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三十四章抽絲剝繭(上)


    第三百三十四章【抽絲剝繭】(上)

    張揚心說這杜天野也是,約她一起出門又怎樣?有什麼好怕,男未婚女未嫁,還怕別人說什麼?這倒好,越是想避嫌越是被別人抓住了把柄,蘇媛媛借著這件事把他坑得可不輕。張揚道:“陳崇山開槍的時候,這麼多人在場,不可能隻有蘇媛媛一個證人。”

    劉豔紅道:“杜天野開始也是證人之一,可他說了謊話,他根本就沒有看清陳崇山開槍的細節!”

    張揚道:“你們不是說老道士李信義也在場嗎?”

    田慶龍道:“李信義和陳崇山相交多年,兩人友情深篤,他的話在法庭上缺乏說服力!”

    張揚道:“何著隻有蘇媛媛說話你們相信了?”

    田慶龍道:“不是我信不信的問題,而是法官相不相信!”

    張揚道:“現場幾百口子人,我還就不信了,沒有人站出來作證!”

    劉豔紅道:“我們也想找出證人,可當時朱小橋村的人多,很多人都忙於械鬥,真正看到陳崇山開槍的恐怕沒幾個,就算有人看到了,也不會站出來為他說話,死者朱紅衛是朱小橋村人,誰站出來等於得罪了全村人。”她停頓了一下又道:“而且朱紅衛當時到底有沒有對杜天野的生命造成威脅還很難說,陳崇山是不是過於緊張杜天野,而在判斷上出現了錯誤。”

    張揚有些反感的皺了皺眉頭道:“劉書記,我怎麼覺著你一心想把陳崇山給弄進去呢?”

    劉豔紅道:“你少冤枉我,我是在說事實。杜天野過去就是搞紀委工作的,製度他比誰都明白,可這次為什麼會方寸大『亂』,犯了許多低級錯誤?”

    張揚當然知道這其中的道理,不過他是不會說出來的,裝模作樣道:“你分析分析!”

    劉豔紅道:“張揚,紀委的保密工作你知道嗎?”

    張揚點了點頭。

    劉豔紅道:“有人寄匿名信過來,說杜天野和陳崇山之間其實是親生父子關係!”

    張揚內心劇震,我靠,不會吧!這件事少有人知道,怎麼劉豔紅會這麼清楚,究竟是誰這麼神通廣大,能夠查清陳崇山和杜天野的關係,並將之舉報給紀委部門。

    田慶龍道:“杜天野在陳崇山一事上表現出的狀態的確有些失常,有道是關心則『亂』,我看這件事也不是沒有可能。”

    張揚笑道:“怎麼可能,一個北京,一個平海,一個姓杜,一個姓李,他們之間的確有些關係,杜書記的父親和陳崇山是老戰友,這誰啊?居然能捏造出這樣的謊言。”

    劉豔紅提醒張揚道:“你加入工作組就要以公平的心態去麵對問題,在處理這些事情上保持不偏不倚,無論對方是你的仇人還是你的朋友,你都要做到一視同仁,聽到了沒有?”

    “劉書記你放心,那啥,宋省長讓我服從您的工作安排,您打算讓我幹點什麼?”

    劉豔紅道:“你熟悉春陽的情況,那麼春陽那邊的事情就由你負責,行事盡量要低調,不要影響到春陽縣領導的正常工作!”

    張揚有點不明白,這廝過去沒幹過紀委工作,不知道具體讓他幹啥:“劉書記,我去春陽負責什麼?”

    劉豔紅道:“這件事源於春陽,你主要負責調查一下,這一事件的處理過程中,春陽縣幹部的工作是否稱職,存在什麼缺陷?這一事件為什麼會越演越烈?有困難嗎?”

    張揚明白了,這是讓他去挑『毛』病啊,他心中大喜過望:“那啥……這件事對我來說沒什麼困難,可我去找人家談話,人家未必搭理我,畢竟我現在什麼職位都沒有,誰把我放在眼啊?”

