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三十七章主動襲警(下)

  
  第三百三十七章【主動襲警】(下)
  身後傳來所長周良順的聲音:“光天化日之下,你們當記者的竟然敢跑到派出所來襲警,好!以為我不敢銬你們?全都給我抓起來,關進去!”
  周良順讓警員們把五名記者給關起來,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給鄉委書記祝慶民打了個電話:“祝書記,那些記者全都在派出所呢!他們襲警,犯法了!”
  電話中傳來祝慶民有些興奮的聲音:“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記者怎麼了?記者犯法也要抓!”
  人能夠走上神壇都有一定的原因,三寶和尚卻在沒有想透究竟怎麼回事的時候,就被推上了神壇,他在朱小橋村裝模作樣的誦經做法之後,弄了一大缸清水,念珠在媊捇糽M一通之後,這缸清水就變成了聖水,他向朱明川道:“我以誠心感動佛祖,佛祖賜我一缸甘霖,這一缸淨水可以洗去你們全村人身上的罪孽。”
  朱明川恭恭敬敬的點頭,其實他對這一套是壓根不信的,可這和尚的演技實在是高超,除了今天被朱紅星兄弟倆追殺的抱頭鼠竄那一幕有失風度之外,其他多數時間都是寶相莊嚴高深莫測,說起話來也是半文半白,當然單憑說話是不行的,朱小橋村的老百姓也不是好糊弄的,雖然一夜之間接連遭受了這麼多的精神打擊,可真正摧垮他們意誌的還是這場突然來臨的瘟疫,瘟疫是他們自己這麼認為的,到現在醫院也查不出是什麼病,疾控中心的技術人員裝模作樣的又是調查又是取樣,在村娷隊F一圈也走了,天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來調查結果?
  對老百姓來說誰能把他們從困境中解救出來誰就是他們的大救星,三寶和尚就在這危難關頭出現了,他用那一缸淨水普度眾生。
  為了保障現場秩序,朱明川特地組織了八名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守護在水缸前,由三寶和尚和他一起負責分發所謂的甘霖,朱明川也不是想出風頭,他是怕三寶和尚一個人忙不過來,可排隊的時候,沒有一個走向他,寧願在三寶和尚那邊多排一會兒也不願意從他手堭給L淨水,還有人生怕朱明川『摸』過水缸之後影響了效果,提醒他道:“朱支書,您站開點,站開點,別碰到佛門聖物了!”
  朱明川這個鬱悶,麻痹的,什麼佛門聖物,這水缸還是我家的呢!別人不清楚,他可清楚得很,水缸堛漱竷都是從他家壓水井堬{打出來的。
  可奇跡在不斷上演著,幾十名生病的村民在喝了三寶和尚分發的佛門甘霖之後,短時間內就止住了嘔吐,症狀迅速減輕,這消息宛如『插』了翅膀一般在一個下午就傳遍了整個黑山子鄉,這下好了,其他村有些久病纏身的人也過來求醫,朱明川讓人守住村口,所有外人一概不許入內,朱小橋村的村民一掃昨日的頹喪和鬱悶,咱們村來活佛了,擱誰也得覺著榮光,誰也不會提昨天活佛挨打的事情,誰也想不起今天活佛還讓朱紅星那個殺豬匠追得抱頭鼠竄的情景。
  三寶和尚容光煥發神清氣爽,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這種被眾人景仰的滋味太美妙了,別說是捱了一頓揍,就是多捱兩頓也值了,恍惚間,他覺著自己就是拯救眾人於水火之中的活菩薩,自己就是朱小橋村百姓的救世主,不禁有些飄飄然起來。
  滿滿一水缸的佛門甘霖分發的差不多了,朱明川嚴格管理,不允許村民重複索要,他看了看水缸,估『摸』著還剩下一臉盆,朝兒子朱紅鍵努了努嘴道:“紅鍵!把水缸扛回家去!”他雖然不信,可也惦記上這剩下的一點佛門甘霖了。
&ems; 三寶和尚雖然是個出家人,可輪到腦筋之靈活絕不遜『色』於任何人,他笑眯眯道:“朱支書,此物你已經捐了功德,豈能隨便拿回!”
