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五章病症所在(上)


    第三百二十五章【病症所在】(上)

    杜天野又道:“招商辦那邊怎麼回事?常淩峰辭職了?這個人可是個難得的人才,跟你有沒有關係?”

    張揚道:“絕對沒有,他辭職跟我絕對沒關係!”

    杜天野皺了皺眉頭道:“你幫忙勸勸他,不能因為對你的處理影響到工作嘛!”

    張揚道:“算了,他那人脾氣倔得很,未必肯聽我的。”

    杜天野道:“你一定要從這次的事情中吸取教訓,人不可能永遠都走運。”

    張揚道:“這次我出事,趙洋林那幫人跳的很凶,你有什麼想法?”

    杜天野道:“跟你有關係嗎?”

    張揚道:“杜書記,你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太厚道了,對那幫老狐狸,該出手時還是應該出手,抓不住老狐狸的尾巴,就抓小狐狸!”

    杜天野雙目一亮,張揚的這句話讓他豁然開朗。

    張揚這次前往東江學習很低調,他選擇乘坐火車前往東江,秦歡知道他要走,自然依依不舍,張揚好不容易才哄好了秦歡,打車來到火車站,在候車室遇到了同樣前往東江辦事的方文東。

    自從方文南入獄之後,盛世集團的效益一落千丈,現在旗下隻剩下餐飲和旅館生意,規模比原來縮減了一半都不止。

    張揚對方文南如今的境況十分同情,他提起方文南前些日子『自殺』的事情。

    方文東歎道:“隻是一時想不開,我大哥經過那件事後,整個人都變了,現在整天看的都是一些佛經,他說出獄之後就出家禮佛!”

    張揚道:“憑著他的能力,出來之後一定可以東山再起。”

    方文東感慨道:“自從海濤死後,我大哥再沒有什麼雄心壯誌了,有時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害了他?”方文南鋌而走險謀殺田斌,正是他向警方告密。

    張揚道:“人一輩子,起起伏伏,究竟誰能說清呢?”他問起盛世集團的經營狀況。

    方文東歎了口氣道:“每況愈下,我已經將嵐山和南錫的分店盤了出去,這次前往東江是去商談融資的!”

    張揚對生意沒什麼興趣,沒有繼續問下去,方文東也知道最近張揚遇到了麻煩,也沒有細說。

    火車抵達東江已經是晚上八點,天空之中細雨綿綿,張揚走下火車,看到顧佳彤在站台處等著自己,心中一陣溫暖。

    顧佳彤身穿藍『色』風衣,腰身纖細,膚『色』潔白細膩,仿佛蒙著一層淡淡的光暈,秀眉彎彎,黑長的睫『毛』上沾著水汽,讓她的一雙美眸顯得如夢似幻。

    張揚的目光落在她粉紅『色』的柔唇之上,下意識的抿了抿嘴唇,心中忽然生出強烈衝動,想要親吻顧佳彤的柔唇,可這畢竟是人來人往的站台,張大官人要有所顧忌,要低調!

    顧佳彤從他灼熱的眼神中已經識破了他心中的想法,淺淺一笑,俏臉之上『露』出兩個醉人的梨渦:“上車再說!”

    張揚撐起雨傘,將顧佳彤籠罩在這方寸天空之下,夜雨很好的掩護了他們,他的手落在顧佳彤的纖腰之上,顧佳彤順勢靠在了他的懷中,仰起俏臉,張揚迅速而有力的在她的櫻唇上吻了一下,顧佳彤的手臂圈緊了張揚的身體,這種滋味讓她沉醉,讓她銷魂,她想要永久的留住這種感覺。

    張揚附在她耳邊道:“我想那啥……”

    顧佳彤紅著俏臉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兩人偎依著走入風雨之中,腦海中不由得想起在北京的那個雨夜,那條街,那場雨,那座激情四『射』的電話亭。

    來到地下停車場,進入顧佳彤的奔馳車,顧佳彤不顧一切的撲了上來,爬到張揚的懷中,摟著他的脖子,用力親吻他的唇。張揚激情回應著,車內的空氣突然變得溫馨而曖昧,一切都在無聲之中默默進行,車頭的奔馳標誌宛如風中的花瓣,快速而細微的顫抖著……

    顧佳彤宛如脫力的羔羊,靜靜趴在張揚的懷中,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一刻,兩人還在地下停車場內,張揚伸出大手撫『摸』了一下顧佳彤的秀發,柔聲道:“餓不餓?”

