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六章聆訊


    第三百四十六章【聆訊】

    劉豔紅又道:“引發這場球『迷』『騷』『亂』的,是這場球賽,我們懷疑這場比賽存在暗箱『操』作,正是因為比賽的不公平才造成了球『迷』情緒的無法控製,引發『騷』『亂』,從而引發了這場災難。”

    張揚道:“當時我在現場,這場比賽的確有問題!”

    “所以我們要徹查這件事,事情調查的越清楚,越及時,對我們越有利,現在雲安省方麵給我們很大的壓力,死去的多數都是雲安省的球『迷』,體育場外雲安省球『迷』正在組織示威抗議,我們要在事態沒有進一步擴大之前,將所有事情搞清楚,給死者一個交代,給老百姓們一個交代。”

    “出去躲躲吧!”林清紅握著梁成龍的手道。

    梁成龍明顯的憔悴了許多,雙目中布滿血絲,他大口大口的抽著煙,試圖通過這種方式鎮定下來。

    林清紅道:“趁著他們還沒有找上門來,你出去躲一躲,死了27人,不是小事!”

    梁成龍的聲音有些沙啞:“躲又能躲到哪去?西看台的工程我分包給惠強的,這小子捅出了漏子,我卻要承擔責任!”

    林清紅道:“我早就勸過你,做生意一定要本本分分,投機取巧的事情千萬不可以做,你通過惠強的關係拿下體育場工程,又把部分工程分包給了他!他根本沒有從事建築安裝的經驗。”

    梁成龍道:“中國的生意規則本來就是這樣,你不給別人好處,怎麼能夠拿下這麼大的工程?惠強找我,要我把西看台的工程交給他表弟的公司,驗收也不需要我過問!”

    林清紅歎道:“你糊塗啊!合同上麵是你的名字,工程也打著豐裕集團的旗號,出了問題人家當然要找你!你走吧,離開東江,看看情況再說!”

    梁成龍搖了搖頭道:“我不能走,我走的話,這件事就會牽連到我叔叔,我不能牽連他!”

    “那怎麼辦?如果上頭要嚴辦這件事,你不僅僅是賠款的問題,搞不好你會坐牢,甚至……你會被殺頭的!”

    梁成龍聽到殺頭兩個字,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他嘴唇顫抖了一下:“清紅……我不知該怎麼辦,但是,我真的不能走,我走了,我這輩子再也沒臉回來!”

    林清紅雖然是一個女強人,此刻也不禁落下淚來,關心則『亂』,體育場的事情造成了這麼大的慘案,這麼多的死傷,在國內影響極壞,身為企業法人的梁成龍必然逃脫不了責任。林清紅道:“有沒有問過叔叔?”

    梁成龍搖了搖頭:“我不敢見他,我沒臉見他!”

    林清紅道:“怎麼辦?怎麼辦?”

    梁成龍忽然想起了一個人,他拿起電話打了過去,梁成龍找的是何長安,何長安手眼通天,或許他能夠幫助自己。

    何長安聽完梁成龍的訴說,他給梁成龍一個建議:“把一切事情照實說出來,逃是逃不掉的!”

    梁成龍的確逃不掉,在體育場慘劇發生過不久,他的住處就已經被監控起來。

    第二天上午,梁成龍被調查組請去問話,負責訊問他的是他的老朋友張揚。

    雖然早就有了被聆訊的心理準備,不過見到張揚,梁成龍還是吃了一驚,他也明白,現在這種敏感時刻,也不是套交情,談友情的時候,在椅子上做好之後,靜靜望著張揚。

    張揚一臉的嚴肅,他向身邊的記錄員道:“準備好了嗎?”

    記錄員點了點頭。

    張揚問道:“梁成龍先生,我是負責4.17東江體育場事件調查組的調查員張揚,今天把你請到這來,是想代表工作組向你了解一些情況。在問話之前,我有必要向你宣讀一下我們的政策!”

    梁成龍淡淡笑了笑道:“不必宣讀了,我黨的政策我都明白,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放心吧,我肯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想知道什麼,你隻管問吧!”

    梁成龍的態度還是讓張揚滿意的,事情既然發生,逃避就沒有任何意義,隻有積極麵對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張揚道:“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東江體育場的翻修工程由東江豐裕集團承建,開工日期是1991年9月,竣工日期1993年五月,同年5月18號正式交付使用。”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完全正確!”

    “你是豐裕集團的法人代表,你明白這次體育場西看台坍塌事件,自己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嗎?”

