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三十三章殺雞焉用宰牛刀(下)


    第三百三十三章【殺雞焉用宰牛刀】(下)

    張揚看到宋懷明突然沉默了下去,也不敢打擾,打開眼鏡盒,取出宋懷明送給他的墨鏡戴上,苦於沒有鏡子,看不到自己的模樣。

    透過墨鏡室內的光線黯淡了許多,宋懷明的臉上並沒有笑容,從這樣的角度看上去顯得有些陰沉,看得出他的心思也很重。張揚靜靜審視著這位未來的嶽父,忽然感覺到省長也不是這麼好當的,壓力很大。還有一百天不到的樣子顧允知即將離休,看老顧的樣子是要徹徹底底的退下來,平海省委書記如無意外將會由宋懷明接任,張揚曾經目睹過李長宇和左援朝的權力之爭,在這一點上宋懷明無疑是幸運的,他似乎沒有競爭者的存在,然而一切真的像他想象中那樣嗎?

    宋懷明陷入沉思之中足足有五分鍾,他甚至忘了張揚的存在,直到他再度想起顧允知的那句話,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這次掀起風浪的顯然另有其人,顧允知可以穩坐釣魚台,他不能,可他又不能表現出太大的關注,在這種敏感時刻,他必須要盡快的掌控局麵,兩軍相逢勇者勝,在看不清這幕後推手究竟是誰的時候,自己無疑不適合做出太大的動作。殺雞焉用牛刀,杜天野過多的關注械鬥事件原本就進入了一個誤區,想解決這一問題就必須從源頭入手。宋懷明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搓了搓下頜,他的目光投向張揚:“你對春陽的情況很熟悉吧?”

    張揚忙不迭的點頭,這廝已經買好了火車票,準備今天就返回,杜天野不但是他的領導,還是他的哥們,目前可謂是杜天野人生的低『潮』期,他理應回去一趟,哪怕幫不上什麼忙,問候一聲也是應該的。

    宋懷明道:“你回去一趟吧,了解了解情況!”

    張揚遇到能提條件的時候從不含糊,他意識到宋懷明想讓自己去幫忙解決這件事,心中樂開了花,可表麵上還裝出有些為難的樣子:“我現在還是戴罪之身,我回去能幹啥?我就算想了解情況,就我這身份,誰願意搭理我?”

    宋懷明一眼就看穿了這小子的目的,他笑道:“這樣吧,你去江城和紀委副書記劉豔紅聯係一下,讓她跟你們江城組織部說一聲,暫時把你借調到省紀委工作,劉豔紅畢竟對春陽的情況不了解,工作不好開展!”

    張揚樂不可支的點了點頭,有了省紀委的光環,自己豈不是牛『逼』大了,想調查誰就調查誰?幾個老家夥不是合夥坑我嗎?老子回去第一個就去找你們算賬。

    宋懷明當著張揚的麵給劉豔紅打了個電話,把派張揚過去的事情說了,劉豔紅一聽張揚要來,有些不明白宋懷明的意思,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她知道,可張揚更是江城政壇中有名的惹禍精,這次他之所以去東江黨校學習就是因為他打了投資商,所以官職被擼了個幹幹淨淨。想不到這一轉眼的功夫,宋懷明又啟用了他,真是舉賢不避親啊!

    劉豔紅心念叨著,可這些話她沒有說出來,她對宋懷明很了解,知道宋懷明做任何事輕易不打無把握之仗,他既然派張揚過來,就有他的用意。

    劉豔紅道:“宋省長,這次顧書記派我和田副廳長過來,目的是了解情況,並不是解決問題。”

    宋懷明道:“能解決當然最好,你對春陽的情況並不熟悉,張揚過去在黑山子鄉工作過,對基層的情況很熟悉,讓他回去協助你們,應該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劉豔紅道:“就按照你的意思,讓他加入工作組,不過你可得把紀律給他交代清楚!”

    宋懷明笑道:“這些小事還用得上我說?你跟他當麵說!”說完宋懷明就掛上了電話。

    劉豔紅那邊拿著電話愣了好半天,一旁田成龍道:“怎麼回事?省長大人有什麼指示?”

    劉豔紅道:“看來要熱鬧了,張揚回來了!”

