誰敢跳出來。

    關鍵時刻,還是組織部長徐彪站了出來:“我看張揚不錯,說他資曆淺,我承認,可說人家沒有政績,我就要笑了,遠了不說,咱們就說招商辦的那點事兒,安家注資、藍星辦廠、貝寧財團投資,那件事他沒有起到作用,再說了,既然江城市十佳都可以當市長,平海省十佳當個副市長有什麼不妥,我看行,不但行,我還感覺到屈才了!”

    袁成錫冷笑道:“照你的邏輯,全國十佳應該當省長了!”

    徐彪的脾氣是常委中最為硬氣的一個,他從不懼怕任何人的挑戰,徐彪道:“老袁,你主管的是抗洪防汛,這方麵我可能不如你,可在我的工作範圍內,我的業務要比你熟悉的多!”

    赤『裸』『裸』的打臉,打得袁成錫臉『色』鐵青,徐彪這句話根本就是說,評定選拔幹部的事情你袁成錫是個外行,你沒有發言權,有功夫還是去抗洪防汛去吧!

    杜天野道:“張揚在借調省紀委工作期間,表現出『色』,得到了省紀委多位領導的嘉獎!紀委劉書記還專門打來電話,建議這樣的同誌要委以重任!張揚擔任豐澤副市長的事情,最早是省委顧書記提出來的!”杜天野純屬信口開河,顧允知雖然建議過張揚去基層鍛煉,可沒說讓他去豐澤當副市長,可杜天野也算準了,這些常委沒人敢去找顧允知證實,對趙洋林這幫人就得用強製手段,我是江城市委書記,我是一把手,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自始至終都沒有發表一次意見,他冷眼旁觀著今天各位常委的表現,他有一個發現,左援朝的表現很不對頭,在左援朝成為江城市長之後,他和杜天野之間的步調還算基本一致,配合也算默契,可今天卻有些一反常態。張揚的問題雖然不大,可這件事上已經可以看出一些動向。杜天野拒不投票是明智的,如果投票表決,今天恨難說最後的結果會是怎樣。

    杜天野把顧允知抬出來之後,沒有人再反對,顧允知為張揚當證人的事情傳得很廣,如果不是顧允知作證,張揚現在都無法洗脫殺人的嫌疑。哪個領導離開崗位之前不拚命提拔自己的嫡係力量?顧允知這樣做也並不稀奇。

    常淩峰接到張揚電話的時候,人在南錫,事實上自從他在招商辦辭職之後,就返回了南錫,他哥哥常淩空在南錫擔任常務副市長,父母都跟著哥哥一起生活,常淩峰去南錫一為散心,二為探親。

    張揚找常淩峰的目的很簡單,他前往豐澤擔任副市長的事情已經十拿九穩,他在體製中任『性』而為慣了,現在是第一次被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上,他不知道該如何入手,所以就打起了常淩峰的主意。昨晚閑著沒事,張揚看了兩集包青天,看到公孫策出場的時候,忽然想起了常淩峰,自己的身邊需要這麼一位師爺。

    常淩峰聽說張揚要去豐澤擔任副市長,感到有些詫異,雖然最近他和張揚沒怎麼聯絡,不過一直都在關注他的表現,常淩峰道:“恭喜你了,看來以後要改口叫你張市長了!”

    張大官人聽到這個稱呼,內心中甜絲絲的,可嘴上卻難得的謙虛道:“八字都沒有一撇呢,隻是一個意向,組織部還沒有找我談話呢。”

    常淩峰道:“既然杜書記點頭的事情,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張揚道:“說實話,我心沒底,給你打電話,就是想讓你回來幫我!”

    常淩峰笑道:“怎麼幫你?難道你想讓我給你當秘書嗎?”

    張揚道:“當秘書屈才了,我回頭跟杜書記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給你安排個合適的職位,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豐澤,我跟你搭班子放心!”

    常淩峰道:“張揚,我不是不想幫你,可我對官場上的事情真的沒有任何興趣!”

    張揚道:“別忘了當初咱們兩人的約定!”

    常淩峰笑道:“我當然記得,不過咱們的約定是我幫你搞招商工作,沒有涉及其他的事情,現在你需要的是個師爺,我可勝任不了。”

    張揚道:“我看杜書記的意思,是讓我擔任主管文教衛的副市長,回頭我爭取把豐澤招商辦給接管了,讓你當招商辦主任,這樣就不違反我們的約定了!”

