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二章學低調(上)

  
  第三百五十二章【學低調】(上)
  周雲帆道:“偏見,你們對我有偏見!我現在是洗心革麵了!我是印度人!”
  張揚笑罵道:“印度人了不起啊?放著好好的中國人不做,非得去做印度阿三!”
  周雲帆心說我也不想當印度人,可繼續當中國人就意味著觸犯法律,現在這個身份合法。
  張揚和張德放當然明白周雲帆打得什麼算盤,張德放道:“周總,你能躲過牢獄之災已經很不容易了,以後多做點好事,多積點德,多給社會做點貢獻。”
  周雲帆笑著點頭,他向張揚道:“張主任,聽說你遇到了點麻煩。”
  張揚淡然笑道:“已經過去了!”他不想提趙國梁的事情,看了看手表道:“不早了,該回去休息了。”
  周雲帆明白人家兩人不喜歡自己跟著摻和,他起身道:“我得先走,還有點重要事要辦!”他向路邊攤的老板揮了揮手,示意要結賬。
  張揚道:“這點小錢不用你算了!”
  周雲帆道:“好,有機會我再做東!”
  望著周雲帆離去的背影,張德放不屑的笑了笑:“這老狐狸真是命大,犯了這麼大的案子居然能夠安然無恙。”
  張揚道:“每個人都有他的生存空間!不過,周雲帆對胡茵茹還算不錯!”
  兩人很快喝完了那二斤二鍋頭,張揚沒什麼事,可張德放舌頭有些大了,他的酒量原本就不能喝張揚相比,人喝多了,話也就多了起來,張德放道:“人一走茶就涼,我舅舅離任之後,我這仕途也就快到頭了……”
  張揚笑道:“怎麼會,你才三十多歲,還有很大的希望往上提升!”
  張德放苦笑著搖了搖頭:“官場之中真正靠能力的不多,沒有關係沒有背景,想順風順水的走下去很難!”
  張揚道:“別那麼悲觀,你已經是南錫市公安局副局長了!”
  “到頭了!”張德放搖搖晃晃站起身道:“我該走了!”
  張揚看到他這副樣子肯定開不了車,把車鑰匙要了下來,將張德放送回了公安局宿舍。
  從公安局宿舍出來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張揚在門口站了十多分鍾都沒有等到汽車,他沿著馬路一邊往市中心走著,一邊看著過路的車輛,走了五分鍾左右,總算有一輛車在他麵前停下:“哥們!打車嗎?”
  張揚看了看這輛車,並不是營運車輛,馬上明白了,這是一幹黑活的司機,沒有營運證,這距離長途客運站不遠,有不少黑車司機專門在這一帶拉活。
  張揚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因為他是外地口音,那司機馬上動起了壞心眼:“哥們,去哪兒?”
  “省黨校!”
  “喲,不近啊!”
  “少廢話,你拉我走就是!”
  那司機帶著張揚兜起了圈子,原本不到五公的路途,被這廝兜了足有半個小時,不過好在他還是把張揚送到了黨校門口,他咧開嘴笑道:“哥們給五十塊錢吧!”
  張揚冷笑道:“你他媽還真敢要,五十塊!覺著我不是本地人?欺生?”他扔給那司機十塊錢,推門走了下去:“愛要不要!”
  張揚走出沒兩步,那司機已經不依不饒的追了上來:“你他媽給我站住!打發叫花子啊?”
  張揚不等他跟到麵前,一腳就踹了過去,那司機被踹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張揚這時候看到遠處一名警察正在看著自己,他向那警察招了招手道:“警察同誌,你來得正好,這小子無證經營,還公然宰客!”
  那司機看到警察走了過來,嚇得爬起身,慌忙鑽入車內,開車一溜煙跑了。
  警察來到張揚麵前,一雙陰冷的眼眸死死盯住張揚。
  張揚從他的目光中感覺到有些不對,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那警察道:“張揚!”
  張揚微微一怔:“你認識我?”
  那警察點了點頭:“我是趙國梁的哥哥!”
  “趙國強?”
  趙國強點了點頭:“我等了你一個晚上,就是想當麵好好看看你!”
  張揚道:“看我幹嗎?你弟弟又不是我殺的!”
