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九章蹭飯(下)


    第三百二十九章【蹭飯】(下)

    張揚道:“不是我說你,送禮有你這麼送的嗎?怎麼也得給我帶一瓶,真他媽摳門,你活該!”他把飯碗一丟:“刷幹淨!”

    “憑什麼是我啊?”

    張揚道:“你白吃白喝,刷碗都便宜你了!”

    陳紹斌嘟嘟囔囔的把碗刷完,來到張揚的宿舍,發現梁成龍的寶馬車開了過來,梁成龍因為黎姍姍的事情和陳紹斌有些不快,他停下車,落下車窗主動招呼道:“紹斌,你也來找張揚啊!”陳紹斌冷冷看了他一眼:“就你能來啊!”

    梁成龍笑了笑,他鎖好車,張揚在樓上向他們兩人招手道:“上來吧,我給你們泡茶喝!”

    陳紹斌把飯碗塞到梁成龍手:“帶上去吧,我還得上班!”

    張揚看到梁成龍一個人上來,猜到陳紹斌仍然在生他的氣,不禁笑道:“你們倆還沒把事情說開?”

    梁成龍把飯碗放在桌上,又遞給張揚一個紙袋:“清紅從法國帶來的香水,我給你留的最多,二十瓶女士香水,夠你分的吧?”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梁成龍倒是知道自己的心思,他把香水放好。

    梁成龍在床邊坐下道:“我和紹斌沒啥事,其實他也明白黎姍姍那事兒真不賴我,當初跟何長安吃飯,是白燕把黎姍姍叫過去的,我也沒想到,他們吃一頓飯就勾搭上了。這種女人不要也罷,我給紹斌賠了許多次不是,這小子愛麵子,總覺著我坑了他,你想想,我跟他從小到大這麼多年,我坑誰也不會坑他啊!”

    張揚雙手向後撐在床上:“今兒怎麼想起來找我?”

    梁成龍道:“何長安來了,他知道你在東江,指名道姓的要見你,所以我過來請你!”

    因為秦萌萌的事情,張揚對何長安沒有什麼好印象,不過他也沒到對此人深惡痛絕的地步,心底深處對何長安還是很好奇的。何長安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的內情,這個人究竟抱有什麼目的?

    梁成龍道:“金粉世家天字號房間,晚上六點半!”

    張揚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準時到!”

    梁成龍道:“要不要我派車來接你?”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用,我有車!”

    梁成龍忍不住笑了起來:“去金粉世家,你不會還騎著你的那輛老幸福吧?”

    “幸福怎麼了?我還不信了,騎著幸福摩托車就不讓我進門了?”

    梁成龍知道這廝的脾氣,笑著站起身道:“我還有事,晚上再說!”走到門口又想起一件事:“對了,帶女伴過來,晚上白燕和黎姍姍都去!”

    張揚點了點頭。

    梁成龍前腳剛走,常海心就過來拿碗,生氣歸生氣,晚飯還得幫張揚去買,她發現自己已經適應這個丫鬟的角『色』了。

    張揚看到她進來,想起晚上吃飯的事情,笑道:“晚上咱們不用吃食堂了!”

    常海心道:“你要出去喝酒?”

    張揚道:“還有你啊,今晚梁成龍在金粉世家請客,咱們去吃鮑魚魚翅!”

    常海心笑道:“我也聽說了,金粉世家號稱東江第一奢華,我還沒有見識過呢!”

    張揚道:“梁成龍請客,咱們不用客氣!”他拿了一瓶香水給常海心:“送給你的!”

    常海心以為陳紹斌通過張揚手送給他的,搖了搖頭道:“陳紹斌的東西我不要!”

    張揚笑道:“梁成龍給我的,我借花獻佛,你不要就算了!”

    常海心接過去道:“我憑什麼不要啊,給你當了這麼多天的丫鬟,拿點辛苦費也是天經地義。”

    當晚張揚還是開了他那輛幸福摩托車去了金粉世家,現在天氣已經日趨變暖,騎摩托車吹吹風還是很享受的,不過常海心穿著長裙就隻能側身坐著了。

    張揚聞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兒,不禁笑道:“還別說,挺好聞的!”

