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四章人禍


    第三百四十四章【人禍】

    丁兆勇怕他一時按捺不住,在酒會當場生事,拉著張揚想勸他走。

    這時候主持人開始講話,舞會即將開始,他們搞了一個噱頭,主持人很興奮的大聲道:“諸位請安靜,今天我們特地請來了天驕集團的代言人,著名廣告明星何歆顏小姐,大家請歡迎!”

    現場掌聲雷動,何歆顏身穿紅『色』禮服婷婷嫋嫋走向舞台。

    何歆顏站在舞台上光芒四『射』,黑『色』秀發如雲般堆起,『露』出雪白的美頸香肩,奪目的鑽飾和她的嬌嫩肌膚相映成趣,美得讓人目眩神『迷』。

    張大官人笑眯眯托著下巴,小妮子越來越美了,那啥……是不是因為自己滋潤的緣故?想到這心不由得熱了起來,身體的某部分又開始蠢蠢欲動,張大官人以極強的革命情『操』馬上控製住了這不好的苗頭,那啥,大庭廣眾,咱得注意形象。

    何歆顏秋水般的明眸環視會場,她很快就發現了人群中的張揚,向他報以甜甜的笑容。

    主持人道:“我們現場設立了一個拍賣開場舞的環節,今晚現場出價最高的人,將會有幸與何歆顏小姐跳舞會的開場舞!至於這筆錢,我們會捐給慈善機構,幫助平海山區的失學兒童!”

    所有人的情緒都被點燃了。

    張揚一聽就火了,這他媽誰想出來的餿主意?他的目光尋找梁成龍,梁成龍正和幾位老總級的人物熱烈攀談呢。

    丁兆勇看出這廝麵『色』不對,關切道:“你沒事吧?”,張揚的這幾個朋友全都知道他跟何歆顏之間的曖昧,不過何歆顏今天到來也是為了配合天驕集團的宣傳,身為天驕集團的代言人,這也是她的職責。

    張揚咬牙切齒道:“梁成龍個混蛋,回頭我非打得他滿地找牙!”

    丁兆勇猜到是何歆顏的事情,不禁笑了起來:“廣告宣傳嘛,你何必這麼小氣!”

    張揚原本不是這麼小氣的人,可剛才和趙國梁發生了點衝突,心正不痛快呢,所以怒點很低,稍不留神就會引發他的雷霆震怒。

    梁成龍也沒有什麼惡意,就是逗一樂,何歆顏作為天驕集團的代言人,人家也沒反對,她是想故意氣氣張揚的。

    世上湊巧的事情實在太多,很多偶然的因素湊在一起就成了必然。

    何歆顏的美麗,吸引了現場所有男『性』的注意力,七星俱樂部的曹新元率先道:“五千!”

    馬上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一萬!”

    丁兆勇看到張揚的表情不善,開始意識到今晚搞不好要鬧大事,張揚雖然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可這廝處處留情,他和何歆顏之間的關係曖昧不清,兩人之間肯定有貓膩,今天梁成龍搞這麼一出,把張揚的麵子給折了,從張揚的角度出發,這件事的確幹得不怎麼漂亮。丁兆勇當然不想因為這件事張揚和梁成龍之間的友情出現裂痕,他腦筋轉了轉,能夠解決這件事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拍下開場舞,想到這,他舉起手大聲道:“兩萬!”這個價格比剛才超出了一倍,一支開場舞兩萬已經不少。

    主持人激動的大聲道:“這位先生出兩萬!有沒有人出再高的價錢?兩萬一次!兩萬兩次!兩萬……”

    “十萬!”一個傲慢的聲音響起。

    現場瞬間靜了下去,所有的目光都向說話人望去,趙國梁坐在那兒目光盯住舞台上的何歆顏,下頜微微揚起,很倨傲,但目光極其灼熱。

    何歆顏的目光卻始終關注著張揚,當她看到張揚臉『色』變了的時候,頓時意識到今天自己不該答應梁成龍,來做這個代言,張揚肯定生氣了,她的本意是想跟張揚開個玩笑,卻沒有想到事情並沒有像她想象中那樣發展,有些過火了。她的心很不安,可臉上卻必須要保持著優雅的微笑。

