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一章過程(上)


    第三百五十一章【過程】(上)

    想到顧佳彤可能因此要承受的非議和壓力,張揚內心中不免有些感動,可他同時又想起這件事可能引發的震動。

    張德放看到張揚呆呆出神,忍不住拍了他肩膀一下:“怎麼了?你傻了?”

    張揚笑了笑。

    張德放道:“我這個舅舅對你真是不錯,身為省委書記居然主動為你做不在場的證人,你牛『逼』大發了!”

    “什麼?”張揚如同墜入雲霧,這到底是哪一出?顧允知為他做不在場證人,可他昨晚分明是和顧佳彤在一起,不過張揚很快就悟了,十有八九這次是顧佳彤向父親坦承了昨晚發生的事情,並取得了他的信任,顧書記權衡利弊,既要把他從困境中救出來,又不能讓顧佳彤和張揚的事情暴『露』於人前,所以他才會果斷站出來。

    顧允知這個證人可謂是份量極重,沒有人懷疑他證詞的真實『性』,確切地說是沒人敢懷疑,甚至連進一步的調查都沒人敢去做。這就是威信,顧書記在平海擁有至高無上的威信,至少在他沒離開這個崗位之前,沒有人敢去質疑他。

    張德放笑道:“還不走?難不成你在這呆出感情來了?”

    張揚道:“傻子才願意呆在這!”

    張德放道:“其實你開始的時候就把昨晚住在顧書記家的事情說出來,也不會搞得這麼麻煩!”

    張揚道:“我害怕影響不好!”

    張德放笑了笑,張揚的這句話讓他想到了別的事情,關於張揚和顧佳彤的事情,他不敢說,可是沒人規定他不能想。張德放道:“這下好了,有顧書記作證,你沒事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趙國梁的那兩個助手為什麼說是我?”

    張德放道:“這件事的確存在著很大的疑點,按照他們所說的情況,當時車速至少在五十公左右,吉普車沒開車燈,但是車廂內很黑,在這樣的速度下,他們能夠看清駕駛者的容貌才怪!”

    張揚道:“你這會兒開始搞刑偵分析了,把我弄進來那時候怎麼不說?”

    張德放嘿嘿笑道:“總得有個思想過程!”

    趙國強聽聞張揚洗清嫌疑被釋放的消息,他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憤怒,大叫道:“搞什麼?他們為什麼要將殺人嫌疑犯放走?我去找他們理論!”

    泰鴻集團董事長趙永福製止了兒子,他的聲音沙啞而低沉:“平海省委書記是他不在場的證人!”

    “顧允知作證又怎麼樣?省委書記就不會作偽證了?這件事隻要去查查就能知道,進出省委家屬院的都會有嚴格的登記製度,我不信張揚整晚呆在顧允知家。”

    趙永福咬了咬幹涸的嘴唇:“國強,現在最緊要的事情是把你弟弟的後事辦好,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爸,我弟弟不能這麼白白死了,我要為他討還公道!”

    趙永福道:“我們要相信平海公安的辦案能力,既然顧允知為張揚作證,我相信,他不會說謊!”

    “爸,我要去趟廣盛分局,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趙永福道:“明天火化,火化後,我們就帶著國梁的骨灰返回雲安。”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我還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你媽!”

    李成站在廣盛區公安分局前麵道路上,他不知道警察為什麼要把他帶到這來,此時天『色』已經暗淡下來,夜幕即將降臨,李成向身邊的張德放道:“你們讓我到這兒幹什麼?”

    張德放拍了拍他的肩頭,這時候一輛吉普車從停車場內高速駛出,向他們所在的位置直衝過來,李成嚇得慘叫了一聲,雙目瞪得滾圓,流『露』出無限驚恐的神情。

    吉普車行駛到他身前五米左右的時候,一個靈活的轉向,繞過他們,兜了一個圈繞了回來。

    張德放蒙住李成的眼睛,等到車內的兩名警員都走下來,方才放開手,兩名警察並沒有穿警服,一個穿著紅『色』的夾克,一個穿著黑『色』的西服,很好分辨。

    張德放笑眯眯道:“李成,剛才開車的是哪一個?”

