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三十八章石之美

  
  第三百三十八章 石之美
  林秀道:“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咱們先去吃飯吧!”
  楚鎮南道:“我回房去換件衣服!”謝誌國跟著他一起去了。
  林秀和張揚一起向餐廳走去,林秀笑道:“張揚,你和三寶在車內鬼鬼祟祟的又在打什麼主意?”
  張揚道:“沒什麼,就是隨便說點事兒!”
  林秀道:“經你這麼一鬧,三寶和尚在清台山一帶的名氣可了不得了,連度假村的客人都知道了他,全都說他是活菩薩顯靈,你幫我跟他說一聲,抽空在度假村講講經,做一場佛事,怎麼樣?”
  張揚道:“你不是說他像個騙子嗎?”
  林秀不禁笑道:“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他都被人家當成了活菩薩,活菩薩住在我們溫泉度假中心,我也臉上有光!”
  晚上吃飯的時候,楚鎮南又提起張揚用氣槍打傷朱紅星的事情。
  謝誌國是荊山市公安局局長,他對法律很清楚,也通過關係了解了這件事的全貌,作為一個從事刑偵工作多年的老刑警,謝誌國很習慣的分析了當時的情況,朱小橋村的事情很明顯是張揚在做局,三寶和尚是他從江城請來的,那些關於朱小橋村的傳言始於三寶,隨後發生的那一連串事件,奠定了三寶在村民們心中預言帝的地位,而三寶把生病的朱小橋村村民全部醫好,直接把他推向了神壇,現在他已經成功的變成了朱小橋村人心中的活菩薩,應該說不單單是朱小橋村,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整個黑山子鄉,連溫泉度假村的客人也紛紛打聽這位神奇的三寶大師,三寶和尚泡過的溫泉也成了熱點,客人們爭先恐後的去沐浴佛光。
  謝誌國和楚鎮南一樣,他們都是行伍出身,相信黨,相信槍,就是不相信這些過於玄虛的東西,謝誌國也認為三寶和尚在裝神弄鬼,不過,他並不像楚鎮南那樣對三寶和尚充滿鄙視和唾棄,他看出三寶和尚對解決清台山械鬥事件的重要作用,如果不是三寶和尚現身說法,朱小橋村的村民們是不會心甘情願的把那些贓物交出來的。單從這一點來說,三寶和尚起到的作用是積極的。
  林秀畢竟是女『性』,她不免有些擔心道:“張揚,你用氣槍打人不會惹上官司吧?”她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有陳崇山的事情在先。張揚這次開槍的『性』質雖然沒有造成死亡,可『性』質和陳崇山很類似。
  張揚笑道:“我是正當防衛!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製止不法侵害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謝局長,是不是這麼回事兒?”
  謝誌國點了點頭道:“刑法上的確是這麼說的!”
  張揚道:“現場我有幾十口子人證,物證是殺豬刀,至於氣槍,我是順路去打鳥的,剛巧遇到了那個局麵,見義勇為的事情我常幹,所以不由自主就出槍了!”
  楚鎮南哈哈大笑,他也看出整件事都是張揚在策劃。
  張揚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巴,起身道:“你們慢慢吃,我找三寶還有事!”
  望著張揚的背影,林秀不禁感歎道:“老首長,你這個孫女婿機靈得很!”
  楚鎮南道:“你是說這朱小橋村的事情是他全盤策劃的?”
  林秀道:“不是他還有誰?三寶和尚是他請回來的,事情不是明擺著嗎?”
  楚鎮南道:“手段可不太光明!”
  謝誌國道:“司令,您老不是常說兵不厭詐嗎?”
  楚鎮南道:“那是在戰場上,可那些人都是普通的老百姓!”
  謝誌國道:“您之前不還是怒火填膺,怎麼忽然間又轉變了念頭。”
  楚鎮南道:“我也沒轉變念頭,我隻是覺著做事情應該堂堂正正,搞封建『迷』信,耍小聰明,這些伎倆都見不得光,也和我黨的政策不符!”老司令的腦筋還是稍顯古板。
  謝誌國笑道:“司令,清台山械鬥的事情本來並不大,說穿了就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可為什麼搞到最後卻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蒙上了這麼濃重的政治『色』彩?”
