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一章你不是對手(下)


    第三百四十一章【你不是對手】(下)

    陳紹斌沒想到張揚會出現在這,馬上充滿了警惕,來到張揚麵前用手搗了搗他,趁著周圍沒人注意,低聲道:“哥們,別壞我事兒!”

    張揚笑罵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陳紹斌摟著他的肩膀道:“哥們,老實交代,你怎麼找到這的?”

    張揚頗為無奈,自己隻怕是說不清了,他照實說道:“我剛從江城過來,眼看中午了到這吃魚,想不到遇到你們了。”

    “這麼巧?”陳紹斌一臉狐疑。

    張揚罵道:“靠,居然懷疑我,我就是故意來的,回頭點菜我吃死你!”

    陳紹斌笑道:“咱們張主任不會那麼沒品!”

    梁豔站在飯店門口招呼他過去,陳紹斌起身走了過去,原來他事先訂的三桌飯老板沒有預留,現在沒位置了,陳紹斌一聽就火了,他原指望借著這件事在常海心的麵前表現一下,想不到中途出了岔子,近三十人都等著吃飯呢,預定好的位置居然沒有了。這讓陳紹斌感到很沒麵子,他衝著店老板大吼道:“你怎麼回事兒?我提前三天就打電話訂座了,為什麼沒有位置?”

    那店老板也不是什麼善於之輩,這湖畔人家的生意火爆,手有了幾個錢,心氣自然就狂傲了起來,這就是財大氣粗,冷冷瞥了陳紹斌一眼:“我這湖畔人家從來就沒有訂座之說,誰先來誰先坐,你愛等不等,我他媽還不樂意做你生意呢!”

    陳紹斌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吃了癟,哪能咽下這口氣,指著店老板的鼻子罵道:“你他媽什麼東西?開個小飯店還他媽得瑟起來了!”

    那店老板叉著腰,嘴叼著煙:“找揍是不是?”

    陳紹斌原本就不是什麼好脾氣,更何況今天他失了麵子,他點了點頭:“我告訴你,今天是你這飯店開業的最後一天!”

    店老板冷笑道:“真牛『逼』,感情這年月吹牛『逼』都不用報稅!”說話的時候,店麵出來五六個精裝的漢子。

    張揚看到起了糾紛,起身走了過去,拍了拍陳紹斌的肩膀道:“怎麼個情況?”

    陳紹斌道:“媽的,訂好的座位全都沒了!一點信用都沒有!”

    店老板道:“你趁早走人,別耽誤我生意,否則,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陳紹斌氣得抬腳想要跺他,被張揚一把給拉住了,張揚道:“清平湖一帶飯店多了,你非得在這兒吃啊!”

    陳紹斌怒道:“我咽不下這口氣。”

    張揚笑了:“咽不下這口氣也不能動手打人啊!”

    店老板看著張揚有些眼熟,可一時間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張揚掏出手機,當著幾個人的麵給張德放打了個電話,這屬於保和縣,當初張德放是保和縣公安局副局長,張揚道:“張局啊!你還記得湖畔人家嗎?”

    張德放想起來了:“怎麼,想去吃飯,我給他老板打個招呼!”

    張揚道:“店老板挺牛氣啊,把陳紹斌給得罪了!”

    張德放笑了起來,他實在想不通,一個鄉村飯店怎麼就這麼寸?先前得罪了顧允知的兒子顧明健,這又把省委宣傳部長的兒子給得罪了,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陳紹斌把電話搶了過去:“張哥,湖畔人家,就是這家店!”

    店老板有些發怵了,他忽然想起,張揚前年在自己這大打出手的那個,當時公安局副局長張德放也出現過,他內心中這個後悔啊,自己怎麼就這麼有眼無珠呢。

    陳紹斌說了兩句,得意洋洋的把電話遞給那飯店老板:“電話,張德放找你!”

