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八章攻防轉換(下)


    第三百四十八章【攻防轉換】(下)

    高勇不無嘲諷的笑道:“『騷』『亂』的真正原因?難道球場『騷』『亂』和看台坍塌有關嗎?”

    劉豔紅道:“很不幸,你說對了,根據目前各方專家的考證,看台坍塌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在短時間內,看台上湧入了太多的球『迷』,超出了看台設計的承受能力,而且是兩倍以上,看台的設計沒有問題,施工的質量和工藝也沒有問題,在排除了上述兩個重要因素之後,主要的原因就是這場球『迷』『騷』『亂』,而製造這場球『迷』『騷』『亂』的根本原因是這場不公平的比賽,造成比賽不公平的恰恰是你和朱毅的內幕交易!”

    高勇再也沉不住氣,他站起身怒吼道:“你撒謊!你們在推卸責任,發生這次慘劇的根本原因就是你們看台施工質量的問題,你們平海在為自己推卸責任!”

    劉豔紅道:“沒有事實證據我們不會這樣說,既然我們說出來,就會負責任!高勇你不但要為行賄負責,你和這場不公平競賽的製造者還要為球場『騷』『亂』埋單!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的罪行很嚴重!”

    高勇怒視劉豔紅,可他的目光深處閃爍著恐懼。

    劉豔紅起身道:“張揚,接下來的問訊交給你了!”

    劉豔紅離開之後,張揚歎了口氣道:“何苦來哉,我看人從不走眼,就你這副德行,最多也就是個跑腿的,老實交代吧,到底是誰讓你賄賂裁判的?想替人背黑鍋,也得分清楚輕重,搞不好把自個兒的『性』命給搭進去,那就不值得了!“

    高勇道:“你在威脅我!”

    張揚道:“有那必要嗎?我跟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

    “你們以為我是三歲小孩?把看台坍塌歸結到球『迷』『騷』『亂』,你們可真敢想,我倒要看看這世上有沒有公理,你們這是地方保護主義,為了保住平海的官僚和商人,不惜昧著良心將責任推到我們的身上!”

    張揚冷笑一聲,抓起桌上的一份材料扔了過去:“你仔細看,我有的是時間,不懂的地方我可以給你解釋,那啥……上麵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全都經過專家們的論證,設計沒問題,工程質量沒問題!”

    高勇從頭開始仔細觀看材料,越看額頭上冷汗越多,他漸漸感覺到這件事比他預想中還要嚴重得多。

    洪偉基來到東江之後本想去見顧允知和宋懷明中的一個,可是兩人都采用避而不見的策略,讓洪偉基這個雲安省副省長,雲安省方麵的全權代表很沒有麵子。不過平海方麵還是派出常務副省長趙季廷陪同他,趙季廷這個曾經平海的政壇之星,自從兒子趙海衛找人輪『奸』歐陽如夏,導致歐陽如夏崩潰『自殺』後,他整個人也頹喪了下去,每個人都看得到他的消沉,趙季廷老了很多,歐陽如夏,那個熱情似火讓他心愛的女人,如今已經魂歸天國,害死歐陽如夏的凶手,卻是他的兒子趙海衛,因為這件事趙海衛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就算在獄中表現良好獲得減刑的情況下,走出監獄也已經是二十一世紀,因為趙海衛的事情,妻子李萍大受刺激,於上個月已經病逝,接連的打擊讓趙季廷變得心灰意冷,他不再像過去那般熱衷名利和地位,他明白,真正造成這場悲劇的是自己,隻是上天沒有把報應落在自己的頭上。

    洪偉基在趙季廷的身上找到了共同點,兩人在平海的官場上都很失意,而且都是栽在女人這個問題上,不同的是洪偉基很幸運的很迅速的爬了起來,而趙季廷卻沒有那麼快。

    趙季廷這次給洪偉基的感覺是很麻木,仿佛遊離於體製之外,洪偉基想通過他了解一些平海方麵的最新進展:“趙省長,我聽說你們抓了泰鴻俱樂部副總經理高勇,請問是什麼原因?”

    “調查需要!”趙季廷說完就沉默下去。

    洪偉基又道:“我不明白平海方麵為什麼要把球『迷』『騷』『亂』作為4.17慘案的主要原因調查?”