  林秀道:“因為市委書記杜天野在現場,所以有人想借著這件事給杜天野一個教訓!”
  謝誌國點了點頭,妻子的頭腦素來冷靜,剖析問題之清晰尖銳在很多時候甚至超過了自己,謝誌國道:“我雖然不在平海,可這件事我也了解的很多,最近我和郭亮他們探討了這件事,這件事的發生很偶然,也沒有什麼特別,可隨後的發展卻精心策劃,有條不紊,杜天野之所以能夠成為江城市委書記,這和他的家世當然有關,在其中起到關鍵作用的是文副總理,而杜天野也差一點就成為了文副總理的女婿。”
  楚鎮南道:“老杜就是被文家丫頭給氣死的,杜天野敢娶她就是忤逆,老子第一個不答應!”作為杜山魁的親密戰友,楚鎮南對此一直耿耿於懷。
  謝誌國道:“無論現在杜天野和文家的關係如何,可有一點可以肯定,杜天野是文副總理派係的人,清台山械鬥引發出的這麼多事情,針對的就是杜天野,陳崇山之所以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也是因為別人想在他的身上做文章,想利用他對付杜天野。”
  楚鎮南點了點頭,陳崇山是杜天野的親生父親,難道這件事已經被別人知道?
  謝誌國道:“政治上的事情永遠都不能隻看表麵,平海省委書記顧允知在這件事上始終表現的很淡然,並沒有主動說什麼做什麼,這或許是因為他即將麵臨離休,又或許因為他看清了幕後的指使者,他不想招惹是非!事情的初始階段,宋懷明不在平海,張揚這才想起請您出山,司令,你有沒有想過您出山代表著什麼?”
  楚鎮南道:“我沒想這麼多,陳崇山是我戰友,老杜是我老上級,他死了,我不能看著他兒子被別人欺負!”
  謝誌國道:“也就是說,我們代表了杜天野的父輩力量,您老出山的動靜這麼大,別人不可能不知道,我想這件事的幕後推手也一定一清二楚。”
  楚鎮南皺了皺眉頭道:“『操』!你說話別跟我故作高深,有話直說!”
  林秀俏臉一紅,雖然她認識這位老司令多年,仍然受不了他的說話方式,她本想走開,可又想聽謝誌國說下去。
  謝誌國被楚鎮南罵慣了,沒覺著什麼,繼續道:“到底誰在幕後推手和我們無關,我們關心的是杜天野,我絕不相信文副總理對這件事毫無覺察!杜天野麵臨這麼尷尬的處境,他竟然沒有任何的表示,這件事是不是很怪?他究竟是不方便『插』手呢?還是不想『插』手?”
  楚鎮南道:“真是麻煩!玩政治的沒一個爽利的,我不管他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隻想老陳平平安安的回來!”
  謝誌國道:“張揚返回江城是省長宋懷明的主意,現在看,這是一招妙棋,這件事的幕後策劃者想借著朱小橋村的老百姓把事情一層層推上去,通過輿論造出聲勢,讓事情越鬧越大,而關鍵時刻女證人的翻供,讓陳崇山和杜天野都陷入了尷尬之中,事情無疑已經進入了僵局狀態。”
  林秀道:“事情發展到現在千頭萬緒紛『亂』如麻,朱小橋村的這幫老百姓群情洶湧!再加上春陽來了這麼多的媒體記者,處理不當的話,隻能把事情鬧得更大!”
  謝誌國微笑道:“所以宋懷明就派出了張揚這麼一把快刀,他看出文國權不方便出手,顧允知不方便出手,他當然也不方便出手,越複雜的事情越是要用簡單的方法處理,宋懷明讓張揚來春陽,就是讓他來攪局,這個幕後人物想把事情複雜化,他就派出張揚把問題簡單化,至少在目前看來,張揚把任務執行的很不錯。”
  楚鎮南道:“別的不說,他那一槍打得倒是解氣!”
  謝誌國道:“司令,您千萬別小看了他的這一槍,張揚是故意打出這一槍,他這一槍分擔了陳崇山的壓力,也讓所有人不禁把目光聚焦在陳崇山的身上,看似小衝動,實則大智慧!”
