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六章老鄉見老鄉(上)


    第三百二十六章【老鄉見老鄉】(上)

    張揚道:“回來幹什麼?”

    周雲帆道:“投資!”

    張揚道:“真有你的,遇到麻煩,拍屁股走人,現在風頭過去了,又回來投資?怎麼?想弄個愛國商人當當?”

    周雲帆聽出張揚對自己有些成見,應該是胡茵茹因為他入獄的事情,周雲帆解釋道:“我一直都把茵茹當成我的女兒看待,上次的事情實非我願,我如果是個不仁不義的『奸』商,也不會將罰款補齊!”這一點上周雲帆做得還算仁義,當初胡茵茹身陷囫圇之時,這廝提供了一份龍翔商貿的購銷記錄,正是那份記錄才讓胡茵茹得以解脫。不過由此張揚也看出了周雲帆的為人,此人做事不擇手段,處處留有後招,跟他相處必須小心。

    張揚道:“茵茹在香港注冊了一家廣告公司。”

    周雲帆道:“我從事的是文化交流行業,我和印度寶萊塢有著不錯的關係,以後要大力加強中印交流。”

    張揚對這個老狐狸沒多少好感,敷衍道:“有機會去江城投資吧!”

    周雲帆道:“一定!”身邊的小女友嗲聲嗲氣道:“拉茲,你不是說要要為我量身打造一部歌舞片嗎?”

    周雲帆哈哈笑道:“已經在籌劃中,過兩天,寶萊塢的導演就會前來中國選景!”

    張揚和顧佳彤都受不了這個老騙子,兩人起身告辭,周雲帆把張揚送到門外,低聲強調道:“張主任,以後印度方麵有什麼需要,隻管找我拉茲!”

    張揚咧開嘴笑道:“拉茲先生隻管放心,我沒見過周雲帆!”

    兩人上了車,顧佳彤不禁皺了皺眉頭道:“這個周雲帆可不是什麼好東西,你離他遠點兒!”

    張揚道:“還算有些良心吧,茵茹的事情他花了不少錢!”

    顧佳彤道:“那是沒到關鍵時候,真要是到了那種時候,他連親爹親娘都能出賣!”

    張揚笑道:“不聊他了,這種人自然有他自己的生存空間。”他一邊開車一邊道:“你爸怎麼說?”

    顧佳彤道:“什麼也沒說,你走後,他就去了書房!”

    張揚道:“你說咱倆的事兒,他老人家會不會有所覺察?”

    “我不知道!”

    張揚道:“我總覺著顧書記明察秋毫,什麼事都瞞不過他!”

    顧佳彤道:“你今晚說那些話什麼意思?”

    張揚道:“杜天野最近在江城也不順利,一幫老家夥跳出來跟他死磕,我這不是想顧書記幫忙敲打敲打那幫家夥嘛!”

    顧佳彤笑道:“公報私仇才對!杜天野身為市委書記,如果連這點能力都沒有也沒必要幹下去了。”

    張揚道:“我就奇怪了,這幫老家夥跳什麼?明明知道宋省長是支持杜天野的。”

    顧佳彤有些不滿的看了張揚一眼:“你什麼意思啊?難道你覺著他們搞杜天野是我爸在背後撐腰?”

    張揚道:“我可沒這麼說,我就是奇怪,這幫老家夥全都是人精,明哲保身那一套他們玩得爐火純青,可這次一個個都他媽都變得英勇無畏,前仆後繼的跟杜天野對著幹,如果沒人在背後支持,他們這不是找死嗎?”

    顧佳彤道:“所以你就懷疑我爸!”

    張揚道:“我真沒懷疑你爸,你爸一直都很欣賞杜天野,他做事光明磊落的,絕不會幹這種事兒。”

    顧佳彤聽他這樣說才氣順了一些:“我爸最近改變了許多,工作上的事情他開始放手了!”

    張揚道:“人到了這種時候,心總是會有些變化,你爸也是人不是神,他也得麵臨這道坎兒,其實他的身體根本就沒有任何問題,就是因為馬上要退下來了,所以有種失落感。”

    顧佳彤笑道:“想不到你還是個心理學家。”

    張揚道:“這並不難分析!”

