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四十章免費舞男


    第三百四十章 免費舞男

    杜天野親自把榮鵬飛送出門外。

    回到酒桌旁,看到張揚已經把桌上的半瓶酒給喝了個一幹二淨,不禁笑道:“怎麼?最近沒酒喝?”

    張揚道:“為了你的事情,最近精神始終繃得緊緊地,今天才敢放鬆下來!”他說的是實話,不過同時也有表功之嫌。

    杜天野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由衷道:“謝謝!”

    張揚笑道:“謝什麼?咱們之間還要說這個字?俗!忒俗!”

    杜天野道:“用佛教思想感化朱小橋村的村民,張揚,你真牛!當初要是把你放在黑山子鄉當鄉長,這件事肯定不會發生。”

    聽話聽音,張揚有些緊張道:“那啥……我可是副處,你杜書記總不能把我降級使用,這次沒功勞還有苦勞呢,就算把我放到春陽,怎麼也得給個縣長啥的……”

    杜天野這才明白張揚緊張什麼,哈哈大笑道:“我隻是打個比方!”

    張揚鬆了一口氣道:“我還當你真的要放逐我!”

    “你黨校再教育還沒結束呢,再說了,你現在是省紀委的人,我用你還得考慮考慮!”

    張揚道:“這件事看來就這麼算了,可沒搞清的東西太多了,那些記者都是誰給弄來的?蘇媛媛為什麼在關鍵時刻翻供?這背後到底是誰指使的?”

    杜天野道:“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吧,再查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張揚道:“我總覺著這次的事情不僅僅是衝著你來的!”

    杜天野笑道:“也許事情本來就很簡單,隻是我們想的複雜了!”

    張揚道:“我回來江城之前,和顧書記、宋省長都見過麵,他們的態度讓我感覺到很奇怪,尤其是顧書記,我當時並不理解,他明明可以輕易解決的事情,為什麼不願出手?甚至連幫你說一句話都不情願,我本以為是他就要退休了,什麼事情都不想過問,可後來他暗示我把事情透『露』給楚司令,我忽然明白了,這件事他也很棘手,最近,我和宋省長幾乎每天都會通電話,他反複叮囑我要把握好處理事情的尺度,盡量不要把影響再度擴大,咱們這邊問題剛剛解決,紀委工作組就要撤回去,這一切說明了什麼?”

    杜天野道:“說明什麼?”

    張揚道:“說明顧書記和宋省長都看清了這件事的背後是誰?能讓他們感到棘手的人物絕不在平海!”

    杜天野其實早有同樣的預感,他沒想到張揚也會把事情分析的如此透徹,通過張揚的分析他忽然產生了一個想法,難道說平海政壇要發生大變化?能夠想到的最大變化就是顧允知了,他即將離休,按照常理推斷,由現任省長宋懷明頂替他的職位理所當然,可是最近連番發生的事情,讓杜天野不能不懷疑這件事上存在的變數。江城政壇上的風起雲湧,這幫老常委一個個爭相挑戰自己的權威,他們必定有所依仗。

    張揚看到杜天野久久沉默不語,忍不住問道:“在想什麼?”

    杜天野笑了笑道:“沒什麼,我在想這些人搞這麼多小動作究竟有什麼意義?“

    張揚道:“還用問,他們的目的就是得到政治利益!”

    杜天野和張揚同幹了一杯酒。

    張揚道:“我剛回來的時候,因為身份的緣故不方便來見你,你別生氣!”

    杜天野凝望張揚道:“謝謝!真的謝謝!”

    張揚笑道:“你一大老爺們別用這麼深情的眼光看著我,我肉麻!”

    杜天野哈哈笑道:“我『性』取向正常!”說這話的時候沒來由想起了蘇小紅,杜天野的心中一熱。

    張揚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笑眯眯道:“『性』取向正常?我看難說,這麼大了不結婚,連個女朋友都沒有,現在外麵都風傳你這位市委書記是不是新中國第一個同『性』戀書記!”

    “滾!”杜天野罵道:“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絕不能侮辱我的『性』格!”也隻有和張揚相處的時候他才能如此的輕鬆,嬉笑怒罵,揮灑自如。

    張大官人笑道:“我隻是提醒你,個人問題也該解決了,不然肯定會有人在這方麵做文章!”