  楚鎮南對這些政治上的勾心鬥角沒有任何的興趣,他起身道:“懶得聽你廢話,我睡覺去!”走了兩步,他又轉過身來:“謝誌國,你說得那麼能耐,照你看,老陳什麼時候能放出來?”
  謝誌國道:“問題的關鍵在於人證,蘇媛媛翻供,可現場並不止她一個人在場,我看張揚的下一步行動就是找出證人!”
  楚鎮南歎了口氣道:“老咯!”
  林秀笑道:“首長,任何人都無法避免衰老,這樣不是更好,可以放手將這些事交給年輕人去做!”
  當晚朱小橋村的祠堂再度失火,因為燒過一次的緣故,這次村民們並不像上次那麼震驚,不過他們都聽到了鬼哭狼嚎的聲音,衝出來的村民看到屋頂上有一道白影來回穿梭,形容恐怖,這兩天接連發生的奇怪現象已經讓朱小橋村的村民們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他們連救火都不敢去了,任憑祠堂燒了個幹幹淨淨,一個個縮在家中,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朱明川又去將三寶和尚請了回來,把昨晚發生的事情詳細訴說了一遍之後。
  三寶歎道:“我早就說過,想要徹底驅散這些冤魂,你們的村民必須痛改前非,千萬不可再造冤孽!”
  朱亮道:“大師,我們已經號召村人把那些財物繳了出來,朱紅星父子幾個也被我們趕了出去,為什麼還是沒有效果呢?”
  三寶道:“這件事因何而起?”
  朱明川和朱亮對望了一眼道:“因為我們村參予搶劫安大胡子留下的寶藏!”
  三寶和尚搖了搖頭道:“因為你們心中的貪念,以為你們心中存在的惡,所以才招致了這一場又一場的報應!”
  朱明川做出一副十分迫切的表情道:“大師,請您給我們指點『迷』津,我們應該怎麼做?”
  三寶和尚道:“想要讓朱小橋村恢複原來的氣象,你們就必須以誠待人,把自己經過的見到的原原本本說出來,絕不可以再說謊言,那天械鬥之時,你們是不是還隱瞞著什麼?”
  在三寶和尚的諄諄誘導之下,很快就有村民站出來把還私藏的財物繳了出來,馬上招來其他村民的唾棄,三寶和尚望著桌上的金器,眼睛發亮,他NND,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想不到這村還有這麼多人私藏東西。
  那村民結結巴巴道:“這不是在安大胡子那搶得,是我去年在西山隴古墓挖出來的!”
  三寶和尚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施主知錯就改,善莫大焉,爾等就不要責怪他了!”
  在那名村民的帶動下又有不少人繳出財物,三寶和尚發現這朱小橋村的犯罪率還真不低,居然還有人把私藏的三棱刮刀、自製土槍也繳了出來。
  朱明川跟著清點,暫時由村委會保管這些東西。
  三寶和尚趁機宣揚他的教義,給這幫老百姓講講何謂善,講到動情之時,這幫老百姓聽得潸然淚下。幾十年的黨政工作還不如三寶和尚這兩天的宣經釋義。
  黑山子鄉鄉委書記祝慶民在一幫鄉幹部的陪同下也來到了朱小橋村,他是來慰問朱小橋村村民的,來到後就看到三寶和尚講經的場麵,心中這個佩服,這和尚太能說了,換成自己,攜鄉黨委書記之雄風也無法吸引這麼多的目光。
  朱明川看到了祝慶民,慌忙來到他身邊,恭敬道:“祝書記,您怎麼來了?也沒提前說一聲!”
  祝慶民淡然笑道:“我就是來探望探望生病的村民們,情況怎麼樣了?”
  朱明川道:“多虧了三寶大師,現在生病的村民們已經好了!”
  祝慶民點了點頭,低聲道:“經鄉黨委討論決定,由你暫時擔任朱小橋村黨支部書記!”
  朱明川被這突然來臨的驚喜弄得有些發懵,他感覺就跟做夢似的,當初因為帶頭到春熙穀溫泉度假村鬧事,他的村支書被拿下,現在又被官複原職,一切來得太快。
  祝慶民又低聲道:“是張主任推薦的!”