    顧佳彤道:“你還是少管那些勾心鬥角的事兒,好不容易能夠休息一陣子,權當放個大假,老老實實的在東江呆著。”

    張揚道:“我這人精力過剩,閑不住!”

    顧佳彤瞪了他一眼:“你倒是有自知自明!”

    “要不我把精和力都在你身上多消耗消耗,這樣我就能安安穩穩呆在東江了。”

    顧佳彤笑罵道:“流氓!”

    “我流氓你還這麼高興?”

    “滾!”

    張大官人在東江要呆不是一天兩天,袁波幫他找了輛六成新的幸福摩托車,手上也不是找不到好車,主要是人家張大官人現在想低調了,再說了,黨校那種地方精英薈萃,開著輛好車招搖,保不準又礙了誰的眼,生出什麼事端來。

    張揚開著幸福摩托車來到黨校停車場,到了那才感覺到自己有點太低調了,放眼停車場內,最破的一輛車就是自己的,人往往就是這樣,越是想低調,越是與眾不同,張大官人又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了,別人忍不住要想,這誰啊?開著個破破爛爛的摩托車來黨校上課?丟人?是哪個鄉來的吧?

    其中還是有不少人認識張揚的,常海心就是其中一個,她現在是嵐山重點培養的年輕女幹部,省委黨校搞幹部培訓,基本上少不了她,這就是朝有人好做官,誰也別覺著不服氣,如今這年月都是這樣。

    常海心是開著桑塔納過來的,她剛剛停好車,就聽到突突突的摩托車響,看到張揚騎著摩托車過來,這廝似乎沒有察覺到已經成為眾人關注的目標,找了個車位把他的摩托車停下。

    常海心正準備過去跟張揚打招呼,卻見門衛已經向張揚走了過去:“你!這麼把車停這兒啊?”

    張揚道:“這不是停車場嗎?我不把車停這兒我停哪兒?”

    “這是汽車車位,你推走,停後麵車棚去!”門衛的口氣很橫。

    如果這廝好說,張揚也就認了,可這門衛不但語氣蠻橫,臉上的表情也是極其傲慢。張大官人雖然最近走背字兒,可虎落平陽也不能被犬欺啊!他根本沒理會那門衛,轉身就走。

    門衛急了,上前抓住他的胳膊:“說你呢!”

    張揚一抖手將那門衛摔了個屁墩兒,抬腳就要踹他:“麻痹的,你什麼玩意兒,也他媽跟我耍橫!”腳還沒踢上去呢,就被常海心給攔住了:“張揚,你幹嘛這是?”

    張揚看到常海心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收回腳:“我最討厭這幫狗眼看人低的!”

    那門衛也是個欺軟怕硬的角『色』,看到張揚這麼蠻橫,爬起來之後,連聲都沒吭,灰溜溜走了。

    常海心看到有不少人向這邊湊了過來,慌忙催促張揚快走。

    張揚拿了公文包,跟著常海心向前方走去。

    兩人同時道:“你也來黨校學習?”

    張揚笑道:“你先說!”

    常海心道:“這是黨校,別動不動就出手,影響不好。”她也聽說了張揚被免職的事情,知道他心情不好,輕笑道:“你現在的樣子就像個怨『婦』!”

    張揚道:“別把我胸襟想得這麼小!”

    常海心道:“我看還不如我這個女孩子!”

    張揚接了一句:“我當然比不上你胸襟大!”

    常海心被他一句話弄得俏臉通紅,不無埋怨的看了他一眼,卻發現張大官人渾然未覺,原來人家並沒有往那方麵想,根本是自己想多了。

    兩人去報到之後,又去後勤部領了宿舍的鑰匙,張揚是沒打算住在黨校,不過也拿了鑰匙,中午有個休息的地方。他幫著常海心把車的行李搬到了宿舍,和常海心同宿舍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婦』女幹部,居然是從江城豐澤過來的,是豐澤市宣傳部的,張揚雖然不認識她,她卻認識張揚,笑著伸出手去:“張主任您好,我是豐澤市宣傳部副部長梁豔!”

    張揚一聽是豐澤的,也笑著跟她握了握手道:“老鄉啊!”

    梁豔笑道:“是啊,張主任可是我們江城的名人!”