    店老板嚇得哆嗦了一下,顫抖著手接過電話。

    電話中張德放自然把他痛罵了一頓,然後讓他今天就關門滾蛋!憑張德放的能力,辦這件事不費吹灰之力。

    店老板把電話還給張揚,張揚笑眯眯道:“走吧!”

    陳紹斌轉身跟著張揚一起走了,那店老板慌忙跟著追了上來,攔住他們兩人的去路:“大哥,大哥,別走,別走啊!”

    張揚笑道:“我們不吃了,走了還不成?”

    店老板就快哭出來了:“大哥,大哥,我求您了,您別走,我這就給你們準備位子,我請,我請還不成嗎?你們別走,我一家老小全指望著這間飯店呢,你們走了,我就完了,別走,我錯了,我該死!”他反手抽了自己兩個耳巴子,啪啪地,打得真夠狠,臉都被自己給搧紅了:“大哥,你們給我一個機會,我錯了,我錯了!”

    陳紹斌道:“你也知道錯啊?狗眼看人低!走!”

    張揚也不是可憐這店老板,隻是覺著犯不著跟個開飯店的小老板一般計較,殺人不過頭點地,總得給人家留條活路,他向陳紹斌道:“大中午的,別走了,算了,吃飯吧!”

    陳紹斌又罵了兩句。

    那老板老老實實聽著,讓夥計們慌忙拾掇出三張桌子。

    梁豔和丈夫楊峰兩人遠遠看著,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從店老板態度的突然轉變,看出肯定是張揚起到了作用,兩人對這位年輕的老鄉越發佩服。

    店老板叫洪水生,過去也是個窮小子,連媳『婦』都娶不上,可燒得一手好菜,後來沿湖公路修通,他開了這間飯店,生意出奇的火爆,所以生活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手錢多了,自然結交的層麵也廣了,他在劉家壩一帶從鄉領導到村幹部關係都相當到位,連縣幹部也認識幾個,所以小辮子不知不覺翹了起來,今天被張德放狠罵了一頓,才知道自己鼠目寸光,又得罪了強勢人物。

    洪水生能把飯店生意做到今天的地步也不是缺心眼的人,好不容易把張揚和陳紹斌請了回來,他不但親自下廚,還將店的特『色』菜全都上了一遍。

    陳紹斌夾了塊野生甲魚的裙邊放在常海心碗,常海心皺了皺眉頭,又倒回了他碗:“不衛生!”

    陳紹斌笑了笑:“我用得公筷!”

    “還是不衛生!”常海心一副拒他千之外的表情。

    張揚看到眼前的狀況已經猜到陳紹斌十有八九是要悲劇的,論到追女孩子的眼光,這廝還不如郭誌強!想當初郭誌強追謝麗珍的時候,也是一往情深,不過人家受挫之後轉換目標也是極快,馬上就選擇了香港女警徐美妮,就目前而言兩人的發展已經有了那麼點意思。

    常海心夾了個野鴨腿給張揚:“你別光顧著喝酒,吃點菜!”

    誰都看出這丫頭是存心氣陳紹斌的。

    張揚笑道:“我說常海心,咱可不帶這樣的,你這麼做容易讓陳紹斌同誌和我產生矛盾!”

    陳紹斌心雖然不舒服,嘴上卻道:“拉倒吧,我至於那麼小心眼嗎?”

    常海心笑盈盈道:“他憑什麼不舒服,咱們是老同學,我給你夾菜有什麼?”

    陳紹斌道:“老同學?你北大畢業的,他是一衛校生,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處!”常海心的表現還是激起了這廝的嫉妒。

    張揚笑道:“嫉妒,赤『裸』『裸』的嫉妒!我和常海心在黨校已經是第二次同學了,老同學有什麼不對?”

    “人家是名校本科,你是一中專……”

    常海心道:“學曆的高低未必代表素質的高低,我看張揚的素質就比你這個本科生高多了!”

