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二章堅守(下)

  
  第三百四十二章【堅守】(下)
  宋懷明抿起嘴唇,顧允知所說的不僅僅是石之道,也是官之道。宋懷明道:“喬老是個喜歡擺弄石頭的人,我去他家的時候,看過他的藏石,很多,很豐富!”
  顧允知微笑道:“我喜歡自然,自然的東西才是最美的,本屬於自然界的東西,你將它拿到庭院,肯定會失去原有的味道,我不懂石,可是我知道石頭最美的時候,是它還在自然之中的時候,一旦將它擺上托盤,哪怕是再吸引眼球,也失去了原有的靈氣。”
  宋懷明笑道:“顧書記的這番話讓我茅塞頓開,我認為石之美在於那份堅韌,守住它原有的位置,無論風吹雨打,絕不改變其質!”
  顧允知端起酒杯道:“幹杯!為了平海!”
  宋懷明微笑道:“我忽然發現我們有一點很像!”
  顧允知幹了這杯酒,宋懷明也飲盡了杯中酒:“都很像石頭!”
  顧允知笑了起來:“風雨可以改變我型,卻無法改變我心!”
  顧允知離去之後,宋懷明一個人在陽台靜坐,望著夜空中的那輪明月,腦海中始終在回想著顧允知剛才的那番話,在仕途上他可謂是一帆風順,能夠在現在的年齡登上目前的位置,不僅僅是依靠運氣和背景,他的能力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喬老從不掩飾對他的欣賞,可以說他有今天的位置,喬老的提攜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從女兒和張揚的戀愛關係確定開始,他和文家通過這一紐帶已經聯係的越來越近,宋懷明知道這種敏感的關係肯定會讓他人產生某些想法,這些想法極有可能影響到某些人的態度,所以他一直都在刻意淡化處理這層關係,然而中國有著世界上最為龐大的體製,同樣有著世界第一的關係網,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迅速的傳播出去,有些事是瞞不住的。
  宋懷明想起過年的時候,曾經去拜訪喬老,喬老還鼓勵他要在平海踏踏實實幹下去,宋懷明閉上雙目,他的政治觀點和顧允知有些相同,雖然很多人把他歸到喬老一派,後來又把他歸到文副總理派係,可宋懷明始終奉行著做好自己的原則,他對派係之說從心底有種抵觸感,然而他終究還是在喬老的心中變成了文副總理派係中人。
  在從文國權口中確認自己無緣接替顧允知位置的時候,宋懷明的確有過短時間的惆悵,可維持的時間並不長,這世上理所當然的事情太多,可理所當然的事情並不是必然,更何況前來平海的喬振梁過去是雲安省省委書記,無論是資曆背景還是從政經曆都比自己要深厚的多。
  宋懷明不是個喜歡幻想的人,他很務實,這種人往往接受現實很快,他已經從最初的少許沮喪中解脫出來,現在考慮的是自己和喬振梁未來的磨合問題,他對喬振梁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喬振梁表麵一團和氣,實則無比強硬,此人外圓內方,在雲安擔任省委書記之時就以其強硬的作風聞名,讓他身邊的那幫省長副書記全都成了擺設,在這一點上,顧允知要比喬振梁更好相處,至少顧允知對權力的把持沒有喬振梁那般的強烈。
  宋懷明當初之所以能夠得到喬老的欣賞,正是因為他做事果斷,法製為先的為政方式,被人冠以新法家的稱號,喬振梁對於法製和穩定的強調比他更為大力,兩個風格強硬果斷的人並不是一個最佳的班子,雖然喬振梁還沒有來,宋懷明已經預感到,日後他們之間的摩擦一定不會少。
  喬振梁的微服私訪,清台山的械鬥事件,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情讓宋懷明感到十分不爽,喬振梁這位未來的平海省委書記,一定早就知道了這個任命,在還沒有正式上任之前,他就開始將自己的影響悄聲無息的滲透到平海。宋懷明雖然不清楚江城發生事情的全部,可是有一點他能夠推測到,一幫常委跳出來向市委書記杜天野發難,肯定是有所依仗,這個依仗就是喬振梁!
