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三十七章主動襲警(上)


    第三百三十七章【主動襲警】(上)

    三寶和尚驚魂未定的站在那,望著身後捂著屁股哀嚎的朱紅星,他指著朱紅星道:“惡徒,朱小橋村的罪孽全都是你這惡徒引起!”

    張揚悠閑自得的將氣槍收好,給三寶和尚投過去鼓勵的目光。

    三寶和尚重新走向朱小橋村的村民,他朗聲道:“你們想不想自己的親人盡快好起來?想不想化去這場災劫?”

    “想!”朱明川帶頭大聲響應道,其實這朱小橋村的所有村民中,最心明眼亮的就是他,他明白了,不管這件事是不是報應,張揚已經『插』手了,想想溫泉度假村事件的場麵,張揚的戰鬥力在當日已經被所有人認識到了,更何況朱明川還有無數把柄捏在他的手上。

    周圍村民紛紛點頭,有人道:“大師,隻要你能救我們村子,您說什麼我們就聽什麼!”

    三寶和尚道:“把靈棚拆了,聯係火葬場,把朱紅衛給送過去火化了!”

    朱紅星忍著痛嚎叫道:“我看誰他媽敢!”

    朱明川大手一揮:“鄉親們,咱們朱小橋村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我們的父母兄弟,我們的姐妹兒女隨時隨刻都麵臨著一場滅頂之災,我們沒做壞事!我們為什麼要為了他們的惡行負責!小夥子們,跟我來!把靈棚給拆了!”朱明川畢竟是幹過黨支書的人,煽動和動員能力還是有的。

    在他的鼓動下,幾十名小夥子跟著他向靈棚衝去。

    朱紅星握著殺豬刀想要站起來,三寶和尚眼疾腳快,狠狠一腳踩在朱紅星握著殺豬刀的手上,因為剛才朱紅星追得他魂飛魄散好不狼狽,所以三寶和尚這一腳壓根沒有留情,隻聽到哢啪一聲,竟然將朱紅星的腕骨給踩斷了,朱紅星疼得哇哇大叫。

    三寶和尚收回腳去:“阿彌陀佛!”裝成沒事人一樣走開。

    張揚看得真真切切,這和尚下腳可夠黑的,他當然不會說破,現在三寶是他的親密戰友,包括朱明川、包括惡名昭彰的史家三兄弟全都是他的統一戰線,那啥……哪位偉人不是說過,我們的人民戰爭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嗎?

    人在遇到危機的時候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朱小橋村的這些村民已經被接連發生的事情嚇得六神無主,現在三寶和尚說什麼,他們就信什麼,再加上朱明川這個前支書的鼓動,什麼一致對外,什麼同氣連枝早就扔到了一邊,幾十名壯小夥子衝上靈棚,沒多久就把靈棚拆了個幹幹淨淨,朱紅衛的老爺子上來想要阻攔,不知讓誰給撂到在地上,還挨了不少拳腳。

    老頭子看著原來搭靈棚的地方已經夷為平地,火葬場的運屍車也已經到了,誰也沒細想這運屍車怎麼到的這麼快,其實張大官人早就聯係好了,讓他們在村子外麵等著,這邊一打電話就開進來了。

    朱紅衛的老爹哭號著不讓人拉走屍體,朱紅軍和朱紅星兩兄弟也相互攙扶著上來阻攔,可他們爺三個在幾百名村民的麵前,力量太薄弱了,朱明川號召道:“你們家把村子都坑成這個樣子了,還嫌不夠啊?現在我們就是要把晦氣送走,讓我們的村子恢複寧靜!”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把這家喪門星從村子趕出去!免得壞了我們村子的風水!”這種群情激動的時候,很容易就產生一呼百應的效果,村民們把朱家父子抬了起來,一直把他們架出了村子扔在了村口。

    整個過程中張揚和三寶和尚全都作壁上觀,導火索已經點燃,局麵就不用他們控製了,什麼事情都是水到渠成。

    三寶和尚裝腔作勢道:“善哉!善哉!張主任,我看這家人也蠻可憐的!”

    張大官人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剛才朱紅星握刀追殺你的時候,你也覺著他可憐嗎?”

    三寶和尚道:“阿彌陀佛,我乃佛門中人,這種事我是不會記在心的!”