    “既然是查清楚,就要全麵而廣泛的調查!”趙季廷又沉默了下去。

    洪偉基感覺很無趣,他印象中的趙季廷不是這個樣子,當初趙季廷被視為平海省長最有力的競爭人選,那時候他意氣風發,在諸多副省長中最受顧允知的欣賞和器重,想不到他在歐陽如夏的事件之後就此一蹶不振。

    洪偉基道:“趙省長,我是從平海走出去的幹部,可我仍然覺著這次平海在4.17事件的處理上表現的不夠積極,想想那些仍然站在體育場外苦苦哀嚎的死者家屬,我們做領導的於心何忍。”

    趙季廷道:“已經有調查組在調查,相關的賠償方案馬上就會出台,省已經做出了最大的努力,洪省長應該多點耐心!”

    洪偉基不可能有耐心,他感覺到平海省上上下下有意識的在防範自己,將自己隔離於事件之外,他將事情目前的進展通報了省委書記喬振梁。

    喬振梁聽聞平海省方麵將泰鴻俱樂部副總經理高勇抓走,並開始全麵調查泰鴻俱樂部的時候,氣得拍了桌子,他平時都是一團和氣,可生氣的時候沒有人敢靠近,秘書嚇得悄悄退了出去,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喬書記的脾氣。

    中組部方麵已經和喬振梁談過話,他知道平海將會是自己的下一站,在他還沒有前往平海之前,想不到就出了這件慘案,喬振梁很痛心,他在雲安省老百姓中的口碑很高,喬書記平易近人愛民如子,事實上喬振梁也是這樣,這位省委書記出了名的沒有架子,雲安省各城市的街頭巷尾,甚至村口稻田都出現過他的身影,他熱衷於微服私訪,他始終認為這樣可以聽到老百姓最真實的呼聲。

    知道4.17球場慘案之後,喬振梁認為自己的應對並沒有錯,派洪偉基作為代表前往東江了解情況是必須的,他讓洪偉基去的目的是給雲安的這幫球『迷』撐腰,也是帶去雲安省領導的慰問,當然他也有給平海方麵壓力的意思,死了這麼多人,雲安省球『迷』死去了25人,傷113人,這麼驚人的數目,這麼慘痛事件,發生在東江,發生在平海,平海方麵應該負擔全部的責任,應該給雲安的老百姓一個交代,喬振梁是雲安省的省委書記,哪怕是他在任還有一天,他都要盡好父母官的本分,他要維護雲安省老百姓的利益。

    喬振梁再也無法保持沉默,他主動給顧允知通了電話。

    顧允知接到喬振梁這個電話的時候,劉豔紅正在向他匯報最新進展。

    喬振梁的這個電話早就在顧允知的意料之中,顧允知道:“喬書記,你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顧允知的這句話讓喬振梁很惱火,可他又不能發作,雖然兩人的級別相同,可顧允知的資曆擺在那,人家是老同誌,對老同誌是要尊敬的,喬振梁控製情緒的功夫很自如,他輕聲道:“顧書記,我想跟你溝通一下4.17球場慘案的事情!”

    顧允知道:“這件事啊!平海方麵正在積極調查,目前情況並不明朗,至於事情的最新進展我們都通報給了偉基同誌,他應該都跟你說了!”

    喬振梁道:“說了一些,不過出於保密機製,他對事情的進展了解的並不全麵!”他的言外之意是平海方麵缺少跟他們的溝通。

    顧允知向劉豔紅看了一眼,他此時的心情輕鬆了許多:“根據專家組的論證,體育館的看台設計和施工都不存在太多的問題,造成坍塌的主要原因是球『迷』『騷』『亂』,湧上看台的球『迷』數量超出了看台的承載能力!”

    喬振梁道:“顧書記,這個原因恐怕外行都不會相信!”他被顧允知的理由激怒了。

    顧允知道:“我也覺著不可信,可專家論證的結果就是這樣,中央方麵也派來了工作組,工作組的專家在進行進一步的論證!”

    喬振梁道:“如果工程不存在隱患,這場悲劇就不會發生!”

    顧允知道:“無論是不是工程的隱患,工程的施工方,建築的承包商都已經被抓起來了,我們務必要將這件事查的清清楚楚,但是有一點無可否認,球『迷』『騷』『亂』也是造成這場慘劇的重要原因之一。等中央工作組的專家出來結果之後,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喬振梁道:“顧書記,您以為責任方在誰?”