  宋懷明相信清台山的械鬥以及後續事件和喬振梁無關,這樣的事情,在他們這樣的位置不屑於為之,可是難保下麵的一些人,上層的任何風吹草動,或許就會引起地方上的驚濤駭浪,更何況這次是平海最高權力的更迭,地方上的震動在所難免。每次的地震都是地殼運動釋放能量的結果,也是板塊間碰撞組合的開始。政治上亦然,喬振梁的到來必然會讓寧靜許久的平海政壇出現一次地震,平海官場中政治勢力也會在這次地震中重新組合,無論宋懷明和喬振梁是否情願,這場地震都將發生,不以他們的意誌為轉移。
  杜天野沒想到蘇媛媛會主動打來電話,蘇媛媛的聲音很輕,可杜天野仍然輕易就聽出了其中的負疚。
  “杜書記,對不起……”
  杜天野唇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蘇媛媛這個曾經讓他信任的女孩子,卻在最關鍵的時刻出賣了自己,杜天野可以原諒蘇媛媛出賣自己,卻無法諒解她幾乎將自己的父親退入絕境。杜天野淡然道:“沒關係,每個人都有權利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電話那端,蘇媛媛陷入良久的沉默中。
  “還有事嗎?”杜天野仍然保持著謙謙風度。
  “沒事……”
  杜天野掛上電話,走出小樓,負手仰望著夜空中的那闕明月,發生在江城的這場風雨讓他認識到自身的不足,身為江城的最高領導人,他欠缺臨危不『亂』的素質,更缺乏應對基層的工作方法。如果不是張揚殺回來為他排憂解難,這件事引起的風波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平息。
  這次將宣傳部長楊慶生踢出常委會,意在給趙洋林為首的那幫老常委們一個警告,杜天野之前已經將這個決定向顧允知和宋懷明匯報過,也得到了兩人的默許。杜天野明白,這次拿楊慶生開刀或許起不到理想的震懾作用,人大主任趙洋林為首的這幫老常委絕對是有備而來,這兩天京城方麵有一些不確定的消息,未來的平海省委書記另有人選,這個人絕不會是省長宋懷明,這個消息讓杜天野內心升起波瀾,他終於明白趙洋林這幫人公然挑戰自己權威的原因,某些人應該早就得知了內幕消息,而且他們極有可能找到了這座新的靠山,才有了底氣向自己叫板。
  平海最高權力的變動必然影響到江城體製內部,身為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首先考慮到的是如何維持江城的穩定,清台山械鬥的事情雖然平息了下去,可是張揚這次又揭出了春陽縣委書記朱畬縞峸遊開發專款事件,在省紀委的督促下,市紀委對此開始調查,並掌握了確實的證據。
  杜天野初來江城上任的時候,曾經以為自己隻要做好工作,兢兢業業為老百姓謀福祉,對得起國家對得起黨就行,可現在他才發現,僅僅做好自己是不夠的,他身在江城體製的最高峰,必須承受著來自方方麵麵的風吹雨打,他要掌控江城全局,要維護整個體製的穩定,要讓這個體係穩定的運行下去。
  為官者本應該是孤獨的,杜天野閉上雙目,忽然想起昔日和文玲相偎相依的場景,內心中感到一陣隱痛,對他而言,感情真的很奢侈。
  張揚在第二天去見了省長宋懷明,在省長宋懷明的辦公室,他遇到了前來匯報工作的嵐山市市長常頌,常頌和張揚也是老熟人了,張揚叫了聲宋省長,又向常頌笑著點了點頭:“常市長好,什麼風把您給吹到東江來了?”
  常頌道:“我來找宋省長匯報工作!”常頌雖然在嵐山呼風喚雨,可是在送壞明的辦公室內要收斂許多,他笑道:“我還得趕著去辦點事,回頭聯係!”
  常頌走後,宋懷明指了指對麵的椅子,示意張揚來到他身邊坐下。
  張揚道:“我今天過來是特地向宋省長匯報工作的!”
  宋懷明笑道:“不必匯報了,你的工作成績劉豔紅同誌已經向我匯報的很仔細,很好,值得表揚!”
  張揚道:“那啥……表揚也不能隻限於口頭上啊!”
  宋懷明道:“你的具體工作應該由江城市安排吧?我要是過問了,人家肯定要說你走上層路線,反而抹煞了你的工作成績!”
  張揚來見宋懷明目的也不僅僅是匯報工作,更不是為了要官,他昨晚去宋懷明家堨D要是想透『露』給宋懷明一個信息,可礙於顧允知也在場,所以有些話並不方便說。
  宋懷明知道他有話想說,不緊不慢道:“紀委劉書記對你很欣賞,要不要考慮一下,調到省紀委來工作?”
