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九章控製(下)


    第三百四十九章【控製】(下)

    劉豔紅道:“你隻是主觀臆斷,缺少證據,張揚!我的正義感不比你遜『色』,可是我更清楚大局觀的重要『性』,我相信領導們考慮的更多,他們不但要考慮如何將老百姓的傷害降低到最低點,還要考慮到平衡局麵,如果把這件事比作一場戰爭,我們看到的隻是局部,他們必須要做全盤考慮,你懂嗎?”

    張揚道:“我懂,可我現在開始懷疑了,自己是不是能夠當好一個將軍!”

    劉豔紅笑道:“將軍我不清楚,不過你肯定是個合格的士兵!”她泡了杯紅茶給張揚端到麵前:“考慮一下,來紀委工作吧,你的正處包在我身上!”

    張揚笑了起來,這已經是劉豔紅第二次向他提出邀請了,他搖了搖頭:“說實話,4.17事件剛剛發生的時候我的確動過這方麵的心思,我覺著紀委工作很威風,想調查誰就調查誰,頂著替天行道,為民除害的旗號,有顧書記他們撐腰,平海範圍內,別管你官多大,隻要你作『奸』犯科我就能查你,可現在看來,遠不是那麼回事兒!”

    劉豔紅道:“不管你是什麼人,不管你官做得多大,總得受到約束,正是因為有了約束,這個世界方才有了規則,如果失去了約束,這個世界也就不複存在。”

    張大官人道:“您說的太深奧,我聽不懂,我這人不喜歡被約束,喜歡約束別人!”

    劉豔紅忍不住笑了起來:“你什麼意思?來不來,給我一個明白話!”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來,堅決不來!”

    張揚回到省黨校的時候,看到一輛黑『色』的奔馳車停在宿舍樓下,不遠的地方還停著一輛垃圾車,趙國梁身穿黑『色』西服,帶著金絲邊眼鏡,靠在奔馳車前,靜靜看著他,臉上帶著笑意,很奇怪的笑。

    張揚泊好車,並沒有理會趙國梁,準備上樓的時候,趙國梁叫了一聲:“張揚!”

    張揚停下腳步,轉身看了看趙國梁:“找我有事?”

    趙國梁點了點頭,他走向張揚,雙目充滿挑釁的看著他:“你很恨我?是不是很想整我?”

    張揚不屑笑道:“趙國梁,你這人是不是自我感覺特別好?這次高勇沒有把你牽連進來,你應該朝上天三叩九拜,謝謝老天爺對你的法外開恩!”

    “我不信上天,我信我自己,我的命運從來隻是由我自己掌控!”

    張揚哈哈笑道:“如果我是你,趁早滾回老家去,當你的小少爺,做你的紈子,東江這片地方不適合你,萬一走路不小心,有個什麼閃失,後悔都晚了!”

    趙國梁指著張揚的鼻子道:“我知道你的背景,沒什麼了不起,一個靠著裙帶關係往上爬的小人而已,泰鴻俱樂部的事情,我還沒跟你清算!”

    張大官人壓製住內心的憤怒,低聲道:“拿開你的爪子,再敢在我麵前放肆,我會折斷它!”

    趙國梁冷笑了一聲,他揮了揮手,那輛停在後麵的垃圾車,啟動了,司機將檔位掛入倒檔,車尾重重撞擊在張揚的吉普車上,吉普車被撞得麵目全非,警報器不斷鳴響。如果說這次是誤撞,接下來司機的行為就讓人忍無可忍了,他啟動翻鬥,將滿車的垃圾全都傾倒在吉普車上。

    趙國梁歎了口氣,從懷中拿出一疊錢,向天空中拋去:“兩萬塊,給你修車!”

    張揚站在那一動不動,不少黨校學員聽到動靜走了過來,常海心也在其中,她看到張揚,慌忙跑了過來,來到張揚身邊擔心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趙國梁看著常海心,微笑道:“張主任很討女人喜歡!”他攤開兩隻手,一步步向後退去:“不好意思,司機是個新手!”