    梁成龍也後悔了,在趙國梁出聲叫價的那,他知道今晚壞事了,今晚任何人拍到開場舞都行,唯獨這個趙國梁不行,他要是拍到了開場舞,張揚少不得要跟自己翻臉。可梁成龍身為主辦方,自己總不能跳出來跟趙國梁較勁,他向遠處的丁兆勇看了看,示意丁兆勇咬牙跟上,梁成龍也下定決心了,今晚花多少錢也得把這個麵子幫張揚掙回來,不然辛苦經營這麼久的友情就完了。而且這廝要是犯了脾氣,當場就得發飆。

    丁兆勇一看梁成龍的眼神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他咬了咬牙,大聲道:“十一萬!”丁兆勇是小富,沒人家那種底氣。

    丁兆勇的話音還沒落呢,趙國梁的聲音再度響起:“二十萬!”他說出這麼大數額的時候連眉頭都不皺一下,錢對他而言隻是一個數字而已。

    丁兆勇看了看梁成龍,梁成龍用力眨了眨眼睛,二十萬!肉疼啊!

    丁兆勇道:“二十一萬!”

    趙國梁笑了起來,他看了看丁兆勇,微微點了點頭:“四十萬!”

    丁兆勇額頭都冒汗了,他又看了看梁成龍,正準備喊出四十一萬的時候,張揚說話了:“沒必要爭,一點意義都沒有,算了!”

    主持人激動地聲音發顫:“四十萬,一次,四十萬第二次,四十萬……”

    現場所有人都以為沒有人會出比這更高的價格了,趙國梁也是如此,他站起身,準備去邀請舞台上的何歆顏。

    忽然聽到一個平靜的聲音道:“一百萬!”

    所有人都愣了,趙國梁剛剛從座椅上站起來,就僵在那,他慢慢轉過身去,想看清究竟是誰這麼大的氣魄,一出場就將自己所有的風頭搶得幹幹淨淨。

    何長安身穿灰『色』唐裝,在黎姍姍的陪伴下來到會場。

    趙國梁認得何長安,事實上,生意圈中不認識何長安這個人的很少,趙國梁雖然背景深厚,年少多金,可是他的財富無法望及何長安的項背。雖然他很強勢,很想爭這一口氣,可花一百萬去跳一支開場舞對他而言並不是一件劃算的事情,更何況,他對何長安其人的做事風格有所耳聞,就算自己拿出再多的錢,何長安一定會在金錢上把他壓倒,明白了這件事,趙國梁決定放棄。

    在主持人數過三聲之後,開場舞由何長安以一百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拍得。

    何長安微笑道:“我不會跳舞,如果願意,何小姐就跳一支獨舞吧!”

    何歆顏打心底感激何長安,如果不是他的出現,今天的局麵肯定會搞得很難堪。感激何長安的不止何歆顏一個,梁成龍和丁兆勇也是。

    何歆顏道:“我去換衣服!”她身穿的禮服的確不適合表演獨舞。

    何長安笑道:“看來我為難你了!”,他向遠處的張揚招了招手。

    張揚走了過去:“何先生有什麼指教!”這會兒他氣順了許多。

    何長安狡黠的眨了眨眼睛:“你送給我一幅字,我送你一支舞!這開場舞就送給你了!”

    張揚笑道:“何先生,您真會做人!”

    何長安哈哈大笑:“你要是覺著欠我人情,回頭幫我寫一幅李白的俠客行,咱們兩不相欠!”

    張揚欣然點頭。

    何歆顏知道今晚得罪了心上人,主動將柔荑奉上,張揚牽住她的纖手,在眾人豔慕的注視中,在音樂聲中走下舞池,攬住何歆顏盈盈一握的纖腰,何歆顏黑長的睫『毛』垂落遮住她的美眸,用隻有張揚才可以聽到的聲音道:“對不起……”

    張揚道:“沒什麼,你是天驕的代言人,有些事是避免不了的!”

    何歆顏柔聲道:“我不該答應他們剛才的事情,我想故意氣氣你來著!”