  張揚道:“幹啥?當紀委書記?我這提升幅度有點太大了吧!”
  宋懷明笑道:“你倒是想!這世上哪有一步登天的事情?”
  張揚道:“那我還是老老實實呆在江城吧,好歹能有個部門管理,能有點話語權,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寧為雞首不為牛後!”
  宋懷明倒不認同張揚的這句話,不過他也隻是故意說說罷了,以張揚的處事作風,來到省媮暀ㄙ器D要招惹多大的麻煩,年輕人在基層多錘煉幾年也好。宋懷明道:“看來江城是個事情很多的地方,從我來到平海就沒有平靜過!”
  張揚笑道:“其實您來之前江城也沒平靜過,黎國正、許常德、洪偉基、哪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宋懷明咳嗽了一聲,他不喜歡張揚公然評論這些江城的幹部,雖然這些人都犯過這樣或者那樣的錯誤,可作為下級隨便評論他的領導仍然是官場之大忌。
  張揚道:“宋叔叔!這次朱小橋村人鬧事背後有一幫記者在挑唆,他們都是東南日報的,帶頭的是一個叫劉希文的記者,我想了點辦法,給他們一些苦頭,這小子最後承認了,說是這件事是東南日報李同育讓他們做得!”
  宋懷明聽到李同育的名字不禁皺了皺眉頭,李同育這個人他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李同育還曾經是他的朋友,宋懷明的手指輕輕在桌麵上叩擊了一下,說起來他和妻子楚靜芝的相識,還是通過李同育,當年李同育追求楚靜芝,可楚靜芝卻對李同育毫無感覺,一次偶然的相逢,楚靜芝通過李同育認識了宋懷明,一顆芳心便牽係在了宋懷明的身上。從那時起李同育和宋懷明的友情就出現了裂痕,楚靜芝死於地震之中,李同育當時也在災區報道,他和宋懷明一樣衝向那倒塌的大樓,兩人都被救援人員抱住。
  “宋懷明!你這個冷血無情的畜生!你隻看重自己的仕途,你害死了靜芝!”李同育的聲音在宋懷明的耳邊響起,宋懷明沒來由打了個冷顫,此時方才想起張揚還在身邊。
  張揚充滿『迷』『惑』的看著宋懷明,宋懷明的額頭上布滿冷汗:“宋叔叔,你沒事吧?”
  宋懷明搖了搖頭,抽出一張紙巾擦去額頭上的冷汗,有些勉強的笑了笑:“可能是沒吃早飯的緣故,胃有點疼!”
  “我幫您診診脈!”
  宋懷明隻是找借口罷了,他笑了笑道:“不用!”
  張揚從宋懷明失常的表現推測到宋懷明十有八九認識這個李同育,不過他們之間的關係自己就無從揣測了。
  宋懷明穩定了一下情緒道:“繼續說!”
  張揚道:“我說點自己對這次事件的看法,您別笑話我!”
  宋懷明笑著鼓勵道:“說吧!”
  張揚道:“從我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杜天野卷入這場械鬥純熟巧合,陳崇山開槍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平海每年因為械鬥死去的人很多,可這件事鬧得這麼大,就是有人在背後推動了,這些東南日報的記者來得及時,如果沒有他們出謀劃策,朱小橋村的老百姓根本不會組織的如此嚴密,計劃的如此周詳,他們的目標也很明確,並沒有直接指向市委書記杜天野,而是聚集在陳崇山的身上。有人向省紀委舉報陳崇山是杜天野的親生父親,他們將目標對準陳崇山的目的就是為了把杜天野牽涉進去。”
  宋懷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有件事我想應該讓你知道,杜天野已經主動向省紀委坦誠,陳崇山就是他的生身父親!”
  張揚有些錯愕,不過旋即又為杜天野感到高興,杜天野早晚都要走出這一步,坦誠這一事實,雖然短時間內會讓外人有各種各樣的說法,可是從長遠來看,可以預防別人利用他們的父子關係製造事端,這也是他給杜天野的建議。張揚道:“背後製造事端的人一定深悉內情,甚至早就知道這個秘密。陳崇山槍擊朱紅衛,目擊證人原本有兩個,老道士李信義是他多年的老友,他的證詞有欠力度,另外一個證人蘇媛媛,在關鍵的時刻突然改變證供,她和陳崇山無仇無恨,為什麼要這麼做?其用意還不是想讓杜天野陷入困境。她隻是一個市『政府』招待所的服務員,杜天野一直都對她不錯,能讓她這樣做的原因一是利益驅使,一是迫於壓力!”
