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七章感謝CCTV


    第三百二十七章【感謝CCTV】

    當晚張大官人把這幫朋友全都請到了望江樓,他出麵請客,沒有一個不來的,顧佳彤是最晚到來的一個,在門口遇到了表哥張德放。

    雖然兩人是表兄妹關係,可顧佳彤一直都不喜歡張德放,打心底不待見他,總覺著張德放為人太虛偽。張德放對這個表妹卻是相當的熱情,他主動走了過來:“佳彤,來了!聽說舅舅最近身體不太好,我正想去看他呢。”

    顧佳彤淡然道:“放心吧,沒事兒,這兩天好多了。”

    張德放何其精明的一個人物,他知道顧佳彤不喜歡自己,也懶得看她的臉『色』,這時候張揚迎了出來,樂跟張德放握了握手,又裝模作樣道:“顧總來了!”這就有點裝過了頭,張德放對兩人之間的關係清楚的很,心說你就裝吧。他先走了進去,顧佳彤走到張揚身邊,伸手悄悄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責怪他過猶不及。

    張揚樂道:“還是叫你佳彤姐親切!”

    眾人坐定之後,張揚煞有其事的把每個人都介紹了一遍,其實今天稍微生疏一點的就是常海心。

    因為今天張揚打著請客的旗號,所以他當仁不讓的做了主位,顧佳彤身份擺在那,挨著張揚坐了,常海心跟張揚最熟,也挨著他坐了,看著張大官人身邊的兩位美女,真是羨煞了這幫損友。

    張揚有些納悶,今兒除了自己,這些人沒一個帶女朋友來的,陳紹斌是失戀進行時,可梁成龍是怎麼回事兒?梁成龍看了看表,笑道:“清紅晚上七點的飛機,到這兒要七點半了,咱們先開始。”

    雖然說是張揚請客,可誰也不會讓他結賬,能坐在這的全都是有能耐的主兒,誰也不會在乎這一頓飯錢。

    幾杯酒下肚,張揚笑道:“這杯酒我得先敬張局,今兒的事情多謝你了!”

    張德放笑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顧佳彤聽出張揚有鬧事了,輕聲道:“怎麼回事兒?”

    張揚把今天的事情說了。

    顧佳彤道:“你就是一惹禍精,走到哪兒惹到哪兒!”

    張揚道:“話可不能這麼說,今天這事兒可不賴我,常海心也在場,你說是不是啊?”

    常海心點了點頭道:“今天張揚沒惹事,我給他作證!”

    顧佳彤笑道:“你是他朋友當然幫他說話!”

    常海心麵子薄,被顧佳彤這句話說得臉紅了。陳紹斌趁機獻殷勤道:“我相信常小姐,常小姐一看就不是作偽證的人!”他今天專門坐在了常海心身邊,可謂是居心叵測。

    梁成龍、丁兆勇幾個都是心明眼亮的人物,都看出常海心和張揚之間也不是那麼純潔,絕不是單純的那種普通朋友關係,一個個暗歎陳紹斌沒眼『色』,搞不好還會悲劇一次。

    酒桌的氣氛越來越和諧,話題也越來越深入,自然而然的談到了張揚這次被免職的問題,張德放道:“免職不是什麼壞事,誰也不可能一帆風順的走下去,沒聽說過三起三落的事情?這沒準是個好兆頭,破而後立,越挫越勇,我看是好事兒!”

    張揚眉開眼笑的端起酒杯道:“借你的吉言,咱倆幹一杯!”

    顧佳彤忍不住潑冷水道:“你做事就是太高調,這次的事情不是偶然,如果以後不注意,肯定還要發生。”

    張揚道:“人不會總走背字兒。”

    丁兆勇道:“顧總,最近我這邊接了個辦公自動化工程,想找你幫幫忙呢!”