    田慶龍見怪不怪,知道這廝趁機要條件呢,心中暗樂。

    劉豔紅對張揚還是很不錯的,畢竟宋懷明那層關係擺在那兒呢,她知道宋懷明之所以把張揚派來,一定有他的用意,自己隻需要配合好老同學的工作,給張揚以最大的便利,當然,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還得幫著他背黑鍋,這事擺明了。劉豔紅從公文包中取出一張證明信,上麵有省紀委的大紅戳:“你是我們借調過來的,誰不信你隻管讓他打電話去省紀委證實,還有,江城市組織部那邊我馬上打個招呼。”

    張揚笑眯眯把證明信收好了,隨即就給市委組織部長徐彪打了個電話,把手機遞給劉豔紅道:“徐部長的電話!”

    劉豔紅瞪了他一眼,這小子真夠高效的,劉豔紅接過電話,把臨時借調張揚的事情對徐彪說了,徐彪那邊自然沒有任何的問題,他笑道:“劉書記,要不要我幫忙下發一個文件?”

    劉豔紅道:“暫時保密吧,這件事沒什麼值得宣揚的,通報你一聲就是走個正常手續,免得別人說閑話。”

    徐彪道:“劉書記,您找對人了,我看這春陽的事情,必須得小張出馬!”

    張揚離開二招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因為劉豔紅交代過,讓他最近少和杜天野聯絡,所以他放棄了去杜天野家的念頭,回到車內給杜天野打了個電話。

    杜天野的聲音明顯有些低沉,看來他的情緒很不好,聽說張揚回到江城了,他低聲道:“來我家,陪我喝兩杯!”

    張大官人清了清嗓子道:“那啥……現在有些不合適!”

    杜天野怒道:“給臉不要臉的是不是?”

    張揚道:“我說杜哥,咱心有火別朝自個兄弟身上發,那啥,我現在可是省紀委工作組成員,你得罪了我,小心我給你小鞋穿!”

    杜天野微微一怔,想不到這廝居然搖身一變,混入了省紀委工作組。他馬上就明白了張揚不方便過來的原因,輕聲歎了口氣道:“過兩天再說吧!”

    張揚道:“我主要是想提醒你一件事,有人舉報說,你和陳崇山是親生父子關係!”

    杜天野被張揚的話深深震撼到了,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道:“誰說的?”

    “匿名信,誰知道哪個王八蛋幹得?”張揚故意道:“這事兒不會是真的吧?”

    杜天野道:“如果是真的呢?”

    張揚道:“如果是真的,這件事你最好抽身事外,該幹啥幹啥,陳老伯一定沒事,楚司令來了,我也來了,官麵上誰都得給楚司令一些麵子,這黑山子鄉還沒有我辦不到的事兒!”

    杜天野聽到這廝說的信心滿滿,如果在平時一定會毫不客氣的罵他吹牛皮,可這會兒卻感到一種友情的溫暖滌『蕩』著他的內心,杜天野道:“處理事情要有分寸,千萬不要惹火燒身。”

    張揚道:“我這名聲早就壞透了,也無所謂再添一筆劣跡!”

    杜天野道:“不要違反原則!”

    “你放心吧,我不擔心你還擔心自個的仕途呢!”

    杜天野笑了一聲道:“知道就好!”

    張揚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現在最好什麼都不做,順其自然!”

    杜天野道:“等這件事過去,我再請你喝酒!”

    春陽縣的常委們正聚在一起開會,縣委書記朱剛說了沒幾句話,秘書就匆匆走了過來,附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朱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他馬上宣布散會,省紀委工作組來人了,朱這個縣處級幹部可不敢怠慢,朱來到接待室一看,心中頓時就火了,他還當真的來了省紀委哪位大幹部,想不到居然是張揚。

    張揚身穿黑『色』風衣,大剌剌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洋洋自得的品著茶,看到朱,他微微抬起下頜:“朱書記,這麼久啊!”

    朱氣不打一處來:“張主任,您有什麼事?我正開會呢!”

    張揚道:“開什麼會這麼重要啊?”