    顧允知道:“事情已經發生,對我們來說首先是撫恤死傷者,這方麵的工作由懷明同誌在做,調查工作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我會在離休前處理好這件事,把一個幹幹淨淨健健康康的平海交給我的繼任!”

    喬振梁心知肚明,顧允知這句話在提醒自己,他就要離休了,自己才是平海的未來接班人。喬振梁道:“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身為雲安省省委書記,必須要為這些老百姓的利益著想!”

    顧允知意味深長道:“每個人都是這樣,你為了雲安,我為了平海,但是我們都是為了中國,我們要秉著公平公正的原則來處理這件事,我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事件的相關責任者,喬書記,事情既然發生在平海,我就會負責到底,我會給死難者家屬一個滿意的交代。”

    喬振梁聽出了顧允知的言外之意,事情是發生在平海的,人家不需要自己的幹涉。喬振梁道:“我讚同顧書記的說法,我希望我們能夠協同處理好這件事,早日讓死者入土為安,讓生者從悲痛中解脫出來!”

    顧允知道:“這件事的確需要我們雙方理『性』的協同合作,不然隻會讓事件進一步計劃,對雲安,對平海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喬振梁怎麼聽都是顧允知在敲打自己,他心頭很不爽,開始後悔給顧允知打這個電話了,這正是他不如顧允知老道的地方,作為受害者的一方,他本該占據主動才對,而顧允知以守為攻,穩紮穩打,步步緊『逼』,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完成了攻防轉換,薑是老的辣,顧允知果然名不虛傳。

    平心而論,喬振梁也存在借著這件事在平海立威的打算,此時他方才意識到,顧允知還沒有退,他在平海一日,平海就輪不到別人說話,哪怕是他也不例外。

    顧允知的進攻並沒有就此結束,他平靜道:“振梁同誌,泰鴻俱樂部方麵行賄裁判的事情已經落實,我希望你們可以徹底調查這件事。”

    喬振梁道:“顧書記,我是個眼『揉』不得沙子的人,泰鴻俱樂部方麵我會派人跟進!”

    顧允知點了點頭,和喬振梁又交換了一些看法方才掛上電話。

    一直旁聽的劉豔紅親耳見證了省委書記的強勢,她慶幸遇到這樣的領導,顧允知是個有擔當的人,同時他的頭腦極度清醒,他尊重事實,而不是因為發生重大事件,而匆匆處理,抓幾個事件的相關人員應付一下,對公眾作出交代,草草了事。

    顧允知道:“小劉,你剛才說專家認定工程安裝方麵不存在質量問題?”

    劉豔紅道:“應該不存在問題,我省建築專家已經論證過,但是這並不代表著我們能夠推卸責任,體育場翻修工程存在著非法轉包的問題,新宏建設根本沒有施工資格證,體育場翻修工程的承包商梁成龍明知他沒有施工資格證,仍然將工程轉包給他,全都是利益驅動!體委主任惠敬民的兒子惠強在其中起到了穿針引線的作用,而新宏建設的劉海軍又是惠敬民的親侄子,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中肯定存在著極其複雜的利益關係!”

    顧允知道:“小劉,相關人員一個都不可以放過,但是要掌握技巧,現在的板子要打在明處,要讓人心服口服,如果在這種關鍵時刻,挖得越深,越會落人口舌。”

    劉豔紅明白顧允知的意思,在這個敏感時刻如果追查到底,隻會將矛盾的焦點聚集在平海方麵,這對平海顯然是不利的,顧允知並非是要縱容包庇這些人,而是要秋後算賬。

    劉豔紅道:“泰鴻俱樂部存在著相當大的問題,可是泰鴻俱樂部經理高勇已經站出來主動承擔了全部責任,目前案件仍在審理之中。”

    顧允知道:“你有什麼看法?”

    劉豔紅道:“我們調查組內部交換過意見,以高勇在俱樂部的身份地位他是不敢做出這樣大膽的決斷的,他的背後一定有人指使,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策劃賄賂裁判的人極有可能是俱樂部經理趙國梁,我們查到趙國梁在戰前動員上曾經流『露』出要用一場勝利給他的父親祝賀生日!”