  宋懷明點了點頭,張揚分析的頭頭是道。
  張揚又道:“杜天野是江城市委書記,是江城權力最大的人,能讓蘇媛媛感到壓力,不惜翻供去對付杜天野,這個人的權力也許要比杜天野還要大!”
  宋懷明笑了笑,他並不認同張揚的這句話,這世上未必隻能用權力去威脅別人屈服,還有很多方式。
  張揚道:“在清台山械鬥事件發生之後,江城常委中出現了很不和諧的景象,以人大主任趙洋林為首的幾名常委公然向市委書記發難。”
  宋懷明道:“工作中允許有不同的聲音存在,對於合理的建議和批評,即便是領導者也應該虛心接受。”
  張揚道:“我隻是覺著這些事件的背後全都有聯係,別的不說,單單是這幾個老常委,他們都在體製中打拚多年,一個個全都是老油條,都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理念,可現在忽然間老母雞變鴨,一個個殺氣騰騰的,肯定是有所依仗,這些事難道跟顧書記即將離休有關?”張揚很委婉的暗示宋懷明,這省委書記的位置恐怕另有人選了。
  宋懷明笑了起來,他當然明白張揚的意思,張揚都能看透的事情,他又怎能看不清?
  張揚看到宋懷明笑,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啥……宋叔叔,我全都是瞎分析,您別忘心堨h,也別笑話我,我……”
  宋懷明道:“我怎麼會笑話你,張揚!安心工作,隻有我們每個人都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眼前的工作上,我們的事業才有可能取得發展和進步!政治上難免存在適應和磨合,但是無益於改革大業的內部鬥爭還是要敬而遠之,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張揚似懂非懂的望著宋懷明:“可是你不與人鬥,人家想方設法的跟你鬥,怎麼辦?是退一步海闊天空,還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宋懷明道:“『共產』黨員的心中隻應該又一個信念,那就是為黨為人民奉獻自己的生命和力量,一個合格的黨員可以容忍別人對我們的誣蔑和攻擊,可以容忍對待我們種種的不公,但是決不能容忍任何人損害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這就是我們的底線!”
  張揚肅然起敬,大道理他懂,可仔細一琢磨,宋省長這番話的意思是,政治鬥爭肯定不可避免,體製中的人,玩人身攻擊那都是暗處,誰會傻到在明處啊?從宋懷明剛才的那番話可以聽出,他在提醒自己要腳踏實地幹好眼前的工作,這是不是預示著宋省長變成宋書記已經基本沒戲了?
  宋懷明看到這小子一雙眼睛嘰堜B嚕的『亂』轉,顯然有什麼話還想問,宋懷明道:“你想問什麼就直接問,別拐彎抹角的,我時間很寶貴!”
  張揚咬了咬嘴唇,他旁敲側擊道:“那啥……我聽說雲安省省委書記喬振梁要來接顧書記的班,不知這件事是真的還是假的?”其實這件事根本沒有任何消息傳出去,張揚是做了一個大膽的推論,在宋懷明麵前來了一手欲擒故縱。
  宋懷明在這個問題上並沒有隱瞞,他微笑道:“你的消息倒是靈通!好了,這不是你『操』心的事兒,出去不要『亂』說!”
  張揚內心咯一下子,宋懷明的這句話等於證實了他的猜測,省委書記的歸屬基本已經塵埃落定,是喬夢媛的老爹,喬老的兒子喬振梁,而不是他的未來嶽父宋懷明,難怪時維酒醉後會說出那樣的話。
  張揚離開省長辦公室的時候,打心底發出感慨,這平海的天看來真的要變了,不過想想喬振梁那副忠厚長者的『摸』樣,老喬同誌應該不是那種搞陰謀詭計的人。可轉念一想,高層的事情是輪不到他來過問的,以他現在的身份是沒資格介入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麵對政治上的這場變動,宋懷明自然有他的應對之道,自己也沒必要『操』心太多。
  作為紀委臨時借調人員,張揚來到東江理應去省紀委打個招呼,雖然來東江已經無數次,可省紀委還是第一次過來,張揚來到省紀委副書記劉豔紅的辦公室。
  劉豔紅看到張揚來了,不禁笑道:“我們的大功臣來了!”