    李成愣了,因為發生的太突然,他根本沒有看清車內的情景,他忽然明白張德放布這個局的目的,他看著麵前的兩名警察,過了好半天,方才用手指了指那個穿黑『色』西服的:“是他!”

    張德放哈哈大笑起來,他招了招手,吉普車從遠處慢慢駛了過來,開車的是一個身穿警服的女警察。張德放道:“現在的天還不怎麼黑,車速在四十以下,你都沒有看清車內是男是女,我真是奇怪,你在淩晨一點半的時候,是怎麼看清駕駛室內的情況的?”

    李成滿頭大汗,他不斷地擦汗。

    張德放道:“李成,昨晚吉普車衝向你們的時候,你根本沒有看清是誰開車,你在誣陷張揚!”

    李成用力搖了搖頭道:“我沒有,我……”

    張德放厲聲道:“你現在對我說實話,你到底有沒有看清司機是誰?”

    李成表情顯得有些惶恐:“張揚說過要弄死楊先生,那車就是他的,我認得車牌,司機肯定是他!”

    張德放道:“你仔細回憶一下昨晚的情況,吉普車屬於張揚,車牌也沒錯,所以你就憑借經驗,得出推論,車內就是張揚,是不是?”

    李成的臉『色』變了,他並不是故意誣陷張揚,可從事情發生他就認為開車的人是張揚,正如張德方所說,經驗不但支配了他的大腦還支配了他的眼睛,內心有種潛意識在提醒他,開車的就是張揚,事實上他根本沒有看清司機是誰。

    張德放步步緊『逼』道:“當時司機穿的什麼衣服?”

    李成有些痛苦的搖了搖頭,他『揉』了『揉』眉頭道:“我……我沒看清……我以為麵是張揚……”

    張德放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向助手道:“幫他重新錄一份口供!”

    趙國強來到廣盛分局的時候,張德放已經完成了對李成的訊問,目前掌握的證據對張揚已經很有利了,這並不是他有心偏袒張揚,以張德放對張揚的理解,張揚是個大事上很少犯糊塗的人,明目張膽的開車去撞趙國梁,顯然是一個極其愚蠢的方法,張揚應該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張德放之前和趙國強並沒有見過麵,趙國強走入他辦公室的時候,首先做了一個自我介紹,也許是因為父親的話起到了作用,趙國強現在已經冷靜了許多,理智了許多。

    張德放得悉趙國強的身份之後,對他還是很客氣的,一是因為趙國強的身世背景,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都是公安係統的。

    趙國強道:“張局,我來這是想問問案情的進展情況!”

    張德放道:“肇事車輛已經找到了,但是車輛被破壞的很厲害,從中找不到太多有價值的線索。”

    “那輛車屬於張揚嗎?”

    張德放點了點頭道:“平A12345,的確是張揚的吉普車!”

    “那你們為什麼要把他釋放?”

    張德放笑道:“張揚已經找到了不在場的證人,而且通過我們的審訊,發現死者的助手在撒謊!”

    趙國強皺了皺眉頭。

    張德放道:“根據他們所描述的情況,當時的車速應該在五十公左右,這一點在屍體的損傷情況上也得到了驗證,當時是淩晨一點半,在那樣的車速下,他們根本看不清駕駛室內究竟是誰,換句話來說,他們指認張揚是凶手,隻不過是憑經驗判斷,因為當天下午,張揚和你弟弟發生了肢體上的衝突。”

    趙國強抑製住內心的憤怒道:“張局,我想你們可能搞錯了方向,當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查出誰害死了我弟弟,而不是想方設法幫助張揚洗清嫌疑!”

    這句話讓張德放十分不爽,他皺了皺眉頭道:“趙先生,我想你還沒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張揚和這件事沒有任何關係,他也是一個受害者!”