    張揚笑了笑帶著何歆顏輕盈起舞,他向趙國梁剛才的位置望去,發現趙國梁那幫人已經人去樓空。

    酒會散場,何歆顏換好衣服,顧不上卸妝就向外麵跑來,看到張揚的吉普車,拉開車門鑽了進去,投入張揚的懷抱中,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奉上熱吻。

    張揚親吻著她的柔唇,黑暗中在她充滿彈『性』的玉『臀』上打了兩巴掌。

    何歆顏嬌聲道:“別打了,人家知道錯了!”

    張揚捧起她的俏臉,在她唇上用力啄了兩下。

    何歆顏道:“請我吃飯,我餓了!”

    張揚不禁笑道:“我上輩子欠你的!”

    何歆顏柔聲道:“我欠你的才對,這段時間沒見你,腦子整天想的都是你!我怕你真生我氣了,所以妝都顧不上卸就跑了出來,我怕你丟下我走了!”

    張揚道:“我心眼就這麼小嗎?”

    何歆顏道:“總之我做錯了,以後我再也不氣你了!”

    張揚笑眯眯道:“僅僅認識到錯誤還不夠,那啥,你打算怎麼補償我?”

    何歆顏紅著俏臉道:“你想怎樣,就怎樣了?”

    張揚故意逗她:“你知道我想怎樣?”

    何歆顏啐道:“你還不是……討厭啦……”

    雲安泰鴻俱樂部做客東江的這場比賽如期舉行,張揚周日也沒什麼事,跟何歆顏一起來到體育場看熱鬧,體育場去年才整修過,為了容納更多的觀眾進場,特地搭建了兩座新的看台。

    進入體育場,張揚也沒想到現在甲級聯賽的上座率這麼高,何歆顏是七星隊的球『迷』,揮舞著七星隊的隊旗,不過今天多少顯得有些萎靡不振,張揚關切道:“你是不是有病了?”

    “你才有病呢!”何歆顏氣得在他胳膊上擰了一下,紅著俏臉小聲道:“哪有你這麼折騰人的,昨晚差點沒被你給整死!”

    張揚笑道:“昨晚你可不是這麼說!”

    何歆顏含羞道:“別說了!”

    兩人找了個位置坐下,公眾場合還是比較注意的,張揚和何歆顏都帶著無框眼鏡,兩人坐得也很規矩。因為他們入場較晚,坐下的時候比賽已經開始了十五分鍾,現場還沒進球。

    何歆顏很關注比賽,張揚對足球比賽興趣並不大,看著雙方你爭我搶,場麵還算激烈,不過球員的技術不敢恭維。何歆顏倒是看得很專注,時而雙手握拳,時而站起身,時而高呼喊,投入得很,周圍球『迷』也各有個的樣子,張揚饒有興趣的觀察著球『迷』百態,感覺看他們的表情比看比賽要有趣得多。

    球『迷』忽然同時都站起來,然後爆發出歡呼,張揚從聲音中已經知道了,進球了,而且肯定是平海七星隊進的球。

    何歆顏激動地跳了起來,一邊跳一邊尖叫,看到張揚坐在那無動於衷,她氣得在張揚身上捶了一拳:“進球了!我們進球了!”

    張揚懶洋洋道:“幹我屁事啊!球門這麼大,傻子都能踢進去!”

    何歆顏大感無趣:“球盲!早知道不跟你一起來看球了!”

    張揚笑著遞給她一瓶飲料:“天熱,喝口水,你又蹦又跳的也不容易。”

    何歆顏接過飲料,喝了一口道:“你啊,真沒意思,看球就得投入!”

    說話的時候七星隊又進了一球,何歆顏因為說話沒看到這一球,懊惱的直在張揚身上打。

    張揚笑道:“大屏幕,大屏幕上播著呢!”此時也到了中場休息,屏幕上出現了天驕集團的廣告,何歆顏窈窕的身姿出現在屏幕之上,她慌忙垂下頭去,害怕周圍有人會認出自己,這做名人也有名人的不好。好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球場上,少有人關注到他們。

    因為上半場七星隊就領先了兩個球,所以這場比賽看起來已經變得毫無懸念,憑七星隊的實力今天戰勝泰鴻已經成為必然。

    張揚指著場內笑道:“那個黑大個原來是泰鴻的守門員!”

