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三章女暴徒(下)


    第三百二十三章【女暴徒】(下)

    時維和安語晨扶著喬夢媛來到隔壁休息室,喬夢媛哭得好不傷心,一直以來她對許嘉勇都是一往情深,早已抱定非他不嫁的念頭,可沒想到他會這樣對待自己。

    時維憤憤然道:“表姐,他不是人,是個畜生,報警抓他!”

    安語晨不清楚情況,可是看到剛才的一幕也是憤憤不平:“這種垃圾,你還這麼喜歡他,跟他解除婚約。”

    喬夢媛的情緒終於平複下來,她紅著眼睛道:“算了!讓他走吧,這件事不要聲張出去!”

    時維怒道:“便宜了那個混賬!”她起身去隔壁辦公室。

    許嘉勇已經醒來,整好了衣服,下體被時維踢過的地方已經腫了起來,好不疼痛。他低著頭,沒法不低頭,今天這事情太丟人了。

    張揚坐在辦公桌上,抱著膀子冷冷看著他:“許嘉勇啊許嘉勇,真是有出息!”

    許嘉勇靠著牆邊坐著,哆哆嗦嗦從衣袋中找出一盒煙,抽出一支點燃,他也不知道自己剛才為什麼會如此瘋狂,是張揚,是張揚把他刺激成這個樣子。

    張揚道:“抽吧!要是進了監獄就沒得抽了!”

    許嘉勇望著張揚:“你恨我?”

    張揚道:“值得嗎?說實話,我沒把你看在眼!”

    許嘉勇唇角的肌肉痛苦的抽搐了一下。

    張揚有些莫名奇妙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張揚道:“你還真夠仗義,我這邊剛出了點事兒,馬上你就主動犯罪來陪我,衝著你這份精神,等你入獄之後,我會經常去看你的。”

    此時時維走了進來,她冷冷掃了許嘉勇一眼,目光中充滿了鄙夷:“我姐讓你滾!”喬夢媛明明是讓許嘉勇走的。

    張揚有些詫異的看了看時維道:“不報警了?”

    時維不滿的瞪了他一眼。

    許嘉勇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緩慢的向門外走去,經過時維身邊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幫我跟夢媛說一聲對不起!”

    許嘉勇走後,張揚忍不住問:“搞什麼?真打算這麼放過他?”

    時維道:“我又不是我姐,我哪知道?你們這些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幹我屁事啊!”

    安語晨這次過來是想告訴喬夢媛,南林寺商業廣場開發權不會轉讓,以後她們仍將保持合作,可發生了這件事,自然就沒辦法提起了。

    喬夢媛還算堅強,洗澡換衣之後,重新走了出來,張揚、安語晨、時維都在辦公室等她,其實誰都明白這也不算什麼大事兒,喬夢媛和許嘉勇是未婚夫妻,兩人已經訂婚,就算許嘉勇真的得逞了,估計喬夢媛也不會告他,可這件事被張揚撞破,以後事情發展的軌跡必然完全改變,這廝借著這件事把許嘉勇給悄悄處理了一下,許嘉勇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變化。不過就算以後意識到,這筆帳十有八九也會算在時維的頭上。

    喬夢媛此時頗有些萬念俱灰的感覺,她對許嘉勇的感情是真摯的,在許嘉勇最需要她的時候,來到他的身邊,頂住家庭的壓力,勇敢的和他訂婚,許嘉勇對此也很感動,甚至表示要到結婚之日才要她,喬夢媛為他的這份尊重還深深感動,可今天發生的事情,已經完完全全把喬夢媛的幻夢擊碎,她看到了許嘉勇瘋狂無情的一麵。在內心深處,第一次產生了恐懼。

    喬夢媛表麵上雖然鎮靜,可內心卻是極其複雜,她不知道這件事發生之後,自己應該怎樣和許嘉勇相處。她輕聲道:“張揚、安小姐,今天的事兒……”

    不等她說完,張揚就笑道:“什麼事兒?我們剛到什麼都不知道!”

    喬夢媛的心中感到一絲溫暖,張揚這個人絕非表現出的那樣囂張蠻橫,他很會體察別人的心理。

    安語晨看到喬夢媛的情緒已經基本穩定了下來,起身告辭道:“那我們先走了!”