    常海心抓住張揚的手臂,以她對張揚的了解,麵對這樣的挑釁,張揚絕對無法忍受。她小聲道:“我報警,不要衝動!”

    趙國梁已經進入了奔馳車,落下車窗,笑著向張揚揮了揮手道:“真是不好意思,錢不夠的話,給我電話!”

    在眾人的注目下,張揚走向路邊的垃圾桶。

    趙國梁已經意識到他想要幹什麼,他催促司機道:“開車!”

    司機慌忙啟動引擎,掛入倒檔,試圖離開這。

    張揚一把將路旁的鐵皮垃圾桶拽了起來,揚起雙臂,將垃圾桶向奔馳車投擲過去,隻聽到當一聲,垃圾桶準確無誤的命中了奔馳車的前擋風玻璃,砸得擋風玻璃宛如蜘蛛網般龜裂開來。

    司機因為視線被阻擋,不得不踩下車。

    張揚已經衝到奔馳車前,想要拉開車門,司機已經鎖下中控,這根本難不住張大官人,他一拳就砸在右側的窗口,玻璃碎屑四處紛飛,坐在後座的趙國梁下意識的用雙手護住麵孔,避免被玻璃蹦傷,沒等他從震駭中清醒過來,張揚已經抓住他的頭發,將他整個人從破碎的窗口拽了出來,然後老鷹捉小雞一樣將他抓起,拋在草地上。

    趙國梁忍痛想從地上爬起,被張揚一腳踹中屁股,騰空飛出三米多遠,重重摔倒在地上,剛才還氣焰囂張的趙國梁此時狼狽到了極點,臉上被刮破了多處,眼鏡也飛到了一邊。

    跟隨趙國梁一起過來的司機還有兩名助手,慌忙推開車門衝了下來,他們想要幫忙,卻被黨校前來看熱鬧的學員給圍住了,在場的多數人都看清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他們對趙國梁的囂張都深感不滿,中國人講究一致對外,張揚是黨校學員,這些人就是外來侵入者,大家不明幫,可暗地做點小動作還是應該的,這麼一圍,三人頓時陷入群眾的包圍圈中。

    張揚慢慢走到趙國梁身邊,一腳踏在他臉上:“知道什麼叫自不量力嗎?知道什麼叫給臉不要臉嗎?你就是!”

    趙國梁是個極愛麵子的人,優越的家庭條件和深厚的背景讓他養成了目空一切的『性』格,他怒吼道:“張揚,你死定了!”

    張揚哈哈笑道:“敢對我說這句話的人,往往都會死在我前頭!”他不著痕跡的在趙國梁尾椎上輕輕一點,對這混蛋東西,必須要施以一些極端手段。

    趙國梁感到一陣劇痛,宛如一根鋼針沿著他的脊髓一直刺了進去,疼得趙國梁滿頭大汗,他臉『色』蒼白,低聲慘叫了起來。

    張揚蹲了下來,冷冷看著趙國梁,撿起地上的幾張鈔票,反手在他臉上抽了兩下:“你他媽什麼東西,也敢上門來主動挑釁!”

    常海心擔心會搞出事來,她奉勸道:“張揚,算了!”

    張揚道:“我可以饒了他啊!可他給臉不要臉!趙國梁,我的車不是兩萬塊就打發的事情,五十萬,我給你一天時間,明天這個時候,你老老實實把錢給我送過來!”

    趙國梁疼到了極點,他的驕傲和勇氣已經被這非人的疼痛折磨得一點不剩,他顫聲道:“我賠……”

    張揚道:“你剛才不是很威風嗎?我真是搞不懂,仗著你們家有些背景,仗著你爹有幾個錢,你就可以胡作廢為?中國是個法治社會,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他媽算不上王子吧?最多也就算個紈惡少,就你,也敢仗勢欺人!”

    趙國梁疼得隻剩下喘氣的份兒。

    張揚仍然沒有馬上放過他的意思,冷冷道:“高勇向朱毅行賄十萬塊,是不是你讓他幹的?”

    趙國梁隻是一味的點頭。

    張揚道:“我聽不見!”

    趙國梁忍痛道:“是我……是我……是我讓他去賄賂朱毅,是我讓他做的!”