  張揚道:“我今兒過來就是請劉書記論功行賞的!”
  劉豔紅道:“放心吧,功勞簿上早就給你記上了,不過這次你得當無名英雄!”
  “憑什麼啊!我這人不怕出名!”
  劉豔紅道:“那我就把你舉報春陽縣委書記朱琲漕き‵霽郊X去了!”
  張大官人這才明白,敢情人家說的是另一碼事,看來官做得越大,這指東打西的本領就越強,張揚跟這幫省部級幹部打交道多了,心中也有了譜,跟人家玩心計,自己還差火候,對付這些領導,最好的方法就是裝傻充愣,直截了當。張揚道:“朱琲漕き’陬痕G了?”
  劉豔紅讓秘書給張揚泡了杯茶。
  張揚道:“我剛從宋省長辦公室喝茶過來!”
  劉豔紅笑道:“你們翁婿倆相處的很融洽啊!”
  張大官人道:“工作的時候,我是六親不認的!”
  “喲!這樣的『性』格很適合做紀委工作,考慮一下,調過來吧!”劉豔紅是真心邀請,從清台山械鬥事件的處理上,她看到張揚並非傳聞中的那個衝動魯莽動輒打人的愣頭青,這小子有勇有謀,如果他能到省紀委來,肯定會成為自己的得力助手。
  張揚道:“這紀委工作有點像錦衣衛,總覺著有點見不得光,我心堜餗瓷I”
  劉豔紅瞪了他一眼:“頭一次聽別人這樣說我們!”
  “背後說你們更難聽的都有,我不好意思學給你聽!”
  劉豔紅道:“你不想來就算了,張揚,你還缺一個報告!”
  “什麼報告?”
  “用氣槍打傷朱紅星的報告!”
  張揚真是有些頭大,他有些鬱悶道:“您現在明白我為什麼不願意到紀委來了吧?你們的工作是專挑人『毛』病,表彰鼓勵跟你們無緣!”
  劉豔紅笑道:“我們幹的就是這個工作,表彰鼓勵是宣傳部的事兒!”她的手動了一下,陽光投『射』在她的手腕上,手表的反光『射』到張揚眼堙A張揚歪了歪腦袋,避過反光,驚歎道:“劉書記,您也太招搖了,這塊表得幾十萬吧!”
  劉豔紅看了看腕表,咬著嘴唇笑道:“百達翡麗,我前夫當年從瑞士給我帶回來的,合成人民幣六十多萬吧,為了這塊表很多人打過我的小報告!我這人脾氣倔,我的錢又不是貪汙來得,憑什麼我就不能戴啊,為了這件事紀委曾書記還專門找我談話,讓我注意影響,上班不要戴表。”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
  劉豔紅道:“他們越說我越戴給他們看!”
  張揚道:“還別說,這一點上我跟劉書記有共同點!”
  劉豔紅忍不住笑道:“是啊,有人舉報你一個小小的副處級幹部開好車,戴鑽表!”
  張大官人道:“紀委盯上我了?”
  劉豔紅道:“你是個副處級幹部,我們省紀委對你的事情不感興趣!”
  張大官人的自尊心被傷害了,官職太低,就算犯了錯誤,最多也就是市紀委找自己談話,看來還得努力,我靠,我這腦子堻ㄦQ的什麼事啊?
  劉豔紅道:“你也別多想,讓你寫份報告隻是入檔需要用的,不是針對你,你眼塈畯抪d紀委工作的就隻會找別人『毛』病?”
  “也不全是!我相信你們紀委的出發點還是好的,不是有句話叫那啥……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換成別人誰也不敢在省紀委副書記麵前如此放肆。
  劉豔紅倒沒覺著什麼,一來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二來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她對張揚的『性』情已經有所了解,習慣了他的這種說話方式,在她眼中也沒將張揚當成下級看待,更像是自己的子侄,所以並沒有往心堨h。
  劉豔紅道:“江城最近領導班子有所變動,對你是個好機會!”
  張揚道:“常委變動了一下,可惜沒輪上我!”
  劉豔紅笑道:“你這小子!還是腳踏實地點好!”
