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五章病症所在(下)


    第三百二十五章【病症所在】(下)

    顧佳彤敏銳的覺察到了父親的變化,輕聲道:“你們聊,我去泡茶!”

    張揚道:“人在麵臨巨大變更的時候,心理上的變化會反應到生理上,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正常的!”

    顧允知拿起一個軟墊靠在後腰,尋找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仰靠在沙發上:“你這個時候來東江幹什麼?”

    張揚大言不慚道:“政治避難!”

    顧允知也不禁莞爾:“這麼嚴重?不怕被遣送回去?”

    張揚道:“不怕,我就是被驅逐出境的!”

    顧允知聽女兒提過張揚的事情,他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一方麵在他看來這算不上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還有一方麵的原因,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又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這件事輪不到他管。

    張揚道:“我被免職了,市讓我到省黨校來參加青年幹部培訓班!”

    顧允知道:“抽空學習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

    顧佳彤端著泡好的新茶走了過來,給父親麵前放了一杯,給張揚來了一杯。

    顧允知道:“佳彤,你不是學茶道了嗎?也不讓我們見識見識?”

    顧佳彤笑道:“太麻煩了,我耐不住『性』子!”

    顧允知哈哈笑道:“說到耐不住『性』子,張揚才是,你一個招商辦主任把投資商給打了,真是天大的笑話。”

    張揚掀開茶杯蓋聞了聞茶香,抿了一口道:“這次我給杜書記惹麻煩了,一幫常委跳出來趁機發難。”

    顧允知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他聽出張揚正在試圖給自己傳遞信號,有常委向杜天野發難,這件事的確有些奇怪,杜天野剛剛到任,任期還有很久,在這四年多的時間中,杜天野無疑是江城的第一領導人,此前顧允知也了解過,杜天野有能力有魄力,上任伊始便展『露』出他的強硬,把一幫常委弄得服服帖帖的,可張揚這邊一出事,江城常委中就有人跳出來,這件事很不尋常,要知道杜天野有背景,而且他空降江城,文副總理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平海,顧允知和宋懷明都是很欣賞杜天野的。有了這麼深厚的根基,江城的這幫常委怎麼敢公然和他唱反調?顧允知的政治嗅覺高人一籌,他忽然意識到江城政壇的變化絕非偶然。

    每逢暴風雨來臨之前,可以看到蜻蜓低飛,可以看到燕子盤旋,可以看到螞蟻搬家,這些尋常不能再尋常的現象,卻預示著一場改變的發生。政治上也是這樣,顧允知沉默良久,要說到平海政壇最大的變化就是自己,再過幾個月他就要離任,他向上級推薦了宋懷明,通過這段時間他對宋懷明的觀察,發現宋懷明是個有抱負有能力的人,雖然在某些觀點上和自己有所分歧,可並不影響他對宋懷明的欣賞。文國權對宋懷明的力挺也是顯而易見的,顧允知一直以為宋懷明會順理成章的接替自己的工作,可張揚的這番話,讓他警覺了起來。

    顧佳彤看到父親沉默不語,知道他在考慮事情,悄悄來到他身後,為他按摩著雙肩。

    顧允知閉上雙眼道:“離休之後,我打算去南錫住!”

    顧佳彤微微一怔,不知道父親為什麼會突然說起離休後的事情。

    張揚道:“離休了還得發揮餘熱啊,這是我黨特『色』!”

    顧允知笑道:“在仕途中走了這麼多年,我累了也厭了,南錫是我的老家,我準備去那邊住!”他的頭隨著顧佳彤按摩的節奏微微晃動著:“佳彤,我記得你在南錫有房產吧?”

    顧佳彤道:“什麼房產啊,西樵古鎮的老宅子,還是我爺爺留下的呢,前兩年西橋鎮『政府』找上門來,說那片宅子是我爺爺的,你不要,他們找到我,我看到手續什麼都齊全,的確是我們家的地方,就要了下來,一共一間半房子,當時抽空去了一趟,湊巧旁邊的幾套宅子都出讓,我買了下來,讓人修整了下,有兩年沒去了。”

    顧允知道:“抽空收拾收拾!”