    常海心俏臉紅了紅,坐在他身後,抓住他兩側的衣服,小聲道:“你開慢點啊!”

    “放心吧,我這車技現在是爐火純青了!”

    金粉世家距離黨校不到三公的距離,張揚騎著摩托車來到金粉世家停車場,馬上就有保安過來了,指了指左側:“先生,摩托車請停那邊!”

    常海心擔心他跟人家發生衝突,牽了牽他的胳膊,張揚笑道:“我什麼素質,你隻管放心!”自從新聞時空為他正名之後,張大官人的心情出奇的好,脾氣也好了許多,他停好摩托車,和常海心走向金粉世家的大門。

    看到黎姍姍從一輛奔馳吉普車上下來,黎姍姍看到張揚,笑著走過來道:“張主任,又來東江了!”

    張揚笑道:“我放不下你們這幫朋友,一陣子不見,心就惦記得慌!”

    黎姍姍笑道:“張主任一點都沒變,還是這麼會說話!”

    張揚道:“黎小姐變了,變得越來越漂亮,那啥,好像車也變大了!”

    黎姍姍俏臉一熱,她聽出張揚在諷刺自己,張揚的厲害她是見識過的,她可不敢得罪張揚,向常海心道:“這位是!”

    常海心矜持笑道:“我叫常海心,是張揚的朋友!”

    黎姍姍嬌滴滴道:“張揚的朋友一個比一個漂亮!”

    張揚因為陳紹斌的事情對黎姍姍有些反感,催促道:“我們進去吧,別讓客人久等了!”

    等他們來到房間,發現梁成龍和白燕已經到了,不過今天宴請的主賓何長安還沒來。

    白燕向黎姍姍道:“姍姍,你怎麼沒跟何總一起來啊?”因為都不是外人,她一語就道破了黎姍姍跟何長安的關係。

    黎姍姍道:“他下午去市『政府』辦事了,每跟我聯係!”

    說話的時候何長安從外麵走了進來,他穿著一身灰『色』唐裝,微笑致歉道:“不好意思,路上塞車,晚了五分鍾!”

    張揚笑道:“何總是貴賓,有遲到的資本!”

    何長安哈哈大笑,伸出手去主動和張揚握了握手:“小張啊,咱們有日子沒見了,這次來之前,我還和你幹媽一起吃飯,她可沒少提你!”

    梁成龍邀請何長安坐了上座,黎姍姍坐在何長安身邊。

    張揚望著滿臉幸福的黎姍姍,心中暗忖,這他媽世道真是變了,陳紹斌橫豎看也比這個何長安年輕英俊,黎姍姍居然喜歡個年近半百的小老頭,麻痹的,全都是錢鬧的。

    他們在一起酒喝得很少,何長安這個人注重養生,隻倒了一杯五糧『液』,每次舉杯也都是略沾一下嘴唇,他微笑道:“我酒量不行,你們隻管喝你們的,別讓我影響了酒興。”

    張揚道:“何總懂得珍惜身體,難道我們就不懂得了,哈哈,這酒喝多無益,我也開始控製了。”

    何長安道:“其實何止是酒,任何事都不可以過量,需記得過猶不及這句話!”他說完,趁機向張揚道:“小張啊,我得找你求幅字,把這四個字給我寫下來行嗎?”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張揚當然不好駁何長安這個麵子,淡然一笑道:“好,我抽空寫給你!”

    何長安道:“我明天晚上走,明天我讓人去黨校去!”他對張揚的字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何長安知道常海心的身份之後,笑道:“常小姐,我和常市長打過幾次交道,他可是個很有魄力的市長。”

    常海心道:“天都大廈已經成為嵐山市的地標,何先生在嵐山的名氣很大。”常海心並沒有誇張,嵐山最高的建築天都大廈68層,就是何長安旗下的建築公司建設的。

    何長安道:“多數人對我的認識都是從商業開始,其實我不喜歡做生意,我寧願當個文化人!”

    張揚道:“何總生意做得太成功,所以別人忽略了你其他方麵的成就!”

