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三十三章殺雞焉用宰牛刀(上)


    第三百三十三章【殺雞焉用宰牛刀】(上)

    蘇媛媛的話宛如驚雷般在榮鵬飛的耳邊炸響,他充滿錯愕的看著這個女孩,忽然意識到事情已經變得不受控製了,蘇媛媛的這番話無疑會將杜天野推向一個相當不利的境地,更會讓陳崇山的前景蒙上一層陰影,最麻煩的是,陳崇山開槍『射』殺朱紅衛的第一證人就是蘇媛媛,蘇媛媛提供了相關有利證詞,原本杜天野也是證人之一,可田慶龍和他的談話之後,證明杜天野並非是目擊證人,所以證人就隻剩下蘇媛媛和李信義,她推翻了證供,等於無法證明朱紅衛當時對杜天野的生命造成了威脅,而陳崇山的這一槍的『性』質就充滿了不確定『性』。

    田慶龍道:“蘇媛媛,我看過之前的證供,你不是這樣說的,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蘇媛媛含淚道:“我害怕,當時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事後,杜書記告訴我,讓我說……”

    “讓你說什麼?”

    蘇媛媛道:“他讓我說和我是湊巧遇到的,還讓我幫著證明朱紅衛當時對他的生命造成了威脅!”

    榮鵬飛再也忍不住了,他怒吼道:“蘇媛媛,我必須提醒你,如果作偽證,你會受到法律的製裁!”

    蘇媛媛道:“我沒有撒謊,我說的都是實話!”

    田慶龍掏出煙盒,抽出一支香煙點燃,抽了一口,然後合上卷宗,輕聲道:“好了,我問完了,你可以出去了!”

    蘇媛媛離去之後,榮鵬飛憤然道:“她在撒謊!”

    田慶龍道:“作為警察我們要尊重事實證據,蘇媛媛畢竟是個女孩子,在那種情況下,恐慌害怕難以避免,前後所說的話不一致也很正常。”

    榮鵬飛道:“她為什麼要說杜天野讓她說的?分明是想把杜天野拉下泥潭!”

    田慶龍歎了口氣道:“江城的事情真是沒完沒了,一場械鬥竟然能夠鬧得人盡皆知,究竟是江城的領導層能力有問題,還是有人在背後故意搗蛋?”

    榮鵬飛道:“原本很簡單的一個問題,怎麼越搞越複雜?”

    田慶龍道:“看來人家想搞的是杜天野!”

    宋懷明下飛機之後,在從機場返回東江的道路上,就已經聽秘書匯報了新近發生在江城的這一事件,宋懷明覺著這件事很荒唐,一起發生在山區鄉村的械鬥事件竟然鬧得沸沸揚揚,他落下窗戶,望著車窗外的景物,司機馬上會心的放慢了車速。

    宋懷明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東江的空氣明顯要比靜安來的濕潤,在政壇走了這麼多年,宋懷明得出了一個結論,無風不起浪,政壇之上的任何一個波瀾,背後都可以找到推動力。宋懷明雖然還沒有搞清這件事的起因,可他仍然確信,這一事件肯定有人在推動。

    宋懷明給省紀委副書記劉豔紅打了一個電話,從秘書口中知道劉豔紅目前正在江城。

    劉豔紅在電話中笑了起來:“宋省長,你下飛機不先去給嫂夫人報到,居然給我打起了電話,不怕嫂夫人知道吃醋?”

    宋懷明笑道:“老同學,咱們這些人全都是身不由己,工作始終要放在第一位,家庭隻能靠後了。”

    劉豔紅道:“這麼急找我是為了江城的事情吧?”

    宋懷明嗯了一聲,在劉豔紅麵前用不著隱瞞什麼。

    劉豔紅把已經了解到的情況粗略的匯報了一下,然後道:“杜天野在這件事的處理上很不明智,他身為市委書記不該在事情的處理上摻雜太多的個人感情!“

    宋懷明道:“陳崇山救了他的命,他現在的做法倒也無可厚非。”

    劉豔紅道:“清台山械鬥的事情連香港電視台都報道了,影響很壞。”

    宋懷明淡然笑道:“香港媒體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事情反正已經發生了,我們又管不住人家的嘴巴!”