    何歆顏詫異道:“你認識他?”

    張揚心說不但認識,老子還揍過他!可這些話他並沒有說,微笑道:“看球!”

    何歆顏道:“你覺著誰能贏?”

    張揚道:“還用問嗎?”

    何歆顏俏皮道:“要不咱倆打賭,我支持七星,你支持泰鴻,誰輸了誰晚上請吃飯!”

    張揚哈哈笑道:“憑什麼啊!七星都進倆球了!得,反正是我請,我就壓泰鴻贏!”

    何歆顏之所以跟他賭著玩,是因為她看到張揚對球賽不感興趣,所以想了個法子讓他投入一點。可何歆顏並沒有想到,兩人打賭之後風雲逆轉,下半場剛剛開場,泰鴻隊就進了一個球,二十五分鍾的時候泰鴻隊將比賽扳平。

    這下球場上的氣氛頓時改變了,沉悶了大半場泰鴻隊的球『迷』開始鼓噪,他們大聲喝彩,為本隊加油助威。

    張揚本來沒什麼興趣,可看到泰鴻居然連扳了兩球,注意力也集中了起來,看著雙方在場上你來我往的爭奪,球『迷』的情緒也隨之變動,到下半場四十一分鍾的時候,泰鴻隊的10號突然摔倒在七星隊的禁區,主裁判的哨聲響起,他跑向禁區,手指著點球的位置。

    現場頓時『亂』了起來,七星隊的球『迷』開始大叫:“假摔!假摔!”

    何歆顏也跟著抗議,張揚的目力要比在場人都要好,他看的清楚,那個10號肯定是假摔,沒有人碰他。

    七星隊的隊員全都圍了上去,找現場裁判理論,裁判的判罰很堅決,根本沒有任何的妥協,仍然手指點球去,七星隊的球員情緒極其激動,5號隊員推了裁判一下,裁判員果斷的向他出示了紅牌。

    現場觀眾的情緒都因為這張紅牌的判罰而變得激動起來,齊聲高呼黑哨。

    何歆顏氣得直跺腳.

    張揚大概在體製中混久了,對這種現象隻當是小兒科,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昧良心的事情太多了,黑哨算不上什麼?興許人家裁判是真沒看見。

    裁判就是足球場上的法官,他的判罰就代表著最終定案。

    泰鴻隊的10號球員助跑後衝向足球,一蹴而就,皮球應聲入網,場上的比分變成了3:2

    體育場內一片嘩然,在謾罵聲中,在雨點般的礦泉水瓶的襲擊下,七星隊開球,利用不多的時間展開進攻,算上補時也不過還有七分鍾的時間。

    在商停補時階段,七星隊的9號帶球連過三人突入禁區,在點球區附近被對方的3號拉倒在地,體育場內頓時沸騰了起來,鬱悶許久的平海球『迷』興奮到了極點,這是個毫無爭議的點球。

    裁判跑向禁區,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他掏出了黃牌,卻亮給了七星隊的9號,這又是個極其明顯的誤判,七星隊眼看就要到手的點球又讓這裁判給吹飛了,七星隊的所有球員情緒都激動了起來,他們圍住裁判大聲爭執著。

    球場上陷入一片混『亂』之中,爭執中,七星隊的球員和泰鴻隊發生了衝突,竟然當場大打出手,本來隻是兩個人的戰爭,可很快就演變成雙方球員、替補球員和教練員之間的對毆。

    體育場的西看台上,雙方球『迷』火『藥』味極濃,因為言語不和而衝突起來。

    張揚對球賽本身沒什麼興趣,這會兒興奮起來了,他起身向西看台的方向張望著,向何歆顏道:“,打起來了!”何歆顏滿心不高興的看著他:“你這麼喜歡看熱鬧,去幫忙啊!”

