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七章立場(下)


    第三百四十七章【立場】(下)

    洪偉基道:“大家放心,作為雲安省的領導,我會盡到一個父母官的責任,會盡到公仆的責任,為你們討還公道!”

    劉豔紅、齊波、張揚三人站在人群中望著洪偉基的一舉一動,張揚道:“老洪很會做人,這個時候蹦出來,剛好是樹立威信的時機,看來離開江城之後,他終於悟到群眾路線的重要『性』了。”

    劉豔紅和齊波都聽出張揚這話的嘲諷意味,劉豔紅笑道:“有些話必須得說,無可指責!”

    張揚道:“洪偉基交給你們對付,我去找小鬼切磋切磋!”

    劉豔紅微微一怔,卻見張揚已經向人群中的趙國梁走去。

    趙國梁正將一束百合花放在死難者的遺像前,很虔誠很恭敬的向遺像鞠躬。他感覺到有人來到他的身邊,轉身看了看,卻見張揚也向遺像鞠躬,並將手中的花束敬獻了上去。

    趙國梁皺了皺眉頭,今晚是俱樂部組織的哀悼會,來參加的都是雲安省球『迷』、雲安省的領導,張揚是平海方麵的人,他來幹什麼?

    張揚道:“趙先生,我想跟你談談!”

    趙國梁冷冷道:“我沒興趣,也沒時間!”

    張揚眯起眼睛看著趙國梁,這小子的狂傲讓人感到反感,張揚道:“我忘了介紹自己的身份,我現在是4.17東江體育場坍塌事件調查組成員,正在對這起事件進行全麵調查,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趙國梁道:“你們需要的不是調查,而是交代,是要給我們俱樂部一個交代,給雲安省球『迷』一個交代,給雲安省幾千萬老百姓一個交代!”

    張揚道:“冠冕堂皇的話誰都會說,遇難的人不僅僅是雲安省的球『迷』,死傷的一樣有平海的球『迷』,我們應該承擔的責任絕不會逃避,可你們俱樂部方麵需要承擔的責任,也不可能逃脫!”

    趙國梁麵『色』一凜:“你什麼意思?”

    張揚道:“我們懷疑這場比賽存在不公平因素,現在請你協助調查,趙先生,我希望你能夠配合我們的工作,而不要讓事情激化,『逼』迫我們對你采取強製手段!”

    趙國梁冷笑道:“強製手段?我倒要看看,你們會采取怎樣的強製手段!”他身邊的兩名同伴走了上來,凶神惡煞般瞪著張揚。

    張揚鎮定自若,笑眯眯在趙國梁的肩頭上拍了一下,雖然隻是輕輕一拍,卻讓趙國梁感覺到肩頭骨骸如同要碎裂了一般,他痛得一張麵孔變得慘白,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張揚微笑道:“趙先生同意嗎?”

    趙國梁痛徹心扉,唯有點了點頭。

    張揚摟著趙國梁的肩頭,宛如一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走向遠處。

    來到自己的吉普車前,張揚方才放開趙國梁,趙國梁如釋重負,他『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指著張揚的鼻子怒吼道:“張揚,你給我記著,你這是人身傷害,我要告你!”

    張揚冷笑道:“你別嚇我,我找你談,是給你臉,你要不要對我來說無所謂,可有些話我得跟你說明白了,引發東江體育場看台坍塌事件的主要原因,是球『迷』『騷』『亂』,而球『迷』之所以發生衝突,全都是因為這場比賽存在太多的爭議因素,我們調查組通過取證已經認定現場主裁朱毅存在錯判漏判的問題,而且我們已經初步掌握朱毅擁有大量不明來路的財產,這件事的進一步調查正在進行中,如果認定朱毅在比賽中有吹黑哨的行為,我們會追究他的法律責任!”

