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一章明白也得打(下)


    第三百二十一章【明白也得打!】(下)

    張揚道:“簡單啊,人是我打的,當然要有我來承擔這個責任,他安達文衝著我來的,我既然敢打他,就不怕後果。至於借著這件事跳出來的那幫小醜,他們的用意,你比我還要清楚,怎麼辦,你應該知道。”

    杜天野道:“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能把事情看透,為什麼非要采取這樣的極端手段,非要把自己搞得沒有退路?”

    張揚道:“假如你被人欺負了,我仍然作壁上觀,毫無反應,等事後再幫你出氣,你心會不會舒服?”

    杜天野微微一怔道:“成大事者必須能忍一時之氣,如果你這樣做,我一定會理解!”

    張揚道:“因為你是爺們,可安語晨是個女孩子,一個孤苦無依的女孩子,我忍不了,我就得跳出來!就算知道這件事的後果,就算明白安達文設個套坑我,我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明白也得打!”

    杜天野道:“她真是你女徒弟?”

    “怎麼了?”

    “我怎麼覺著你們之間有點不正常呢?”

    張揚道:“我說杜書記,你能不能別抹黑我們純潔的師徒感情!”

    杜天野的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笑意:“你別跟我油腔滑調,這事可不小,招商辦主任毆打投資商,夠上新聞聯播的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明白,省委宣傳部那邊我已經打了招呼,我可以保證省不會報道這件事!”

    杜天野道:“不能掉以輕心,安達文那邊你該低頭還是去低頭,畢竟你和安家的關係一直都不錯,如果他能放棄追究你的責任,這件事就好辦多了。”

    張揚不屑道:“一個『乳』臭未幹的『毛』孩子而已,我會向他低頭?你就別管了,大不了我不幹這個招商辦主任,士可殺不可辱!”

    杜天野心中暗自感歎,張揚說得輕鬆,這一關未必好過,這次搞不好這小子的仕途真的要遭受重創,杜天野現在還想著自己應該可以保住張揚,他提醒張揚道:“你最好有個思想準備,這次一定會處分你!”

    趙洋林有句話並沒說錯,最難管的就是輿論,雖然張揚給省委宣傳部打了招呼,雖然杜天野拍案怒起,把江城市委宣傳部長楊慶生罵了個狗血噴頭,可這件事仍然控製不住,招商辦主任暴打香港投資商太有新聞點,第二天一早,中央台華夏時空的記者就來到了江城,人家這次是專門為了調查這一事件。

    新聞記者最想采訪到的就是打人者張揚,可是張揚這會兒神奇的失蹤了,去招商辦找不到人,打他電話關機。於是他們又去采訪受害者安達文,安達文那邊明顯是希望聲勢做得越大越好,安達文也有些奇怪,這件事怎麼會在一夜之間驚動中央台,事情雖然是他挑起的,可他並沒有想到影響居然會這麼大。

    這次負責采訪的記者是新聞時空的專欄記者馬常青,巧的是,他和杜天野還是中學同學,如今杜天野已經是江城市市委書記,馬常青在央視這個新興欄目中剛剛混上了副主任,上級對這個新聞很重視,所以由他親自帶隊進行采訪,他們提出采訪市委書記的時候被拒絕。馬常青這才亮出老同學的關係,杜天野聽說是他這才同意見他,不過有個條件,不許采訪,隻能以私人關係拜訪。

    馬常青走入杜天野的辦公室,一個年輕人迎了上來,笑道:“您是馬記者吧!”

    馬常青點了點頭,對方跟他握了握手道:“我是杜書記的秘書江樂,杜書記的條件你知道吧?”

    馬常青道:“知道,知道!”

    “知道就好!”江樂上上下下把馬常青搜了一遍,馬常青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苦笑道:“搜身啊,有這必要嗎?”