  中午的時候,張揚應邀去了南國山莊,嵐山市長常頌下榻在這堙A他把張揚叫過去吃飯,張揚到的時候,常海心也坐著出租車來了,來到張揚麵前,有些好奇道:“你怎麼也來了?”
  張揚笑道:“我怎麼不能來,你爸邀請我過來的!”
  常頌在南國山莊訂了一個小包間,張揚把他的痛風病治好之後,他在飲食方麵又開始不注意了,酒量不斷見漲。
  常海心在路上已經悄悄提醒張揚,讓他見到父親的時候,幫忙勸勸他,提醒他注意平時控製酒量,注意保養。
  常頌見到張揚的第一句話果然和酒有關:“張揚,今天下午我還有事,咱們少喝一點!”
  常海心忍不住道:“爸,您還喝啊!病才好多久?現在機關幹部不是明令禁酒了嗎?”
  常頌哈哈笑道:“我這個女兒啊,真是越管越寬了,你是秦副市長的秘書,可不是我的秘書!”
  “我是你女兒,關心你有什麼不對?”
  常頌指了指桌上的一瓶太雕:“喝點黃酒,沒事兒,下午我是和幾位老朋友見麵,不是公事!”
  常海心悄悄抵了張揚一下,張揚卻沒說話,若無其事的坐下。
  常頌對酒很講究,可是對菜肴沒什麼太多的要求,雖然是請張揚吃飯,菜也很簡單,四菜一湯,今天把張叫來,一是為了了解大兒子常海天的近況,二是向張揚表達謝意,如果沒有張揚的引介,常海天不會這麼快走出人生的低穀。
  提起常海天的事情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常市長,您千萬別跟我客氣,我跟海天他們三兄妹都是好朋友,現在和海心又是同學,他們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朋友之間幫忙原本就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我去嵐山的時候,他們也常常幫我啊!”
  常頌連連點頭,他和張揚幹了杯黃酒,又問起張揚毆打港商的那件事,事情在平海傳播的很廣,連常頌也聽說了。
  張揚道:“上級把我的所有職務都給免了,給了個黨內警告處分,讓我到黨校來接受教育!”
  常海心道:“讓你到黨校來學習又不是什麼壞事兒,我沒犯錯誤,不是也來了?”
  常頌笑道:“如果在江城工作的不如意,你可以考慮來嵐山工作,我們招商辦也缺人,隻要你點頭,其他的事情我來『操』辦!”常頌對張揚還是很欣賞的。
  張揚笑道:“謝謝常市長的美意,我這個人『性』子倔,哪兒跌倒就在哪兒爬起來,我在江城犯了錯誤,我就要在江城彌補這個錯誤,把榮譽給找回來,再說了,江城是我的家鄉,我暫時還舍不得走!”
  常頌雖然提出了邀請,卻知道張揚是不可能離開江城的,他和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之間的友情在平海體製內廣為人知,張揚的背景很深,身為招商辦主任毆打投資商,最後這件事不了了之,所謂給他的懲罰全都是不疼不癢,事實上皮『毛』無損。
  飯後,應常海心的要求,張揚給常頌診脈,常市長的身體狀況很好,雖然如此,張揚還是當著常海心的麵奉勸常頌少喝點酒。
  常頌對張揚的話還是很重視的,他點了點頭道:“我以後一定注意!”
  常海心摟著父親的手臂道:“這才是好同誌!要知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要是把身體喝垮了,還怎麼為國家和人民工作?”
  常頌道:“我五十多歲了,除了痛風沒啥『毛』病,張揚把困擾我多年的『毛』病給治愈了,我健健康康的幹到六十歲沒問題!”
  張揚笑道:“常市長得做長久工作的準備,黨和國家都需要您,我看怎麼都得幹到七十歲!”
  常頌哈哈大笑,幹到七十歲豈不是要幹到中央,他可沒那樣的打算,也不報有任何的希望,他想起省委書記顧允知:“咱們顧書記就要離休了!”
  張揚點了點頭:“顧書記六十五歲了!”
  常頌道:“沒有顧書記就沒有我們嵐山今天的發展,他在任的這些年,平海的發展有目共睹!顧書記的離去對我們省是一個莫大的損失!”常頌的這番話是由衷而發,顧允知在平海體製內的威信很高。
  

Snap Time:2018-10-20 05:55:02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