    顧佳彤道:“您還真想去那小鎮上住?”

    顧允知道:“不知怎麼,最近經常夢到家鄉的景物,夢到兒時的事情!”

    張揚道:“可能做官做到您這境界,就開始返璞歸真了!”說到這,他不由得想起了喬振梁,不禁笑道:“前些日子,我去清台山的路上車壞了,剛巧碰到了一個中年人,穿的跟個車間主任似的,幫我修好了車,事後我才知道,人家居然是個大幹部!”

    顧允知饒有興趣道:“誰?說出來,我說不定認識呢!”

    張揚道:“雲安省省委書記喬振梁!”

    顧允知猛然睜開雙目,他意識到了什麼,雖然心中對一些事無法確定,可是他知道喬振梁不會平白無故的跑到江城去。一個接著一個的信號傳到他的耳中,他已經初步斷定了這件事未來的走向。

    顧佳彤道:“他是去探望喬夢媛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喬振梁夫『婦』看來對許嘉勇很不爽!”

    顧允知打了哈欠道:“老咯,還不到九點,我居然犯困了!”

    張揚聽出顧書記在下逐客令了,馬上起身告辭。

    顧佳彤裝模作樣的把張揚送到門外,小聲道:“你先回去,我晚會兒在過去!”

    張揚笑了笑道:“時間還早,我去袁波那轉轉,有日子沒見了!”

    顧佳彤柔聲道:“待會兒我給你電話。”

    張揚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袁波自從接手望江樓之後,生意是出奇的火爆,如今他又在普寧區開了一家分店。張揚來找他的時候,袁波正在辦公室擺弄他的那台剛買的386呢。

    看到張揚進來,袁波又驚又喜:“張揚!你什麼時候到的?怎麼也不提前通知一聲,吃飯沒有?”

    張揚笑道:“吃了,就是到你這兒轉轉!”

    袁波道:“我讓人準備點酒菜,咱哥倆再弄兩杯!”

    張揚搖了搖頭道:“飽飽的,喝不下去,我來東江學習的,要呆一個月呢,麻煩你的時候多了。”

    袁波笑道:“成,每天我都給你開小灶!”

    張揚湊到他電腦前看了看,袁波玩電腦遊戲呢。

    袁波道:“都說要與時俱進,所以我弄了台電腦學學,不學不知道,一學嚇一跳,原來我就快成文盲了。”他讓服務員送了一壺檸檬水。

    張揚也渴了,接過一杯灌了下去:“袁波,最近得給我準備幾桌飯,我宴請親朋好友!”

    袁波笑道:“沒心煩了,望江樓、吳越、還有普寧新開的寶食源,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他也聽說了張揚的麻煩事,關切道:“聽說你出了點事,最後怎麼說的?”

    張揚笑道:“還能怎麼說,先吊著唄,讓我來省黨校接受革命教育,至於工作問題,以後再安排。”

    袁波道:“幹脆你調來省吧,江城那座小廟容不下你這尊大菩薩。”

    “你高看我了,我就是一副處,到省能幹什麼?我這人的原則是寧為雞首不為牛後,讓我跟著那幫廳長處長的後麵卑躬屈膝,我可忍不了。”

    袁波笑道:“誰敢讓未來省委書記的女婿卑躬屈膝。”

    張揚道:“胡說八道什麼?”