    陳紹斌麵紅耳赤:“論喝酒打架我比不過他,可談到素質,我分分鍾秒殺他!”

    張揚這個樂啊!這哥們嫉妒了,還不是一般的嫉妒。

    常海心今兒是故意刺激陳紹斌:“就你這肚量比張揚差遠了!”

    陳紹斌道:“我那叫謙虛!”

    張揚笑道:“得了,你們倆都省一句,今天這菜還真好吃!”

    這時候洪水生笑眯眯走了進來:“張哥!陳哥!菜還中吃不?”

    陳紹斌沒理他。

    張揚笑道:“不錯!你親自下廚就是不一樣!”

    洪水生看到張揚有了笑臉,趁機道:“張哥!陳哥,以後你們倆什麼時候想吃,什麼時候過來,我一定親自下廚給你們做菜!”

    張揚道:“行!以後少不了麻煩你!”

    洪水生聽到張揚這句話如釋重負,人家這是原諒自己剛才的無禮了,他慌忙讓身後的小夥計拿了瓶清江特供過來,張揚看到這酒倍感親切,劉金城把江城酒廠經營的不錯,最近整個平海省都開始認這個牌子了,當然其中有自己的很大功勞。

    洪水生給陳紹斌和張揚倒了一杯酒,恭恭敬敬去敬他們。

    張揚喝了一杯道:“回頭還得開車,第二杯就免了!”

    洪水生也不敢勉強,又敬陳紹斌,陳紹斌沒給他麵子,說自己不喝酒,抿了口飲料。

    洪水生臉上賠著笑,心中自然對張揚又親近了一些,哪怕是地位再低的人也需要尊重。

    眾人離去的時候,洪水生隻說要請客,分文不收。陳紹斌也沒跟他客氣,帶著眾人上了大客,張揚最後一個離開,點了一千塊給洪水生。

    洪水生驚慌道:“張主任,我怎麼敢收你的錢,您拿回去,拿回去!”

    張揚道:“你小本生意也不容易,給我開一發票吧,以後我私人掏腰包的時候你再請客!”一千塊對張揚來說算不上什麼,可對洪水生卻不同,當然洪水生也不是出不起這個錢,張揚給他結賬主要的意義在於對他的尊重,張大官人過去是不會注意這樣的細節的,可自從朱小橋村的事情之後,張揚發現,不要忽視任何人的力量,哪怕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普通老百姓,也許日後就能起到關鍵的作用。

    洪水生雖然執意不要,可張揚把錢扔在了櫃台上,洪水生懷著感恩的心給張揚開了張發票,送張揚出門的時候,他心還有些沒底,小心道:“張主任,張局那邊……”

    張揚笑道:“小誤會而已,你安安分分做你的經營,不過以後一定要守信,答應別人的事情千萬不要食言!”

    洪水生連連點頭,又拎了一些特產送給張揚,張揚這次沒跟他客氣,收了下來。

    張揚來到吉普車前,發現常海心站在車旁等著自己,他有些詫異道:“怎麼回事兒?沒跟著你的柴可夫斯基一起走?”

    常海心瞪了他一眼,跟著張揚上了車,充滿鬱悶道:“張揚,你幫我跟陳紹斌說一聲,別讓他纏著我,我都煩死了!”

    張揚笑道:“有人追求是件好事!假如沒人搭理你,你心又該難受了!”

    常海心道:“我不喜歡他,而且他這人特粘,特煩人,你跟他說,再這樣下去,我們連普通朋友都沒得做!”

    張大官人道:“我好像不合適說這話吧,要說你自己說!”

    常海心氣鼓鼓道:“那我就自己說!”

    張揚啟動了引擎,忽然感覺到肚子一緊,眉頭皺了皺,額頭之上冷汗刷地一下冒了出來。

    常海心也覺察到他的異樣:“你怎麼?是不是不舒服?”