    田成龍哈哈大笑道:“他回來好啊!江城這團『亂』麻就需要一個快刀手!”

    劉豔紅道:“省長大人的意思是讓他參加咱們的聯合工作小組,田廳長,幹脆你們公安廳把他給收編了吧,出了事你負責。”

    田成龍道:“憑什麼是我負責啊?您是組長,我隻是個副職,出什麼事理你都是第一責任人!”

    張揚濕淋淋的走出江城火車站,宋懷明讓他不要過於聲張,所以他回江城的事情隻有劉豔紅和田成龍知道,誰知道走出火車站就遇到了一場大雨,張大官人縱然有一身蓋世武功,遇到大雨還真沒有什麼辦法,於是很自然的變成了一隻落湯雞,他好不容易才攔了輛出租車,來到車內,掏出手包內的手機給劉豔紅打了個電話,張揚的態度還是很恭敬的:“劉書記,我張揚啊,您在哪兒?我到江城了!”

    劉豔紅剛剛從金盾賓館內出來,她和田慶龍兩人一起找陳崇山了解了一下當天的情況,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了,劉秋紅道:“這麼快就回來了?”

    “歸心似箭,我等著戴罪立功呢!”

    劉豔紅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小子一張嘴巴真是能說,她看了看車窗外的瓢潑大雨:“我和田廳長還沒吃飯呢,你打算請我們去哪兒吃?”

    張大官人這個瀑布汗,這可是省紀委副書記,自己的臨時新上司,怎麼還沒見麵就開始敲起了自己的竹杠。

    張揚道:“您住哪兒?”

    劉豔紅道:“二招!”

    “就二招吧,二招的全魚宴還是很有特『色』的,我八點到!”

    因為回家換衣服取車的緣故,張揚晚了十分鍾到達,他一直把吉普車開到二招的餐廳門口,推開車門走了下去,看到田慶龍和劉豔紅仍然坐在大廳等著。

    張揚不禁笑道:“兩位領導,怎麼不上去坐!”

    田慶龍道:“請客的不來,我們不敢上去!”

    劉豔紅道:“我正擔心你害怕請客放我們鴿子呢!”

    張揚笑道:“誰不知道咱們劉書記是平海體製內的首富!”他之所以是這樣說,是因為劉豔紅在離婚的時候從丈夫的手分得了一大筆財產。

    劉豔紅啐道:“你這小子就會聽人胡說八道!”她和宋懷明是老同學,關係很好,所以把張揚當成子侄看待。

    這時候二招的餐廳經理權銀燕走了過來,看到張揚慌忙笑著迎了上來:“張主任,您來了!”張大官人經常出入於官方招待機構之中,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

    張揚笑道:“權經理,給我們安排個小房間!”

    “紅梅廳!”

    權銀燕殷勤的把他們引領到房間內,張揚拿菜單給劉豔紅點。

    劉豔紅道:“咱們就三個人吃飯,別鋪張了,兩涼兩燒兩炒,再燒個湯就行了!”

    張揚合上菜單遞給權銀燕道:“讓廚師挑選特『色』菜做吧,這兩位都是省的領導,吃得不滿意,小心炒你魷魚!”

    權銀燕笑了笑:“放心吧,一定讓領導滿意!”

    田慶龍『摸』出煙盒,劉豔紅一把給他搶了過去:“別抽了,在車上就抽了你一路的二手煙!”

    田慶龍無奈的笑了笑:“劉書記,就抽一支!”

    劉豔紅這才把煙盒扔給他,轉向張揚道:“你看人家張揚多好,年輕人不抽煙,沒有那麼多的惡習!”

    張揚道:“抽煙也不是啥惡習,我倒是想抽,可一抽就咳嗽,降不了那玩意兒!”

    劉豔紅道:“不抽煙好!”

    服務員把涼菜端了上來,一碟調魚皮,一碟白蓮藕,張揚道:“劉書記,我剛剛加入工作組,咱們怎麼也得慶祝一下吧,喝點?”

    劉豔紅的『性』情頗為豪爽,她笑道:“喝點就喝點,來瓶地產酒吧!濃香型的,茅台那種醬香型的我喝不慣!”