    杜天野點了點頭。

    張揚又道:“紀委掌握了你不少的情況,包括你和陳老伯之間的關係也有人說。”

    杜天野沉『吟』了一下,慢慢將酒杯放下,低聲道:“你知道?”

    張揚點了點頭道:“其實有些事沒什麼好瞞的,越是一個秘密,越是有人想把它揭穿,越是有人想利用這個秘密做文章!”

    杜天野道:“我的確想過公開這件事,可他老人家不願意!”

    張揚笑道:“事情雖然過去了,我看短期內他也不適合回清台山,楚司令說要接他去靜安散散心,你未必要向公眾公開,跟紀委通個氣就行,省得他們以後在做文章。”

    杜天野有些驚奇道:“你小子最近處理事情老練多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還不是被你們這幫人給『逼』的,我現在算是總結出來了,對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招,該玩智商的時候要玩智商,該動拳頭的時候要動拳頭,智商解決不了的問題用拳頭解決,拳頭解決不了的問題再用智商。”

    杜天野笑道:“聽來聽去還是離不開拳頭!”

    張揚笑道:“殺敵於無形總不如拳拳到肉來得痛快!”

    兩人同時大笑。

    張揚離開市委家屬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這廝的興奮勁還沒過去,驅車來到皇家假日,走入皇家假日光影閃爍的大堂,他直奔吧台而去,調酒師對張揚都很熟,看到他來,熱情道:“張主任來了!”

    張揚笑道:“來紮黑啤!冰鎮的!”

    調酒師給他倒好酒,蘇強走了過來,驚喜道:“張主任,您什麼時候到得?”

    張揚道:“去春陽公務了幾天,明天就要回東江了!”

    蘇強道:“我姐和喬夢媛她們幾個全都在時光廳,您是過去還是我把她給叫出來?”

    張揚笑道:“又不是外人,我過去!”

    張大官人端著自己的那杯紮啤向時光廳走去,來到門外,敲了敲房門,卻無人應聲,張揚推門而入,室內一片黑暗,隻聽到歡呼聲起,一道道風聲朝著他襲擊而來,張揚何等伸手,豈能被人輕易暗算,他手掌來回推擋,將砸向他的東西一一回敬了出去,黑暗中尖叫驚呼聲不斷,張揚感覺到手背之上沾得黏黏糊糊。

    此時燈光大亮,張揚的一雙手掌之上沾滿了『奶』油,再看室內狼藉一片,蘇小紅、喬夢媛還有幾個張揚不認識的年輕女『性』全都傻呆呆愣在那,身上臉上都沾滿了蛋糕『奶』油,諸女同聲道:“怎麼是你?”

    張大官人『舔』了一口手背上的『奶』油,一口將黑啤喝幹了:“怎麼不可以是我?”

    時維這時候才出現在張揚的身後,她剛才去洗手間了,今天是她生日,所以這幫姐妹準備在她進來的時候給她一個驚喜,卻想不到進來的是張大官人,暗算非但沒有成功,反而她們都被『奶』油弄了一身一臉。

    蘇小紅還好些,因為她拿的那塊蛋糕比較小,最狼狽的是喬夢媛,她挑的那塊蛋糕最大,『奶』油含量最多,被張揚反擊回來的時候剛好砸在臉上,好好的一張俏臉被“毀容”了,成了京劇的大花臉,『奶』油還沿著她的俏臉往下滴。

    時維看到眼前的情景,忍不住格格大笑起來,張揚也不禁笑了,蘇小紅喬夢媛她們對望了一眼,全都笑了起來。

    不知笑了多久,蘇小紅方才止住笑聲,指著張揚道:“張揚啊張揚,你腦子就沒點憐香惜玉的概念嗎?”

    張揚道:“誤傷!純屬誤傷!”

    這群女孩子起身去了洗手間,僥幸逃過一劫的時維坐在張揚身邊,不無感激道:“謝謝!”

    張大官人道:“救你兩條命了,你以身相許都不夠!”

    時維瞪了張揚一眼道:“為什麼你輕易就能破壞在我心中好不容易才樹立起的光輝形象?”

    張揚嬉皮笑臉道:“那是我怕禍害你!真的,你這種身嬌肉貴的豪門千金,我最多敢過過嘴癮,動手是萬萬不敢的!”