    張揚道:“名聲也有好壞啊,你也別叫我張主任,現在我就是一政治白丁!”

    梁豔還兼著豐澤市電視台副台長,她當然知道新近發生在張揚身上的事情,笑而不語。

    張揚幫著常海心收拾的時候,又有一個男子推門走了進來,來人是梁豔的丈夫,豐澤市柳集鎮的鎮長楊峰,他的官要比老婆小,在家也是陰盛陽衰,平時梁豔就對他頤指氣使的。

    楊峰剛進門,梁豔就道:“你幹什麼去了?怎麼這會兒才來?”

    楊峰道:“黨校有我一位老同學,我去他辦公室跟他聊了一會兒。”

    梁豔瞪了丈夫一眼,這才把張揚和常海心介紹給她,楊峰也聽說過張揚的大名,很熱情的跟張揚握了握手:“張主任,久仰,久仰!”

    張揚覺著這兩口子有些俗氣,聊了兩句就借口有事,和常海心離開了宿舍。

    張揚和常海心剛走,楊峰低聲對梁豔道:“他就是那個打投資商的招商辦主任?”

    梁豔點了點頭。

    楊峰道:“過時的鳳凰不如雞,你對他這麼客氣幹什麼?”

    梁豔一把就揪住楊峰的耳朵:“難怪你始終升不上去,一點政治嗅覺都沒有,你也不動腦子想想,他犯了這麼大的錯誤,換成一般人早就開除了,而人家居然還被派到省黨校學習,知道這叫什麼?這叫鍍金,我敢保證,隻要他培訓結束,返回江城,馬上就會升官。”

    楊峰掙脫了妻子的魔爪,『揉』著有些發紅的耳朵道:“你怎麼能這麼肯定?”

    梁豔道:“市委為了他的事情還專門下發了通知,嚴令禁止江城各縣市新聞媒體播報他毆打港商的事件,聽說市委宣傳部張楊慶生因為這事兒都被杜書記罵了!”

    楊峰道:“那又怎樣?”

    梁豔怒其不爭的罵道:“真是個廢柴!”她剛剛找常海心要了手機號,微笑道:“多好的機會,跟人家套套近乎,拉拉關係,說不定哪天就能用上!”

    張揚和常海心剛走出宿舍樓就接到了梁豔的電話。

    梁豔的熱情讓常海心不好拒絕,沒等常海心做出表態,梁豔就道:“就這麼說定了,你們等著啊,我和我家那口子這就下來。”

    常海心掛上電話,向張揚有些無奈的笑道:“梁大姐非得要請我們吃飯!”

    張揚笑道:“都不熟,客氣個啥?”

    兩人說話的功夫,楊峰已經氣喘籲籲的追了出來:“張主任……常……主任,等等,等等!”

    常海心笑道:“我可不是啥主任,就是一個小秘書!”

    楊峰人本來就有點胖,這一路小跑的確夠強,沒多遠的距離已經跑出了一頭的汗,他一邊擦汗一邊道:“都……都中午了,一起吃飯……”

    張揚笑了笑,本來還準備謝絕的,可看到人家都累成這個樣子了,真是不容易,反正到中午了,怎麼都得吃飯。常海心麵子薄,而且以後這近一個月的時間都要和梁豔共處一室,當然不好拒絕人家的邀請。

    於是四人來到黨校對麵的工農兵飯店,這飯店的老板也算有創意,飯店起名工農兵,麵也是紅旗招展,服務員全都穿著軍裝,紮著武裝帶,怎麼看都像是文革時候的紅衛兵,包間名諸如、上山廳、下鄉廳、生產廳、勞動廳……

    他們進的包間名叫生產廳,楊峰揀飯店的特『色』菜點了幾道。

    張揚客氣地說,他們人不多,不要點太多菜,以免浪費。

    酒是楊峰從車拿的,居然也是清江特供,張揚前所未有的擺了擺手道:“我不喝酒!”,連常海心都感到詫異,其實張揚不喝酒的原因是他和梁豔兩口子不熟,還有,他晚上還要在望江樓請客,招呼東江的這幫哥們。

    

Snap Time:2018-04-20 08:50:08  ExecTime: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