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四章處罰決定(下)


    第三百二十四章【處罰決定】(下)

    聽他這麼一分析,杜宇峰也跟著點頭道:“我看也是好事兒!”

    薑亮道:“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牛文強搶著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薑亮向他豎起了拇指:“有學問,真是有學問啊!”

    牛文強滿臉放光道:“那是,我現在是江城師範學院中文係的函授生!”

    趙新偉陰陽怪氣道:“文青啊!”

    牛文強沾沾自喜的點了點頭道:“我不是吹,以往我上中學的時候,寫出的作文基本上都是範文,全都是在班級上朗誦的級別。”

    杜宇峰道:“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也不報稅,你打著函授的旗號整天往師範學院鑽,該不是看上了那個美女大學生了吧?”一句話說得牛文強臉上一熱,這廝掩飾不住得意,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他們這圈人就有三個警察,目光不是一般的犀利,從牛文強的舉動中已經看出了蛛絲馬跡,薑亮笑眯眯道:“有情況!”

    牛文強點了點頭道:“南林寺的高僧說,我今年命犯桃花!”

    趙新偉呸了一聲:“就你那熊樣,桃花也能落在你頭上!”

    牛文強道:“我是狗熊過桃林,桃花朵朵開,人長得帥,真是沒辦法!”

    杜宇峰道:“做人莫裝『逼』,裝『逼』被雷劈!”

    牛文強是個凡事藏不住的『性』子,終於還是忍不住拿出一張照片給他們看,照片上的小丫頭長得挺清秀,是江城師範學院的大三學生。

    趙新偉道:“小麗呢?”

    牛文強道:“拜拜了,那女人隻認得錢,坑了我四萬多塊,跟金凱越的廚子跑了,麻痹的!”

    張揚笑了起來:“我怎麼覺著你這腦袋有點綠呢?”幾個人同時點頭。

    牛文強收起照片道:“都他媽嫉妒我!”

    趙新偉道:“看來我也得去師範學院弄個函授上上,不然好白菜全都讓豬拱了!”

    牛文強瞪大了眼睛:“靠,你罵誰呢?你才豬呢,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薑亮笑道:“張揚,你好像也在函授吧?有什麼豔遇說給大家聽聽,別讓這小子一個人得瑟!”

    張揚的確在函授,他在省黨校函授,他笑道:“我那是黨校,哪有什麼豔遇,在黨校『亂』搞男女關係,『性』質可不一樣。”

    牛文強道:“拉倒吧,你什麼事兒不敢幹啊?”

    趙新偉建議道:“你還不如去黨校轉一圈呢,這樣也能躲避一下風頭啊!”

    他的話提醒了張揚,張揚端起酒杯道:“目前書麵處理意見還沒出來,我得老實在江城呆著。”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電話是顧佳彤打來的,這兩天顧佳彤也一直在關注張揚毆打港商事件,甚至為了張揚這件事她專門去找了父親,顧允知對這件事的態度是不聞不問,在顧允知看來,能夠在這件事上起到作用的人很多,但絕不是他。

    張揚不想顧佳彤擔心,電話中告訴她,自己已經和安達文達成了諒解,安達文也不會再繼續上告,顧佳彤這才稍稍放下心來,她知道張揚要被暫時停職,提出讓張揚來東江呆一陣子,最近父親的身體不太好,順便讓張揚幫他看看。

    張揚答應等到正式處理決定出來,自己就前往東江。

    酒喝到一半的時候,李承乾過來敬酒,他順便提出想承包匯通公司食堂的事情,最近匯通和藍星合作,來了不少韓國技術人員,所以匯通專門成立了韓餐部,對外出租,李承乾動了這個心思,他並不知道市已經決定要拿掉張揚的一切職務。

    張揚也沒拒絕,他隻要給喬夢媛打個招呼,這個麵子,喬夢媛應該給他。

    張揚的處罰決定是常務副市長李長宇親自宣布的,為此招商辦和企改辦還專門召開了一個會議,連抱病在家的肖桂堂也專門趕過來參加這次會議,他的目的很明顯,是來看張揚笑話的。

