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一章過程(下)


    第三百五十一章【過程】(下)

    返回黨校的途中,張揚先後接到了秦清和楚嫣然的問候,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有些事想捂是捂不住的,還好顧書記已經證明了張大官人的清白,張揚第一次產生了疲憊感,最近東江的政治氣氛太過沉重和壓抑,想想真是可笑,張揚當初離開江城的時候,江城風雨飄搖,來到東江本抱著喘口氣的念頭,卻想不到東江比起江城的鬥爭還要激烈的多。雖說與人鬥其樂無窮,可是無休無止的鬥下去,總會有疲憊的時候。

    張揚很想喝酒,正考慮去哪兒的時候,廣盛分局副局長張德放打來了電話,他剛剛下班,也想找個地方喝兩杯,兩人一拍即合,張德放離張揚並不遠,讓他在原地等著,十分鍾左右就開車趕到了地方。

    因為是八小時之外,張德放換了便裝,開著一輛半新不舊的日本三菱吉普,來到張揚身邊停下的時候,張揚方才認出他,拉開車門坐了上去,嚷嚷道:“我還眼巴巴的看著警車呢,你怎麼換車了?”

    張德放笑道:“做人要低調,難不成我要開著警車穿著警服出來陪你喝酒?”

    張揚靠在座椅上:“想吃什麼?今晚我請客!”

    張德放道:“你不請客誰請客?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我這叫洪福齊天!”

    張德放啟動吉普車道:“老北關那兒有家白記豬頭肉很不錯,環境差了點!”

    張揚跟著張德放來到白記豬頭肉,這家豬頭肉很有名,以外賣為主。旁邊有家路邊攤,依著白記的人氣,擺了十多張小桌子,支了個小火爐,炸著臭幹,賣著零酒小菜。

    張德放去買來了豬頭肉,找盤子將豬頭肉、豬肚、豬肝、豬大腸、豬尾巴裝好,這邊小販的臭幹也擺了上來。

    因為事先沒有準備酒,就在小攤上拿了兩瓶二鍋頭,每人一瓶的對飲起來。

    張德放端起小黑碗道:“來!祝賀你大難不死!”

    張揚跟張德放碰了碰:“謝謝了!”

    張德放笑道:“自家兄弟謝什麼?”

    兩人喝完了這碗酒,張德放夾起一塊豬頭肉放在嘴巴,一邊嚼,一邊很陶醉的閉上眼睛:“真香,以後吃到這一口的機會就少咯!”

    張揚微微一怔,這廝為什麼會這樣說?他低聲問道:“你該不是要離開東江?”

    張德放睜開雙目笑道:“聰明,我是要離開了,下個月我就去南錫,擔任南錫市公安局副局長!”

    “副的啊!”張大官人的表情很不屑。

    張德放對這廝的反應很不滿意:“副的怎麼了?我幹副職幹慣了!再說了,局長大人明年就要退了,我的前景很好!”

    張揚表情上雖然不以為意,心是羨慕的,不用問,張德放擔任南錫市公安局副局長肯定是顧允知起到了作用,在離休前,顧允知還是利用權力給身邊人一些方便,這也算不上什麼濫用職權任人唯親,在張揚看來這是人之常情,張德放是顧允知的親外甥,怎麼都要照顧一下。

    張揚端起小黑碗道:“恭喜你高升!”

    張德放跟張揚碰了碰酒碗,喝了口酒道:“兄弟,今天趙國梁的哥哥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提起趙家,他的心情還是有些不爽的,這次無端被牽涉到趙國梁的案子中,雖然毫發無傷,可畢竟有些灰頭土臉。

    張德放將趙國強前往廣盛分局的事情簡略向張揚講了一遍,他總結道:“我看趙國強仍然懷疑你,以後你對趙家最好防著點,搞不好他們心還是把趙國梁的死算在你的頭上。”

    張揚道:“顧書記都幫我作證了啊!”

    張德放道:“我舅舅站出來,自然沒人敢再查你,可你必須明白,這件案子一天沒有水落石出,你的嫌疑就不能洗的幹幹淨淨。”

    張揚道:“隨他們想去,我反正沒幹!”