  其實不用他說,朱明川也知道是張揚在起作用,張揚的能量已經讓他心悅誠服,雖然村支部書記不是什麼大官,可朱明川在這個位置上混跡多年,也明白了站隊的重要『性』,對張揚他從開始的仇視,到後來的害怕,到現在已經變成了由衷的佩服。
  三寶和尚的講經論道果然起到了良好的作用,終於有人主動承認,看到了朱紅衛揮動鐵鍬襲擊杜天野,陳崇山為了救杜天野,迫不得已開槍將朱紅衛擊斃的事情了,這件事極其關鍵,三寶和尚強忍著內心的激動,詳細問了當天的事情,沒想到看到這件事的還真不少,又有三個人站了出來。
  三寶和尚掏出了手機,這手機還是張揚臨時借給他用的,撥通了張揚的電話,帶著激動地腔調道:“張主任……那啥……證人找到了!”
  張揚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春陽縣公安局呢,他陪著杜宇峰提審朱紅軍兄弟兩個,掛上電話,他笑著把情況跟杜宇峰說了。
  坐在下麵的朱紅軍聽得清清楚楚,冷汗從他的額頭上滑落下來,朱紅軍不同於其他兩個弟弟的魯莽,他畢竟是小學教師,還是有些墨水的,也有一些基本的法律常識,他大聲道:“你們憑什麼抓我?我要上告,我要把你們欺壓老百姓的惡行告訴媒體。”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我說朱紅軍,你他媽怎麼就這麼不知死活呢?你別動不動就是媒體記者,我不妨告訴你,你說的那幾個媒體記者現在都在黑山子鄉派出所關著呢,知道為什麼嗎?他們襲警!知道什麼叫泥菩薩過江嗎?”
  朱紅軍的臉耷拉了下去。
  張揚道:“你真不是什麼好東西,搶劫、幫凶、還他媽作偽證!就你還是一小學老師,你怎麼為人師表?”
  朱紅軍道:“我工作兢兢業業,有口皆碑!”
  “還他媽嘴硬!”張揚把卷宗在桌子上摔了摔:“你幹了多少缺德事你自己清楚,你和你們村的周寡『婦』是什麼關係?”
  朱紅軍張大了嘴巴,滿臉的錯愕,他實在無法想象,連自己的這點隱私都被人家給挖掘了出來,對方的能量也實在太強悍了。
  張揚道:“朱紅軍,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我後悔什麼?我又沒犯罪!”
  杜宇峰厲聲喝道:“你沒犯罪?你組織清台山械鬥,挑唆村民圍堵『政府』機關,散步謠言,反黨反社會主義,協助朱紅星追殺三寶和尚,這些罪名成立,你最少是個無期!”
  朱紅軍嚇得嘴唇哆嗦了一下,背脊上已經全是冷汗。
  張揚歎了口氣道:“你家有四個孩子吧?要是你坐了牢,孩子們怎麼辦?你老婆還不知道你跟周寡『婦』的事情吧?要是她知道了,以你老婆的脾氣……那啥……不要我說了吧?”
  朱紅軍不住用手掌在額頭上擦汗。
  杜宇峰看著張揚,心中對這廝佩服到了極點,人才啊,真是人才!這廝威『逼』利誘的本事一流,不做警察可惜了!
  張大官人繼續在心理上發動攻勢:“你坐了牢,老婆走了,就剩下你爹帶這四個孩子,你還違反了計劃生育,按照計生政策,還得罰你,這筆罰款也不是小數目……”
  朱紅軍道:“你別嚇唬我,我……我弟死了……這是事實,你抹煞不了……”
  張揚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你弟到底是怎麼死的?”
  朱紅軍哆嗦了一下。
  張揚又道:“再不說實話,別怪我不給你機會!”
  杜宇峰一旁道:“他說不說實話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我們有了四位新證人,已經可以證明陳崇山那一槍是為了阻止朱紅衛傷害杜書記,他的證詞我們已經不需要了!”
  張揚道:“那就公事公辦走程序唄!”
  這時候秦白走入審訊室,他來到杜宇峰麵前耳語了幾句,杜宇峰笑道:“行了,今天到此為止,朱紅軍,想不到你弟弟雖然是個殺豬的,可比你明智的多!”
  朱紅軍的精神原本就瀕臨崩潰,被他們這麼一弄,整個人就快癱倒在地,他顫聲道“我弟說啥了?”