    李長宇這次沒有肯定張揚的工作成績,隻是曆數了他最近犯得錯誤,李長宇道:“經市領導研究決定,張揚同誌的行為已經眼中影響到江城市『政府』在海外投資商心目中的形象,所以對他進行如下處理!”他頓了頓道:“免除張揚同誌招商辦副主任職務,具體工作由副主任肖桂堂主持,免除張揚同誌企改辦副主任職務,具體工作安排由馬華成同誌統一安排,給予張揚同誌黨內警告處分,並扣發94年度全部職務津貼!”李長宇宣布完處罰決定,抬起頭環視眾人道:“我希望在場的各位幹部,各位同誌能夠從張揚的事件中吸取教訓,認真反思自己的做法,在以後的工作中,要注意工作態度和工作方法,學會如何與投資商搞好關係。這樣的錯誤我們要完全杜絕,決不允許再度發生!”

    肖桂堂此時的心情真可謂是暢快淋漓,他不無得意的向張揚望去,發現張揚神情自若,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意,根本不像被批評的樣子,仿佛正在接受表彰,肖桂堂心中暗罵,你他媽得瑟什麼?

    李長宇道:“市對招商辦和企改辦的工作十分重視,你們是我們改革開放的前哨站,我希望所有同誌都要認識到自己肩頭所承擔的責任和義務。”李長宇說完這番話,環視了一下會場,兩個單位加起來也沒多少人,李副市長每個人都能照顧到。李長宇本想問問大家有什麼意見,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他知道張揚在企改辦和招商辦中群眾基礎不錯,假如有人當場為他鳴冤反而不好。

    可終究還是有人為張揚說話,第一個跳出來的是朱曉雲,她開口道:“李市長,本來我沒資格在這樣的場合說話,可是我得為張主任鳴句不平,張主任在企改辦、招商辦領導位置上所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不能因為這一件小事就將他所有的功績全部抹煞,我認為領導對這件事處理的不公平,我不服!”她一說話,崔傑、陳建、何樹雷都跟著說不服,連馬華成的兒子馬德華也嚷嚷著不服。

    張揚此時說話了:“你們添什麼『亂』啊?領導已經決定的事情,你們嚷嚷什麼?都給我閉嘴,老老實實幹活!”一句話把所有人都給鎮住了。

    李長宇看了看張揚,故意做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張揚,希望你能夠從這件事中得到教訓,好好改正錯誤。”

    會議結束之後,李長宇專門把馬華成、肖桂堂留下來開了個小會,自然是囑托他們要好好幹,張揚出了事,企改辦和招商辦的工作不能放鬆,當然要由他們兩個抓起來。

    馬華成還有兩個月就退休了,他想不到張揚在這當口兒又出了事,他當場雖然沒有替張揚說話,可現在卻提了點建議:“李市長,我看對小張的處理是不是太重了,他畢竟年輕,『性』情雖然衝動了一點,可工作能力還是很突出的,再說了,他這次出事和企改辦的工作沒有關係啊!”馬華成的意思很明顯,張揚是以招商辦副主任的身份打人,在企改辦的工作中並沒有犯錯,何必把他企改辦副主任的工作也給擼了?

    李長宇道:“領導指示,對於張揚同誌這次的錯誤絕不能姑息。”

    一旁肖桂堂道:“我看領導的決定是對的,如果犯了錯都不罰,那麼以後體製內還有什麼規矩可言?”

    馬華成知道他恨透了張揚,說出這樣的話再正常不過,歎了口氣道:“我年齡大了,讓我來抓企改辦的工作有些吃力了。”

    李長宇道:“市考慮到企改辦工作的複雜『性』,又考慮到你即將麵臨退休的實際情況,特地給你派了個幫手。”

    馬華成微微一怔:“誰?”

    “肖林!”