    梁成龍道:“我是豐裕集團的法人代表,我對這件事造成的悲慘後果抱有深深地遺憾和歉疚,我不會逃避自己所應承擔的責任,但是有些情況我必須申明,希望對『政府』的調查有所幫助!”

    “你說!”

    梁成龍道:“豐裕集團是東江體育場翻修工程的承建方,但是我們在施工的過程中有部分工程對外進行了轉包,出事的西看台,正是我們轉包的部分!”

    張揚內心一怔,這是一個全新的線索,之前並不清楚這件事,梁成龍在這個時候說出這件事,明顯是想推卸自身的責任,當然他也被『逼』到了絕境,任何人在這種時候都會產生自保的意識。

    張揚道:“你是說西看台工程並非由豐裕公司承建?體育場的翻修工程還有第三方參予?”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惠強找到了我,他讓我把西看台工程交給他的表弟去做,他表弟叫劉海軍,開了一家名為新宏建設的建設安裝公司!西看台的工程全都是他們在做。”

    張揚厲聲道:“梁先生,我想我不用提醒你法人在這件事上所應當承擔的責任,為什麼合同上沒有惠強的名字?新宏建設和劉海軍的名字也根本沒有出現過?”

    梁成龍道:“我並不是想拉人墊背,事情已經出了,我知道我有罪,但是我身為一個共和國的公民,我不想真正的罪犯逍遙法外!”

    張揚步步緊『逼』道:“你的豐裕集團擁有國家一級資質,為什麼要將工程轉包給別人?難道說你們沒有能力完成這一工程嗎?”

    梁成龍道:“惠強是省體委主任惠敬民的兒子,如果我不把工程分包給他,我就沒辦法拿下體育場的翻建工程,我承認,通過惠強的關係我才拿到體育場的翻修工程,將西看台的工程分包給他是為了還他的人情,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我在工程的驗收和回款上會遇到麻煩。”

    張揚點了點頭,梁成龍把一切說得都很清楚,作為朋友,他對梁成龍現在的處境深表同情,可是法律就是法律,就算西看台工程並不是梁成龍親力親為,可是承建體育場翻修工程的是他,他才是合同的執行者,他必將承擔這次的責任,張揚道:“梁先生,鑒於你和體育場看台坍塌事件的關係,工作組已經決定對你實施拘留控製!”

    梁成龍默默站了起來,他深深鞠了一躬:“對不起!我為我所造成的傷害致以深深地歉意!”他走到房門前,張揚又問道:“梁先生,在工程的進行過程中,你沒有去現場看過?作為建築界的資深人士,你難道就沒有預見到這件事的發生?”

    梁成龍沒有轉身:“我很後悔,我和新宏建設之間簽署過一份轉包協議,並未公開,我想應該會有些幫助,我會把這份協議交出來。”

    梁成龍離開後,張揚馬上將了解到的這一情況向劉豔紅報告,劉豔紅做出批示,讓公安廳配合張揚行動,將新宏建設的劉海軍和惠強請來問話。

    劉豔紅這次放給張揚的權力很大,這和顧允知旗幟鮮明的態度有關,對體育場看台坍塌事件,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查得清清楚楚,對一切相關責任人都要給予處理。

    劉海軍是個沒多少見識的包工頭,開始的時候狡辯了兩句,可在張大官人的恐嚇下很快就敗下陣來,他承認體育場西看台的工程是他承建的,具體施工的是他從村請來的一幫鄉親,全都是農民工,他的施工隊連施工資質都沒有。

    惠強不像劉海軍,他是體委主任惠敬民的兒子,眼界和心理素質絕非劉海軍這種農民出身的包工頭可比,他對自己被請到這問話缺少應有的心理準備,很傲慢的看著張揚:“你們把我弄到這兒來幹什麼?我是一守法公民,從小是三好生,長大了是社會大好青年,我連闖紅燈的記錄都沒有過。”

    張揚冷笑道:“惠強,你少跟我犯貧,沒事我們找你幹什麼?你覺著自己長得有吸引力?”

    惠強很黑,這是因為他喜歡戶外運動,長期陽光曝曬的緣故,他笑了笑:“謝謝,還成,追我的女孩子挺多的!”

    張揚把卷宗摔在桌子上:“你給我嚴肅點!”

    惠強道:“我很嚴肅!”

    張揚道:“東江體育場事件你知道嗎?”

