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二章因果(上)


    第三百二十二章【因果】(上)

    在杜天野為了張揚的事情四處奔走的時候,張大官人卻和安語晨一起帶著秦歡在雅雲湖泛舟,仿佛這件事根本和他無關。秦歡剛剛恢複健康,趴在船舷上撥弄著湖水,發出一串串歡快的笑聲。

    安語晨一手攬著秦歡,生怕這孩子一不小心落到湖。

    張揚閉著眼睛,頭仰靠在椅背上,唇角帶著淡淡的笑容,任憑陽光直『射』在他的臉上。

    安語晨終於忍不住道:“再曬,你那張臉油都要曬出來了。”

    張揚笑了一聲,卻仍然沒有睜開雙目:“真舒服,清風明月,涼風習習!”

    “明月你個大頭鬼,你睜開眼睛看看,現在是大中午,紅日高懸!”

    秦歡笑了起來:“爸,你連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楚了!”

    張揚坐直了身子,睜開雙目,強烈的陽光讓他眯起了雙眼:“知不知道什麼叫無官一身輕?這就是我現在的感覺!”

    安語晨凝望張揚,她當然知道張揚現在所承受的壓力,而這一切正是因為自己而起,她咬了咬櫻唇,展『露』出一個快樂而明朗的笑容:“市又沒有處理你,你還是招商辦主任!”

    張揚道:“我才想起來,今天我曠工了!”

    秦歡道:“爸,曠工是什麼?”

    張揚道:“曠工就是跟你們學生逃學一樣!”

    “逃學不是好孩子!”秦歡認真地說。

    安語晨笑道:“你爸本來就不是好孩子!”

    秦歡抗議道:“姐,我爸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是大英雄!”

    安語晨這個鬱悶啊:“我說你這孩子,你憑什麼叫我姐啊?”

    張揚道:“我讓他叫的,你是我徒弟,他是我兒子,他不叫你姐叫你什麼?”

    安語晨道:“不成,我不當他姐,他這麼小一孩子,叫我姐我不是虧大了!”

    張揚笑道:“不當姐啊?”

    安語晨認真的點了點頭。

    “真不當?”

    “不當,堅決不當!”

    張揚道:“兒子,以後叫她幹媽!”

    “幹媽!”

    安語晨一張俏臉紅到了耳根,臉上的表情似笑似顰,愣了好半天方才猛地推了張揚一把:“流氓師父!”

    坐在船舷上的張大官人猝不及防,被她推得一個倒栽蔥落入了湖水。

    嚇得秦歡尖叫起來,可隨即又看到張揚水淋淋的爬了上來,不禁格格歡笑:“我就說了,我爸最厲害!”

    安語晨摟著秦歡笑得就要直不起腰來,望著張揚水淋淋狼狽不堪的樣子,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在此時才是最幸福的,她的快樂她的幸福全都因為一個人。

    安達文臉上的淤青仍然沒能褪去,他望著從門外走入的安語晨,安達文早已料到她會來,微笑招呼道:“姐!來了!”

    安語晨來到安達文麵前,很平靜的看著他:“阿文,你到底想要什麼?”

    安達文雙手交叉在一起,向後靠在椅背上,他是個陰謀論者,即使昨天安語晨當場昏倒,他也存在懷疑,他懷疑安語晨是故意偽裝,利用昏倒來破壞簽約,不過張揚的舉動,讓他占據了主動,安達文沒有說話,望著安語晨隻是微笑,他笑得很陽光,單純的就像一個高中生,可單純的表象後卻藏著深不可測的心機。

    安語晨道:“收手吧,不要繼續追究張揚的事情,內地投資我不管了,全都交給你,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安達文道:“張揚對你很重要啊!”

    安語晨怒道:“阿文,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傷害張揚,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安達文哈哈大笑,他指著自己的臉:“姐,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被人打過臉,他張揚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給了我一巴掌,還打了我一拳,很痛快是不是?我安達文這麼好欺負?”

