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四章處罰決定(上)


    第三百二十四章【處罰決定】(上)

    杜宇峰把張揚拽到一邊:“我說你怎麼回事兒,現在江城所有人都盯著你,等著看你笑話,你小子還敢出來鬧事?”

    張揚道:“我又沒打人,她們三個丫頭鬧事,我動都沒動!”

    杜宇峰歎了口氣道:“你啊!喝酒也不叫我一聲。”

    張揚道:“沒喝盡興呢,皇家假日,去嗎?”

    杜宇峰望了望那三個仍然沉浸在打人興奮中的女孩子,猛的搖了搖頭:“不去,我看這三個丫頭都夠瘋的,你可看好了,保不齊給你又惹什麼麻煩。”

    張揚笑眯眯道:“喬老的孫女打個把人算什麼?”

    杜宇峰笑了一聲:“得,你牛,我不跟著你們摻和,對了明天有空嗎?我請你喝酒!”

    張揚道:“我現在是無所事事,聽候組織處理!”

    “那就定了,我把牛文強也給調過來,漢江燒烤,明晚六點,不見不散!”

    張揚和杜宇峰分手之後,帶著三位女暴徒前往皇家假日。

    喬夢媛這會兒有了幾分酒意,明顯情緒高漲,她坐在張揚後麵,笑道:“剛才我潑那個無賴一臉熱水的時候,真是痛快!”

    時維笑道:“表姐,你剛才可真是彪悍,我還沒出手,你先衝上去了。”

    喬夢媛道:“看來女人不會點功夫就得受欺負,安小姐以後教我們兩招!”時維道:“你幹脆收我們當徒弟吧!”

    安語晨笑道:“張揚是我師父,我要是收你們當徒弟,你們兩人就是他徒孫了!”

    時維和喬夢媛對望一眼,同時大笑起來,當張揚的徒孫她們可不幹。

    蘇小紅幫他們留了最大的一個包間,可喬夢媛卻吵著要在大廳坐,張揚估『摸』著今晚要是在大廳,十有八九要鬧出『亂』子來,在別人的地盤上無所謂,可蘇小紅是自己朋友,總不能砸自己人的場子,他好不容易才把她們三個勸到包間。安排好酒水,在她們點歌的時候,來到外麵的吧台,蘇小紅身穿深紫『色』旗袍,美好的曲線玲瓏畢現,張揚不禁笑道:“紅姐,你這麼穿,容易把狼給招來!”

    蘇小紅白了他一眼:“你就是一頭狼!”她讓調酒師調了杯雞尾酒讓張揚嚐嚐,又讓人給包間內送去幾杯,小聲向張揚道:“怎麼回事兒?我看喬夢媛有點多了?”

    張揚道:“人誰沒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出來發泄發泄就好了!”

    蘇小紅白嫩的手指輕輕敲了敲酒杯:“你這次鬧的動靜可不小!”

    張揚道:“我就這脾氣,看不順眼我就得管,打了就打了,至於後果,以後再考慮。”

    蘇小紅道:“你啊,遇到英雄救美的機會從不猶豫!”

    張揚笑道:“這可算不上什麼壞事兒!”

    “處處留情也不是什麼好事兒!”

    張揚喝了口酒:“紅姐,要是我真過不了這一關,我就過來給你當保安!”

    蘇小紅笑道:“成!反正我這皇家假日有一半是你的!”

    張揚聽得頭大:“得,我不提還不成嗎?你的就是你的,別瞎跟我套近乎!”

    蘇小紅道:“知道你不可能來我才這麼說,天下間還有你過不去的坎兒?”

    此時侍者走了出來拿了瓶路易十三,蘇小紅一問,居然是喬夢媛她們要的。蘇小紅道:“張揚,你得去看看,要是三個丫頭都發了酒瘋,回頭可不好收拾!”

    張揚慌忙回到包間,看到安語晨和時維、喬夢媛三人正端著酒杯幹杯,時維道:“讓那些臭男人滾得遠遠的!”

    喬夢媛道:“對,滾得遠遠的!”

    安語晨跟著附和道:“女權萬歲,我們不需要男人!”

    張大官人走了進來,望著這仨丫頭:“真不需要?”