    張揚卻道:“該吃飯了,我請大家晚上一起去吃一頓,然後去皇家假日唱歌怎麼樣?”

    時維心想這張揚可真沒眼『色』,發生了這種事情,表姐哪有心情,她並不知道,張揚知道喬夢媛這個時候是心緒最為煩『亂』的時候,大家在一起放縱發泄一下對她反而有好處。

    連安語晨也以為喬夢媛肯定會拒絕,可喬夢媛居然就點了點頭道:“新帝豪吧,我讓他們準備!”

    張揚搖了搖頭道:“大酒店的套菜早吃膩歪了,那啥,我知道新開了家泥鰍館,專做泥鰍的,咱們去嚐嚐!”

    張揚所說的泥鰍館在老街附近,他是聽杜宇峰說的,杜宇峰新分了房子就在這不遠,邀請張揚幾次了,可張揚一直都有事,沒顧得上過來。

    張揚帶著她們三個來到了泥鰍館,喬夢媛雖然表麵上一切如常,可從她的目光中仍然可以輕易就找到落寞和痛楚。

    雖然還不到五點,包間已經訂滿了,他們隻能在大廳坐下。

    張揚拿起菜單遞給喬夢媛讓她點菜,喬夢媛道:“隨便,選特『色』的來兩樣。”

    時維毫不客氣的把菜單拿了過去,點了四涼四燒兩炒,她點菜也有個特點,隻點貴的,反正是張揚請客,可不能給他省錢。

    張揚笑道:“貴的未必好吃!”

    時維道:“最貴的一個菜才58,你可真會挑地方!”

    張揚道:“沒辦法,我馬上成無業遊民了,今年的職務津貼全都被扣了,窮啊!”說這話的時候他看著喬夢媛。

    喬夢媛難得的『露』出一絲笑容:“別在我麵前哭窮,大不了我請客!”

    時維道:“那可不成,我們三位大美女陪你吃飯,你賞心悅目的,沒找你要陪護費都不錯了,還要我們倒貼請客?沒門!”

    張揚嬉皮笑臉道:“小聲點,最近嚴打,三陪是不合法的!”

    時維怒道:“你才三陪呢,什麼鬼話!”她一咋呼,周圍的食客都向他們看來,其中不乏有猥瑣的眼光,喬夢媛跟著出來隻是想排遣一下心中的苦悶,有些心不在焉,自然不會在意這些目光,安語晨和時維都是大咧咧的『性』子有人看她們,她們便用凶狠的眼光回敬過去。

    張揚提醒她們兩個道:“出門在外,低調做人,千萬別惹事!”

    時維笑道:“你也配說低調這兩個字?”

    張揚道:“沒辦法,最近走背字,我不低調也不行啊!”

    菜上來之後,張揚叫了一瓶清江特供,時維酒量不行,張揚擔心安語晨的身體,沒讓她喝,喬夢媛自己倒了一玻璃杯:“我陪你喝!”

    張揚笑道:“成,咱們認識這麼久,我還真沒領教過你的酒量!”

    喬夢媛的酒量很不錯,這一斤酒基本上都進了她和張揚的肚子,喬夢媛居然沒有任何的醉意。她很痛苦的發現了一件事,越是自己想麻醉自己的時候,頭腦反倒越清醒。

    每個人都看出了喬夢媛的企圖,安語晨道:“別喝了!”

    喬夢媛笑道:“我沒事,張揚,你行嗎?再幹一瓶?”

    張揚笑道:“我一大老爺們有什麼不行的?幹就幹!”

    喬夢媛聽出了這廝話的曖昧含義,不知為何心中卻沒有反感,反而感覺到舒服了一些,連喬夢媛都無法解釋。

    時維罵了一句:“流氓成『性』!”她的這句話把喬夢媛的臉給說紅了。

    張揚笑道:“我就流氓怎麼著?你這麼晚跟我出來不害怕啊?”

    時維瞪大眼睛道:“你敢!”她發覺一旁有個流流氣的小子看著自己,怒道:“看什麼看?”