    安語晨道:“打都打過了,你想怎樣?有本事,你跟他單挑,一對一打回去啊?”

    安達文搖了搖頭道:“我打不過他,但是我不會放過他,我要讓他身敗名裂,我要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安語晨道:“阿文,你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個樣子,變得毫無親情可言,變得如此冷酷,如此不通情理,張揚對我們安家有恩,就算他打了你,你也不能這樣對他!”

    安達文冷笑道:“對你有恩才是,你喜歡他,所以你不惜一切的維護他,甚至可以犧牲家族利益,為的是幫他增添政績!”

    “你給我住嘴!”安語晨憤然斥責道。

    安達文道:“你不想我說,可都是事實!”

    “事實是你違背爺爺的遺願!”

    安達文道:“爺爺的遺願是廣大安家的門楣,讓我們安家重振雄風,你懂嗎?”

    安語晨道:“我不懂,我也不想懂,我來找你是為了張揚,如果你還念著我們姐弟間的情分,我希望這次你能夠到此為止,放過張揚,不要追究那件事。”

    安達文道:“讓我放過他,僅僅放棄內地投資管理權是不夠的!”

    安語晨美眸圓睜,她開始意識到這個弟弟早就是有備而來,搞出這一係列的事情,他全都是計劃好的。安語晨道:“你說,你到底想要什麼?”

    安達文拉開抽屜,取出早已準備好的股權轉讓書,此時他的表情冷靜到了極致,他的最終目的是拿下安語晨手頭的所有股權,這樣他就將整個家族企業牢牢握在手中,即便他的大伯手中還有些股份,此消彼長,誰也無法和他相比。安達文道:“我們是姐弟,我不會在這件事上占你便宜,我給你一個相當公道的價格,我要你把手頭上所有的股權都轉讓給我!”

    安語晨搖了搖頭,內心中冷得就像冰,僅存的一點親情已經被安達文擊打的支離破碎。她黯然道:“阿文,我有病,我不知道還能活多久,也許明年,也許明天,我就會永遠離開這個世界,錢對我沒有任何的意義。”

    安達文沒說話,卻把股權轉讓書向前推了一些。

    安語晨道:“其實我已經跟律師簽署過一份遺囑,如果我離開人世,世紀安泰的股權全部歸你!”

    安達文微微一怔。

    安語晨拿起筆,看著那份合同,充滿嘲諷的笑道:“五億港幣,阿文,你還真舍得,我們家族的股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值錢了?如果是市價十五億沒問題吧?”

    安達文道:“我要考慮很多因素的!”

    安語晨歎了口氣道:“阿文,您真的很聰明,機關算盡,目的無非是將我清出董事局,我對生意不懂,一點都不懂,你既然這麼急於得到股權,跟我說一聲就是,何必費盡心機,搞出那麼多的事端?”

    安達文望著安語晨拿起筆,一顆心怦怦直跳,安語晨隻要簽下她的名字,就意味著這百分之五的股權落入他的囊袋之中。

    安語晨毫不猶豫的落筆,可是房門卻被人蓬地一聲給踹開了。

    安德淵還是那身黑『色』風衣,滿頭銀發,戴著墨鏡,臉上的表情緊繃,線條宛如大理石雕塑一般堅硬。

    安語晨和安達文都是一怔,誰都沒想到安德淵是怎麼突然來到江城的。可當他們看清安德淵身邊笑嘻嘻的張揚時,頓時明白了,一定是張揚把發生的事情捅給了安德淵,安德淵這才從台灣來到了江城。

    張揚並非沒有考慮到後果,想要擺平安達文,就必須出動他老子,張揚估計安達文做的這些事情,安德淵未必知道,所以張揚繞過安語晨將這件事告訴了安德淵。安德淵給他的印象雖然是個江湖人,不過此人還算講究信義,恩怨分明,從他舍生忘死回香港為父複仇,就能夠看出他家族觀念極重,應該不會讓兒子任意胡為。

    安達文臉『色』變了,他萬萬沒想到張揚竟然把父親給請到江城來了,他低聲道:“爹!”