    時維柳眉倒豎,鳳目圓睜,恨不能把杯中的橙汁全都潑到張揚臉上,可想想這廝剛才的身手,還是別輕易嚐試。

    張揚看出了她的想法,微笑道:“那啥,大喜的日子,咱別這麼大火氣成嗎?今兒我有點失禮了,不知道是你生日,連禮物都沒買!”

    時維道:“無所謂,說句祝福的話就行了!”

    張揚道:“這樣吧,今晚的消費我來埋單!”

    蘇小紅這時候走了進來:“搶我生意,張揚,咱不帶這樣的!”

    喬夢媛和時維的那幾個朋友也走了進來,喬夢媛洗淨了麵龐,不無嗔怪的瞪了張揚一眼:“張揚,這筆帳我跟你記下了!”

    張揚做可憐狀道:“喬總,我知道錯了,我罪該萬死,您饒了我吧!”

    一群女孩子起哄道:“跪下!跪下!”

    張大官人笑眯眯道:“男兒膝下有黃金,寧可站著死不可跪著生,那啥,大不了……”

    喬夢媛知道這廝的脾『性』,擔心他不知又說出什麼混賬話來,慌忙打斷他的話道:“今天時維生日,你送什麼禮物給她?”

    張揚道:“太突然了,沒準備!”

    時維道:“摳門!”

    張揚笑道:“要不我把自個送給你了,你要不?”

    一群女孩子同時起哄。

    時維紅著臉道:“思想有多遠你就給我滾多遠!”

    蘇小紅笑道:“張揚,沒你這麼推銷自己的!”

    張大官人道:“那啥,要不,我寫幅字送給你吧!”

    時維雖然不喜歡書法,可是有聊勝於無,蘇小紅這兒也有紙筆,那是蘇強買回來的,他和朱曉雲戀愛,未來老嶽父特別喜歡書法,所以蘇強為了討未來老丈人喜歡,專門買了筆墨紙硯練習,沒想到這會兒派上了用場。

    蘇小紅讓蘇強把筆墨紙硯全都取來,包間燈光大亮,張揚道:“寫什麼?”

    喬夢媛道:“你送時維的禮物當然應該你想!”

    “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俗!忒俗!”一群女孩兒抗議道。

    張揚想了想,撚起一支羊毫,筆走龍蛇,在宣紙上寫了三個字——真善美。

    喬夢媛正想說俗呢,可是看到這三個字頓時無話可說了,張揚寫的東西雖然平常,可是寫出來之後,那氣勢,那感覺,實在是難以描摹。

    蘇小紅道:“好字!”

    蘇強跟在一旁看得好不豔慕,難怪張揚能夠吸引這麼多美女的關注,人家不但有強悍的戰鬥力還有這麼一手漂亮的書法,真可謂文武雙全。

    時維喜孜孜的收好了那幅字。

    蘇小紅把燈光打暗,輕柔的音樂聲響起,蘇小紅道:“正愁沒人陪我們跳舞呢,張揚真是雪中送炭!”

    眾女都笑了起來,張大官人慌忙轉身去找蘇強,發現這小子已經逃走了,張揚苦著臉笑道:“得,我今兒是自投羅網,免費舞男!”

    諸女輪番上場,張大官人馬不停蹄,連喘氣的功夫都沒有,第一支舞陪時維跳了,然後一個接一個,美女們輪番上陣,輪到喬夢媛的時候,發現張揚額頭上已經冒汗了,張揚把外套脫了,穿著襯衫陪著喬夢媛跳了一曲華爾茲。

    摟著喬夢媛盈盈一握的纖腰,張大官人內心中忽然產生了一些不該有的想法,喬夢媛美眸輕舒道:“這次回來是不是專門為杜書記解困的?”

    張揚讓喬夢媛在自己的牽引下轉了一個圈,微笑道:“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喬夢媛道:“真話!”

    “我是為陳崇山回來的,他和我是忘年交,他出了事情,我怎能不聞不問?”

    喬夢媛淺淺一笑:“你很厲害,居然能夠想到用佛法去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

    張揚道:“與時具進,國家幹部要學會兩條腿走路,不但要懂得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還要懂得如何照顧到老百姓的心理,要懂得怎樣才能達到說服教育的最好效果。”

    喬夢媛道:“你不但路走得好,舞跳得也很好。”

    張揚笑眯眯道:“政治這玩意兒就是走鋼絲,我鋼絲能夠走好更何況跳舞乎?”

    “你倒是不知道謙虛!”