    顧佳彤道:“行,你直接跟趙經理聯係,最近我把精力都放在『藥』廠那邊了。”

    梁成龍恭維道:“顧總才是做大生意的人,『藥』廠的設備一轉,那錢都是嘩嘩的。”

    顧佳彤笑道:“別說我,現在東江最有前景的那塊地被你拿下了,這次發達了啊!”

    梁成龍心中喜孜孜的,嘴上卻謙虛道:“地是何長安的,我隻跟著打打雜!”

    張揚揭穿他道:“別這麼說啊,我聽說了,何長安跟你五五分賬,這次你可不少賺!”

    袁波跟著起哄道:“這次梁總得請客!”

    梁成龍很豪爽的說道:“這麼著吧,等我把工程主體做完,我每人送一個最新款的手機!”

    張德放笑道:“這可是你說的,我記下了啊!”

    此時林清紅從門外走了進來,笑道:“什麼事這麼熱鬧?”

    顧佳彤笑道:“你家老公正要給我們發手機呢!”

    林清紅道:“喲,發了點小財就開始得瑟了,你個敗家子!”

    梁成龍道:“老婆,你讓我發我就發,你不讓我發,我全都交給你!”他的話引來一片噓聲。林清紅也是極其慷慨的一個人當然不會這麼小氣,她笑道:“要送就趕緊送,別讓大夥兒老惦記了!”

    她看了看時間讓服務員把房間的電視打開,梁成龍有些不解道:“幹什麼?”

    林清紅笑道:“你們當真不知道啊,今晚的新聞時空聽說有張揚的節目!”

    張揚也愣了,他雖然知道中央台會播自己的新聞,可沒想到是今晚。一聽是這件事情,所有人都來了勁,注意力都集中在電視屏幕上。

    新聞時空剛剛開始,女主持表情端莊鄭重道:“隨著改革開放的進行,港商外商投資的熱情不斷高漲,各地『政府』在促進經濟發展的前提下給予投資商最大可能的優惠,可新的問題出現在眼前,那就是誠信問題,在不少地方出現了投資商因對風險評估不足而主動撤資的現象,我們今天把鏡頭轉向平海省江城市。”

    電視畫麵上出現了清台山出現了南林寺,隨後又出現了清台山景區的停工畫麵,然後主持人開始介紹清台山麵臨的困難。

    張揚本來以為這新聞會圍繞自己毆打港商進行,卻想不到居然從港商撤資談起,他開始覺著有意思了。

    新聞中並沒有出現張揚毆打安達文的畫麵,不過有對市委書記杜天野的專訪,杜天野道:“我們過去一直都在竭力為投資商創造良好的投資環境,可是在我們吸取投資的同時忽略了對自身利益的保障,所以最近才會出現投資商和地方『政府』之間的矛盾。”鏡頭一閃而過,從江城轉到其他省市合資工程撤資停工的現象。

    女主持人道:“改革是個不斷前進『摸』索的過程,我們在吸引投資的同時也要維護國家的利益,維護老百姓的利益,江城的部分幹部已經先行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屏幕上出現了張大官人的一段錄像:“我們是國家幹部,我們更是國家公仆,我們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維護老百姓的利益,誰觸犯了老百姓的利益就是跟我們這些國家幹部過不去,誰想坑老百姓,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張揚愣了,好不容易才想起這是自己在當選江城市十佳青年的時候說過的一段話,居然被中央台給剪輯到麵了。

    主持人總結道:“這是一個江城普通年輕幹部的心聲,他說的話不但代表了自己,也代表我們國家年青一代的幹部,他們為了維護老百姓的利益正在默默奉獻,他們必將成為改革大業的中堅力量!”

    張大官人心這個暢快啊,麻痹的,瞧瞧人家這水準,這他媽才是新聞,這他媽才是報道,這他媽才是CCTV!