    “不餓……好飽……”

    張大官人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顧佳彤俏臉一熱,起身擰住他的耳朵:“你這個壞蛋!”

    張揚道:“再不走,停車場該收過夜費了!”

    顧佳彤在黑暗中整理著自己的衣服,打開遮光板上的化妝鏡,看到自己蓬『亂』的秀發,『潮』紅的雙頰。轉身望去,張揚笑得很曖昧很無恥。可是在顧佳彤看來,卻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也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顧佳彤伸手打開了收音機,此時正在播報新聞——昨晚明南小區車庫一輛桑塔納轎車內發現兩具屍首,死者是一男一女,兩人死時全身赤『裸』,根據初步調查顯示,兩人係窒息而亡……

    顧佳彤聽到這慌忙打開車窗,張揚哈哈大笑起來。

    顧佳彤啐道:“還笑!”

    張揚啟動汽車在笑聲中駛離了停車場。

    秋霞湖的雨夜極其靜謐,張揚和顧佳彤坐在二層的陽光房內,雖然沒有陽光的沐浴,不過可以聽到雨點敲擊玻璃的聲音,可以看到遠處朦朧的夜景。

    張揚端起紅酒和顧佳彤碰了碰酒杯:“為我們躲過一劫幹杯!”

    顧佳彤知道他說的是那則新聞,紅著俏臉啐道:“你就不能說點好話?”

    張揚道:“我是個實幹家!”

    顧佳彤嫵媚之極的白了他一眼,柔聲道:“安達文的那件事情處理完了?”

    張揚點了點頭:“沒多大事,他已經表示不追究了,市也給了我處分,我這一個月的黨校學習就是勞動改造!”

    顧佳彤道:“我本來想去江城看你的,可我爸最近身體一直不好,今天上午我陪他去醫院體檢,醫生讓他多休息!”

    張揚道:“明天我去看他!”

    顧佳彤道:“明晚吧,明天晚上我爸在家!”她放下酒杯道:“多虧你給我推薦了常海天,這個人真的很有能力,能夠獨當一麵,不然茵茹走了,我不知道要忙成什麼樣子。”

    張揚道:“茵茹去了香港,去注冊廣告公司的牌照!”

    顧佳彤點了點頭道:“我知道,我們之間一直都有聯係,她有什麼事情總會第一時間告訴我。”顧佳彤停頓了一下又道:“包括你的事情。”

    張揚哈哈笑道:“早就知道她是你安『插』在我身邊的眼線!”

    顧佳彤啐道:“她心底還是和你親近!”

    張揚被顧佳彤的這句話說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和胡茵茹的曖昧關係,顧佳彤心知肚明,不過一直都沒有點破,在這一點上顧佳彤做得很好,胡茵茹做的也很好,她明白自己的位置,從來不和顧佳彤爭寵。

    顧佳彤並不想觸及這個敏感的話題,她輕聲道:“聽說你認了個幹兒子?”

    張揚道:“叫秦歡,挺可愛的,也是你幹兒子,見了他你一定會喜歡。”

    顧佳彤笑了笑,輕聲道:“像我這樣的年齡多數已經做了母親。”

    張揚內心一怔,隨即升起一縷歉疚,顧佳彤已經二十七歲了,的確到了應該做母親的年齡,可是她的家庭和身份決定,她無法如願。

    張揚伸出手,握住顧佳彤的柔荑,望著她淒『迷』的美眸,輕聲道:“相信我,不久以後,我們就能擁有自己的孩子。”

    顧佳彤紅著臉掙脫開他的手掌,啐道:“誰要給你生孩子,美得你!”芳心之中卻是千般情,萬般願。可她也明白現實,自己和張揚無法走到一起,在她心中已經接受了成為張揚情人的事實,她不敢想以後,現在已經很滿足。

    顧佳彤道:“你在北京是不是遇到了養養?”