    張揚這才伸手解開了他的『穴』道,趙國梁跌跌撞撞從地上爬起來,他雙目血紅的望著張揚,咬牙切齒道:“張揚,我要讓你死!“

    張揚不屑笑道:“別忘了,明天這個時候,把修車錢給我送來,少一分,我弄死你!”

    趙國梁和他的那幫手下在眾人的哄笑聲中逃離了黨校。

    常海心望著那輛滿是垃圾的吉普車,歎了口氣:“張揚,要不要找修理廠?”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用,就扔在那,明天他不給我送錢來,我去找他老子要!”

    常海心道:“你走到哪都不太平!”

    張揚道:“這次怨不得我,我是幫省紀委背了黑鍋!”

    常海心想起剛才趙國梁的那句話,驚聲道:“難道他才是賄賂裁判的罪魁禍首?”

    張揚懶洋洋道:“是又如何?”

    常海心道:“如果是,應該馬上把情況匯報給省紀委,把他緝拿歸案!”

    張揚笑了笑,上麵已經定下來的事情,並不是他能夠改變的,就算趙國梁剛才已經承認了,上麵也會認為他是被自己屈打成招,大局觀,去他媽的大局觀!

    常海心本想喊張揚一起去食堂吃飯,可張揚又接到了顧佳彤的電話,她剛剛從北京回來,讓張揚晚上去家吃飯,父親要見張揚。顧書記的召喚,張揚不敢不去,他回宿舍稍稍整理了一下,走過樓下的時候,看到自己的那輛破破爛爛的吉普車,仍然狼狽不堪的停在那,不過這美式吉普的質量還真他媽過關,駕駛艙居然沒有變形,應該還能開。

    張揚心中暗罵了趙國梁幾句,這才出門打了輛出租,前往省委家屬院,拜會顧書記。

    顧佳彤看到張揚沒有開車過來,不禁有些驚奇:“張揚,你沒開車?”

    張揚笑了笑道:“車被人給砸了,沒法開了!”

    顧佳彤不無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又惹事?”

    張揚道:“這次是人家惹我!”走到顧佳彤麵前,很曖昧的吸了口氣:“真香,這就是那啥……催情水吧?”

    顧佳彤紅著臉罵道:“胡說八道,我爸在樓上看著呢!”

    想起顧書記那雙深邃的眼睛,張大官人頓時老實了許多,他跟著顧佳彤一起來到客廳,顧允知剛剛放下電話,臉上並沒有笑容,顯得有些嚴肅。

    張揚來到他身邊,恭恭敬敬叫了聲顧書記。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佳彤,飯準備好了嗎?”

    顧佳彤道:“好了,走!先去吃飯!”

    等顧允知坐下後,張揚和顧佳彤分別坐在他的兩邊,桌上沒有酒,顧佳彤幫父親盛了小半碗米飯,顧允知忽然道:“去酒櫃拿瓶太雕出來,我想喝兩杯!”

    張揚對顧家的酒櫃還是很熟悉的,他搶先去酒櫃前,抱了一壇太雕出來,三斤裝的太雕,看年頭有二十五年了。

    顧允知讓顧佳彤拿去放些薑片加熱,自己倒了一碗,張揚和顧佳彤也各自來了一碗。

    直到一碗酒喝完,顧允知都沒有說話。他不說,張揚自然也不好說,飯桌上的氣氛顯得有些沉悶。

    看到顧允知把那碗酒喝完了,張揚殷勤的要給顧允知倒酒,顧允知擺了擺手道:“不喝了,年紀大了,酒量一天天往下掉,再喝就醉了!”

    張揚笑道:“顧書記不喝了,那我也不喝了!”

    顧允知淡然道:“想喝就喝吧,你想做的事情,就算我阻止你,你一樣還會去做,年輕人還是隨意一點好!”

    張大官人微微一怔,他怎麼覺著顧書記這句話話有話,難道自己痛揍趙國梁的事情這麼快就傳到了他的耳朵?

    

Snap Time:2018-08-19 02:33:15  ExecTime:0.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