    劉豔紅道:“械鬥的事情雖然不大,可是引發了一連串的後續反應,杜天野有些壓不住!”

    宋懷明道:“那是他自身領導能力的問題!”

    掛上電話,宋懷明放棄了先回家的打算,向司機道:“去省委!”

    顧允知對宋懷明的到訪並沒有感到意外,他讓秘書泡好茶送來,微笑道:“你女婿送給我的茶葉,嚐嚐!”

    宋懷明道“顧書記,江城的事情是不是很麻煩?”

    顧允知笑道:“有什麼麻煩的?這種小事每天平海不知道要發生多少,如果每件事都要我們親自處理,恐怕我們早就累死了!”

    宋懷明道:“可這次的事情不同,聽說鬧得很大,連京城方麵都知道了!香港電視台還專門報道了清台山械鬥事件,這對清台山剛剛建立起的形象影響很壞。”

    顧允知一邊品茶一邊道:“張揚送來的這茶葉真的不錯,懷明,你嚐嚐啊!”

    宋懷明耐下『性』子品了口茶。

    顧允知微笑道:“感覺這茶葉怎麼樣啊?”

    宋懷明照實說道:“我對茶不怎麼懂!不過喝起來不錯!”

    顧允知道:“做了這麼多年的官,我最後才悟出來,老子的無為而治並不是沒有道理!”

    宋懷明望著顧允知,心中暗自揣摩著顧允知這句話的真正含義。

    顧允知道:“我聽說一個技術很高明的外科醫生,當他去給自己的父親開刀的時候,還沒有拿起手術刀就癱倒在手術台上,這件事證明,人是感情動物,關心則『亂』。咱們這些當官的也不例外,想當一個好官,就必須保持無為而治的心態,無為並非是無所作為,而是泰山崩於前而不為所動的境界!”

    宋懷明點了點頭:“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

    顧允知微笑道:“風吹浪起,如果無法保持平靜的心態,又怎能看清風向?”

    宋懷明道:“這場風浪可不小!”

    顧允知道:“處理的方式不對,有道是殺雞焉用牛刀!一個市委書記牽涉到械鬥事件之中原沒有什麼,可是他無法擺正心態,因為當局而『迷』失自我,自然而然就會有人利用這件事大做文章,對這件事越是關切,越是無法從這件事中跳出來,身處局中,他就更看不清應該如何解決這件事。”

    宋懷明道:“我聽說顧書記派了一個工作組去了解情況!”

    顧允知道:“我派出工作組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了解杜天野,也是為了了解江城的整個領導層!”

    宋懷明雙目一亮,顧允知果然老謀深算。

    顧允知道:“懷明,我相信你能夠看出風向!”

    離開顧允知的辦公室,宋懷明腦海仍然在回『蕩』著顧允知的那番話,顧允知明顯在暗示著什麼,杜天野的這一事件看來隻是冰山一角,平海政壇暗『潮』湧動,以杜天野的背景,別人向他發難之前,必然會全盤考慮,而諸般因素考慮過之後,仍然敢對他發難,推動這件事發展的絕非是普通人物。

    宋懷明想得出神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聲音道:“宋叔叔!”

    宋懷明抬起頭,卻見張揚從電梯中出來,滿臉笑容的走向他道:“宋叔叔,您什麼時候回國的?”

    宋懷明笑道:“剛下飛機就過來了,你來找我?”

    張揚搖了搖頭道:“來省委辦點事,沒想到遇到您了!”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去我辦公室坐坐!”

    張揚應了一聲,跟著宋懷明去了他的辦公室。

    宋懷明讓張揚先坐著,他去麵的休息室拿了副墨鏡遞給張揚:“在法國買的,戴著玩吧!”

    張揚受寵若驚的接了過來:“謝謝宋叔叔!我車有給您準備的茶葉,回頭我給您送過來嚐嚐!”

    宋懷明笑道:“嚐過了!”