    趙國梁道:“你跟我說這些做什麼?我跟朱毅不熟,你這些話應該去對他說!”他隨即又道:“你是不是在懷疑,我影響了朱毅的判罰?我警告你,沒有證據的事情你最好不要『亂』說,否則我會告你誣蔑!”

    張揚道:“趙先生很敏感,其實你用不著這麼激動,有道是清者自清,跟你沒關係的事情自然不會找到你上!”

    趙國梁道:“張揚,你想幹什麼我明白,聲東擊西,避重就輕,想不到我們商場上經常這麼玩,你們政治上也這麼幹!想轉移公眾視線,讓老百姓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體育場看台坍塌事件上,哈哈,真是可笑!隻要是有腦子的人,都會知道造成這麼多球『迷』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什麼?體育場的工程質量才是根本的原因,承建商才是謀殺這麼多球『迷』的罪魁禍首,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們平海方麵不去麵對,想到的卻是推卸責任,我想問問,有關方麵是不是還有良知?”

    張揚道:“趙先生,良知存在於每個人的心底,而不是用嘴說出來的!”

    趙國梁點了點頭道:“你對我有成見!”

    張揚微笑道:“你想多了,在我眼無論身份地位全都一視同仁!”

    洪偉基和劉豔紅並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不過之前他是江城市市委書記,而現在他已經是雲安省副省長,當時劉豔紅找他目的是查他,而現在洪偉基已經走出了困境。人的處境不同,心情自然也不同。

    洪偉基已經一掃昔日的頹勢,表情很淡定很從容:“劉書記,想不到你也來參加哀思會?”

    劉豔紅道:“洪書記,哦!不,現在應該叫您洪副省長了!”劉豔紅是個眼『揉』不得沙子的人,洪偉基的事情,當初就是她負責調查,對洪偉基的根底她清楚得很,看到洪偉基這幅模樣,心中不免有些不爽,說話自然就有些不客氣。

    這番話讓洪偉基很不爽,他最忌諱別人提起過去這段事情,劉豔紅偏偏要撿他的傷疤揭,可洪偉基在表麵上並沒有流『露』出太多的反感,淡然道:“怎麼叫還不是一樣,我還是我!”

    劉豔紅道:“洪省長,有些話我想和您單獨探討一下!”

    洪偉基點了點頭。

    劉豔紅指了指自己的車。

    洪偉基笑道:“我不喜歡在車內談話!”

    劉豔紅意味深長道:“洪省長喜歡去紀委談話?”

    洪偉基笑了一聲,指了指自己的豐田商務車:“空間大些!”

    劉豔紅跟著洪偉基上了他的商務車,兩人對麵坐下,劉豔紅看了看車內環境,微笑道:“原本想把您請到我的紅旗車內的,還是這好些,洪省長占據主場之利啊!”

    洪偉基意味深長道:“在平海的土地上全都是你們的主場!”

    劉豔紅道:“洪省長離開平海沒多久時間,已經和平海劃清了界限!”

    洪偉基並不想在言語上和劉豔紅分個高下,他提醒劉豔紅道:“在其位謀其政,我這次是代表雲安方麵過來處理4.17事件。”

    劉豔紅道:“洪省長對這件事怎麼看?”

    洪偉基道:“平海的內部事務我們是不適合幹預的,可是這次死傷的大部分都是雲安的球『迷』,我們必須要對死傷者的家屬有所交代,我們過來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給平海方麵施壓,而是想了解一些真實的情況!將這些情況反饋給老百姓,讓老百姓放心,讓領導安心!”

    劉豔紅道:“洪省長,自從事情發生之後,我們平海方麵正在積極應對,顧書記親自過問這件事,宋省長親臨第一線進行指揮,可以說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好好休息過,我可以負責的說,平海領導在這件事上的態度是積極的,是主動的!”