    “不需要!”三人異口同聲道。

    時維帶著酒意道:“滾出去!”

    安語晨道:“出去!”

    喬夢媛格格笑道:“男人滾開!”

    張大官人縮了縮脖子,灰溜溜退出了門外:“喝死你們!”身後傳來喬夢媛的歌聲:“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蘇小紅一直都在門外等著,麵的動靜她也聽到了,向張揚笑道:“真喝多了!”

    張揚道:“我發現喝醉的女人不叫女人!”

    “叫什麼?”

    “老虎,全他媽是老虎!”

    三隻老虎如今都靜靜躺在木屋別墅的大床上,外麵的太陽已經升起老高,陽光從窗簾的縫隙中透『射』進來,正落在喬夢媛的臉上,陽光將喬夢媛驚醒,她『揉』了『揉』額頭,發現安語晨和時維仍然在熟睡,喬夢媛頭腦昏沉沉的,她忽然想起什麼,有些驚恐的看了看身上,衣服好好的穿著,隻是有些淩『亂』。

    喬夢媛從安語晨和時維交纏的四肢中抽離,小心翼翼的走下床,她看了看這陌生的環境,房間很溫馨,來到窗前,將窗簾拉開一條縫,看到不遠處平整如鏡的南湖,看到草地上一個男孩正在追逐著足球,卻是秦萌萌的兒子秦歡。

    張揚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野中,他輕巧的將球挑起,繞過秦歡,秦歡笑著在後麵追逐,終於抓住了張揚的衣角,被張揚抱起來原地轉了一個圈,爺倆躺倒在草地上,發出陣陣歡笑。

    喬夢媛不覺『露』出會心的笑容。

    此時她聽到手機的震動聲,拿起手機,看到號碼屬於許嘉勇,她馬上掛斷,發現手機上已經有了不少電話,多數來自於許嘉勇,喬夢媛咬了咬櫻唇,眼前又浮現出許嘉勇瘋狂的眼神,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時維和安語晨先後醒來,她們昨晚都喝了不少的酒,三人想起昨晚瘋狂放縱的樣子,都有些不好意思,沐浴整理之後,來到客廳,張揚的母親徐立華已經準備好了早餐,她笑道:“都醒了!”

    安語晨紅著臉叫了聲徐阿姨,心說昨晚的醉態肯定讓她看到了,對自己的印象一定更差了。

    時維和安語晨也跟著叫了聲徐阿姨。

    徐立華慈和笑道:“早餐準備好了,趕緊吃吧,張揚一大早就去三珍齋買了蒸餃,我燒了一鍋酸辣湯,準保醒酒!”

    張揚帶著滿頭大汗的秦歡走了進來,徐立華心疼道:“你怎麼讓小歡瘋這麼厲害,術後沒多久,不能劇烈運動。”

    張揚笑道:“沒事兒,他複原的差不多了,運動運動,增強增強體質也好!”

    他向安語晨笑了笑道:“你下午飛機啊,別晚點了!”

    安語晨今天要返回香港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書,她點了點頭,夾起一個蒸餃吃了,讚道:“好吃!”

    徐立華端著一碗酸辣湯放在她麵前,安語晨慌忙去接,這才看到喬夢媛和時維都去廚房幫忙了,她從小養尊處優,所以沒這種意識,徐立華比較三個女孩子,自然覺著安語晨沒什麼眼『色』。

    喬夢媛道:“安小姐今天回香港嗎?”

    安語晨點了點頭道:“下午的機票,我這次回香港是解決一下內地投資的事情!”

    喬夢媛雖然心緒不佳,可聽到生意上的事情,仍然十分的關注:“哦!南林寺商業廣場的事情你們打算怎麼辦?”

    安語晨道:“結果可能要讓你失望了,現在江城投資的事情由我全權負責,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權我不打算轉讓。”

    喬夢媛並沒有任何的失落之情,她微笑道:“由你全權負責更好,隻是不清楚安達文先生還會不會『插』手?”