    西看台上有球『迷』點燃了報紙,現場混『亂』不堪。

    負責維持比賽秩序的武警開始向西看台趕去,這時候,其他看台的球『迷』也前往西看台進行增援,因為是平海主場,所以七星隊的球『迷』居多,泰鴻隊的球『迷』雖然不多,可是這近千人都集中在西看台,一時間雙方球『迷』推推搡搡倒也鬧了個勢均力敵。場上場下全都陷入一片混『亂』之中,武警衝上西看台分開雙方球『迷』,避免局勢進一步惡化下去,源源不斷的球『迷』往西看台湧去,很快就人滿為患。

    張揚遠眺著西看台的景象,想不到中國足球職業化的時間沒多久,歐洲的足球流氓習氣卻學了個十足,正當他以為局勢已經控製住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西看台發出轟隆一聲巨響,看台竟然因為承受不住重量坍塌了下去,球場內的慘叫聲不絕於耳,結構的斷裂聲驚心動魄,西看台在煙塵彌漫中瞬間成為一片廢墟。

    所有觀眾可球員都震驚了,首先反應過來的是現場記者,他們扛著攝像機迅速向坍塌的西看台跑去。

    何歆顏美眸圓睜,充滿了驚恐,隻有當親眼目睹這場人間慘劇的時候才感到如此的觸目驚心,現場死一般沉寂。張揚望著坍塌的看台,望著那突然消失的數千名球『迷』,他的內心沉浸在深深地震驚中,他及時反應了過來,大吼道:“小夥子們,跟我來,趕緊去救人!”

    張揚跳下體育場穿過足球場向坍塌的西看台跑去,幾百名身強力壯的青年,在張揚的帶動下跟著他一起跑了過去。

    慘叫聲,哭號聲不絕於耳,第一時間趕到的記者們已經找好了機位,對現場進行拍攝。

    省委宣傳部長陳平『潮』接到電話的時候,手都顫抖了起來,他強忍住內心的震驚:“什麼……你說什麼?”

    省電視台台長,省委宣傳部副部長肖元平又重複了一遍,他低聲道:“陳部長,省內的一切直播我已經叫停,可是現場還有雲安電視台和央視的報道組,這件事……”

    “我知道了,控製現場媒體,盡量封鎖消息!”

    顧允知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和省長宋懷明、省紀委書記曾來州磋商平海幹部係統的整風問題,三人聽到這一消息之後,全都愣住了,看台坍塌事件在歐洲曾經發生過,記得1985年利物浦和尤文圖斯的冠軍杯比賽發生了看台坍塌,當時死傷慘重。

    他們都坐不住了,顧允知大聲道:“馬上組織消防官兵,警察部隊,醫護人員全力搶救,力求把傷亡降低到最低點!”

    宋懷明道:“顧書記,你坐鎮,我去現場看看!”

    顧允知點了點頭,拍了拍宋懷明的肩膀,想說什麼,卻終究沒有說出來。

    消防部隊趕到體育場至少需要十多分鍾的時間,現場的警察和群眾已經開始了營救行動。他們架起坍塌的部分,讓被掩埋在看台下的一些球『迷』從麵逃出。

    張揚的肩頭扛著一根碗口粗細的鋼結構,大吼道:“大夥一起用力!一!二!三!”十多名小夥子,用他們的肩頭硬生生將鋼梁扛起。

    下麵困著四十多名球『迷』,他們哭喊著,看到一點點升起的鋼梁,終於止住哭聲,變成了抽泣。

    張揚大聲道:“下麵的同誌聽著,你們要按順序爬出來,讓『婦』女兒童和老人先爬出來,不可以爭搶,快!”

    終於在他們用肩膀托起的這不足一米的縫隙中,一個瘦小的身影率先爬了出來,這是個七八歲的孩子,跟在他身後的是他的母親,娘倆爬到外麵,馬上被群眾扶著來到空曠的地方,抱在一起大聲哭泣起來。

    鋼梁無比沉重,方才逃出了五個人,就壓得這些小夥子就要喘不過氣來,馬上後備的替補衝了上來,頂替這幫小夥子。

    張揚身處最前方,所承受的壓力最大,一個小夥子來到他身邊想要替換他,張揚搖了搖頭:“我不能撤,你快幫著救人!”