  朱明川低聲道:“大師,回頭我去南林寺多捐點功德!”他開始暗示了。
  三寶和尚道:“可惜,我已經答應了人家!”他伸手指著不遠處的村衛生院朱明忠。
  朱明忠擠了過來,吆喝他的兩個兄弟一起過來把水缸抬起。
  朱明川跟上去一把將朱明忠拉住:“明忠,你幹嘛扛我家的水缸啊?”
  朱明忠道:“我們兄弟四個捐了五百塊香火錢,大師答應把缸給我們了!”
  朱明川道:“你要這缸幹啥?”
  “我兒子還病著呢,我得給他送點甘霖過去!”
  朱明川隻能眼巴巴看著朱明忠弟兄幾個把水缸扛走了,他算悟了,這和尚絕不是什麼濟世活佛,丫的鑽錢眼堣F,空手套白狼,把他家的水缸都給賣了!五百塊,我靠,他也真敢要。
  佛門甘霖分完了,可三寶和尚受歡迎的程度卻絲毫不減,一幫中老年『婦』女都圍在他的身邊,成了他最狂熱的粉絲,農村『婦』女不會用簽名啥的表達這種仰慕,隻是咧著嘴用淳樸而崇敬的眼光望著這位活佛。
  活佛臉上雖然還有被打得傷痕,可人家身上蒙著一層光環,三寶和尚耐心的為她們作答,順便不忘繼續給朱紅星一家增添點罪狀,讓朱小橋村人更加的鄙視這家人,唾棄這家人。三寶和尚舌燦蓮花,謊話連篇,不過他這個下午還是做了不少的好事,第一,他驅除了朱小橋村民談之『色』變的瘟疫,二,他讓所有人意識到,當天去搶劫國家財物是罪孽,是罪過,正是他們的錯誤行為方才導致了今日的劫難。
  三寶和尚的確很貪財,但是他在原則上還是能把握住的,他教導這幫老百姓向善。
  朱明川自始至終都在旁聽著,他不得不佩服,談到思想工作,三寶和尚要比他這個當村支書的出『色』的多,如果三寶和尚早來講兩天佛門精義,估計那場搶劫就不會發生,械鬥就不會發生。
  在三寶和尚的教導下,又有村民主動上繳了沒舍得拿出來的贓物。
  三寶和尚一直講到日落時分,方才離開了朱小橋村,那幫村民全都依依不舍,一直將他送到村外,村口停著幾輛車,警車是協助文物局過來收繳文物的,救護車是隨時準備搶救生病村民的。
  張揚的吉普車也停在那堙A他整個下午除了打幾個電話就沒什麼事情可做,這會兒躺在這媞庰菑F。
  三寶和尚躊躇滿誌的來到吉普車前,敲了敲車窗,驚醒了張揚之後,方才笑眯眯拉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位置上,張揚沒顧得上和他說話呢,這廝落下了車窗,向村民們揮手道別。
  一名白發蒼蒼的老太太上來握住三寶和尚的手,激動的涕淚直下:“活菩薩,您真是活菩薩,如果不是您,我們村這次真的完了!”
  三寶和尚很慈祥很溫暖的微笑著,拿捏出一副憐憫眾生的表情:“女施主,記住我的話,多行善事,為子孫後代積德!”
  “大師!”
  幾名中年『婦』女又衝了上來。
  張大官人看得目瞪口呆,照這樣下去,隻怕一時半會走不了了,這廝惡作劇的摁了一下喇叭,嚇得一幫中老年『婦』女慌忙讓開,張揚大笑著倒車離去。
  那幫村民站在村口,望著吉普車卷起的塵煙,不知有誰歎了一句:“活佛顯靈啊!”
  三寶和尚對張揚剛才的做法很是不滿,氣鼓鼓看著他:“你怎麼可以這樣?萬一嚇著那些女施主怎麼辦?”
  張揚哈哈大笑道:“今兒收成不錯吧?”
  三寶和尚聽他提起這檔事頓時沉默了下去。
  張揚瞥了他一眼,諱莫如深的笑了起來。
  三寶和尚道:“阿彌陀佛,朱家父子已經被趕出了村子,你讓我做的事情我做完了,明天我就回江城!”