    張揚聽說肖林升任企改辦副主任的消息,內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爽的,肖林是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現任副市長肖鳴的侄子,當初是張揚幫他弄了個開發區企改辦,並讓他擔任主任,如今自己剛剛被拿下,那邊肖鳴就慌忙把侄子提上來頂自己的位置,這多少有些不夠厚道。

    李長宇看出他有想法,站在老市委的花園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啊,還是好好歇歇,暫時別管工作上的事情了,央視的那幾個記者剛走,聽說你打安達文的那則新聞還要播出,馬上你就會變成全國知名的人物。”

    張揚怒道:“這幫記者就是喜歡添『亂』!”

    李長宇道:“人家幹得就是這種工作!”

    張揚道:“肖桂堂這個人不行,又沒能力又貪功,他要是擔任了招商辦主任,招商辦工作肯定玩完!”

    李長宇笑道:“哪有那麼嚴重?肖主任是老同誌了,政治覺悟還是有的。”

    張揚反問道:“政治覺悟是什麼?”

    李長宇微微一怔,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回答張揚這個問題。

    張揚道:“你們把我給免了,不過並沒有把我開除,我現在屬於什麼單位?你總得給我找個地方掛著,不然我工資從哪兒領?”

    李長宇笑道:“我市正在籌建檔案館,你先去那當顧問吧!”

    “顧問?”張大官人汗都冒出來了,難不成自己因為這事兒麵臨著提前退休了?

    李長宇道:“沒什麼具體工作,就是個名目!”

    張揚道:“我說咱們市還有多少這種吃白食的地方?”

    李長宇不解的看著他。

    張揚道:“改天我把親戚朋友全都弄進來!”

    張揚的離職對招商辦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首先章睿融因為長期病假被自然辭退,然後副主任常淩峰遞了辭呈,肖桂堂馬上就批準辭職。對這幫外聘人員根本不用采取什麼手續。

    按照張揚的脾氣是看不過去的,可常淩峰事先給他打了招呼,既然肖桂堂想跳,就讓他自由自在的跳幾天。

    新任企改辦副主任肖林給張揚打了幾個電話,邀請張揚吃飯,他是個聰明人,知道自己在這個敏感的時候來到這個敏感的位置可能會引起張揚的不快,所以想當麵和張揚解釋一下。

    張揚沒空赴約,他在江城第一人民醫院弄了個病假手續,來到市委書記辦公室去找杜天野。

    杜天野掃了一眼張揚遞過來的病假:“請個病假也要我批準嗎?”

    “你是市委書記,我不找你找誰啊?”

    杜天野拿起病曆扔在桌上:“跟我示威是不是?借著這事兒發泄心中的不滿是不是?”

    張揚笑道:“那倒沒有,我現在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我怕了,我想休息休息,我惹不起,我躲起來還不成嗎?”

    杜天野道:“沒必要歇病假,省黨校有個青年幹部進修學習班,已經給你報名了,課程一個月,講的是如何增強自律『性』,如何提高領導素養的問題,剛好對你有用,你回頭去辦手續吧!”

    張揚一聽來勁了,嬉皮笑臉的在杜天野身邊坐下,拉著轉椅靠近了他:“那啥……我還算幹部啊?”

    杜天野沒好氣道:“又沒把你的副處給免了,你當然算幹部!”

    張揚道:“你這麼保我是不是頂了很大的壓力?真的,我不想連累你,要是你真覺著不好辦,就揮淚斬馬謖吧,我不想欠你人情!”

    杜天野罵道:“滾蛋!我怎麼聽你說話那麼刺耳?”

    張揚笑道:“我是真感動,發自內心的感動,我犯了這麼大的錯誤,杜書記還肯給我機會,我真是……”

    杜天野道:“你少跟我耍貧嘴,央視可能要播你的新聞,你小子還是找個地方涼快去,免得成為千夫所指。”

    “是,是!”張揚連連點頭。

    

Snap Time:2018-01-19 09:53:11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