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六章老鄉見老鄉(中)


    第三百二十六章【老鄉見老鄉】(中)

    楊峰笑道:“不喝就不喝,咱們吃飯!”這話剛說出口就被老婆踢了一腳,楊峰兩口子結婚這麼多年,十分的默契,他收到妻子遞來的信號,馬上就明白了,人家不是不喝,可能是嫌酒不好,於是借口去洗手,出門轉了一圈拿了瓶飛天茅台回來。

    張揚看到楊峰出去買了酒,有些哭笑不得,人家顯然誤會他的意思了,不過這兩口子出手也算闊綽,這瓶飛天茅台得不少錢,就憑他們那點工資估計夠嗆能消費起,不過想想人家都是幹部,手上多少有點權力,這些東西應該能夠報銷。張揚道:“楊鎮長,我不是這意思,酒您千萬別開,我最近身體不好,真不能喝!”

    梁豔笑道:“不能喝就少喝,老鄉見麵不喝點酒哪成?”她催促楊峰把酒開了,給張揚倒了一杯。

    張揚是酒道高手,平時又常喝飛天茅台,算得上相當的熟悉,這酒倒到杯就發現有些不對,聞了聞更確定了他的判斷,張揚道:“楊鎮長,這酒你哪兒買的啊?假了!”

    楊峰也不是沒喝過飛天茅台的人,他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唇道:“是假了!”

    梁豔氣得滿臉通紅,她生氣並不是因為買了假酒,而是在張揚麵前失了麵子,她怒道:“楊峰,你能幹什麼?真酒假酒你都分不出來,還不趕緊去換?”

    楊峰尷尬點頭,拿起酒瓶,撿起地上的酒盒子去旁邊的煙酒店換。

    張大官人不是第一次經曆這樣的假酒事件,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各種各樣的負麵事件也層出不窮,製假售假在中華大地上悄然流行起來,現在市麵上的茅台酒假貨太多,買到假貨容易,買到真貨反而很難,這也算是一個奇怪的現象吧。

    楊峰出去很快又驗證了一件事,強龍不壓地頭蛇,到旁邊的煙酒店沒交涉幾句,情緒就激動起來,楊峰雖然在老婆麵前俯首帖耳,可人家畢竟是一鎮之長,還是有些脾氣的,情緒激動之下拿起酒瓶子在櫃台上頓了頓,這一頓就把玻璃台麵給弄裂了。

    那煙酒鋪的老板可得了理,馬上揪住楊峰的領子讓他賠錢,楊峰跟他廝打之中挨了兩拳。

    外麵的動靜把張揚他們驚動了,張揚一猜就是楊峰遇到了麻煩,事情落在頭上,他就算不管也得管,幾個人出了門,看到三名男子圍著楊峰打呢。

    張揚看到眼前的情景正猶豫是不是出手幫忙,身邊的梁豔已經尖叫一聲就衝了上去,奔跑的過程中已經將風衣給脫了,掄起右掌,狠狠給了正在踢打楊峰的煙酒鋪老板一個耳光,梁豔出手極重,一巴掌將煙酒鋪老板打得原地轉了個圈,然後梁豔抬起右腿,一腳踹在那老板的下陰。

    張揚樂了,搞了半天梁豔是個練家子,從梁豔的出手來看應該是有些武功底子,當然談不上什麼高手,不過她的猝然出擊還是把那個煙酒鋪老板給打懵了。

    梁豔一出手,對方的人也沒閑著,馬上就有人上來照著梁豔的屁股就是一腳,梁豔畢竟是個女人,對方人多,她慘叫一聲,撲倒在地上。

    那煙酒鋪老板被打得紅了眼,抄起門口的圓凳就要砸梁豔,張揚慌忙伸手一把將他的手腕握住,這時候警笛聲響起。

    派出所距離這邊不過二百多米,這邊一鬧事人家就知道了。不過這幫警察也有點太誇張了,這麼短的距離還開了輛警車過來,警笛拉得震天響,從車上下來了三名警察。

    其中那個胖子應該是帶隊的,指著他們道:“幹什麼?大白天的打架鬧事?眼還有法律嗎?”

    張揚放開了煙酒鋪老板的手腕,整個過程中他沒打人,隻是及時出手攔住這煙酒鋪老板行凶,其實他是沒來及出手,如果這幫警察再來晚一步,張大官人就要大開殺戒了。

    常海心來到張揚身邊,她也很欣慰的看到張揚沒有出手打人,這次真是不容易。

    胖警察來到那煙酒鋪老板麵前:“周川,怎麼回事兒?”

    那個叫周川的煙酒鋪老板指著楊峰兩口子道:“他們誣陷我賣假酒,還砸我的店!”

    梁豔也不是善於之輩,她厲聲道:“你有沒有賣假酒?我們有證據!”說到證據她看了看楊峰:“酒呢?”