  杜宇峰道:“有必要告訴你嗎?”他向秦白道:“整理一下材料,盡快對朱紅軍提起公訴!”
  朱紅軍軟綿綿躺倒在座椅上,警察過來帶他的時候,他忽然醒悟了似的,大聲道:“等等……等等……”
  杜宇峰和張揚已經走到門前,聽到朱紅軍的聲音不僅相視一笑,杜宇峰轉身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朱紅軍咬了咬嘴唇,終於下定了決心,他低聲道:“報告警官,我……我可以作證!”
  朱紅星雖然蠻橫,可是張揚的一槍已經打得他膽顫心驚,他原本抱著對抗到底的心思。
  杜宇峰開頭的一句問話就讓他『亂』了方寸:“你弟弟死後第三天,你在村賭博輸了七百塊是不是?”
  朱紅星愣了,沒想到人家從這兒問起,他正考慮應該怎麼回答,杜宇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老實交代!”
  朱紅星嚇了一跳:“是……是輸了點錢……”
  “你輸錢的時候說了什麼話?”
  “事情太久不記得了!”
  一旁秦白道:“你是不是說,隻要我一個電話就有人給我送錢過來?”
  朱紅星臉『色』蒼白。
  杜宇峰道:“你不必否認,當天和你聚賭的幾個人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供出來了,你最好老老實實交代,什麼人給你送錢,他給你送錢想讓你做什麼?”
  “我……”
  “你好像沒有認識到自己罪行的嚴重『性』!好,我跟你重複一遍!”
  張揚離開公安局的時候,天空仍然有些陰鬱,風很清爽,張揚的心情也隨風飛揚,變得輕鬆起來,清台山械鬥事件發展至今,終於完全出現了轉機,利用老百姓心中因果報應的觀念,他成功控製了朱小橋村村民的情緒,在不發生暴力衝突的前提下,讓村民們上繳了搶走的財物,更為重要的是,有四名村民主動站出來為當天的槍擊事件作證,這將順利化解陳崇山所麵臨的危機。朱家兄弟在一連串的訊問下,精神的防線先後崩潰,他們的證詞將會讓局麵朝著更為有利的方向發展。
  張揚把好消息匯報給了劉豔紅,劉豔紅對他的工作進行表揚的同時,又叮囑張揚道:“別忘了你這次任務的重點,是平息清台山械鬥事件的影響。”
  張揚明白劉豔紅這句話後的含義,這次能夠解除杜天野的困境已經算是最大的勝利,繼續查下去並沒有太多的意義,隨著在體製中混得時間越來越久,張揚對很多事情的處理方法也越來越清楚,做任何事都要把握好尺度,要把事情的影響限製在一定的範圍內,不到必要的時候,千萬不要刨根問底,如果太認真太執著,最終麵臨的肯定是圖窮匕見的結局。
  張揚微笑道:“劉書記,您隻管放心,這件事我明白應該怎麼做!不過還有一個重要的情況我想跟你反映一下。”
  劉豔紅道:“說吧!”杜天野的事情如今有了眉目,劉豔紅和整個工作組都輕鬆了起來。
  “我了解到春陽縣的一些情況,春陽縣委書記朱在春陽縣城道路改造施工過程中,存在著挪用清台山旅遊投資款的行為,希望省紀委能夠給予重視,徹底調查清楚這件事。”
  劉豔紅暗歎,剛誇這小子長進呢,想不到這麼快又生出事來,他可真不省心,劉豔紅道:“事情屬實嗎?”
  “屬實,我掌握了一些證據!”
  劉豔紅道:“這件事先不要聲張,等處理完眼前的事情再說!”
  宋懷明接到劉豔紅電話的時候,正在顧允知的辦公室中喝茶,顧允知即將離休,兩人之間的交流突然多了起來,宋懷明虛心向這位執掌平海多年的當家人請教,顧允知也很坦誠,借著這段時間,將自己對平海未來的期望,將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實現的藍圖抱負一一告訴了宋懷明,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時間實現想要去做的事情了,不過這些事可以通過宋懷明去實現,當然前提是宋懷明讚同他觀點的情況下。
  宋懷明聽劉豔紅匯報完情況,掛上電話,向顧允知笑了笑:“顧書記,咱們接著聊!”
