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一章明白也得打(上)


    第三百二十一章【明白也得打!】(上)

    李長宇和嚴新建對望了一眼,杜天野讓他們說處理意見,這分明在難為他們。

    杜天野當然知道他們為難,他低聲道:“安達文那邊還是要盡量安撫一下,希望他能夠顧及張揚和安家的關係,不要把事情鬧得無法收拾!”

    嚴新建搖了搖頭道:“我看這件事很麻煩,事情發生之後,我第一時間就勸安達文了,可是安達文的態度很堅決,大有要把這件事追究到底的勢頭。”

    杜天野道:“李市長,安達文那邊你去探望一下,無論他以後投資與否,我們都要拿出一個態度,不能讓江城因為這件事成為一個反麵典型。”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張揚身為招商辦主任,竟然當眾毆打投資商,這件事的『性』質極其惡劣,先讓他把手頭的工作放下來,好好反省兩天,至於怎麼處理,等等再說。”杜天野之所以等等再說是滿懷深意的,到現在為止,他仍然無法確定安達文方麵的反應,如果安達文執意要把這件事鬧大,他必須要對張揚進行處理,不可能流於表麵,做做樣子就完了。如果安達文能夠私下協商解決,低調處理這件事,對張揚的相應處理也會輕一些。

    李長宇和嚴新建兩人走出書記辦公室之後,同時歎了一口氣,嚴新建苦笑道:“這次我也要跟著背黑鍋了!”

    李長宇道:“事情有點麻煩,安達文那個人不是個善類!”

    嚴新建道:“他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是香港投資商,這下好了,人家有了充分的理由,招商辦主任把他打了,這件事捅出去,搞不好都能上新聞聯播!”

    李長宇笑道:“哪有那麼誇張!”

    張揚打安達文的時候隻是一時氣憤,他並沒有想到這件事的後果,來到醫院探望秦歡的時候,連秦萌萌都已經聽說了這件事,秦萌萌把張揚叫到外麵,她並不想讓小孩子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關切道:“張揚,你打人了?”

    張揚有些詫異道:“你怎麼知道?”

    秦萌萌小聲道:“我剛剛看新聞!”

    張揚微微一怔:“新聞?電視台居然播出這件事?”,對張揚而言這種事情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以他在江城今時今日的地位,就算是有關他的新聞,也都是正麵的,電視台犯得上跟他過不去嗎?今天的事情十分敏感,市委宣傳部長楊慶生那個人雖然和他沒多少交情,可和他也沒仇沒恨。

    秦萌萌道:“毆打港商,影響很壞的,這件事很麻煩!”

    張揚笑了笑道:“沒事,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說的雖然輕鬆,可此時頭腦已經開始慢慢冷靜下來了,他意識到這件事正在往對自己不利的一麵發展,安達文似乎要把這件事鬧大,按理說自己和安達文之間沒有這麼深的仇怨,就為了這一巴掌,這廝就要跟自己勢不兩立嗎?

    秦萌萌道:“哥,媽什麼時候回江城?”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用哥來稱呼張揚。

    張揚笑道:“明天下午吧,怎麼?是不是北京那邊催得緊?”

    秦萌萌點了點頭道:“我今晚必須得過去,小歡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好了,我也能放心離開兩天。”

    張揚道:“你放心吧,有我呢,回頭我問問醫生,如果沒事,今晚我帶他回家去住!”

    兩人這邊說這話,外麵有人過來探望,卻是喬夢媛和她的表妹時維,兩人和秦萌萌的關係一直都不錯,原本早就想過來探望秦歡,可是當時秦歡的病情並不明朗,張揚的一番話讓她們打消了念頭,直到秦萌萌和時維在街頭遇到,她們姐妹倆這才過來。

    喬夢媛看到張揚也在,向他笑了笑,目光中多少流『露』出幾分同情的成分。張揚今天為了安語晨,一怒出拳的場麵還是很男人的,不過在旁觀者看來,張揚這個人太衝動,不顧及後果,出拳的時候沒有考慮到有可能招惹的麻煩和後續的惡劣影響。

    時維也聽說張揚打港商的事情了,她樂道:“張揚,你快成江城第一明星了,我敢保證,明天報紙的頭版頭條全都是你的照片,我跟公司門口報亭老板說好了,明天凡是有你的報紙我全部買一份,作為收藏留念。”

    張揚眯起眼睛看著她:“這話我怎麼聽著那麼刺耳呢?”

    喬夢媛不想他和時維再發生爭執,輕聲道:“張揚,你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張揚和喬夢媛來到走廊上,喬夢媛歎了口氣道:“剛才我去問候了一下安達文!”

    張揚冷笑道:“問候他做什麼?他算什麼東西?一個六親不認的二世祖。”

    喬夢媛道:“當初安老臨終前真的將旗下的業務分成兩部分,明確指定由安語晨負責內地部分嗎?”

    張揚道:“千真萬確!”

