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二章學低調(下)


    第三百五十二章【學低調】(下)

    張大官人經曆了這一連串的事情之後,開始悟到了低調的重要『性』,顧佳彤原本打算讓他把自己的奔馳車開去江城的,可張揚想要低調,於是乎選擇了坐火車。

    從東江到江城的快車五個小時,可因為途中晚點,原定六點半到達江城的火車,遲了一個多小時,張揚背著旅行包走出火車站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隨著擁擠的人群走出出站口,馬上被舉著牌子的旅館拉客人員給圍了起來。

    兩名中年『婦』女爭先恐後的向張揚叫道:“小夥子,去我們旅館住吧,包你滿意!”

    “我們住宿條件一流,還有娛樂設施,服務員都是大學生!”

    張大官人聽得直皺眉頭,這火車站一帶的風氣是該好好整治整治了,外地來的客人看到這種情況,又怎會留下好印象?江城火車站素來以髒『亂』差聞名,從許常德到洪偉基,到現在的市委書記杜天野,每個人都提出過要好好整治火車站的麵貌,可到現在也沒有根本上的轉變,張揚準備見到杜天野的時候要重點提一提這件事,引起他的注意。

    張揚拎著包向一輛出租車走去,那司機本來笑眯眯的迎向他,可一聽張揚開口,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哥們,對不住,往前多走兩步吧!”

    “什麼意思?你拒載?”

    那司機笑道:“我好不容易排到了這個位置,您是本地人,鄉鄉親的就別給我添『亂』了。”

    張揚明白了,這些司機專宰外地旅客,本地人他們不樂意拉,因為本地人對行情都很熟悉,拉了也掙不了幾個錢,拉外地人他們就能兜圈子宰客,張揚想起在東江的遭遇不由得有些上火,正準備教訓教訓這司機,忽然想起常海心勸他低調的那番話,強壓住心頭的怒火,NND,老子要低調。

    張揚穿過火車站門前的廣場,來到前進路上方才打到了一輛出租,拉開車門坐進去:“錦繡庭院!”

    那司機笑道:“不好意思哥們,我是來交車的!”

    張揚怒道:“交車你還打空車燈?”

    “忘了,忘了!”

    張揚推開門憤憤然走了下去,他剛一下車,那出租車就向前駛去,張揚這才注意到,前麵有一對男女拎著大包袱小行李的在路邊等車,張揚這個鬱悶,感情本地人在火車站打車這麼不受待見。依著他的脾氣,衝上去打那司機一頓的心都有,可今兒張大官人要低調,低調就是忍耐。

    還好這次沒等太久,就有一輛車駛了過來,張揚坐上出租車,那司機頗為健談,聽說張揚的遭遇之後,不禁笑了起來:“我說哥們,你也別生氣,我們幹出租的也不容易,火車站這邊的出租車,活是不少,可費用也不少,平日要交給廣場派出所、停車場不少錢,老老實實的拉客載客,哪有多少錢賺,所以司機們就開始在外地客人身上做文章,計價器那玩意兒都不頂用,全都動過手腳,隻要是上了他們的車,隨便一個小飛機,就讓計價器幾十上百的往上翻,我聽說最牛的一個司機,從火車站拉人到江城大酒店,不到三公的距離,敲走了三百塊。”

    張揚罵道:“麻痹的,那不是明搶嗎?江城的臉麵都被這幫黑司機給丟完了。”

    那司機嘿嘿笑了一聲:“都不容易!”

    汽車駛過市委家屬院的時候,張揚忽然改了主意,他在市委家屬院下車,拎著包去了杜天野家。

    家屬院的門衛對張揚都是十分熟悉,不過看到他步行走了進來還是有些好奇,那一次這位招商辦主任都是開著吉普車長驅而入,這次怎麼回事?風格好像有些改變了。

    杜天野正在院子健身,沒想到張揚會在這個時候過來,杜天野穿著緊身背心,健美的體魄顯『露』無疑,張揚看著他雙臂上的疙瘩肉不禁讚道:“杜書記快趕上史泰龍了!”

    杜天野笑罵道:“你罵我?”

    “哪兒敢呢,不過你還是應該注意一下形象!”

    杜天野道:“什麼意思?”

    “這身肌肉換成別人肯定是健美,可在你身上就有些不倫不類了,一個市委書記練成這幅模樣,人家肯定會說你四肢發達……”下半句張揚沒說。

    可杜天野悟出來了,這廝拐彎抹角的罵自己頭腦簡單,杜天野在他肩頭上拍了一巴掌:“你這趟在東江可折騰得不輕,我算是發現了,你小子到哪兒哪兒出事!”

    張揚道:“冤枉!我那是湊巧趕上了,我沒折騰,是被折騰了!”