  張揚道:“還有件事!陳崇山開槍『射』殺朱紅衛的事情一定還有證人,你必須幫我找到證人!”
  三寶和尚道:“這些村民雖然把他們一家趕出去了,不過,你讓誰站出來作證,恐怕沒人願意。”
  張揚道:“我沒這個能力,可你有啊!現在朱小橋村人都把你當活佛一樣拜,你說一句話,肯定有人願意站出來作證。”
  三寶和尚道:“張主任,作為一個佛門弟子,我壓力很大!”
  張大官人道:“凡事別太在意過程,想想結果,隻要你的用心是好的,最終的結果是好的,佛祖都會讚成你這麼做!”
  三寶和尚從張揚的話埵乎悟到了什麼,點了點頭,合上雙目道:“救他們是一回事,讓他們開口作證又是另外一回事!”
  張揚道:“我看他們很信任你!”
  三寶和尚道:“還沒到盲目崇拜的地步!”
  張大官人狡黠笑道:“要不要我再幫你添一把火!”
  三寶和尚道:“怎麼個意思?”
  張揚把車在溫泉度假村停車場泊好了,然後附在三寶和尚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三寶瞪大眼睛道:“這也行?”
  張揚笑道:“我說行一定行!”
  三寶有些顧慮道:“可千萬不要傷了無辜!”
  “怎麼可能?”
  兩人在車堨磍Y接耳的時候,林秀和丈夫謝誌國正陪著老司令楚鎮南從一旁走過,張揚看到楚鎮南,慌忙停下和三寶的說話,推門走了下去,親切道:“首長來了!”
  楚鎮南剛剛泡了會溫泉,他在江城呆了幾天,陳崇山的事情始終沒有什麼進展,江城軍分區司令郭亮再三向他保證,這件事都交給他們負責,老司令這才同意來春熙穀溫泉度假村歇兩天。
  謝誌國向張揚笑了笑,他已經聽說張揚用氣槍『射』擊朱紅星的事情了,槍擊事件雖然發生的時間不久,可消息傳播的速度很快,連江城方麵都已經聽說了。陳崇山開槍『射』殺朱紅衛已經引起了這麼大的波瀾,想不到張揚居然還敢頂風作案,這小子的膽『色』可真是非同一般。
  楚鎮南向張揚豎起了拇指:“小子,好樣的,有種!”
  謝誌國看了看跟在張揚身後的三寶和尚,饒有興趣道:“這就是那位活菩薩吧?”
  三寶和尚陪著笑臉走了過來:“阿彌陀佛,貧僧三寶!敢問……”這廝看到謝誌國的一身裝扮,知道他身份非凡,原本想套個近乎。
  楚鎮南瞪了他一眼道:“江湖術士,騙騙老百姓可以,休想騙我們這些『共產』黨員!”他對燒香拜佛的事情十分反感,說話又不留情麵,搞得三寶和尚好不尷尬。
  林秀替三寶和尚解圍道:“三寶大師先去吃飯吧,我已經讓人為你準備好了齋飯!”
  三寶點了點頭轉身去了。
  楚鎮南指著張揚道:“你這小子,一個國家幹部整天跟和尚混在一起,也不怕別人說你閑話!”
  張揚道:“老首長,話可不能這麼說,國家『主席』還經常和佛學界人士見麵呢,人家是正兒八經國家注冊的和尚,不是你說的那種江湖騙子!”
  謝誌國笑道:“這和尚幫了你不少忙吧?”
  張揚道:“我原本想跟那幫村民講馬列主義來著,可人家聽不懂,所以隻能把三寶請來給他們講經,其實信佛也有好處,教人向善!要不然咱們國家也不會提倡!”
  楚鎮南道:“我怎麼不知道國家提倡這些東西?全都是封建『迷』信!”
  張揚道:“那誰不是說過,黑貓白貓逮著耗子就是好貓,你管他是和尚還是『共產』黨員,隻要人家能夠解決朱小橋村發生的問題不就行了!”
  楚鎮南笑罵道:“就你小子鬼精靈!”
  

Snap Time:2018-10-16 12:45:05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