    袁波道:“我可沒胡說,誰不知道咱們顧書記馬上要退了,宋省長接班已經成為定局。”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你小子眼光夠毒啊,宋省長仕途光明,有了這麼一位老嶽父照顧,你也是前途無量。”

    張揚笑道:“我可不喜歡靠別人!”他來袁波這一是為了消磨時間,二是為了談談方文南的事情,在火車站遇到方文東,讓張揚生出一些同情心,袁波和方文南是老同學,如今方文南走背字,張揚希望這個老同學能夠拉方文南一把。

    提起方文南的現狀,袁波也是感慨不已,他說道:“方文南『自殺』後不久,我還專程去鹽湖監獄探望他,他現在什麼都看透了,走到今天這一步,全都怪他自己。盛世集團完了,方文南以後出獄也不可能做生意了。”

    張揚道:“我來得路上遇到方文東,聽他說方文南想出家!”

    袁波不屑道:“方文東這個人我不喜歡,我不是指他向警方通風報訊的事情,換成我我也會這麼做,不過我認為方文東報警另有動機。”

    張揚道:“你是說他想吞並方文南的家產?”

    袁波道:“現在說這些沒什麼用處了,反正都已經是事實,方文南不在乎,我們這些外人又何必在意呢?”

    張揚的屁股還沒把凳子坐熱,顧佳彤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她的汽車就在望江樓外。

    張揚跟袁波告辭之後走出望江樓,鑽進了顧佳彤的奔馳車,先摟住顧佳彤親了個嘴兒,顧佳彤正準備開車的時候,卻聽張揚道:“等等!”

    顧佳彤微微一怔,順著張揚的目光望去,卻見前麵一個身姿窈窕的女郎鑽入了一輛黑『色』奔馳車。顧佳彤啐道:“好『色』之徒!”

    張揚沒跟她解釋,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來到那輛奔馳車前,敲了敲車窗笑道:“老周,很久沒見了!”

    車窗緩緩落下,『露』出一個中年男子的笑臉,赫然正是去年因為走私黑車案發從東江逃之夭夭的周雲帆。

    周雲帆伸出帶著鑽戒的手,跟張揚握了握:“叫我拉茲,我是印度人!”

    張揚目瞪口呆的望著這廝,我靠,周雲帆,真是能耐啊,搖身一變竟然成了印度人。還好人家沒否認身份,張揚道:“拉茲?”

    周雲帆道:“東屏茶社,我請你喝茶!顧小姐一起來吧!”這廝從反光鏡中早已看到了顧佳彤的奔馳車。

    張揚和顧佳彤來到東屏茶社,周雲帆,不應該說是拉茲帶著他的小女友已經在蘆雪軒等待。

    顧佳彤聽說周雲帆變成了印度人也是奇怪得很,周雲帆的走私案已經了結,這個人還算是仗義,國家的那大筆罰款,他都承擔了下來,在海外把那筆罰款匯了回來,這也是喬夢媛最終能夠得到從輕發落的根本原因,不過周雲帆本身觸犯了國內法律,隻要他回來肯定要接受法律的製裁,沒想到他不但回來了,而且還大搖大擺的來到了東江。

    等張揚和顧佳彤坐下,周雲帆首先做得事情就是遞上自己的名片:“張主任、顧總,這是我的名片!”

    張揚接過名片,上麵是印度文,他不認識,翻過來才是漢字,上麵印著印度新德東方之珠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拉茲!張揚笑道:“我說周總,什麼時候你變成了印度人?”

    周雲帆狡黠笑道:“我從小就生活在印度,我是印度籍華人,我叫拉茲,看過流浪者沒,那主角跟我重名!”

    張揚倒是看過,不無譏諷道:“就是偷看人洗澡那個?”

    周雲帆哈哈笑道:“是啊!想不到你也知道。”

    張揚道:“我就是不明白了,好好的中國人不做非得去當印度阿三?”

    周雲帆道:“我信佛,印度是個佛教國家,在我眼中眾生皆平等!”

    顧佳彤看到周雲帆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禁想笑,她認識周雲帆已有很多年,對這廝的為人十分了解,周雲帆十分狡猾,沒有足夠的把握他不會返回國內,看來他的身份已經不存在任何的問題,他現在已經成了印度人拉茲,那個違法『亂』紀的周雲帆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Snap Time:2018-01-16 19:44:24  ExecTime:0.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