    江樂確信他身上沒帶微型攝像機,錄音筆之類的東西,這才拍了拍他的手臂道:“不好意思,以防萬一!”他帶著馬常青來到麵。

    杜天野笑著迎了出來,雙手很熱情的握住馬常青:“老同學,我當是誰?原來是你過來找我晦氣來了!歡迎,歡迎!”

    馬常青和他的關係一直都很好,有些生氣道:“杜天野啊杜天野,你當了市委書記果然和過去不一樣了嘛,派頭大了,架子也大了,見你還得先搜身,就算是去見國家『主席』也沒有這個樣子嘛!”

    杜天野知道馬常青身上有些文人氣,拍了拍他的肩膀,故意瞪了江樂一眼道:“小江,你怎麼搞的?這麼沒禮貌?這是我老同學,別把他當記者看!他跟別的記者不一樣,人很厚道,道德『操』守很高!”

    江樂一邊道歉一邊退了出去,其實搜身就是杜天野交代的,杜天野對這幫記者的手段可謂心知肚明,就算是老同學也不能掉以輕心。

    馬常青當然明白杜天野在惺惺作態,歎了口氣道:“你也別拐著彎兒的罵我,我們記者怎麼不厚道了?道德『操』守哪差了?”

    杜天野笑道:“現在時興一句話,防火防盜防記者,你說你們的口碑能好到哪去?”他樂把馬常青請到沙發上坐下,親自給馬常青泡了杯茶送到他手。

    馬常青道:“能讓你市委書記給我倒茶真是誠惶誠恐!”

    杜天野道:“我是書記,你是無冕之王,你比我大!”

    馬常青忍不住笑道:“你不把我當賊防就行了!”

    杜天野道:“老同學,咱們醜話說在前頭,你來我江城旅遊觀光,敘敘舊情,我是雙手歡迎,可你要是來我這捕風捉影,搬弄是非,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馬常青道:“喲,這就開始威脅我了,我既然敢來江城,我還怕你威脅啊?”

    杜天野道:“你是新聞時空的采編部副主任,這件事你看在我麵子上別折騰了!”

    馬常青歎了口氣道:“天野,咱們這麼多年同學,你也別防著我,我也不想坑你,這事情是你們江城內部給捅上去的,我跟你實話實說,你們那個招商辦主任毆打香港投資商的照片、錄音、錄像全都在我們的手上,我們來不是為了取證,隻是為了豐富材料,這件事是我們台重點關注的新聞,台長都發了話,我是個執行者,說穿了就是個跑腿的。”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這件事越來越不妙了,如果張揚打安達文的事情上了新聞時空,影響範圍就擴大到全國,誰也把握不住事情的發展。

    馬常青道:“你們這個招商辦主任也夠牛的,放眼整個中國,找不出第二個。”

    杜天野道:“你想了解什麼?”

    馬常青道:“我們采訪了一些在場的群眾,還有安達文,目前找不到肇事者!天野,我來找你不是為了別的,我是好意,我想你在新聞表個態,趁機撇清關係,免得輿論對你造成什麼不良的影響。”馬常青這句話倒是真的,他不想陷老同學於囫圇之中。這種事情很常見,隻要杜天野在新聞中表個態,表明要嚴肅處理肇事者之類的話,撇清自身關係,馬常青是好意。

    杜天野並不領情:“聽你這意思,這新聞你們是一定要播了?”

    馬常青點了點頭。

    杜天野道:“事情的真相並不是這樣!”

    “那是怎樣?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杜天野道:“我正在調查,在情況沒有明朗之前,我希望你們不要報道這件事,否則我一定會追究當事人的責任!”

    馬常青道:“你又威脅我!”

    杜天野道:“你要是覺著咱們還有同學情分,你就幫我盡量拖延這件事,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馬常青明白了他的意思,低聲道:“你在京城這麼多的關係,還是動用一下,我是個跑腿的,隻要上頭說話,什麼都好辦。”

    馬常青走後,杜天野把江樂叫了進來。

    江樂道:“杜書記,你放心,我仔細搜過了,他沒帶錄音裝置!”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下次做的隱蔽點!”