    張德放道:“你那輛吉普車已經爛的不成樣子了,發動機變速箱全都進水了,就算修好,『性』能也不成了。”

    張揚也沒打算再要那輛吉普車,他搖了搖頭道:“不要了,晦氣,太晦氣!”

    張德放道:“我幫你安排一下,從保險公司還能拿到不少錢呢!”

    張揚倒沒想到這一層,點了點頭道:“你幫我安排吧!”

    張德放喝了口酒道:“我舅舅快退了!”

    張揚點了點頭:“這也是你決定去南錫的原因吧!”

    “夏伯達在南錫擔任市長、市委副書記,我去南錫他會給我不少的照顧!這年月幹什麼都得有人,我這輩子也不指望能達到什麼高度,四十歲之前能夠混上南錫市公安局局長,我就滿足了!”張德放一副知足者常樂的表情。

    張揚道:“南錫市公安局長沒問題,憑你投機專營的本事,我看三年內就能實現這個目標。”

    張德放搖了搖頭道:“我可沒有那麼樂觀,有道是,人一走茶就涼,我舅舅在平海掌權十多年,身邊圍繞的那群人哪個不是阿諛奉承,誰敢跟他說半個不字,可現在他要走了,一些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你聽說了沒有,我舅舅站出來為你作證的時候,王伯行居然敢表示懷疑,被我舅舅狠批了一通。”

    想到顧允知對自己的支持,張揚內心中感到一陣溫暖,這件事證明,顧允知對他和顧佳彤之間的關係早就了然於胸,顧允知之所以站出來幫助他,更是因為女兒的緣故,但是顧允知的心情顯然是不爽的。

    張德放提醒張揚道:“江城也不是那麼好混的,杜天野雖然頂你,可我看喬振梁來平海之後,他也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你還是盡早盤算好下一步的好。”

    張揚端起小黑碗,將碗的酒一口喝幹,捏了塊豬頭肉塞入嘴,這白記豬頭肉果然名不虛傳,肥而不膩,他低聲道:“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走,你有沒有什麼建議?”

    張德放道:“下去吧!”

    “下去?”

    張德放點了點頭道:“你現在是副處,放在江城體製內屁都不是,可你到下邊去就不一樣了,副處級幹部,弄個副縣長啥的還是相當容易的,杜天野是市委書記,這點權力他肯定有!”

    “顧書記走了,我們就得遠離權力爭鬥的中心嗎?”

    張德放哈哈笑道:“這叫曲線救國,你在江城市晃,比你大的到處都是,說不好你就礙了誰的眼,我知道你有宋省長做後台,可要是有人整天想著法子的對付你,宋省長也不能每件事都過問不是?寧為雞首不為牛後,與其在江城市當孫子,不如下去當爺!”

    張揚道:“你就是出於這個心理所以才去了南錫!”

    張德放點了點頭道:“喬振梁上任之後,肯定會燒幾把火,我看這把火最可能燒在宋省長的頭上,不過宋省長也不是那麼好惹的,能跟老喬幹上一場,老喬想立威,也可能拿我舅舅提起來的這些人開刀,誰離他越近,誰就可能倒黴,所以我還是躲遠點,讓老喬注意不到我。”

    張揚笑了起來,不過他也承認張德放分析的很有道理。張德放的建議,讓他動了走下去的心思,自己已經是副處級,去江城轄縣當個副縣長也不錯。

    張德放道:“趁著我舅舅還沒退,讓他說一句話,杜天野順水推舟,這件事就成了!”

    張揚這會兒心有些激動,自己天天在江城政壇打拚,是時候該獨當一麵了。不過想想目前隻是一個副處,如果是正處,豈不是就能直接升任縣委書記了,人的欲望是無窮的,張大官人絕不是個知足常樂的人,在二鍋頭的浸潤下,他的野心開始隨著酒精的擴散而迅速膨脹起來。

    張德放的目光卻定格在不遠處,白記豬頭肉打烊了,一個穿著華貴的中年人腆著肚子叫嚷道:“別忙著關門,我買東西!”