    他們用身體和熱血打通的這條道路源源不斷的給受困的人們帶來生命和希望,幾名記者來到了他們這,一名女主播拿著話筒來到張揚身邊,醞釀著感情,帶著哭腔采訪道:“我們是中央台的記者,同誌,你見義勇為的行為讓人感動,請問您現在的心情是怎樣的?”

    張大官人怒視那女記者:“滾一邊去!”

    女記者一張臉刷地一下白了,這節目可是現場直播,自己被人家給罵了!

    張揚才不管她是哪兒的記者,救人都來不及,你他媽添什麼『亂』!

    火警聲!警笛聲接二連三的響起,現場的氣氛變得越發緊張,消防隊員帶著專業工具的加入,極大地提高了搶救的效率。

    張揚從廢墟中扶起了一位中年男子,四處望去,卻見現場慘不忍睹,救護隊員正在球場上進行急救,幾百名傷者都躺倒在綠草茵茵的球場之上。

    張揚加入了急救人員的隊伍中,雖然現場已經來了幾十名醫護人員,不過因為受傷的人太多,他們的人手明顯不足,再加上他們的搶救效率實在太低,現場征集了不少人幫忙,何歆顏也在幫忙的隊伍中。

    張揚來到何歆顏身邊,她正在安慰一位手臂骨折的女孩。

    張揚來到她身邊,幫那女孩查看了一下傷勢,隨手點了那女孩的『穴』道,幹脆利索的幫她將骨折的地方複位完畢,讓何歆顏招來夾板和紗布將骨折固定住,那女孩咬著嘴唇道:“我是不是手臂斷了?”

    張揚笑道:“沒事兒,放心吧!我幫你複位了!過兩個月就會運動自如!”

    張大官人手法複位的本事可不是蓋得,他頻頻出手,幫助十多個傷者複位成功。醫護人員源源不斷的趕來,接手了搶救傷者的工作。

    平海省省長宋懷明此時出現在事故現場,他臉『色』凝重,兩道濃眉凝在一起,剛剛已經看過現場的搶救情況,現在過來慰問傷者。

    宋懷明的心情無比沉重,根據初步的了解,現場已經發現了十二具屍體,這一事件勢必震動全國,他首先想到的並非是自己的仕途,他想到的是這些無辜的球『迷』,這次的看台坍塌事件究竟造成了多少個家庭支離破碎,要造成多數人的痛苦和不幸!

    宋懷明逐一慰問傷者,他看到了正在現場幫忙的張揚,兩人目光相遇都沒有說話,這樣的氛圍,這樣的心情,誰都不想說話。

    張揚叫了聲:“宋省長!”

    宋懷明點了點頭,默默站了起來,他走向事故現場,即將到達警戒線的時候,隨行人員善意的阻止他:“宋省長,危險……”

    宋懷明怒視那名隨行人員,用目光將他『逼』退。

    這時候東江市委書記、平海省副省長梁天正也和東江市的一幫常委成員匆匆趕到,梁天正臉『色』無比慘白,途中他已經聽說了死亡的數字,而且這個數字仍然在不斷增加。

    梁天正來到宋懷明的麵前,低聲道:“宋省長,我來晚了!”

    宋懷明低聲道:“事情已經發生了,早晚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梁天正的一顆心如同灌了鉛一樣,墜得難受。

    一個女人尖利淒楚的慘叫聲響起:“我兒子,我兒子在下麵!求求你們救他,求求你們!”她哭喊著給消防員下跪,指著不遠處的一個洞口,她剛才就是從麵爬出來的,可她兒子在爬出洞口的時候又發生坍塌,小孩子掉了下去,洞口縮小了,消防隊員也沒有辦法。

    宋懷明問明情況,讓消防隊員想辦法救人。

    消防隊員道:“宋省長,難度太大了,洞口因為剛才坍塌縮小了,下麵三米的地方很狹窄,我們的一個隊員剛剛下去過,可是身體進不去,隻能爬上來!我們再想辦法!”

    張揚的聲音在後方響起:“讓我來試試!”

    

Snap Time:2018-01-23 12:01:17  ExecTime: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