    張揚道:“清江特供,二十年窖藏的!”

    自從江城酒廠改革之後,張揚幫忙聯係把清江特供也訂為市『政府』招待用酒,當然隻是之一,平日用量並不多,招待貴賓的時候最常用的還是茅台五糧『液』。

    田慶龍自從遇刺案之後,他的酒量節製了不少,倒了二兩酒放在麵前,笑道:“我就喝這麼多!”

    張揚幫劉豔紅倒滿,自己也倒了一杯。

    劉豔紅端起酒杯道:“其實我們這次的工作組本來就我和老田兩個人,歡迎張揚加入!”

    田慶龍樂道:“張揚一加入我們,平均年齡頓時拉了下去!”劉豔紅四十四歲,張揚二十二,田慶龍五十六歲,三人加在一起平均年齡四十出頭,也算得上是年輕組合。

    劉豔紅道:“歡迎新成員加入,咱們幹杯!”她說幹就幹,小三兩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張大官人被劉書記的豪情感染,也是一口將酒喝幹,田慶龍隻是喝了一口,提醒張揚道:“劉書記不但是平海體製內的第一富婆,還是出了名的海量!”

    劉豔紅笑道:“田廳長,你這叫捧殺,我知道張揚能喝,拚酒我肯定拚不過他!”

    張揚道:“我酒量其實不咋地,都是外界傳言!”

    別人不知道,田慶龍還能不知道,他笑道:“張揚,你什麼時候也學會謙虛了?”

    劉豔紅道:“謙虛容易使人發胖,年輕輕的萬一整成了一個大胖子,就沒女孩子喜歡了。”

    田慶龍打趣道:“這方麵他可不缺!”說完忽然意識到劉豔紅和宋懷明的關係,這種話還是不該在她麵前說出口的,慌忙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唇岔開話題道:“宋省長怎麼說?”

    張揚道:“就是讓我過來協助兩位領導工作,我過去在春陽黑山子鄉工作過,對那的情況很熟悉!”

    劉豔紅道:“杜天野和蘇媛媛是什麼關係?”

    張揚笑道:“我發現你們搞紀委工作的,最感興趣的就是兩件事。”

    劉豔紅道:“哪兩件事?”

    “一是男女關係,而是經濟問題!”

    田慶龍忍不住笑了起來。

    劉豔紅也『露』出微笑:“那是因為我們的幹部最容易在這兩件事上犯錯誤!”

    張揚回到剛才的問題上:“杜書記和蘇媛媛就是上下級關係,杜書記來到江城的時候住在一招,當時蘇媛媛負責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後來杜書記搬走,她也常過去幫忙打掃衛生,杜書記對她一直也很關懷……”

    劉豔紅打斷道:“那種關懷?”

    “長輩對晚輩,上級對下級,哥哥對妹妹,總而言之沒有你想要的那種關懷!”張揚狡黠的回答道。

    劉豔紅道:“你少跟我『插』科打諢,老老實實回答我問題。”

    張揚道:“劉書記,咱倆是同事,我是你下屬不假,可我是宋省長派來協助你工作的,你不能把我當成犯人審!”

    劉豔紅啐道:“誰把你當犯人了,我這不是跟你探討情況嗎?”

    張揚道:“探討得是雙方麵的,那啥,現在該我問了,你對蘇媛媛這麼感興趣,她跟這件案子有什麼關係?”

    劉豔紅看了看田慶龍,還是將蘇媛媛翻供的事情說了出來。

    張揚聽完,不由得義憤填膺,怒道:“這女人忒不是東西了,麻痹的,分明是在坑杜書記啊!”

    劉豔紅聽到這廝滿口的粗話不由得臉有些發紅,田慶龍慌忙咳嗽了兩聲示意張揚注意說話方式。

    劉豔紅道:“在這個問題上杜天野顯然撒了謊,他想讓蘇媛媛幫忙作證,證實陳崇山無罪,而且在開始的時候,他害怕惹人非議,讓蘇媛媛說他們並非約好出遊,而是偶然遇到,蘇媛媛現在突然翻供就讓杜天野陷於被動之中。”

    

Snap Time:2018-07-21 16:12:58  ExecTime:0.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