    “聽說了!”惠強內心一沉,他意識到終於查到了自己的身上,不用問,肯定是梁成龍把自己給賣出去了,惠強的心理素質很好,表情很平靜,可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他突然變換的心跳節奏已經被張揚聽得清清楚楚。

    張揚也懶得跟他繞彎子:“根據我們現在掌握的情況,東江體育場的西看台工程是你承包建設的!”

    惠強笑道:“話可不能『亂』說,我是做汽車配件生意的,跟建築這行根本風馬牛不相及,你聽誰說的?我和東江體育場西看台唯一的關係就是,我到那看過比賽,不過,幸好我昨天沒去,不然……嘖嘖,想起來都後怕!”

    張揚望著這廝裝模作樣氣就不打一處來,他心中暗道:“我看你還能神氣多久?”張揚道:“剛才坐在你這個位置上的是劉海軍,新宏建設的經理,你不會連他也不認識吧?”

    惠強的笑容從臉上消失了,他看著張揚:“你什麼意思?劉海軍是我表弟,我認識他,你到底想證明什麼?”

    張揚道:“劉海軍已經承認,體育場西看台的工程是他分包的,他才是體育場西看台工程的直接承建者!”

    惠強道:“那又怎麼樣?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劉海軍是通過你的關係才接到了這筆工程,你老實交代,你在這起工程中收到了多少好處?”

    惠強明顯有些慌『亂』,他大聲抗議著掩飾內心的不安:“你有沒有證據?沒證據就不要『亂』說話!我跟這件事沒有關係,我也沒收取任何好處!”

    張揚道:“從聯係工程到最後驗收你全程參予,現在跟我說沒關係?好!惠強,你可以不跟我說,以後這件事你可以去向檢察機關交代,去向法院交代!”

    惠強道:“我再跟你說一遍,我和體育場的事情沒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

    張揚懶得聽他解釋,擺了擺手道:“你的拘捕證也批下來了,老老實實呆著反省去吧!”

    “你憑什麼拘捕我?”

    張揚道:“你搞清楚,不是我拘捕你,我代表紀委,拘捕證是公安機關下發的,你現在把情況交代清楚,對你以後隻有好處,你不交代,並不代表你就能夠逃脫罪責,劉海軍提供了很多證據,梁成龍那邊也有證據提供,沒有切實的證據,我們也不會把你叫到這兒來,回去好好想想,把這件事全都想清楚,該交代的盡快交代,晚了,後悔都來不及。”

    工作組每個人都不輕鬆,張揚對付惠強的同時,紀委副書記劉豔紅正在和體委主任惠敬民談話。

    惠敬民的煙癮很大,他一邊抽煙一邊回答著劉豔紅的問題。

    劉豔紅道:“惠主任,我請你過來是想了解一下體育場翻修工程的事情。

    惠敬民對此早有準備,他在煙灰缸中彈了彈煙灰道:“體育場翻修工程是在東江市『政府』的指導下,公開向社會招標,當時的招標書和競標方案都在,我們請了不少專家進行綜合評定,經過層層篩選,最終才選定了豐裕集團作為翻修工程的承建商!”

    劉豔紅道:“惠主任,根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在這件工程中,你兒子惠強從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惠敬民搖了搖頭道:“怎麼可能!惠強做得是汽車配件,他和建築行業沒有任何關係,我一向對他的要求都很嚴格,體育場翻建的事情十分敏感,我就是害怕別人會有說法,所以才提議公開向社會招標,整個過程都很透明,不存在任何的違紀問題。”

    “惠主任的意思是在工程的招標中不存在任何的問題?”

    惠敬民很肯定的說道:“絕不存在任何的問題!”

    劉豔紅道:“好,我們姑且認為工程的招標中不存在任何問題,在工程的驗收環節有沒有問題?”

    惠敬民用力抽了一口煙,吐出一團濃重的煙霧:“劉書記,我是體委主任,並非建築上的專家,我雖然參加了驗收小組,可我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一個象征『性』的意義,真正的驗收都是那些專業人士來做,他們說沒問題,我當然就認為沒問題了。”

    “所以你就在工程驗收合格書上簽字?”劉豔紅的語氣陡然變得嚴厲了起來。

    惠敬民意識到剛才自己的那番話推脫責任的意思太過明顯,他歎了口氣,臉上做出沉痛無比的表情:“劉書記,我承認我的工作有疏忽的地方,正是我的疏忽,方才讓這樣的不合格工程順利通過了驗收,我有責任!我很慚愧!”