    張揚道:“謙虛使人發胖,我很注重體型!”他的手臂有意識的多伸了一點,將喬夢媛的纖腰幾乎圈在懷中。

    喬夢媛敏銳的察覺到了他的意圖,身體向後撤了撤,試圖拉開和他的距離,卻被這廝不著痕跡的一攬,嬌軀失去平衡,撞在他的懷中,小腹和他緊緊相貼,雙腿之間忽然感到一種異樣,喬夢媛差點沒尖叫起來,好在張揚及時扶住她的嬌軀,擺正了彼此的位置,仿佛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道:“站穩了!”

    喬夢媛一張俏臉羞得通紅,心中暗罵張揚無恥,明明是故意所為,反而裝成一無所知的樣子,好在此時樂曲聲終了,張揚鬆開她的纖手。喬夢媛慌忙逃開,來到茶幾前拿起一杯飲料一口氣灌了下去,喝到嘴才意識到是一杯紅酒,她嗆得跑到牆角把酒吐了出來。

    張揚卻若無其事的回到沙發上坐下,蘇小紅從喬夢媛大失常態的表現看出了什麼,來到喬夢媛身邊輕輕幫她拍了拍脊背,然後遞給她一杯蘇打水。

    喬夢媛喝幾口蘇打水方才緩過氣來,望著一臉壞笑的張揚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如果不是當著這麼多人,她肯定要將這杯蘇打水潑到他的臉上。可張揚的表現又讓喬夢媛產生一種錯覺,剛才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

    舞曲聲響起,蘇小紅道:“該我了!”

    張大官人拱手求饒道:“紅姐,當舞男也得有人權,咱不帶那麼輪的!”

    蘇小紅笑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張揚端著自己的啤酒來到喬夢媛身邊坐了:“喬總最近聽說了什麼?”

    喬夢媛看到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心情也平複了下來,又喝了口蘇打水方才道:“我是個商人,對政治不感興趣!”

    張揚笑道:“你是不感興趣,可你們家都是玩政治的,那啥,咱倆好歹也是老朋友了,知道什麼事情,你就別掖著藏著了,跟我透『露』透『露』!”

    喬夢媛道:“你不是有我爸電話嗎?他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想知道什麼內幕,你去問他!”

    張揚道:“我跟他就是萍水相逢,咱倆這才叫相交莫逆!”

    喬夢媛忍不住笑了:“誰跟你相交莫逆?”

    時維擠到他們中間坐了,她今天是壽星,在一幫朋友的敬酒下明顯有些喝多了,她一手摟住喬夢媛,一手搭在張揚的肩膀上:“我……今天許了一個願!”

    喬夢媛道:“別說,說出來就不靈了!”

    時維捂住嘴巴,天真的點了點頭道:“我不說,我不說!”

    此時喬夢媛的手機響了,她接通電話,電話是許嘉勇打來的,最近她和許嘉勇之間始終處於冷戰,喬夢媛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項目中,而許嘉勇專注於開發區匯通公司的業務,新近藍星集團金尚元的到來,讓他十分的繁忙。不過每天許嘉勇都會打電話給喬夢媛,喬夢媛並不拒絕他的電話,可是對他始終都很冷淡。

    時維拉起張揚道:“張揚,你這個舞男快起來,陪我跳舞!”

    許嘉勇顯然在電話中聽到了時維的聲音,他的呼吸頓時變得粗重起來:“張揚在?”

    喬夢媛平靜道:“時維生日,他們是好朋友!”

    許嘉勇嗯了一聲,又沉默了下去,過了好一會方才道:“幫我跟時維說聲生日快樂!”

    喬夢媛道:“你可以直接對她說!”

    許嘉勇道:“她不喜歡我,還是算了……”

    “還有事嗎?”

    “夢媛,我想和你好好談談!”

    喬夢媛咬了咬櫻唇:“你已經不再是你,什麼時候你能夠認清自己,我再見你!”