    常淩峰哭笑不得道:“你現在還沒上任呢就開始準備搞幫派了,人家讓你去豐澤是做事情,而不是搞階級鬥爭!”

    張揚對這一點看得很透,他明白自己去豐澤就是為了去搞鬥爭,工作是要做的,鬥爭是難免的。就算他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前往豐澤,孫東強也不太可能和他和睦相處,沒有人生來就會搞政治鬥爭的,可鬥啊鬥啊的就習慣了。張揚道:“淩峰,你這次必須得幫我,咱是爺們不是?爺們說話就得算數!”

    常淩峰道:“你啊,就是認準了我好欺負,得!你先去豐澤安頓下來,等腳跟站穩了,我再過去!”

    “開辟革命根據地的初期最為重要,等我腳跟站穩了還用得著你嗎?”張大官人聽出了常淩峰話語中的敷衍之意。

    常淩峰笑了笑仍然不說話。

    張大官人拋出了他的殺手:“常淩峰,我還忘了通知你一件事,我準備吧章睿融調過去給我當秘書!”

    常淩峰道:“不可能!”

    張揚很陰險的笑道:“隻要我想做的事情,沒什麼是不可能的!你不是喜歡章家小丫頭嗎?你不跟著來,我們兩人在豐澤萬一日久生情,到時候你別怪我不夠哥們!”

    常淩峰道:“威脅我!”

    “就是威脅,你看著辦!”

    常淩峰狡黠的回答道:“等她調過去再說!”

    張揚明白了,常淩峰這是給自己提條件呢,他笑了笑道:“好,隻要我的事情確定下來,我就著手幫你牽線!”

    張揚返回江城後,難得的平靜了一段時間,這叫低調,雖然還是副處,可好歹也掛上了個副市長的稱號,到了這種級別,學不會低調是不行的,豐澤是個縣級市,位於平海北部,江城的東南,是江蘇省北部重要的工業城市,麵積1616平方公,下轄16個鎮、1個省級開發區,人口103萬,城區人口27萬。

    張大官人趁著這段時間,踏踏實實做了一番了解工作,豐澤地理條件相當的優越,有東西南北的鐵路線貫穿其中,距離濱海市隻有90公的距離,而且豐澤河流湖泊眾多,養殖業相當發達,礦產眾多,擁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

    在江城所轄的市縣中,豐澤是第一個縣級市,也是經濟最為發達的一個。

    張揚少有這麼耐心的收集資料,提前做好功課。眼看四月就要過去了,組織部遲遲沒有對張揚進行考察,張揚心多少有些著急了,自己這個未來的副市長什麼時候才能上任?他去找了杜天野,杜天野讓他好好休息稍安勿躁。

    張大官人可靜不下心來休息,從東江回來也有幾天了,可副市長的事情仍然沒有定論,該不會是煮熟的鴨子又飛了吧?

    就在張揚內心焦躁不已的時候,從北京來了一幫熟人。

    顧養養的這個電話很突然,4.30號晚五點半的時候,她打電話過來,當時張揚正準備去組織部長徐彪那探聽情況,剛剛走到市委家屬院前。

    張揚聽到顧養養的聲音頗感詫異:“養養,找我有事?”

    顧養養道:“張哥,我們都在火車站呢!”

    “火車站?你們?”

    顧養養道:“我們打算去清台山寫生,已經來到江城了!”

    張揚不禁搖了搖頭,顧養養到底是小孩子,沒出校門,一點社會經驗都沒有,這種事情怎麼也得提前打個招呼,萬一自己不在江城怎麼辦?他笑道:“這麼突然?也沒提前跟我說一聲!”

    顧養養身邊響起一個悅耳的聲音:“你張主任不是在江城可以一手遮天嗎?我們打你個突然襲擊,就是要見識一下你的能量。”

    張揚從聲音中聽出,說話的女孩是查薇,他不僅笑道:“查大小姐也來了,那啥,你們這次究竟來了多少人?報個數,給我個心理準備!”

    

Snap Time:2018-04-25 04:42:06  ExecTime: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