    喬夢媛秀眉微顰道:“安老做了一輩子生意,沒理由會有這麼大的疏忽,既然他指明安語晨負責內地的投資,應該會有相關的法律程序。”

    張揚道:“那又怎樣?安達文是董事長,還不是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喬夢媛道:“張揚,今天我始終在場,看到了整件事的全部,你仔細想一想,有沒有覺得這件事十分的蹊蹺,安達文對待安語晨的時候有些一反常態,他對你說那番話的時候,好像在故意刺激你!”

    經喬夢媛提醒,張揚方才仔細回憶自己打安達文的情景,正是安達文的那句,她本來就有病,死活跟我有什麼關係的話把自己刺激到了,所以張揚才會義憤填膺,才會給了這廝一巴掌,現在冷靜想想,一直以來,安達文和安語晨的關係還算不錯,安達文沒理由說出這麼絕情的話。如果他真的是趁機刺激自己,這小子就太陰險了。張揚劍眉緊鎖道:“我和他無怨無仇的,他害我做什麼?”

    喬夢媛道:“我們先做個假設,如果安老真的在家族內部,公司內部,明確了內地海外事務分開管理,那麼安達文就沒有權力處理內地投資的事情,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安達文急需用錢,他想要撤回內地的投資,安語晨在這件事情上堅持立場,寸步不讓,這就導致他們姐弟倆的矛盾不斷加深,最終走向激化,安語晨提請召開董事會,無論從她所持有的股權,還是她在家族中的身份而言,安達文都無法阻止,所以才上演了今天的一幕。”

    張揚道:“你既然看出安達文有問題,為什麼要和他簽約?”

    喬夢媛看了張揚一眼道:“你不要忘了,我是一個商人,無論安達文有什麼問題,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項目是幹幹淨淨的,麵對利益,難道你讓我選擇放棄?”

    張揚暗自歎了一口氣,換成誰也不會放棄眼看就到嘴的肥肉。他低聲道:“看來安達文未必像他自己所說的獨攬大權,安語晨的意見在集團內仍然有相當重要的作用,他利用內地的事情做文章,其用意可能是要削弱安語晨的權力,甚至清除她在公司內的影響,”當然這也和安達文本身不看好內地投資有著密切的關係。在簽約現場,他和安語晨矛盾爆發之後,接下來的那番絕情言辭十有八九是為了刺激自己,張揚已經意識到,安達文必然會利用今天自己打他的事情製造事端,將自己陷於困境之中。

    喬夢媛道:“江城的新聞媒體反應之快前所未見,今天的事情十分的敏感,按理說電視台對此應當十分謹慎,至少要通報宣傳部,才能定下來是不是播出,可事情還沒超過五個小時,新聞上已經曝光了你打安達文的事情,對江城來說,這叫自爆家醜,市委宣傳部方麵似乎存心在搞你!”

    張揚咬了咬嘴唇,冷笑道:“楊慶生這個老混蛋,我倒要看看他敢跳到什麼程度!”

    喬夢媛見慣了官場上的事情,她小聲提醒張揚道:“這件事務必要控製住影響,江城這邊已經蓋不住了,你必須搶在省新聞部門做出反應之前將這件事蓋住。”

    張揚點了點頭,省委宣傳部部長陳平『潮』是陳紹斌的父親,陳紹斌是他的鐵哥們,這件事陳平『潮』應該會給他麵子。他實在想不透,楊慶生膽子這麼大?難道他就絲毫不顧忌自己方方麵麵的關係?

    市委書記杜天野在常委會上發火了,他也看到了那則新聞,當著眾常委的麵,他拍了桌子,指著楊慶生的鼻子吼道:“楊慶生,你搞什麼?唯恐天下不『亂』是不是?身為市委宣傳部部長,你連把握正確輿論導向都不懂嗎?一起普普通通的糾紛,你非要搞到人盡皆知,你居心何在?”

    楊慶生被他斥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他居然沒有辯駁,一言不發的坐在那。

    誰都知道今天的這件事不同尋常,事件的『性』質變得越發嚴重了,常委中自然有人高興,人大主任趙洋林就是其中一個,他第一個開口道:“杜書記,其實最難管的就是輿論,咱們能就算能管住報紙、電視,可管不住老百姓的嘴巴。”

    杜天野道:“趙主任,你有沒有意識到這件事帶來的影響?”杜天野所指的是電視台報道的事情。

    可趙洋林卻很狡猾的將問題轉移到張揚的身上,他平靜道:“這件事的影響實在惡劣到了極點,張揚出拳打人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後果?他把我們整個江城市的顏麵至於何處?他有沒有想過自己代表的是招商辦的形象,代表的是江城市的形象,甚至代表整個中國黨員幹部的形象?”說到這趙洋林的情緒明顯激動了起來,他揮動手臂道:“對這種害群之馬,我們絕不能一味的縱容下去,對他的放縱就是對江城市民的不負責,就是對改革開放的不負責,我建議……”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打斷趙洋林的話:“趙主任,事情的起因還沒有查清楚,現在商量處理意見是不是太早了?”