    江樂紅著臉垂下頭去。

    杜天野又道:“你去肖副市長那去一趟,讓他出麵,好好招待這幫中央台的記者!”

    江樂微微一怔:“什麼?”

    杜天野道:“記住,要用最高規格的標準招待他們,讓他們吃好喝好住好,總之給我記住,盡量多留他們一些時間,這些事肖副市長很在行,你跟他說,他會明白。”

    江樂匆匆去了。

    杜天野撥打張揚的手機,果然是關機狀態,杜天野咬牙切齒罵道:“混賬東西,搞什麼?當縮頭烏龜嗎?”他想了想,中央台來人的事情必須馬上解決,如果晚了,就無法控製住了,慎重考慮之後,杜天野撥通了羅慧寧的電話,杜天野對張揚的『性』情很了解,這廝輕易不開口求人,還是由自己告訴羅慧寧這件事更好一些。

    羅慧寧聽說這件事也吃了一驚,她吃驚的並不是張揚打人,而是央視新聞時空介入這件事,羅慧寧明白杜天野打電話來的目的,這件事已經讓杜天野無能為力了,他必須求助於自己。

    張揚的事情,羅慧寧當然不會袖手旁觀,她暗罵這小子魯莽。

    杜天野道:“羅阿姨,目前央視的幾個記者都在江城,我先把他們穩住了,帶隊的是我的老同學,聽他說,這次是上麵發話,要做這個新聞,所以……”

    羅慧寧道:“你放心吧,沒事兒!”她的話雖然不多,可是杜天野聽到之後,心底的一塊石頭頓時落地,羅慧寧說沒事就一定沒事。

    羅慧寧停頓了一下又道:“天野,你們打算怎麼處理張揚?”她對事情看得很清楚,這次張揚捅了一個大漏子。

    杜天野道:“肯定要處理的,現在就要看那個港商的態度,這件事蓋不住,我估計省已經知道了。”

    羅慧寧道:“宋懷明怎麼說?”

    杜天野道:“我不知道!”

    羅慧寧道:“天野,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應該先向長輩請教,就算長輩沒有能力幫你解決問題,至少他們有經驗,知道應該怎樣做!”

    杜天野沉默下去,羅慧寧的意思他明白。可自從他和文玲之間發生了那件事之後,他和文家之間已經產生了隔閡,他們的關係永遠不可能恢複到以前那樣了。

    羅慧寧道:“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女婿犯了錯,他應該知道!”

    羅慧寧掛上電話,一旁正在品茶的文國權轉過頭來:“張揚惹事了?”

    羅慧寧歎了口氣道:“把一個香港投資商給打了!如今有人把錄像材料都遞到央視了,央視派出一個采訪組,要報道這件事,江城電視台也播出了這件事!”

    文國權皺了皺眉頭,在他看來張揚打人算不上什麼大事,可在江城打人,江城電視台居然敢迅速播出這一事件,證明江城的領導層內存在相當大的問題,從這件事他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杜天野是江城市委書記,連電視台都控製不住,究竟是他的能力有問題,還是有人在公然挑戰他的權威呢?

    羅慧寧道:“張揚這孩子就是不省心,這才回江城幾天,就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文國權笑道:“小小江城能有幾隻蒼蠅?不鬧動靜,怎麼能把這些蒼蠅轟出來?”他撚起茶盞,一飲而盡。

    羅慧寧並不明白他的意思:“國權,你看這件事怎麼辦?我給韓台長打個招呼行嗎?”羅慧寧在征求丈夫的意見,其實無論文國權同不同意,這個招呼她是一定要打的。

    文國權笑道:“讓他播!辛辛苦苦搜集了這麼多的素材,不播多可惜啊!這個電話我來打!”

    

Snap Time:2018-06-25 23:29:38  ExecTime: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