    何長安笑道:“在這個圈子呆久了,就產生一種厭煩感,越來越想從這個圈子跳出來,你在官場中有沒有這種感覺?”

    張揚道:“我沒有,我感覺很新鮮,而且越幹越有勁兒!”

    何長安道:“也許你到了我這種年紀就會看淡一切了!”

    白燕道:“每次聽何總聊天總讓我有種看破紅塵的感覺,壞了,壞了,在這樣下去,我豈不是要出家為尼?”

    梁成龍笑道:“你可不能出家,你出家,我可怎麼辦?”

    周圍人都笑了起來。

    晚宴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就結束了,張揚取了他的摩托車帶著常海心離開,常海心很少說話,直到張揚遇到紅燈,一個急,她下意識的抱住了張揚的腰背,這才道:“開這麼快幹什麼?”

    張揚笑道:“我還以為你吃頓飯變成啞巴了呢!”

    常海心道:“我不喜歡他們!早知道這樣我就不來了!”白燕和黎姍姍全都是扮演著情人的角『色』,所以常海心到場之後,心有些不爽。

    張揚道:“人家都有伴,我一個人過來多孤單啊!”

    常海心有些生氣道:“我跟她們不一樣!”

    張揚這才明白她生什麼氣,不禁哈哈大笑道:“當然不一樣,你是我哥兒們,你是我妹子,還兼著我的丫鬟,那啥,套用現代點的詞兒叫生活秘書。”

    “美得你!我是秦市長的秘書,可不是你的!”

    張揚道:“要不我把你借調過來!”

    常海心格格笑道:“你自己現在連個職位都沒有,還想配秘書啊!張揚同學,老老實實學習吧,如果你進步慢,將來誰給誰當秘書還說不定呢。”

    張揚道:“我倒是想給你當秘書,你敢要嗎?”

    常海心俏臉微紅,好在她坐在張揚身後,羞赧的表情不會被他發現:“要,有什麼不敢要的!”

    何長安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果然來到張揚的宿舍,他是登門求字來了,張揚昨晚雖然答應了他,可離開後就把這茬事給忘了,看到何長安過來,這才把這件事想起來,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看,我這記『性』,素耗子的,撂爪就忘!何總,你等等,我這就去買筆墨紙硯。”

    何長安笑道:“不用,我都準備好了!”他讓門外的司機進來,把筆墨紙硯全都送上,那司機送完東西又去樓下車內等著了。

    張揚把桌子擺好,在上麵鋪好氈墊宣紙,何長安已經動手為他磨墨,就憑人家這份誠心,張揚也得給他寫。

    張揚道:“我幹媽最近怎麼樣?”這句話是接著昨天何長安說和羅慧寧一起吃飯的事情說得。

    何長安笑道:“她心情不錯,說你胡鬧來著,出了事情也不知道給她打電話說一聲!”

    張揚道:“我這人脾氣不好,太衝動,經常惹事,從打完那個投資商,我都不好意思給她電話了。”

    何長安道:“那則新聞我看了,處理的很好嘛,文副總理夫『婦』對你這個幹兒子可真是不錯!”

    張揚笑了笑,撚起羊毫,信手在宣紙上寫下了過猶不及四個大字。

    何長安暗暗佩服,張揚的書法獨具一格,比起天池先生的大巧若拙,渾然天成,張揚的書法更有一種張揚跋扈,激情飛揚的感覺,何長安仔細品鑒著這四個大字,過了好久方才道:“張揚,你若是潛心修習書法,將來的成就不會在天池先生之下。”

    張揚放下羊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錯了,我的心境太過浮躁,生『性』如此,根本不可能做到你說的境界,所以我在書法上的成就隻能到這種程度,不可能再提高了,永遠也達不到天池先生的境界,別說天池先生,就是我認識的人中,有不少也比我寫得好!”

    何長安悠然神往道:“有機會還請你幫我引見一下。”

    張揚道:“這樣的人都很有風骨,脾氣都不怎麼好,他們未必肯見你!”這句話沒有給何長安麵子。

    

Snap Time:2018-04-20 22:51:01  ExecTime:0.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