    洪偉基道:“我是平海走出去的幹部,我在這件事上的態度是公平的,我不可能隻站在雲安的立場上說話,劉書記,你看看這些人,他們聚集在這是為了悼念那些無辜逝去的生命,他們來平海,來東江是為了欣賞一場球賽,是為了尋求快樂,可他們得到的卻是一個難以承受的悲劇,劉書記,人心都是肉長的,看到他們的痛苦,我們這些做領導的又怎能無動於衷,我們又豈能心安?我聲明過,我們這些雲安省的幹部過來,並非是要給平海方壓力,也不是想問責,我們相信平海領導處理事情的能力,相信你們會盡早將整件事查清楚,相信你們會給我們一個公正的交代,可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三十個小時了,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隻是表示遺憾,表示痛心,這樣冠冕堂皇的話誰都會說,可是我們想聽句實話,想看到實際行動!”

    劉豔紅道:“洪省長,不知您想要的是什麼實際行動?”

    洪偉基道:“我之前和趙副省長見過麵,我代表雲安提出了兩個問題,第一,東江體育場為什麼會發生坍塌事件?這和工程質量有沒有關係?第二,為什麼要把雲安省球『迷』安排在西看台?當時體育場並沒有滿座!”

    劉豔紅道:“洪省長關心的問題也是我們所關心的問題,顧書記第一時間成立了調查組,就是想盡快調查清楚整起事件,看台坍塌有很多方麵的因素,你說的工程質量隻是其中之一,設計也在其中占有相當大的因素,還有一個重要的誘因就是,當時發生了球『迷』『騷』『亂』,短時間內太多的球『迷』衝上了西看台,根據我們初步的統計,當時湧上西看台的人數在設計容納人數的兩倍以上。”

    洪偉基皺了皺眉頭,他是個政治老手,從劉豔紅的話已經聽出,對方正在有意識的將重點引向球『迷』『騷』『亂』,讓球『迷』『騷』『亂』成為看台坍塌的重要因素之一,這是個不好的現象,如果證明球『迷』『騷』『亂』是看台坍塌的主要原因,那麼也就是說雲安球『迷』也在這次事件中負有一定的責任。洪偉基道:“劉書記,我知道你會從平海的立場出發,可是我們必須講究實事求是,在我看來,這次慘劇的根本原因就是工程質量存在很大的問題!而不是什麼球『迷』『騷』『亂』!”

    劉豔紅道:“既然是實事求是,我們就應該從客觀出發,調查清楚每一個原因,而不是單純從個人立場出發,洪省長,眼前最重要的是穩定住死難者家屬的情緒,讓大家冷靜,事情既然已經發生,我們就要積極麵對,而不是讓事態變得激化!”

    洪偉基道:“想要穩定這些死難者家屬的情緒,就必須要給人家一個說法,要交出造成這場慘劇真正的罪魁禍首,而不是一味的推諉責任!”

    劉豔紅針鋒相對道:“我們在積極地調查,從沒有過推諉責任的想法,洪省長,我剛剛說過的三個原因全都是客觀存在,而不是我的主管臆造,工程的質量我們已經派出專家組進行鑒定,工程的設計也在同步論證中,隻要證實這兩方麵出了問題,我們一定會追查到底!”

    洪偉基道:“我聽說體育場的翻修工程是豐裕集團承建的!”

    劉豔紅道:“相關責任人梁成龍已經被警方控製,其他相關人員,我們也采取了措施!洪省長,你放心,隻要是在這件事上有責任的人,我們一個都不會放過!”

    洪偉基道:“能夠做到一視同仁最好!”

    劉豔紅道:“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請洪書記協助我們調查!”

    洪偉基點了點頭。

    “我們懷疑這場球賽存在內幕交易事件,正是裁判朱毅的兩次明顯誤判,方才導致了這場球『迷』『騷』『亂』,進而發生了球場看台坍塌事件,所以,我們會請泰鴻俱樂部方麵協助調查!”

    

Snap Time:2018-04-24 16:57:15  ExecTime:0.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