    楊峰這才想起酒還在店,剛才隻顧著跟人理論了,把假酒落在煙酒鋪了。

    煙酒鋪老板轉身走了進去,拿出一瓶酒:“說我賣假酒?誰不知道我的信譽,我經營煙酒店十多年了,有一個人說我賣假貨嗎?連派出所的警察同誌都在我這買煙買酒,他們買過一次假貨嗎?這瓶茅台,要是假貨,我把瓶子給吃了!”他激動中潑出了少些酒水,周圍人聞到酒香,的確是正宗茅台的味道。

    張揚算是看明白了,這瓶酒肯定是掉包了。

    楊峰兩口子也明白了,梁豔氣得臉『色』煞白:“你把假酒掉包了!”

    周川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周川做經營講究的是信譽,你們誣陷我經營假貨,還砸了我的櫃台,我要你們賠償損失!”

    胖警察湊過去拿起那瓶茅台酒聞了聞:“這酒不假啊!”他說這話是因為這酒的確不假,還有一個原因是派出所的跟周川都很熟,平時都在他的煙酒鋪拿東西,周川也很會做事,沒事給他們扔個一兩盒香煙,時不時請他們喝上那麼一兩次,這些警察心理上自然幫他。

    胖警察把酒湊到楊峰麵前道:“你說這酒假嗎?”

    楊峰望著那瓶已經掉包的酒真是無話可說。

    梁豔怒道:“掉包了!”

    胖警察道:“真是搞不懂你們,好好吃飯就是,鬧什麼事兒?”

    張揚懶洋洋的聲音從後麵響起:“你是質監局的?你一看就知道酒是真是假?”

    胖警察憤然轉過身來。

    張揚不屑的看著他:“你一個月的工資隻怕都買不了兩瓶茅台酒,你喝過幾次啊?”這話就有點侮辱人了。

    胖警察氣得滿臉通紅:“你們都跟我去所,把事情說清楚!”

    張揚之所以這麼高調是因為這片屬於廣盛分局,張德放是廣盛分局副局長,他拿出手機給張德放撥了個電話,然後向胖警察道:“你過來!”

    胖警察這個氣啊,你他媽什麼人啊?居然敢對我指手畫腳的。

    張揚道:“張德放的電話你接不接?”

    胖警察一聽心就怕了,張德放是什麼人物?人家是廣盛分局的副局長,還是省委書記顧允知的外甥,就是市局局長也得給他一些麵子。胖警察接過手機。

    “我是張德放,你是誰?”

    胖警察賠著笑把自己的名字報了。

    張德放說話很幹脆:“被打的是我朋友,你看著辦!”

    胖警察明白了,人家張局給定『性』了,他朋友是被打的,換句話來說煙酒鋪老板就是打人的。他把手機交給張揚:“都跟我們去所解決。”

    到了派出所,可能胖警察給周川做了工作,周川的態度馬上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拐彎,不但把楊峰的酒錢給退了,還賠償了楊峰二百塊錢醫『藥』費,一場鬧劇就此終結。

    張揚他們離開了派出所,楊峰兩口子通過這件事對張揚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人家一個電話就把這件事擺平了,要知道這是省會,不是江城,可見張揚的圈子多廣,麵子多大,攀交的心更迫切了,可是張揚經過這事兒也沒了吃飯的興趣,推說自己有事,騎著他的那輛破破爛爛的幸福帶著常海心離開了。

    兩人隨便找了家江南麵館湊合了一頓,然後來到丁兆勇的保齡球館打發時間。

    可巧梁成龍和陳紹斌也在那玩,看到張揚和常海心過來,兩人把保齡球放下迎了過來。

    張揚擺了擺手道:“你們玩兒,我就是沒事瞎轉悠!”

    丁兆勇聽說張揚來了,也從辦公室出來,他新開的電腦公司生意不錯,春節後保齡球場的生意也忽然好了起來,今年財運亨通,他笑道:“不是晚上才請客吃飯嗎?怎麼現在就來了?”

    張揚笑道:“今兒黨校報到,我沒什麼事情可幹,又遇到了我同學,所以來你這消磨下時間,!”

    丁兆勇他們之前和常海心沒打過多少交道,都以為這是張揚新交的女朋友,都暗暗佩服這廝大膽,在東江的地麵上也敢這麼招搖。

    陳紹斌嬉皮笑臉的湊到常海心麵前:“常小姐,你好,我是張揚最好的哥們,我叫陳紹斌,平海工商行信貸部主任!”他伸出手去。

    常海心兩隻手仍然『插』在衣兜笑道:“您打保齡球還沒洗手呢!”一句話引得眾人都笑了起來。

    張揚道:“陳紹斌,你的黎姍姍呢?”

    陳紹斌垂頭喪氣道:“吹了,大爺的,說起這件事就窩火。”他說這話的時候狠狠瞪了梁成龍一眼。

    梁成龍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來,接著打球!”

    陳紹斌道:“不打了,我去洗手間!”

    張揚看出兩人之間好像有些不對,低聲道:“怎麼個情況?”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黎姍姍傍上何長安了!”

    張揚微微一怔,隨即就明白了,十有八九是梁成龍這小子給牽得線,現在他和何長安聯手開發東江紡織百貨商場地塊,兩人的聯係很多,黎姍姍和白燕又是好朋友,肯定是通過這層關係才得以認識何長安。

    常海心對這種事情有些反感,一個人去玩保齡球了。

    

Snap Time:2018-07-22 15:00:51  ExecTime: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