  趙國強道:“別以為有人庇護你,就能夠逃脫法律的製裁!”
  張揚道:“趁著我沒發火之前,你趕快離開,既然你是警察就應該尊重事實證據,別在這兒跟我說不負責的話。”
  趙國強向前走了一步,怒視張揚:“我隻有一個弟弟,這件事我跟你沒完!”
  “出口威脅別人之前,最好搞清楚對象,你們趙家人都是不講理的嗎?”
  趙國強向後退向自己的警車:“我一定會盡快查清楚這件事,你逃不掉!”
  張揚有些無奈的看著趙國強,這趙家人都一個德行,什麼事都賴在自己頭上,趙國梁的死跟自己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張揚也清楚,這個偷走吉普車,用車撞死趙國梁的人,其目的就是想把趙國梁的死嫁禍給自己,看來自己的仇家可真不少。
  張揚溜達到樓下,正準備返回宿舍,聽到後麵傳來常海心的聲音,常海心在宿舍窗口看到了夜歸的張揚,推開窗戶喊了他一聲。
  張揚停下腳步,不一會兒,就看到常海心從女子宿舍單元門內出來,張揚笑道:“這麼晚了,還在等我回來?”
  常海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聽說你明天就返回江城了,我想讓你捎點東西給我哥!”
  “沒問題!”
  常海心道:“回去也好!”
  張揚看到她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禁笑了起來:“有什麼話你說唄,幹嘛吞吞吐吐的?”他指了指黨校的小花園:“咱們進去坐坐!”
  常海心點了點頭,跟張揚一起並肩向小花園走去,夜晚總會讓人生出許多遐思,常海心走著走著,感覺和張揚孤男寡女的在這種時候走出來有些不安,雙手的十指交纏在一起,偷偷向張揚望去,卻見張揚仰著頭看著夜空,這廝在欣賞空中的明月。
  兩人來到花園內的長椅坐下,一陣夜風吹來,常海心打了個噴嚏,張揚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她披上。
  常海心的俏臉有些發熱,她意識到自己應該是臉紅了,好在夜『色』融融,張揚應該不會看到。
  張揚看到常海心不說話,不禁笑道:“你不是有話跟我說嗎?怎麼到了這,卻不說話了?”
  常海心這才醒了過來,笑道:“沒什麼事,就是想勸勸你,以後做事別這麼衝動!”
  張揚道:“我已經竭力控製了,打趙國梁的事情是因為他欺人太甚,在這麼多老師同學的麵前,如果我不出手懲戒懲戒他,別人都會以為我懦弱。”
  常海心道:“我指的不僅僅是這件事,別人都說衝動是魔鬼,你回想一下,有多少次自己的麻煩是因為衝動而起來的?”
  張揚笑道:“我是挺衝動的,可人要是連起碼的血『性』都沒有,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常海心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看你是改不了了,不過你盡量控製一下自己,不然在體製中混很難!”
  張揚知道常海心是真正出於對自己的關心才這樣說,他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我會記住你的話,遇到了這麼多的麻煩,我怎麼都要長點記『性』了。”
  常海心道:“有沒有考慮過來嵐山工作,換個環境對你要好一些。”
  張揚笑了起來:“你爸跟我提過這件事,不過我還是喜歡江城,嵐山菜我吃不習慣!”這根本不是借口,嵐山市市長常頌對張揚十分欣賞,副市長秦清又是張揚的愛人,正因為此,張揚才不能去嵐山,秦清也跟張揚提起過,如果在江城不如意,可以考慮調往嵐山,對他們來說,做成這件事輕而易舉,可張揚考慮到當初秦清離開江城就因為她和自己的曖昧,如果自己前往嵐山,他們之間的關係很難瞞住這麼多人的眼睛,很可能會給秦清製造麻煩,張揚是不想這種狀況發生的。
  常海心道:“我爸曾經評價過你!”
  “說我什麼?”張揚饒有興趣道。
  “我爸說你太喜歡站在風口浪尖!”
  張揚笑道:“就是說我愛出風頭了?”
  常海心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一個人太喜歡出風頭不是什麼好事,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懂得這個道理。”
  張揚道:“海心,我的名字叫張揚,你讓我低調,難!太難!”
  

Snap Time:2018-12-13 08:32:21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