    劉豔紅繼續施出第二擊:“通過我們的調查取證,已經初步認定,東江體育場坍塌的西看台施工方是新宏建設,公司的負責人劉海軍承認,通過惠強的關係從豐裕集團得到了工程的分包權。”

    惠敬民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他搖了搖頭道:“具體工程的事情我不太清楚,體委基建工作也不是有我來抓!”

    劉豔紅步步緊『逼』道:“你能說明一下劉海軍和你之間的關係嗎?”

    惠敬民抽煙的頻率明顯加快了,直到手中的半支煙完全抽完,他才在煙灰缸內摁滅了煙蒂:“劉海軍是我外甥!我可以用自己的黨『性』原則做保證,在體育場工程上,我並沒有提供給他任何的便利!”

    劉豔紅道:“惠主任,你知道劉海軍分包體育場西看台工程嗎?”

    惠敬民愣了一下,他『摸』出香煙,再度點燃,點了點頭,說不知道顯然是無法取信於人的。

    “請問惠主任,你對你外甥劉海軍的新宏建設有沒有了解?知道他公司的『性』質嗎?知道他的公司有沒有承建這樣工程的資嗎?”

    惠敬民道:“劉書記,在工程進行到中途的時候我才知道劉海軍分包了體育場西看台工程,體育場翻修工程的承建方是豐裕集團,我就這件事也向承建方詢問過,他們向我保證新宏建設的施工水準完全符合我們的要求,這樣我才沒有堅持讓劉海軍和他的施工隊退出建設。”

    劉豔紅道:“惠主任,我要問的就這麼多!”

    惠敬民拿著香煙的手卻沒來由顫抖了一下,他開始意識到這件事已經變得越來越嚴重了,兒子和外甥深陷其中,自己所要承擔的恐怕不僅僅是領導責任。

    平海省副省長東江市委書記梁天正此時正坐在顧允知的辦公室內,他表情很沉重,死亡人數已經攀升至31人,身為東江市委書記,他此刻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讓他感到空前壓力的還有一件事,體育場翻修工程的承建商是他的侄子梁成龍,他為侄子擔心的同時,又不免忐忑,這件事會不會牽連到自己?

    顧允知除下老花鏡,望著坐在沙發上垂頭喪氣的梁天正道:“天正同誌,我找你想了解一些情況?”

    梁天正道:“顧書記請問!”

    顧允知道:“你侄子梁成龍是東江體育場翻修工程的承建商,在這起工程中,你有沒有介入?有沒有利用你的影響力為他的公司提供便利?”

    梁天正搖了搖頭:“沒有!”,在梁成龍競標體育場翻修改建工程的過程中,身為市委書記的梁天正的確沒有給侄子提供過任何便利,但是談到利用影響力,無論他還是顧允知都明白,就算梁天正沒有直接幹預,可他的影響力肯定在工程招標過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顧允知道:“31人了!”

    梁天正歎了口氣:“顧書記,我會承擔應付的責任!”

    顧允知道:“你不要跟我談責任,現在最首要的問題是處理好遇難者的善後問題,還有兩個失蹤者沒有找到,他們究竟是死是活還不知道。你身為東江市委書記,在這個時候,要想辦法安定老百姓的情緒,要把事態控製住,責任的問題,最後再說!該誰承擔的,誰也跑不了!”

    梁天正默默點了點頭,這時候省長宋懷明過來見顧允知,梁天正理智的選擇告退,兩位平海大佬之間的談話,自己還不夠資格參予。

    宋懷明明顯憔悴了許多,昨夜他徹夜未眠,在體育場營救現場一直堅守到淩晨三點方才離去,他給顧允知帶來了一個稍感安慰的消息,死亡人數並沒有進一步增加,最後兩名失蹤者已經找到,目前死亡數字已經定格在31人。

    對他們來說形勢已經很壞,從體育場看台坍塌到現在,他們所接到的都是一個又一個的壞消息。

    宋懷明道:“顧書記,我剛剛去醫院慰問了傷者!”

    顧允知望著一臉倦容的宋懷明,他歎了口氣道:“懷明,你也要注意身體,熬壞了身體,可怎麼工作啊?”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現場的情況真像一場噩夢,31條生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沒了。”

    “這次一定要查清責任,要給死者一個交代,給老百姓一個交代!”顧允知已經不止一次強調過這件事了。

    宋懷明道:“情況已經基本調查的差不多了,這次看台坍塌事件是因為工程質量本身存在問題,其誘因是當時看台上聚集了太多的球『迷』!”

    顧允知道:“死的多數都是雲安省球『迷』,喬振梁給我通了電話,他們雲安已經來了一個調查小組,我讓趙季廷負責接待,你猜猜這次來的是誰?”