    張揚沒說話,暗自調息了一下,他很快便察覺到這是真氣走岔了的緣故,苦笑道:“岔氣了!”

    常海心道:“我來開車吧,你休息一會兒!”

    張揚和常海心換了位置,坐在副駕上,閉目行功,小心將走岔的真氣導入丹田,這段時間他忽略了武功的修行,業精於勤荒於嬉,果然如此,等到真氣運行如常,他也出了一身的汗,睜開雙目,發現常海心已經駕駛著吉普車來到黨校。

    常海心看到張揚臉『色』不好,關切道:“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張揚搖了搖頭道:“好多了,你回去吧,我還要去省『政府』辦點事!”

    常海心點了點頭,有些不放心的離開了吉普車,走了兩步又回到車前:“張揚,要不要我陪你去醫院看看?”

    張揚笑道:“別忘了,我自己就是最好的醫生!”

    常海心想起他神乎其技的醫術,這才稍稍放心下來。

    張揚打消了馬上前往省『政府』麵見宋懷明的計劃,他先去了顧佳彤位於秋霞湖的別墅,顧佳彤身在北京,別墅內並沒有人,張揚走入別墅之後,迅速脫去衣服,赤身『裸』體的走入遊泳池中,他的身體漂浮於水麵之上,腦海中一片空明,身心與自然融為一體,雖然他將行岔的真氣導回正途,可是他要找出這次真氣走岔的原因,張大官人重活一回不容易,這次說什麼都得小心活著。

    內息在體內運行數周之後,張揚發現在自己的丹田內,隱隱有股陰寒的氣息,導致他內息突然走岔的正是這個原因,他想了想,這陰寒氣息卻是因為他修煉了陳雪給他的陰煞修羅掌的緣故,腦海中將陰煞修羅掌的精義一頁頁閃過,張揚意識到掌法本身並無問題,而是和他過去修行的內功有所抵觸。如果冒險修煉下去,體內的這種內息衝突會越來越嚴重。

    探明了真正的病因所在,張揚離開了遊泳池,回到客廳取出金針『插』入自己的七處要『穴』,然後盤膝坐下,將體內的那股陰寒之氣緩緩驅除,常言道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武功之道也是如此,張揚的陰煞修羅掌已經有了一定的修為,想要將之從體內驅散,必須花費相當大的功夫。

    張揚行功完畢,再次睜開雙目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他先去衝了個澡,換好了衣服,忽然想起吉普車內還放著洪水生給他的東西。

    打開車門一看,八字野鴨拉得到處都是,張揚皺了皺眉頭,真是麻煩!他看了看時間,剛剛五點半,去宋懷明那還來得及,馬上打了個電話過去。

    宋懷明還沒有到家,柳玉瑩聽到張揚回來了,十分高興,讓張揚晚上去家吃飯。

    張揚答應了下來,開著吉普車帶著這些從洪水生那得來的土特產往省委大院而去。

    柳玉瑩對張揚的作風已經有所了解,看到他拎著野鴨子、鹹鴨蛋過來也沒有感到驚奇,笑道:“你啊,每次過來都這麼招搖,整個省委大院都知道你又來送禮了!”

    張揚笑道:“路過清平湖的時候朋友送的,野鴨、野鴨蛋!”

    柳玉瑩讓保姆把野鴨子先拿到後院,張揚把八盒野鴨蛋放在廚房。聞到一股誘人的雞湯香氣,讚道:“真香!我口水就快滴下來了!”

    柳玉瑩笑道:“我今天剛好煲了母雞湯,回頭你多喝幾碗!”

    宋懷明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他看到那八隻野鴨子也不禁好奇的問了起來,張揚出了門,看到宋懷明拎著一隻剛出爐的烤鴨。今天真是巧啊,全都跟鴨子幹上了。

    

Snap Time:2018-07-20 03:35:12  ExecTime:0.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