    安語晨搖了搖頭。

    喬夢媛道:“安小姐,我更願意和你合作!”喬夢媛的這句話沒有任何虛偽的成分,即便是在商場之上,誰都更喜歡真誠守信的合作者。

    喬夢媛返回公司的時候,發現許嘉勇的車停在那,她微微一怔,不過仍然還是向公司走去,喬夢媛外柔內剛,她不是一個喜歡逃避的人。

    “夢媛!”許嘉勇推開車門追了過去。

    喬夢媛停下腳步,僅僅一夜未見,許嘉勇整個人憔悴了許多,他的身上帶著濃烈刺鼻的酒氣,眼睛有些浮腫,布滿血絲,看著許嘉勇的樣子,喬夢媛有些不忍,可想起昨天他瘋狂粗魯的行徑,喬夢媛一顆心頓時硬了起來,她漠然看著許嘉勇,冷冷道:“找我有事嗎?”

    “對不起……我……我昨天好像鬼『迷』心竅……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這麼瘋狂的舉動,夢媛……”許嘉勇伸出手去試圖抓住喬夢媛。

    喬夢媛向後退了一步:“嘉勇,在昨天之前,我從未懷疑過你對我的感情,可現在……”她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究竟愛不愛我?你和我訂婚究竟為了什麼?”

    “我愛你!”許嘉勇急於表白自己。

    喬夢媛搖了搖頭:“別說這個字,我不信!”

    許嘉勇的臉『色』無比蒼白,他顫聲道:“夢媛,我發誓,我從沒有想過去利用你,我是真的喜歡你,我……”

    “我不信!”喬夢媛的表情無比堅定。

    許嘉勇道:“你要怎樣才肯相信我?如果我死才能夠證明,那麼我死給你看!”

    喬夢媛歎了口氣道:“有必要嗎?嘉勇,給我一點時間,也給你自己一點時間,讓我們平靜下來,讓我們仔細考慮一下,我們之間究竟是不是一個錯誤。”說完她轉身離去。

    許嘉勇望著她的背影,目光中閃現出一絲怨毒,他咬牙切齒道:“張揚,我饒不了你!”

    也許是因為新近藍星集團把生產基地落戶江城的緣故,漢江燒烤的生意忽然好了起來,老板李承乾終日笑逐顏開。

    杜宇峰知道張揚最近不順,今天請他喝酒主要是想開導開導他,他把薑亮、牛文強、趙新偉幾個老弟兄都叫了過來。張揚今天是一個人過來的,安語晨去了香港,胡茵茹也跟她一起走了,去香港和海蘭把廣告公司的牌照辦好,順便幫著安語晨出出主意,按照張揚的意見,不能白白便宜安達文那小子。

    張揚帶了一箱五糧『液』過來,望著桌上的兩碟泡菜忍不住道:“我說李老板,你能不能來點新鮮的,每次都是這玩意兒?”

    李承乾笑著端上一盤花生米,一盤海帶絲:“我這是韓式燒烤,你不喜歡吃泡菜,別的客人都喜歡吃,我看到不多了,特地給你們留的。”

    牛文強吃了口泡菜:“不錯啊,我喜歡吃!”

    杜宇峰道:“李老板,看著上啊,一定要保質保量!”

    李承乾笑道:“放心吧,你們是我的貴客!”

    趙新偉打開兩瓶茅台,給每個人都滿上。薑亮聞了聞:“真香,每次我想喝茅台的時候就想起張揚來了。”

    趙新偉道:“原本我還擔心你窮困潦倒吃不上飯,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還有茅台喝,日子比我富裕多了。”

    張揚笑道:“少寒磣我,我現在是犯錯誤的人,不知有多少人等著看我的笑話。”

    牛文強道:“那叫痛打落水狗!”可巧李承乾端著一盤熱騰騰的狗肉上來,一群人哈哈笑了起來。

    張揚歎了口氣道:“這次我認栽!”

    薑亮道:“市的最終處理意見是什麼?”

    張揚道:“免去我的一切職務,給我黨內警告處分,扣發94年全年職務津貼。”

    趙新偉道:“還行啊,黨內警告處分不算啥事兒,那點職務津貼你本來就不在乎,至於招商辦和企改辦的副主任,拿掉就拿掉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為你以後升官掃平道路,我看是好事兒!”

    

Snap Time:2018-08-21 09:51:02  ExecTime: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