    “賣完了!”

    “我是外賓!”

    “外賓也賣完了!”

    那中年人歎了口氣:“中國真是落後,吃口豬頭肉都那麼難!”

    張揚也被那人給吸引了過去,他和張德放都認出來了,那中年人是印籍華人周雲帆。周雲帆的身邊跟著一個濃妝豔抹的妖嬈女郎,不是張揚上次見到的那個。

    張揚故意叫了一聲:“拉茲!”

    周雲帆轉過頭,看到張揚和張德放,圓盤臉上馬上堆起了笑容,他拉著那女郎的手走了過來,那女郎應該是覺著路邊攤太不衛生,皺了皺眉頭小聲嘟囔道:“拉茲,我想吃西餐!”

    周雲帆道:“西餐哪有豬頭肉好吃!”他拉了張馬紮坐下,那女郎無論如何都不肯坐,抱怨道:“好不衛生!”

    一句話把周雲帆給惹禍了:“滾蛋!當著我朋友麵,丟我的臉!”

    那女郎被罵的俏臉通紅,氣得跺了跺腳,轉身走了。

    張德放揶揄道:“周總,怎麼一點憐香惜玉的精神都沒有?”

    周雲帆笑道:“張局認錯人了,我叫拉茲,印度籍華人!”

    “拉茲?拉個屁,你化成灰我都認得!”張德放可不給他麵子。

    周雲帆尷尬的笑了起來,他也不客氣,拿了個小黑碗自己倒上酒,喝了口酒,夾了塊豬頭肉:“香!真香,我在國外最惦記的就是白記豬頭肉,如果不是遇到你們兩位貴人,我今兒就吃不上這一口了。”

    張揚道:“我說拉茲,你回國就是為了吃豬頭肉?”

    周雲帆笑道:“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前兩天我跟茵茹通了電話,她在香港注冊了一家廣告公司,我準備入股!”

    張揚道:“你的錢幹淨嗎?”

    周雲帆道:“我把茵茹當成女兒看,我坑誰也不會坑她!”他從懷中取出純金的名片夾,從麵取出兩張名片,分別呈給張揚和張德放。

    名片印製的很精美,張揚發現和上次給自己的有所不同,印度文他不認識,可背麵的中文他認識。

    張德放念道:“印度長江影業董事長!我靠,你啥時候進軍電影業了?”

    周雲帆笑道:“我在寶萊塢買了家瀕臨倒閉的電影公司,證照齊全,目前主要經營華語影片的引進工作,我招了一幫印度人,專門翻譯配音,香港功夫片在印度很受歡迎的!我算是明白了,做什麼生意,都不如做文化生意來得好,既無風險,還造福人類,我現在做得是正行!”

    張德放道:“周雲帆,你不在印度呆著,跑到中國來幹什麼?”

    周雲帆道:“那邊的菜我吃不慣,大家都不是外人,我也不瞞著你們,我手的錢還是想投資國內,給國家多做一點貢獻,表達我這個海外赤字的一片愛國之心!”

    張揚他們才不會相信周雲帆有什麼愛國之心,在他們眼,這廝就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狗改不了吃屎,萬變不離其宗,周雲帆的本質是不會變的,不過這老家夥倒騰走私這麼多年,手積攢了相當驚人的財富,現在搖身一變成了印度人,把周雲帆那個身份徹底洗的幹幹淨淨,作為印度人拉茲,人家可沒有違法『亂』紀。

    張揚道:“你既然錢多的用不完,不放考慮去江城投資!”

    周雲帆笑道:“跟茵茹說好了,我注資一千萬入股她的廣告公司,算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張揚道:“你可別坑她,敢坑她我跟你沒完!”

    周雲帆有些欲哭無淚:“我什麼時候坑過她?張主任,咱不帶這樣的,我可一直都把茵茹當女兒看!”

    張德放不無嘲諷道:“你們這些商人,關鍵時候,親爹親媽也能賣,更別說女兒了!”

    

Snap Time:2018-07-16 12:58:02  ExecTime:0.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