  顧允知站起身,舒展了一下雙臂:“休息休息,該說的基本上都說完了,都是我一個人在說,你還沒發表意見呢。”
  宋懷明道:“春陽的事情出現轉機了,張揚幫陳崇山找到了證人!朱小橋村村民的情緒也安撫了下去。”
  顧允知笑了笑,在他知道宋懷明把張揚派回江城的時候,就猜到他想要走一招怎樣的棋,在這件事上顧允知更樂於做一個旁觀者,他向窗前走了兩步,望著陰雲籠罩下的東江,陽光總會到來,可是他走後的平海卻要重新進入一場風雨飄搖之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次宋懷明應對及時,派出張揚在火勢形成之前成功滅火,可這火星雖然滅了,平海內外卻仍然有數不盡的星火。顧允知道:“平息下去最好,我就快離休了,也不想平海鬧出什麼『亂』子!”
  宋懷明道:“顧書記放心吧,平海永遠不會『亂』!”
  顧允知轉過身去,臉上的表情耐人尋味:“是嗎?”
  宋懷明很堅決的點了點頭。
  文國權來到喬家探望喬老,喬老的女兒喬振紅引著他走入大門,喬振紅笑道:“文總理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文國權道:“我聽說喬老生病了,所以特地過來探望!”
  喬振紅道:“沒什麼病,去醫院做過檢查了,隻是有點小感冒!”
  “那就好!”
  喬振紅指了指後麵的小花園道:“他一早就起來了,正擺弄他的石頭呢!”
  文國權笑了笑,跟著喬振紅來到小花園,看到身穿灰『色』運動裝的喬老,正蹲在那兒用水衝刷著剛剛得到的一塊石頭,小花園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奇石,喬老一直都喜歡搜集這些東西,退下來之後,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石頭上。
  喬振紅輕聲道:“爸,文副總理來看您了!”
  喬老也沒回身,笑了一聲道:“國權來了,正好,幫我把這塊石頭搬到東南角去!”
  文國權應了一聲,那石頭並不重,五斤左右,方方正正,通體暗紅,文國權小心搬起石頭。
  喬老身材不高,頭發花白但是精神矍鑠,他拿起煙盒,抽出一支香煙點上,指了指花園的東南角。
  文國權搬著石頭走了過去。
  喬老道:“小心!”
  文國權笑道:“您老放心,我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喬老哈哈大笑了起來,跟著文國權走了過去,指點他把石頭放在底座上。文國權把石頭放好,喬老道:“這石頭是振梁送給我的,怎麼樣?”
  文國權圍著石頭看了看,說心話,這石頭普通的很,除了顏『色』暗紅,麵應該富含鐵礦之外,看不出其他的特別。他實事求是道:“我實話實說,這塊石頭很普通!”
  喬老道:“你是個外行,不能隻看石頭,要結合底座一起看,這石頭方方正正的,是平海清台山最常見的一種。”
  文國權內心一凜,表麵上仍然從容自若,微笑道:“聽喬老這麼一說,好像有些意思了。”
  喬老道:“花園這麼大,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讓你把石頭擺在這個位置?”
  文國權搖了搖頭,很謙虛的求教道:“喬老請說!”
  喬老抽了口煙,微笑道:“玩石頭的一個要點之一,就是要把合適的石頭,擺在合適的位置!”
  文國權和喬老相視而笑,他似有所悟道:“我發現了另外一個要點。”
  喬老用目光鼓勵他說出來。
  文國權道:“一個底座之上隻能擺一塊石頭!”
  喬老道:“我喜歡方方正正的石頭!”他示意文國權跟著他向後退了幾步,然後指向東南角的那片石頭道:“現在你看看,剛才的那塊石頭!”
  文國權望去,卻見幾十塊石頭之中,隻有剛剛他放上去的那塊石頭方方正正最為顯眼。
  喬老道:“很多人喜歡嶙峋的怪石,而我卻喜歡方方正正的頑石,需知石之美在於它的方正!”
  文國權道:“每個人對美的理解都不同!”
  喬老笑道:“我是個固執的人,我認為美的東西,就要求家的兒女都說好,我影響了他們的審美觀!”他吐出一團煙霧:“國權,還沒有告訴我,你最喜歡那一塊石頭?”
  

Snap Time:2018-12-13 23:44:30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