    “嚐過了?”張大官人滿臉的錯愕。

    宋懷明補充道:“在顧書記那嚐過了!”

    張揚笑了起來:“前兩天我為了杜書記的事情專門去顧書記家拜訪過!”他是想通過這句話把話題扯到杜天野身上。

    其實宋懷明關心的也是這件事,宋懷明道:“杜天野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怎麼鬧得這麼大?”

    張揚道:“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

    “你好像很清楚內幕的樣子!”

    張揚在宋懷明麵前說話並沒有什麼避諱,他笑道:“我在江城工作了這麼久,如果這點認識都沒有等於這兩年白混了。”

    宋懷明笑道:“這個混字對你倒是貼切!”

    張揚道:“宋叔叔,我知道我『毛』病不少,可您也不能否定我的工作成績啊!”

    宋懷明道:“工作成績的確需要肯定,不過你這功過放在一起,成績就顯現不出來了!”

    張揚嘿嘿笑了起來:“我這人脾氣急了點,而且正義感有點太強,眼『揉』不得沙子!”

    宋懷明啞然失笑:“我沒讓你做自我批評,可你也別忙著往臉上貼金啊!”

    張揚道:“宋叔叔,我上次打安達文的事情的確有點衝動,為了那事兒我也受到了處理,這不,我所有的職位都被擼掉了,現在就是一掛著副處級的政治白丁。”

    宋懷明道:“你是該反思反思了。”

    張揚道:“不過這次我並不後悔,一來,我給咱們國家相關部門提了個醒,對待這些投資商不能為了吸引他們的投資就犧牲原則,二來,通過我的事情,我把一幫跳梁小醜給吸引了出來!這幫人針對我的事情上躥下跳,什麼嘴臉都暴『露』出來了,杜天野這次的事情之所以鬧得這麼大,還是這幫人在搗蛋!”

    宋懷明道:“你有證據嗎?身為一個『共產』黨員在沒有事實根據之前不要隨便『亂』說。”

    張揚道:“我過去在春陽幹過,這樣的械鬥事件我經曆過不止一次,哪次也沒鬧得這麼凶,這邊公安采取行動,那邊就有記者在蹲點報道,哪有這麼多的巧合?我敢斷定,江城的領導層內部有問題。”

    宋懷明淡然道:“想當然!”

    張揚道:“我就納悶了,一件普普通通的小事怎麼會鬧成這個樣子?要是我在江城絕不會出這樣的『亂』子!”

    宋懷明笑道:“你在江城恐怕會把事情鬧得更大!”說到這宋懷明忽然靈機一動,這種時候把張揚放回去未嚐不是一件好事,這小子最大的本事就是興風作浪,既然江城的風浪已經掀起來,索『性』就玩得更大一點,通過和顧允知和張揚的談話宋懷明心中已經有了回數,這次杜天野的事件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推動。顧允知在這件事上的態度並不積極,這和他即將退下來有關,他所說的無為而治,正是他此時的心態,顧書記顯然不想在臨退下來之前再介入政治上的事事非非,他想要平穩的把這段時間過渡過去。可宋懷明不同,他的政治道路還有很長,對江城這件事他無法坐視不理,誰都知道杜天野來到江城當市委書記是因為文副總理起到了作用,而他和文家的關係也已經廣為人知,在這樣的前提下,江城的那幫幹部還敢於挑戰杜天野的權威,如果不是腦子出了『毛』病,就是有人在背後支持。

    人站得越高看的就越遠,宋懷明能夠走到今天的位置絕非偶然,從顧允知的態度,從目前掌握的情況,宋懷明已經有種不祥的預感,杜天野的背後有副總理文國權,敢動杜天野的人在國內政壇中找不出幾個,宋懷明聯想起之前張揚毆打安達文的事件,發現兩起事件有著很多的共同點,張揚和杜天野都與文國權有著密切的關係,而且兩起事件都不是什麼太大的事情,卻被有心人無限放大,宋懷明開始考慮,這一係列的事件和不久以後顧允知的離休有沒有關係?這些事將會對自己造成怎樣的影響。

    

Snap Time:2018-07-23 00:34:41  ExecTime:0.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