    張揚笑道:“你真是慈悲為懷啊!那啥……朱紅星的手腕斷了,我給你點金創『藥』,你追上去給他治治!”

    三寶和尚被張揚說中短處,再厚的臉皮也不禁有些發熱,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看來我和朱小橋村人有緣,這場災劫,我要幫他們化去!”

    張揚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這次解救朱小橋村這麼多人,造下功德無量,好好幹,我看好你,以後提個方丈啥的沒問題!”

    三寶和尚眉開眼笑:“謝張主任吉言!”

    張揚道:“當聖人的機會留給你,我出去看看!”

    三寶和尚上前一步,低聲道:“張主任,那『藥』管用嗎?”

    張揚笑道:“放心吧,我絕不會害你!”

    朱家父子被趕出了朱小橋村,這時候圍上來五名記者,他們都是最近常駐黑山子鄉采訪清台山械鬥事件的,還有兩人就在朱小橋村,昨天朱小橋村發生所謂的瘟疫之後,他們也被嚇走了。聽說朱小橋村又鬧事了,他們馬上就從鄉開車趕了過來,拿出相機攝像機對著現場開始拍攝。

    朱明川指著那幾名記者道:“不許拍!”

    又有人道:“誰敢拍就揍誰!”

    幾十名精壯的小夥子衝了上去,那些記者看出苗頭不對,嚇得掉頭就跑。

    朱明川道:“給我追!這幫狗日的就想把咱們村的醜事往外宣揚,一個不許走!”

    記者們驚慌失措的上了汽車,開著車就往鄉跑,可後麵朱小橋村的漢子也追了出來,人家也有交通工具,五輛手扶拖拉機跟在車後窮追不舍,如果在正常情況下手扶拖拉機無論如何也跑不過汽車,可這是在山,道路迂曲,再加上汽車司機對路況的熟悉程度遠遠不如朱小橋村的村民,始終無法將他們擺脫開來。

    到了黑山子鄉實在沒辦法了,他們一車就開進了黑山子鄉派出所。

    派出所還沒來得及問明情況,朱小橋的幾十名漢子也乘坐著手扶拖拉機來到了派出所內。

    警員們都慌了神,急忙去請示所長周良順。

    周良順來到外麵,看到群情洶湧的局麵也有些頭大,他先把那些情緒激動的村民安撫了一下,然後回到派出所內,五名記者都嚇得麵無人『色』,顫抖著聲音要求派出所保護他們。

    周良順道:“誰讓你們去拍人家?山人都不喜歡拋頭『露』麵,你們這麼幹,叫侵犯人家的隱私權,幸虧你們跑得快,不然隻怕他們就『亂』棍把你們給打死了!”

    記者們嚇得六神無主:“警察同誌,我們怎麼辦?你幫我們去解釋解釋!”

    周良順道:“解釋有什麼用?現在他們口口聲聲說你們侵害了他們的肖像權,要把你們的相機錄影機全都砸爛!還要把你們往死打,這山人來了脾氣,真不好辦!”

    “那怎麼辦?你們是警察,你們有責任保護我們的安全!”

    周良順道:“我隻能保證你們在派出所內安全,出了門我也無法保證!”

    “那我們就呆在這!”

    周良順道:“你們又沒犯法,我也不可能把你們留在這兒啊!”

    “我們哪兒也不去,就呆在派出所!”幾名記者被嚇得膽寒,現在出去肯定要被暴怒的村民痛揍一頓。

    周良順有些鄙夷的看了看那幫記者:“你們愛呆不呆!”

    朱紅軍父子被趕出了朱小橋村,朱紅衛的屍體被火葬場拉走了,朱紅軍跟老爹商量了一下,爺倆先用農用三輪把朱紅衛送到了縣人民醫院,然後朱紅軍去報案,沒等他離開急診室,已經有警察找上門來了。

    朱紅軍認得其中一位警察,過去曾經在黑山子鄉幹過副所長的杜宇峰,不過聽說他已經上調到了江城,卻不知怎麼又來到了春陽。

    杜宇峰道:“朱紅軍,你弟弟呢?”

    朱紅軍道:“在急救室搶救呢!”

    杜宇峰冷笑道:“屁股上挨了顆氣槍子彈就要搶救?真會誇張!”

    朱紅軍道:“杜警官,我們要報案,我們要告狀!”