    安語晨叫了聲四叔,安德淵嗯了一聲,他伸手把那份轉讓合同要了過來,看完之後,點了點頭,語氣平靜道:“門外有車,都跟我走!”

    跟他走的是安語晨和安達文,張揚這個外人當然不會包括在內。

    張揚微笑望著他們上車,向安德淵揮了揮手道:“安先生,晚上我在水上人家給你接風洗塵!”

    “不用!”安德淵冷冷答道。

    安德淵帶著兒子和侄女來到了青雲峰,來到了父親的墓前,他向兒子厲聲喝道:“給我跪下!”

    安達文猶豫了一下,沒有馬上跪下去,卻被安德淵一腳狠狠踹在膝彎,安達文重重跪倒在地上,被堅硬的石板磕得好不疼痛。

    安德淵抓起安達文的頭發,『逼』迫他抬起頭來:“你給我仔細看清楚,這是你爺爺,那邊是你曾祖父!你現在所有的一切是誰給的?是他們!沒有他們就沒有我,沒有我就沒有你,告訴我,你姓什麼?”

    安達文沒說話。

    安德淵氣得狠狠在他後腦上打了一記:“回答我!”

    “安!”

    “大聲點!”

    “我姓安!”

    安德淵點了點頭道:“你總算還知道自己姓安!你爺爺屍骨未寒,你就想方設法把你姐趕出公司,你做的好事啊!”

    安達文道:“爸,我這樣做是為了公司未來發展,我沒有其他的意思……”

    “還敢狡辯?”安德淵怒吼道:“你爺爺說過,大陸的事情不用你過問!你這樣做就是忤逆,就是不孝!”

    安達文無言以對。

    安語晨歎了口氣道:“四叔,算了,阿文也是為了公司的前景考慮,我本來就不懂經商,公司的那些股權,我也不想要!”

    “是你的就是你的!誰也爭不走,誰也不能爭!”

    安語晨淡然笑道:“四叔,爺爺生前曾經說過,這世上什麼都可以看輕,唯有親情不能看輕,我當時以為他是勸我和我爸和好的,可現在看來,可能他老人家預見到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安德淵靜靜看著侄女。

    安語晨道:“我剛才對阿文說過,那些股權對我並不重要,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是爺爺,如今他老人家已經走了,我不久以後就會去見他的,所以錢對我而言沒有任何意義,可是我在想,隻要我活著,我就要幫助爺爺完成他的心願,他想投資家鄉,他想開發清台山,如果我們安家撤資了,家鄉的父老鄉親不僅僅會說我們安家,還會說他老人家,爺爺埋在這,我想他要是聽到家鄉人的非議,心一定不會好過。”安語晨說到這,眼圈不禁紅了。

    安達文此時內心中第一次生出些許的歉疚。

    安語晨道:“股權我可以轉讓給你,我不要你的錢,我要內地的投資仍然繼續進行,南林寺商業廣場不能停,清台山開發欠的那筆錢,你也要及時到賬,我想我的要求並不高!”

    安德淵道:“不可以!我不能讓這小子占你的便宜!”

    安語晨笑道:“四叔,當我求你,我真的不想因為家產的事情發生任何的不快,阿文很能幹,我相信他能夠光大安家的門楣,他有這個本事,至於內地的投資,既然你不看好,就全部轉給我,這兩天我們回香港,我會在公司董事會上宣布我的決定,盡快把手續辦完,你看行嗎?”

    安達文想不到這件事會如此順利,內心之中欣喜若狂,表麵上卻裝出有些慚愧的樣子:“姐,對不起!”

    安語晨道:“不用說對不起,要說對不起,你跟爺爺說,我想去紫霞觀上香,先走了!”

    安德淵望著侄女離去的背影,不禁歎了口氣,轉過身在安達文的屁股上踹了一腳道:“起來吧!”

    

Snap Time:2018-01-19 19:37:59  ExecTime: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