    顧允知點了點頭:“趙永福!”

    劉豔紅道:“泰鴻集團董事長趙永福!”

    顧允知道:“你們盡量想辦法讓高勇說實話,隻要他開口說實話,如果這件事真的和趙國梁有關,我想事情會簡單很多!”

    劉豔紅道:“張揚正在審問他,他說有辦法讓高勇說實話!”

    張揚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大吼道:“看清楚沒有?”

    高勇嚇得哆嗦了一下,他把那份材料放下:“你不必費盡心機了,行賄的是我,我認罪!”

    張揚起身緩步來到高勇麵前,雙目盯著高勇的眼睛:“我倒是蠻欣賞你的,有個詞怎麼說的呢?叫愚忠,你對趙國梁就是這種吧?”

    高勇強裝鎮定道:“你不要誤導我,在我的律師來之前,我不會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張揚冷笑道:“律師,律師頂個屁用?我沒跟你談法律,這也不是談法律的地方,我代表紀委,代表4.17調查組調查這起慘劇的緣由,高勇,你嘴巴很硬,如果你是義氣或者是愚忠,我佩服你,你也算得上一條漢子,可如果是別人威脅你,或者利誘你這樣說,你就是一傻『逼』!”

    高勇冷冷道:“你罵我的每句話,我都會向有關部門投訴!”

    張揚笑道:“有關部門管不了我,從我進入體製內開始,我就是這種工作態度,就是這種工作方法,我能夠平平安安的走到現在,就證明有關部門不但不反對,而且很讚成,我有很多種方法可以讓你說實話,我選了最溫柔的一種,現在講究人權,講究人道,嚴刑『逼』供那些事兒離咱們很遠,咱們也不屑於那麼幹,高勇,我挺可憐你的,你覺著認罪之後,所有事情就到此為止了?大不了給你一個行賄罪,最多判個三五年你就能出來?”

    高勇沒說話,鼓足勇氣和張揚對視著。

    張揚道:“做夢去吧,我給你看得這份材料不是偽造的,專家組論證的結果是,球『迷』『騷』『亂』才是造成看台坍塌的主要原因,這麼多條人命,總得有人擔待,常言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的行賄罪跟這件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根據我的經驗,你至少是一無期!”

    高勇大叫道:“你少嚇唬我,球『迷』『騷』『亂』跟我什麼關係?”

    張揚冷笑道:“你雖然沒有直接殺他們,你卻是這起球『迷』『騷』『亂』的直接製造者,你不是有種嗎?你隻管承擔,31條人命,你擔得起嗎?無期還是輕的,搞不好會被槍斃,你兒子才一歲吧,這麼小的孩子就要失去父親,這是怎樣的殘忍,是不是有人答應你,隻要你承擔下來,你的家人由他照顧?我想問你,就算他能夠給你家人金錢,他能給他們感情嗎?能給你兒子父愛嗎?”

    “別說了!”高勇額頭上全都是冷汗。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懶得跟你玩心理攻勢,你想當犧牲品,我成全你,對我而言事情完全可以就此結束,罪魁禍首已經找到了,我把你和那個朱毅繳上去就全部結束!可是我真可憐你……”張揚搖了搖頭,拿起那份材料:“高勇,你不為自己考慮,也應該為家人考慮,我言盡於此,至於最後做出怎樣的選擇,全都在你自己了!”

    張揚說完向門外走去,走了兩步,他又折回頭來,從懷中掏出一張照片放在桌麵上。

    高勇垂下頭去,卻是他和妻子抱著兒子滿周歲的照片,看到妻子溫柔的笑靨,看到兒子天真無邪的笑容,高勇的內心宛如被子彈突然擊中了,他的血『液』隨之而凝固了起來,然後他的勇氣隨著內心無形的創口迅速被抽離了出去,他捂住麵孔,指縫中淚水已經滾滾湧了出來。

    張大官人恰到好處的說了一句:“你兒子真可愛!”這廝問詢的技巧已經登上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不用針紮不用點『穴』,不用給對手皮肉之苦,單單是心理攻勢就可以瓦解對方的防線,這才是張大官人的高明之處。

    

Snap Time:2018-04-25 00:31:34  ExecTime:0.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