    杜天野笑著把他請進房內。

    張揚把旅行袋扔到地上:“我今晚就住在這兒了,我先去洗個熱水澡,你去弄點吃的,咱哥倆喝兩杯!”

    杜天野瞪大了眼睛,放眼江城,敢這麼指使自己的隻有這小子了,杜天野無奈的笑了笑:“得,我怕你了,去洗澡吧,我把晚上的剩菜熱一熱!”

    張揚也不跟他客氣,找出替換衣服,去浴室衝了個熱水澡。

    等到出來的時候,杜天野已經把酒菜端到了桌子上,一碟花生米,一碟鬆花蛋,還有一鍋燉好的排骨。

    張揚笑道:“生活不錯嘛!到底是市委書記,頓頓都能見肉!”

    杜天野擰開酒瓶,給張揚麵前的玻璃杯滿上,自己也倒了一杯:“東江體育場看台塌陷的事情解決了?”

    張揚喝了口酒道:“解決了!”

    杜天野多少也了解了一些關於4.17事件的情況,他低聲道:“賄賂裁判的事情是不是趙國梁搞出來的?”

    張揚點了點頭。

    杜天野道:“你因為這件事和他發生了衝突?”

    張揚不滿的看了杜天野一眼道:“難不成你也以為是我把他給撞死了?”

    杜天野笑道:“我知道你肯定對趙國梁不爽,不過撞死他的應該不是你,你不會傻到這麼明目張膽的把趙國梁撞死。”

    張揚道:“不提這件事了,一提就頭疼!”

    杜天野道:“事情不是已經過去了嗎!顧書記為你作證,誰也不敢懷疑你!”

    張揚道:“什麼話!我本來就是清白的,我說杜書記,咱們有日子沒見了,別一見麵就往我傷口上撒鹽行嗎?”

    杜天野笑了起來。

    張揚道:“看來你最近心情不錯,過得挺滋潤!”

    杜天野道:“滋潤?煩心才對,現在喬振梁要來平海當省委書記的事情已經基本落實,趙洋林那幫老家夥又活躍了起來,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和喬書記攀上關係的,難怪他們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作對。”

    張揚道:“你是市委書記,還會怕那幾個跳梁小醜?楊慶生不是被你給廢了?你大可將他們全都廢了,現在不動手,等老喬過來掌權恐怕就晚了。”

    杜天野道:“你小子別搞這麼多的陰謀論,陽光點不好嗎?”

    張揚道:“混官場還想陽光,除非你不想往上升了。”

    杜天野抿了口酒,他低聲道:“趙洋林暫時不好動!”

    “因為喬書記?”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他和喬書記的關係很好,過去他一直都很低調,所以我對他的實力也沒有真正的認識,因為喬振梁的到來,這個人開始複蘇,我發現他的能量不小。”

    “你是江城的第一領導人,他能量再大也不敢大過你!”

    杜天野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每次權力交接都會引起一係列的變動,平海的政壇因為顧書記的離去會發生很大的變動,在這樣的時候,我們應該做的是做好本職工作,低調、平穩過渡。”

    又是低調,張大官人最近聽了很多低調的字眼,事實上他也正嚐試著學會低調,至少是學會低調一段時間。

    張揚把剛才在火車站外的遭遇告訴了杜天野,他憤憤然道:“火車站髒『亂』差的麵貌是該好好整頓一下了,這是江城的門臉,現在搞成這樣,讓人家外地來的客人作何感想?”

    杜天野道:“這件事也有很多常委提起過,今年火車站會動工改造,我打算讓建築改造和精神文明建設同步進行,等到火車站整修完成之後,肯定會以煥然一新的麵貌迎接世人。”他轉向張揚道:“你既然對這件事那麼有興趣,不如火車站的改造工程交給你來做!”

    張揚搖了搖頭道:“算了,這種拋頭『露』麵的事情你別找我,我聽到重建就打心底發怵,東江體育場就是整修重建後坍塌的,工程質量也沒問題,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我不幹,別人都覺著這麵有油水,如果我去幹,用不了兩天,就會有人投訴我以權謀私。”

    杜天野沒想到張揚會拒絕的如此堅決,他有些奇怪的看著張揚,換成過去,他聽到這種事情,怕不是要高興地跳起來。

    其實張揚是另有打算,自從和張德放談話之後,張揚有了下去任職的念頭,呆在江城,肯定要呆在政治鬥爭的中心,張大官人想暫時離開,從別人矚目的地方離開,好好調整一下,順便積蓄一下自己的能量,為以後向上走打下堅實的基礎。張揚道:“朱怎麼處理的?”