    朱道:“縣的事情!”他向秘書道:“小李,幫我招呼張主任!”

    張揚道:“別忙著走啊,我現在也不是什麼張主任,我是省紀委工作組副組長!”

    朱才轉過身去,聽到張揚的這番話,身體的肌肉頓時僵直了,這廝慢慢轉過身來,眼睛瞪著,嘴巴張著,臉上的表情錯愕到了極點,他實在想不通,張揚剛剛出事,被黨內警告處分,怎麼一轉眼就混進了省紀委。

    張揚掏出那張證明信向他晃了晃,然後笑眯眯道:“坐!”省紀委把他借調過去了不假,可副組長是他自封的。

    朱雖然打心底反感這廝,可人家現在的身份可不同往日,省紀委工作組,別說是自己,就是市委書記遇到這樣的主兒也得撓頭。朱老老實實在張揚旁邊的沙發坐下。

    張揚噗地一口把嘴的茶水吐了出來,皺了皺眉頭道:“這什麼茶葉啊?全是茶葉末,還一股子土腥味!”

    朱慌忙道:“小李,去沏壺碧螺春過來!”

    秘書小李慌慌張張去了。

    朱估『摸』著這次張揚來十有八九和清台山械鬥事件有關,他腦子開始盤算著怎麼應對這小子。

    可張揚一開口卻把朱鬧了個措手不及,他壓根就從械鬥開始,慢條斯理道:“春陽縣城交通狀況很差啊,城區道路改造施工有多久了?”

    朱內心打了一個激靈,他有些發『毛』,難道這次是為了自己的事情來的?他改造春陽縣城區道路的初衷還是好的,誰不想撈點政績,可道路修到一半財政就出問題了,現在很多工程都半半拉拉的扔在那,這兩天正逢陰雨連綿,整個城區道路泥濘不堪,有的地方都被雨水灌滿成了溝壑,朱道:“財政上出了點問題,不過已經解決了,最遲秋天城區道路就能全部貫通,到時候春陽會以一個嶄新的麵貌出現在大家麵前。”

    張揚沒說話,手指輕輕敲著茶幾,雙目微微眯著,目光望著遠方。

    朱感覺到這廝的身上透著一股高傲,這氣勢居高臨下的壓榨著自己,讓朱很不舒服,看到張揚始終不說話,他終於沉不住氣了,微笑道:“有道是不破不立,沒有決心是改造不出一個新春陽來得,張……主任下次來,一定能夠發現春陽可喜的變化。”

    張揚充滿譏諷道:“我每月都來春陽,可每次來都發現春陽變得大不如前了,剛才開車過來,車在二道街陷入泥坑了,幸虧是四驅,不然就得趴在那。”

    朱的表情顯得十分尷尬。

    張揚又道:“通往縣城的四個地下道,有三個全都被水淹了,所有車輛都聚集到北關地下道,這會兒還在堵著呢,春陽在朱書記的手上還真是繁榮興旺啊!”

    朱哪能聽不出他在嘲諷自己,他泰然自若道:“做任何事都要有一個過程,我知道因為整修縣城道路的事情遭到了不少的非議,可是我問心無愧,身為一個『共產』黨員,身為國家幹部,我如果連這麼點壓力都承受不住還怎麼做事?開始的時候的確老百姓會有不理解,所以才出現了一些上訪抗議的不和諧音符,不過通過這段時間的工作,他們也漸漸了解了,我們縣委縣『政府』道路改造的工程是造福社會,造福子孫的大好事,從長遠來看,會起到改變春陽貧窮落後麵貌的作用。”他這番話說得振振有辭,毫不臉紅。

    張揚笑道:“朱書記很得民心啊!”

    朱道:“還成吧!”

    張揚暗罵他大言不慚,端起秘書小李剛剛換上來的新茶抿了一口道:“朱書記這麼得民心,前兩天還發生了朱小橋村村民圍堵縣委縣『政府』大門的事件?”

    

Snap Time:2018-01-22 18:34:59  ExecTime: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