    張揚點了點頭:“見過幾麵,還是在探望明健的時候遇到的,有個男孩子正追她。”

    顧佳彤笑道:“我知道,江光亞,前副總理江達洋的孫子,他父母經商,家庭條件很好。”

    張揚道:“江光亞本身的條件也很優秀,我看挺不錯的!”

    顧佳彤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一雙美眸看著張揚。

    張揚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幹嘛這麼看著我?”

    顧佳彤道:“養養喜歡你!”

    張大官人很尷尬:“那啥……你胡說什麼?怎麼可能,我一直都把她當妹妹!”

    顧佳彤道:“你把她當妹妹看,可她沒把你當哥哥,我是她姐姐,我看得出來,她喜歡你!”

    張大官人長出了一口氣:“這事兒有點不著調吧?”

    顧佳彤道:“還記得我過去提醒過你,離養養遠一點,她對你崇拜到了極點,不但把你當成救命恩人,還把你當成理想情人,小丫頭陷得很深。”

    張揚歎了口氣道:“她是我小姨子,我對她真沒有非分之想!”

    顧佳彤看到他滿頭大汗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抽出紙巾為張揚擦去額頭的汗水:“你看你個熊樣,我又沒說你什麼?反正你給我記住了,以後多留點神,別讓這丫頭再陷進來了。”

    張揚笑道:“聽你這話,我怎麼覺著自己跟個大禍害似的?”

    “你就是個大禍害!”

    “那你還對我這麼好?”

    顧佳彤幽然歎了一口氣道:“我上輩子欠你的,有句話怎麼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你想禍害就禍害我吧,我決定自我犧牲了。”

    “這可是你說的,回頭可不許反悔!”

    張揚這次見到省委書記顧允知,明顯感覺到他蒼老了許多,走入9號小樓的時候聽到顧允知的咳嗽聲。

    顧允知已經提前知道張揚會來,在家他穿得很隨意,隻穿了一件灰『色』的中式家居服,帶著花鏡,坐在客廳中看著報紙。

    張揚是吃過飯來的,他給顧允知帶來了一個明朝的瓷盤,是他在古玩市場花了五百塊買來的,品相並不怎麼好,他知道顧書記的脾氣,太珍貴的東西顧允知肯定是不會收的,他並不追求瓷器是否珍貴,他感興趣的是瓷器背後的曆史。

    顧允知拿起瓷盤看了看:“民窯的,應該是明朝,品相不怎樣,多少錢?”

    張揚實話實說道:“五百!”

    顧允知搖了搖頭道:“不值,最多二百塊!”

    張揚笑道:“您留著玩吧!”

    顧允知也沒跟他客氣,把瓷盤放在茶幾上,對顧佳彤道:“回頭把錢給他!”

    顧佳彤點了點頭,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顧佳彤肯定不會給張揚錢,給了他也不要,可話顧書記得說。

    顧允知取下花鏡,『揉』了『揉』鼻梁道:“老了!最近精力大不如前了……”他又咳嗽了兩聲。

    張揚示意他伸出手,幫他診了診脈,發現顧允知的身體並不存在太大的問題,他微笑道:“我教顧書記的那套打坐調息的功夫還常練嗎?”

    顧允知道:“每天都練,可身體還是不如以前了。”

    張揚道:“您身體沒什麼問題,咳嗽好辦,回頭我幫您寫張方子,讓佳彤姐抓『藥』回來給您煎服,保管很快就好!”

    顧允知道:“可我最近動不動就犯困,幹什麼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張揚道:“顧書記快退了吧?”

    顧允知深邃的雙目閃過一絲失落之『色』,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自己的症結所在,張揚的這句話切中要害,他還有三個多月的時間就到點了,滿打滿算也就是一百天,過去,他一直都以為自己對離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可真正快到離休的時候,顧允知發現自己還是有些不舍和眷戀。

    

Snap Time:2018-08-15 03:25:27  ExecTime: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