    時維酒氣熏天,幾乎半掛在張揚的身上,這還不算,她接連踩了張揚好幾腳,張大官人苦笑道:“時大小姐,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可也不帶這麼折騰人的。”

    時維道:“張揚……你就是個壞蛋……就會欺負我……”

    張揚道:“咱說話可得憑良心,我救了你多少次?你可不能恩將仇報。”

    時維道:“你等著,以後再敢欺負我,我就讓我舅舅免你的官,削你的……職!讓你這個官『迷』哭都找不到地方。”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張大官人內心打了個激靈,時維這句話什麼意思?她舅舅不就是喬振梁嗎?喬振梁再牛也隻是雲安省省委書記,他憑什麼削自己的職?聯想起新近發生的事情,張揚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難道喬振梁要來平海當省委書記?他才是顧允知的接班人?這個想法讓張揚有些不安,他故意道:“你舅?他在雲安省說了算,咱們平海還輪不到他說話。”

    時維笑道:“你……你等著瞧吧……”

    張揚想從她嘴套出實情,可時維這會兒口緊的很,無論怎麼問她都不說了,張揚無可奈何,不過此刻心中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看到時維已經喝多了,喬夢媛提出告辭,她們這邊一散,生日聚會自然結束。

    張揚本想送她們,卻被喬夢媛謝絕。

    蘇小紅向張揚道:“你等我一下,我換衣服請你去吃夜宵!”

    張揚點了點頭。

    蘇小紅換了衣服之後和張揚步行來到臨街的夜貓子酒館,蘇小紅常來吃飯,是這的熟客,開店的是一個來自東北的中年『婦』女,小店雖然不大,拾掇的十分幹淨。

    蘇小紅點了一個酸菜白肉,一個醬骨頭,把帶來的那一瓶五糧『液』放在桌上。

    張揚湊在窗前看了看外麵,現在已經是午夜時分,江城多數地方已經陷入黑暗之中。

    蘇小紅給張揚麵前的玻璃杯滿上酒道:“江城的夜景沒什麼看頭,真想欣賞夜景還是去香港,那是不夜城,東方之珠!”

    香港張揚去過幾次,不過他每次都是行『色』匆匆,都是為了處理事情而去,根本顧不上欣賞香港的景『色』,印象中好像夜景很美,可惜沒顧得上欣賞,看來抽空要回去補補課了。

    老板又給添了一盤花生米,一盤醃菜。

    張揚抿了口酒道:“你跟喬夢媛相處得不錯!”

    蘇小紅笑道:“我跟她認識還不是因為你的緣故,歸根結底你才是引薦人!”

    張揚道:“有沒有什麼內幕消息?”

    蘇小紅愣了一下,她並不明白張揚這句話指的是什麼,輕聲道:“喬夢媛最近和許嘉勇一直在冷戰,我沒見她和許嘉勇在一起,每次都是和時維,他們之間該不是因為你的緣故吧?”

    張揚想問的可不是這個,他低聲道:“不是這個,你有沒有聽到喬夢媛和時維談過什麼政治上的事情?”

    蘇小紅搖了搖頭:“說起政治上的事情,最近都在談杜書記,張揚,杜書記是不是沒事了?”她之所以把張揚請出來吃夜宵,目的就是想通過他打聽杜天野的事兒。

    張揚馬上就明白了蘇小紅的意思,嘿嘿笑道:“紅姐,你對咱們杜書記還真是關心啊!”

    蘇小紅啐道:“你小子少胡思『亂』想,人家杜書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關心一下有什麼不可?”

    張揚道:“女人對男人表示關心表達感謝的方法隻有一個,那就是……”這廝還沒把以身相許說出來。

    蘇小紅就夾了塊醬骨頭塞到他嘴去,張大官人底下的話被堵了回去,啃了一口骨頭,含糊不清道:“香,真香!”

    蘇小紅道:“杜書記人挺好的,重感情,人又正直,這樣的人在社會中容易吃虧,張揚你是他好朋友,平時多幫幫他!”蘇小紅並不掩飾對杜天野的關心。

    張揚道:“紅姐,他是市委書記,我現在是個連職位都沒有的副處,我能幫他什麼?”

    蘇小紅笑道:“在我看來,天下間就沒有你辦不成的事情!”

    張揚道:“不混官場之前,我也覺著,就憑我的能耐到哪兒都能打出一片天地,可真正走進這體製麵,方才發現這是世上最複雜的所在。”

    蘇小紅道:“中國曆史悠久是全方位的,官場曆史在整個世界上當屬第一,官場文化之豐富也屬世界之冠!”

    張揚道:“官員數量也是最多,所以想在這麼多的官員麵混出人樣來,難!真的很難!”

    

Snap Time:2018-01-17 23:17:43  ExecTime: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