    那小子是這一帶的一個混混,諢號就叫泥鰍,也是派出所的常客,今天剛好拘留期滿,被放出來,他的幾個小兄弟正給他接風呢。這年月,越是這幫社會渣滓,越覺著自己如何如何,仿佛進過局子,自己便多了一道光環是的,他不認識張揚,看到張揚一個人帶了三個美女進來,心早就有些不平衡,時維當著這麼多小兄弟的麵斥他,他臉上可掛不住。

    他拍著桌子站了起來:“臭婊子,你他媽說誰的?信不信我幹了你?”

    張揚這會兒倒是沉得住氣,端起酒杯跟喬夢媛碰了碰,喬夢媛咬了咬嘴唇,忽然站起身,抓起自己麵前剛剛倒好的熱茶,一下潑在了泥鰍的臉上,她憤然道:“畜生,你懂不懂得尊重女人?”

    張揚、安語晨和時維都愣了,誰都沒想到喬大小姐發火了,那杯茶雖然不是滾開,也得有八九十度,燙得泥鰍捂著臉慘叫了一聲,他紅了眼,抄起板凳就衝了上來。

    安語晨抬腿踢去,穩準狠,三字要訣掌握的爐火純青,一腳將泥鰍手中的板凳踹得四分五裂,踢中泥鰍的胸口,泥鰍的身體踉踉蹌蹌向後退去,撞在後麵的桌子上,然後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桌麵上的菜肴灑了他一身。

    時維上去又補了一腳,踢完之後,才發現自己的運動鞋上沾上了一片油汙,氣得又衝上去在泥鰍的肚子上踢了一腳。

    跟泥鰍一起喝酒的五個人全都站了起來,事情發生的實在太突然,他們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泥鰍就讓三個女孩子給打了。

    張揚原本也沒打算出手,雖然他很想出手,可事情是時維挑起來的,第一個出手的是喬夢媛,正麵戰鬥的是安語晨,別的不說,就憑安語晨的武功,對付這幫小混混肯定是綽綽有餘。張大官人坐在那端著酒杯,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護法,保證沒有什麼意外發生。

    這飯店本來就很小,混戰剛剛開始,整個飯店就『亂』成了一團。

    泥鰍的五名同伴剛想圍上來,安語晨已經衝到他們的身邊拳打腳踢,三下五除就將他們全部擊倒在地,時維衝上去跟著趁火打劫。喬夢媛也照著倒在自己麵前的那混混兒身上狠踢了幾腳。

    張揚看得於心不忍,這世道女人還真不能惹。

    打得正熱鬧的時候,杜宇峰走了進來,他倒不是來喝酒的,下班回家剛好經過這,聽到麵打起來了,所以進來看看,誰想鬧事的全都是熟人。

    張揚笑著向他點了點頭。

    泥鰍捂著被燙出水泡的臉站了起來,他認識杜宇峰:“杜警官,我們被人打了!”

    “活該!”

    泥鰍愣了:“你怎麼說話呢?”

    “趕緊走人,再留在這兒礙眼小心我把你弄進去!”杜宇峰不耐煩道。

    周圍人有人認出張揚來了,竊竊私語,泥鰍的幾個兄弟叫苦不迭的爬了起來,不知是誰說了一句:“快走吧,人家連港商都敢打,別說你們了!”

    張大官人臉上一熱,麻痹的,老子這麼有名啊!

    泥鰍這幫人才把張揚認出來,一個個悔得恨不能抽自己倆嘴巴子,灰溜溜逃離了飯店。

    杜宇峰叫道:“別走啊,把帳結了!”

    經喬夢媛她們幾個這麼一鬧,這頓飯自然沒辦法吃下去了,張揚起身去結賬,卻發現泥鰍那幫人把他的那份錢也給結了,張揚心中暗笑,真是鬼怕惡人,自己在江城真的是惡名在外了。

    離開泥鰍館,喬夢媛臉兒紅紅的,美眸異常明亮,拍了拍手道:“真痛快!”人遇到不快之後,就得找個發泄的途徑,喬夢媛算是找著了,潑了泥鰍一臉的熱茶,還跟著踢了幾腳,今天的行為可和她昔日的淑女形象大相徑庭。

    

Snap Time:2018-04-20 08:48:20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