    這廝此時的狀態可以用容光煥發四個字來形容,再往深了說就是飛揚跋扈,不可一世。

    新聞這邊播完了,在場所有人同時鼓起掌來,梁成龍第一個站了起來鼓掌,其他人都跟著站了起來,還是鼓掌。

    張大官人有些不好意思了,可心這個美啊,新聞時空的報道中,自己完全是一個正麵形象,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敢當馬前卒的年輕幹部,他也站了起來,鞠了個躬:“謝謝大家,謝謝黨和國家對我的肯定!”

    陳紹斌道:“牛『逼』大了,中央台都表揚你,張揚,你牛『逼』大了!”

    張大官人大言不慚道:“我真不是故意的,一不留神居然成了正麵人物,多謝各位來賓,多謝各位領導,多謝那啥……CCTV!”

    看到這則新聞的不僅僅是他們,這則新聞引起震動最大的地方在江城,杜天野看到新聞的時候,即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他並沒有想到中央台的新聞到底還是播了,意料之中的是羅慧寧肯定會搞定這件事,不會讓鬥爭的矛頭指向張揚。可新聞中張揚被塑造成了這麼一個正麵先進人物,多少讓杜天野有些意外,看來這個世界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新聞報道的微妙之處不是尋常人能夠理解的。不過這樣一來市對張揚的處理就變得和上頭的精神背道而馳,杜天野聽著新聞,喝著清茶,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張揚啊張揚,你還真是個麻煩!”

    放下茶盞,杜天野獨自走向陽台,他越來越不喜歡住在這個小樓,他當初搬來這座小樓,目的就是想和父母住在一起,可父親的突然離世,讓他從入住這邊始終孤零零一個人,寂寞的時候隻能和星月相伴,杜天野仰起頭,『揉』了『揉』酸麻的脖子,不由得想起張揚的諸般好處來,如果他在江城,自己還有個可以喝酒聊天的對象。

    門鈴響了,然後響起鑰匙開門的聲音,是蘇媛媛,每到周六晚上七點到九點,她就會前來杜天野的小樓打掃收拾,這是她自願承擔的工作。

    杜天野來到客廳,看到蘇媛媛穿著綠『色』的『毛』衣,灰『色』筒裙,新剪了短發,顯得學生氣十足。

    蘇媛媛一雙美眸眨了眨,有些羞澀道:“杜書記好!”不知為何,每次她見到杜天野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她心中明白這並非是因為杜天野官位的緣故,而是無法開口的原因。

    杜天野微笑道:“都說過不用來了,我剛才已經收拾過了!”

    蘇媛媛沒有多說話,穿上工作服,馬上投入到工作中。

    杜天野心底還是很喜歡蘇媛媛的,這也是他一直拒絕配備保姆的原因,蘇媛媛現在的角『色』更像是他的生活秘書。

    杜天野道:“小蘇,別忙了,一起喝杯茶吧!”

    蘇媛媛應了一聲,發現杜天野收拾的很幹淨,的確沒有多少活可幹,她去洗淨雙手,脫了工作服,回到客廳看到杜天野已經給她泡了杯茶。

    蘇媛媛坐下看了看茶葉,是普通的茉莉,輕聲道:“杜書記,過兩天我給你送點好茶葉過來。”

    杜天野笑道:“我對喝茶沒什麼講究,不像張揚,我喝茶隻要解渴就行!”

    蘇媛媛道:“我哥出來了,煙酒批發部不幹了,開了家茶葉店,新進了不少春茶,下次我給您帶點嚐嚐。”

    杜天野也沒跟她客氣,嗯了一聲。

    蘇媛媛忽然道:“別動!”

    杜天野端著茶杯僵在那。

    蘇媛媛伸出手,小心地將杜天野頭上的一根白發拔掉,有些心疼道:“您都有白頭發了!”

    杜天野笑道:“老咯!”

    “哪有,您年輕著呢!”

    杜天野不無感慨道:“馬上就四十歲了!”

    “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反正我覺著您也就是三十歲不到的樣子!”

    杜天野哈哈大笑道:“哪有那麼誇張?”

    蘇媛媛道:“我看就是!”

    

Snap Time:2018-06-24 22:51:44  ExecTime: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