    杜宇峰道:“我之所以過來就是接到報案了!”他一邊說一邊走入了急診室。

    急診醫生已經把朱紅星屁股麵的氣槍子彈給取了出來,朱紅星傷得並不重,門診手術就解決了問題。

    杜宇峰在急診手術室門前站著,向跟著他一起過來的助手道:“等朱紅星出來就把他給我銬回去!”

    朱紅軍愣了,他望著杜宇峰一臉悲憤道:“你們警察有沒有搞錯?憑什麼抓我弟弟?是張揚用氣槍打了我兄弟!”

    杜宇峰道:“他是正當防衛,現場能夠找出幾十個證人,當時是朱紅星握著殺豬刀追殺南林寺僧人三寶,張揚是見義勇為!”

    朱紅軍道:“你們官官相護,你們狼狽為『奸』!”

    杜宇峰冷笑著點了點頭道:“追殺三寶和尚你也有份,一樣得跟我們走!”

    朱紅軍紅著眼睛道:“我憑啥跟你們走?沒有天理了嗎?我警告你們,我會把你們的事情捅給新聞界,讓他們把你們的惡行曝光,讓全江城,不!全平海,全中國都知道你們的腐敗,你們的黑暗!”

    杜宇峰指著朱紅軍的鼻子道:“朱紅軍,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清楚你?你一個鄉村小學教師認識什麼新聞界,認識什麼媒體?就你這樣的,這輩子連鄉『政府』宣傳欄都沒上過,還跟我談新聞界!”杜宇峰麵孔一沉:“銬起來!”

    手下警員衝上去,擰住朱紅軍的手臂把他給銬了,朱紅軍大叫道:“你們算什麼警察,你們就是黑社會,你們除了欺負我們老百姓還有什麼本事,我要告你們!”

    杜宇峰找了塊膠布啪!地一下把朱紅軍的嘴巴給封了。

    朱紅軍的老爹在一旁看著被嚇得哆哆嗦嗦,杜宇峰道:“老爺子,您兒子今天是殺人未遂,雖然沒有構成殺人事實,可『性』質之惡劣跟殺人罪沒啥區別!”

    老頭子哆哆嗦嗦道:“明明是姓張的開槍打我兒子……”

    杜宇峰道:“您別拿開槍說事兒,如果人家不打他那一槍,阻止他的話,他一刀就把三寶和尚給殺了,怎麼著?你們家還準備去告人家啊?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張揚阻止了你兒子的犯罪行為,等於保住了他的『性』命,人家是你們全家的救命恩人,真不知道你們這一家老小,人心都是肉長的,怎麼你們這家人一點良心都沒有?”

    朱紅星這邊包紮好了傷口,就被杜宇峰帶來的警察給銬了起來,朱紅軍被帶上警車之前,向老爺子叫道:“去找劉記者!”

    五名記者躲在黑山子鄉派出所內麵麵相覷,他們已經在派出所的小黑屋呆了一個多小時,一名警察走了過來,向他們道:“我說你們怎麼回事啊?我們就快下班了,你們走吧!”

    麵年紀大點的那名記者道:“還有人在外麵嗎?”

    “早就散了!”

    “真的?”

    “我騙你們幹什麼?快走,快走,還等著鎖門呢!”

    五名記者走出門去,果然看到派出所院子已經空空『蕩』『蕩』,為了穩妥起見,他們還是先派出一人去看看動靜,外麵也沒人,他們五個人這才離開了派出所,可沒等走出幾步,就看到朱小橋村的那幫漢子呼喝著向他們衝來。嚇得這幫記者掉頭就向派出所跑去。

    那警員看到他們去而複返,上前攔住他們的去路道:“幹什麼?你們當派出所是旅館嗎?”

    幾名記者說什麼都不願意出去,那名警員怒了:“你們還賴在這了,都給我出去!這是關不法分子的地方!”

    “那你把我們當不法分子關起來吧!”

    警員冷笑道:“你以為這什麼地方?說來就來啊?”

    那名年紀大點的記者轉身看了看外麵叫囂的村民,他咬了咬嘴唇,瞬間做了個艱難的決定,他上前一拳打在那警察胸口:“我襲警了!”

    警員滿臉錯愕,還沒回過身來,幾名記者都衝上來每人給了他一拳:“我們都襲警了,你把我們抓起來吧!”

    

Snap Time:2018-04-20 08:45:36  ExecTime: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