    張揚猶豫了很久,還是來到顧家,向省委書記顧允知當麵道謝,來到顧家,卻被告知顧允知已經回房休息了,現在不過是晚上八點,顧允知顯然是不願見他,張揚沒奈何,隻能告辭離去。

    顧佳彤將他送到門前,小聲道:“看到你平安回來,我就放心了!”

    兩人四目相對,心中有千言萬語想要訴說,可從彼此的眼神中又已經明白了對方的心意,全都融入溫暖一笑之中。張揚抬頭看了看顧允知書房的燈光,輕聲道:“你也早些回去休息,明天我收拾收拾,就回江城了!”經曆了趙國梁一事,張揚意識到東江並非久留之地,還是盡早返回江城,遠離東江這個是非窩。

    顧佳彤點了點頭道:“回去也好,最近我可能沒時間過去,等我爸退下來,我還得陪他去西樵安頓下來。”

    張揚道:“你們去西樵的時候,我也過去!”說到這他又抬頭看了看書房的燈光,心中暗道,卻不知顧允知答不答應?

    顧佳彤道:“到時候再說,你快回去休息吧!”

    張揚沿著小路慢慢走著,經過宋懷明家門口的時候,停下了腳步,自己明天就要走了,是不是應該進去打個招呼?其實他真正想知道的是宋懷明現在對自己的看法,到了宋懷明這種境界,從任何細微之處都可以找到蛛絲馬跡,顧允知這次為自己作證,會不會讓他聯想到什麼?張揚在門口徘徊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沒有進去,可當他離開省委家屬大院大門口的時候,卻遇到了散步歸來的宋懷明夫『婦』。

    柳玉瑩看到張揚,驚喜道:“張揚!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事先打個電話?”

    張揚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聽到宋懷明道:“他是來向顧書記登門致謝的!”

    張揚被宋懷明一語道破了前來的目的,臉上微微一熱,這位嶽父大人果然目光如炬,張揚笑了笑道:“這次如果不是顧書記給我做證,恐怕我要被人當成殺人嫌疑犯了。”

    宋懷明道:“事情本來很簡單,隻不過被你搞複雜了,一開始就把事實說出來不就行了?”

    張揚隻是笑:“我怕別人說閑話!”

    宋懷明笑了笑沒說話。

    柳玉瑩道:“張揚,去家坐吧!”

    張揚從宋懷明的表現上看出他對自己可能有些不爽,雖然張揚拿不準這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可他還是婉言謝絕了柳玉瑩的邀請:“太晚了,我不耽誤你們休息了!”他想向宋懷明道別,卻發現宋懷明已經先行離開了。

    柳玉瑩有些歉意的向張揚笑了笑:“你宋叔最近心情不好,東江體育場的事情讓他很不好受。”

    張揚道:“柳阿姨,明天我就回江城了!”

    柳玉瑩點了點頭:“有空常來家坐坐!”

    張揚離開省委家屬院,他知道柳玉瑩並沒有撒謊,宋懷明最近的心情肯定好不到哪去,在東江體育場事件上,宋懷明身為平海省省長,難辭其咎,現在正是新舊交替的時候,平海政壇麵臨著巨大的變革,喬振梁的殺出讓宋懷明接班顧允知的願望落空,雖然宋懷明表現的一如既往的淡定,可內心中的失落是在所難免的,東江體育場的事情可以說是宋懷明和喬振梁的一次間接交鋒,兩人誰都談不上勝利,可在這件事上起到關鍵作用的是顧允知,顧允知以其老道的手腕很好的處理了這件事,將東江體育場事件的影響有效地限製在最小範圍內,但是隱患依然存在,顧書記雖然控製了局麵,卻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這個問題宛如一個定時炸彈一般埋伏了下來,在喬振梁沒來平海之前就已經成為了,他和宋懷明之間的一層障礙。

    

Snap Time:2018-07-18 09:22:47  ExecTime: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