    杜天野道:“他挪用清台山投資款的事情已經查出了,雖然個人沒有什麼把柄被捉,不過這件事也造成了相當惡劣的影響,暫時調到江城科委工作。”

    張揚驚喜道:“那不是說春陽已經沒有縣委書記了?”他這是在提醒杜天野。

    杜天野何等境界,馬上就明白了,這廝繞了一個彎子,搞了半天是對春陽縣委書記的職位有興趣,可張揚無論資曆還是級別,距離春陽縣委書記還差不少,他想擔任春陽縣委書記是不可能的。杜天野道:“經過組織上慎重考慮,已經決定由縣長沙普源擔任春陽縣委書記一職,原副縣長徐兆斌代理縣長之職。”

    張揚心中暗歎,想不到這塊餡餅落在徐兆斌嘴了,媽的,老子辛苦了半天,最後反倒沒落什麼好處。

    杜天野試探道:“你想下去任職?”

    張揚點了點頭,他在杜天野麵前沒必要隱瞞什麼:“我在江城得罪的人多,留下來肯定還會惹事,所以想去基層鍛煉鍛煉,培養下自己的政治素養,顧書記也是這麼建議我的。”張揚把顧允知抬出來,加重自己這句話的份量。

    杜天野道:“團市委書記孫東強已經被派往豐澤擔任市長,市委副書記!”

    張大官人憤憤不平道:“他那副德行也能當市長?”

    杜天野笑道:“心不平衡了,人家是團市委書記,工作成績卓著,怎麼不可以擔當市長?豐澤還缺一個主管文教衛的副市長,你去不去?”

    張揚一聽這話頓時來了精神:“你讓我去給孫東強當下屬?”

    杜天野微笑道:“你們都是市十佳青年,應該可以配合默契!”

    “你居然想讓我這個省十佳青年去給市十佳青年當下屬?”

    “沒人求你,你不去,有的是人等著!”

    張大官人忙不迭的點頭道:“去,我去,那啥……我這級別是不是還得往上動一動?”這廝惦記著把副處給磨正呢。

    杜天野道:“很多事都是有硬杠杠的,你不是常說,不在乎當多大的官,而在意做多大的事,副市長啊!你小子算是一步登天了。”

    張揚道:“豐澤就是個縣級市,說穿了還是個副縣長,就是名字好聽點罷了!”

    杜天野道:“大小也是個副市長,以後人家見到你都叫你張市長了!”

    張大官人聽到張市長這三個字,宛如三伏天吃了塊冰激淋,心別提多痛快了,每一個『毛』孔都透『露』著暢快。

    杜天野看出這廝心中的想法,微笑道:“你先別高興太早,這件事我得跟常委們好好商量商量,你畢竟太年輕了,以你的資曆擔任副市長還是太早了點。”

    張揚道:“我發現年齡已經成為阻礙我進步的桎梏,回頭我找榮局幫幫忙,把我的年齡改大五歲,這樣當市長就說當然了。”

    杜天野笑道:“你改大幾歲就要早退休,弊大於利,你考慮清楚。”

    張揚道:“我既然能改大,以後就能改回來,這點能量都沒有,我在江城這麼多年豈不是白混了。”

    杜天野想想自己也是荒唐,這麼嚴肅的事情,居然跟這小子聊到了修改年齡上。他打了個哈欠道:“睡了,明天還得上班。”

    張揚道:“你先去睡,我看會兒電視!”

    杜天野回臥室之後,張揚看著晚間新聞,想起自己就要成為張副市長,內心中激動地久久不能平複,雖然是個縣級市,那也是市啊!自己過去幹副市長,那幹得是秦副市長,眼看自己就要真真正正的幹市長了,這幸福距離自己咋就這麼近呢!

    杜天野讓張揚去豐澤當副市長並不是一時『性』起,自從孫東強確定前往豐澤擔任市長之後,杜天野就有了讓張揚前往豐澤的打算,孫東強能夠前往豐澤擔任副市長,是因為喬振梁的作用,喬振梁雖然還沒有來到平海,可是他的影響力已經悄然滲透到平海的體製之中,杜天野意識到喬振梁已經開始構築一個從上到下的勢力機構,平海的官場必將麵臨一場變革,孫東強顯然是喬係的班底,未來省委書記的觸角伸得太遠,杜天野雖然無意和喬書記作對,可是對喬書記過度幹涉江城內政還是有些不滿的,他對孫東強並沒有太多的成見,可是人大主任趙洋林是孫東強的嶽父,目前在江城,正有一股勢力團結在趙洋林的周圍,不時的挑戰杜天野的權威,杜天野必須要想出應對之策。

    讓張揚前往豐澤擔任副市長,以張揚來牽製孫東強,這是一招妙棋,杜天野知道這件事並不簡單,以張揚的資曆和年齡,想要擔任豐澤市副市長,必將麵臨許多人的反對,想要做成這件事,必須要力排眾議,還要利用一定的領導藝術。

    

Snap Time:2018-01-24 15:46:31  ExecTime: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