    宋懷明道:“誰?”

    “洪偉基!江城前任市委書記,現在的雲安省副省長!”顧允知的語氣顯得很輕蔑。當初洪偉基出了問題,感覺到在平海再無前途,所以通過關係搭上了喬老這座靠山,才得以離開江城,從困境中解脫出來,搖身一變成為了雲安省副省長。

    宋懷明皺了皺眉頭:“他是代表雲安省照我們要說法咯?”

    顧允知道:“事情既然已經發生,我們不會推卸責任,可是懷明,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可能造成的後果,現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體育場看台坍塌事件上,沿著這條線索深挖,挖出來的肯定是和體育場翻建有關的建築商,官員,我說過一定要追究他們的責任,這件事本來很正常,但是我擔心……”顧允知並沒有將話說完。

    宋懷明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顧允知擔心這件事會被有心人利用,顧允知即將離休,這件事對他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可自己就不同了,這件慘劇很可能被人利用作為攻擊自己的一個借口。

    宋懷明道:“在這件事上,我的確要承擔不可推卸的責任!”

    顧允知道:“責任要承擔,但是輪不到外人說話!”他的意思很明確,這件事發生在平海,他們平海的領導人可以處理好,雲安派洪偉基過來,名為了解情況,實則是在給他們施加壓力,顧允知很討厭這種踩過界的做法,盡管你喬振梁要接我的班,可我現在還是平海省委書記,我還沒退休,你這麼做是不是有點過了?是不是有點『操』之過急?

    宋懷明也考慮到這一事件可能對他未來仕途的影響,但是他如今無暇顧及,他主要的心思是如何安撫這幫老百姓。

    顧允知提醒宋懷明道:“原則要堅持,但是起碼的底線更要堅持,懷明!雲安省來人你去見個麵吧,我不想見他們!”

    宋懷明點了點頭。

    宋懷明離去的時候,顧允知發現他的背脊微微有些駝了,看來宋懷明內心所承受的壓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大。顧允知閉上眼睛,手指有節奏的在桌麵上敲擊了兩下,秘書走了進來:“顧書記,紀委劉書記在外麵等半天了!”

    顧允知睜開雙目:“讓她進來!”

    劉豔紅並不是一個人過來的,跟她一起來的還有張揚,他們這次過來是向顧允知匯報最新進展情況的,劉豔紅本來沒讓張揚跟著過來,可張揚聽說她要來見顧允知,非得跟著過來。

    劉豔紅也知道他和顧允知的關係,所以也沒多做考慮就答應了下來。因為顧允知剛才接見了梁天正和宋懷明,所以劉豔紅和張揚在外麵等了好長時間。

    顧允知並不清楚劉豔紅又把張揚給弄到工作組去了,看到兩人一起進來頓時明白了,劉豔紅也有她自己的智慧,這件事很棘手,把張揚請到工作組的確是個妙招,這小子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勁頭,而且身後有這麼多的關係,劉豔紅讓他充當先鋒官無疑是正確的。

    兩人坐下之後,劉豔紅道:“顧書記,我們過來是想向您匯報一下最新進展情況的。”

    顧允知點了點頭,劉豔紅將目前的情況簡略說了一遍。

    顧允知道:“如果我沒理解錯,你是不是對工程驗收的過程存在質疑?”

    劉豔紅道:“顧書記明察秋毫!”

    顧允知道:“既然懷疑就去查,我不是跟你說過嗎?這次我已經把尚方寶劍交給了你,不管涉及到誰,不管他是什麼身份,你都有權一查到底,出了事情我給你擔著!”

    “謝謝顧書記的支持!”

    顧允知又道:“我發現這件事你們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體育場工程質量的問題上,這隻是問題之一,還有一個重要的事實你們不要忽略。”他停頓了一下道:“誘因!”

    劉豔紅微微一怔,一旁的張揚卻似有所悟。

    顧允知道:“據我說知,造成看台坍塌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當時看台上集中了太多的球『迷』,球『迷』衝突是看台坍塌的重要誘因。”

    張揚道:“顧書記,當時看台發生坍塌的時候,我就在現場,引發球『迷』衝突的根本原因,是裁判的誤判漏判,執場裁判左右了這場比賽,雙方球員因為不公平的判罰而發生了衝突,他們的不冷靜在某種程度上激化了矛盾,引發了球『迷』的不冷靜,才引發了這場大規模球『迷』衝突事件。”

    

Snap Time:2018-01-22 09:52:15  ExecTime: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