    趙洋林冷眼看著李長宇,在他看來李長宇活該是個失敗者,這種人在選擇隊伍的時候始終模棱兩可,一個搞不清立場的人,怎麼會有前途可言,他敗給左援朝也是再正常不過的。

    左援朝因為在豐澤視察,並沒有出席今天的會議,然而這絲毫沒有影響到常委會上的火『藥』味道。

    多數常委都已經看出,人大主任趙洋林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勢,他在主動挑戰市委書記杜宇峰的權威,確切地說,不但是他,政協『主席』馬益民,副市長袁成錫,他們旗幟鮮明的站在趙洋林的身邊,宣傳部長楊慶生雖然保持沉默,可今天杜宇峰的火是他給撩撥起來的。

    楊慶生終於開口解釋道:“電視台的事情是我的疏忽,可是我不可能管住每一個記者,控製每條新聞的播出!”

    杜天野冷冷看著楊慶生,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憤怒和不屑,楊慶生在他的『逼』視下低下頭去,然後聽到杜天野清晰地說道:“扯淡!”杜天野真的被激怒了,身為市委宣傳部長居然說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他明白了,張揚的事件隻是一個導火索,這幫跳梁小醜都跟著一個個跳了出來,他們要趁機發難,他們要興風作浪。

    市委書記當場爆出粗話,讓現場出現了一個短時間的沉默,楊慶生一張臉憋得通紅,他今天已經成為杜天野首先發泄的目標。

    杜天野道:“我不管什麼原因,從現在起,如果我看到電視、報紙上再有關於這件事的報道,你就別幹了!”杜天野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霸道之極。

    楊慶生畢竟是副廳級幹部,也不是你說撤就撤的,可杜天野就是這麼說了,而且看他的勢頭,大有要這麼幹的意思,你們這幫老家夥不是要擰成一股繩跟我幹嗎?我就是要說給你們聽,不但如此,我還要做給你們看!

    杜天野的雷霆震怒讓會場的氣氛更加緊張,所有的焦點矛頭都聚集在楊慶生身上,這種時候,沒有人主動為他說話。

    楊慶生感覺到自己很悲劇,這件事無論如何都不應該自己成為火力宣泄點的。他的目光看了看人大主任趙洋林,趙洋林嘴唇動了動,卻終於還是沒有說話。他內心在猶豫著,是繼續挑戰杜天野的權威,還是暫避鋒芒?

    杜天野顯然已經沒有了繼續會議的興致,起身道:“誰敢往江城的臉上抹黑,我就讓他好看!散會!”宣布散會之後,杜天野轉身就離開了會議室。

    杜天野的秘書江樂在門外迎了過來,從杜天野的臉『色』他已經看出這位市委書記的心情很差,他小心翼翼道:“杜書記,張主任來了,在辦公室等您呢!“

    杜天野從鼻息中悶哼了一聲,江樂已經充分感覺到杜天野身上彌漫的怒氣,心中暗叫不妙,看來張揚這次要倒黴了。

    張揚對杜天野的了解遠超其他人,他清楚自己給杜天野捅了一個大漏子,所以見到杜天野,不等杜天野罵他,他已經主動承認道:“杜書記,我被安達文算計了!”

    杜天野想罵他的話被他給憋了回去,狠狠瞪了張揚一眼,來到椅子上坐下,右手握拳,手指的關節敲了敲桌麵道:“我懶得說你,你哪像個國家幹部,根本就是一個活土匪,動不動就出手打人?拜托你打人之前看清楚對象好不好?安達文他是港商,你這一巴掌下去有什麼後果你不知道?”

    張揚此時居然出奇的平靜,他坐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杜天野看到這廝的坐姿,內心極其不爽,怒道:“誰讓你坐了?”

    張揚道:“我不後悔,就算安達文故意設下圈套讓我轉,我一樣不後悔,任何後果我都承擔,敢打人我就敢認!”

    杜天野不無嘲諷道:“行啊,真是英雄!你以為自己很厲害,威風八麵,為安語晨出頭,痛打香港投資商,是不是覺著有那麼點壯我中華國威的意思?”

    張揚道:“那倒沒有,安達文也是中國人!換個小日本或許會。”

    杜天野怒道:“混蛋,你根本沒意識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

    張揚道:“我不是傻子,我看得透形勢,其實從安達文對安語晨說那些話的時候我就想打他了,可我有些猶豫,畢竟我是江城招商辦主任,我代表江城市的形象,我打他不會是普通的糾紛,有可能上升到政治意義上。”

    “知道你還那麼幹?”

    “我不允許他侮辱安語晨,安老生前把安語晨托付給我,讓我照顧她,我不可以讓任何人欺負她,打安達文的時候我想得很清楚,就算是拚著被開除,我一樣要揍他,我不幫她還有誰幫她?那種時候,我再不出頭,我對不住安老,我也對不住安語晨。”

    杜天野看著張揚:“喲,看不出,你還真是個重情重義的真君子!”他的語氣稍稍緩和。

    張揚道:“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君子,但是我做人有自己的原則,可能你會認為我蠢,我也知道保持冷靜和理智的重要『性』,但是我要是無動於衷,我就不是張揚,我就是要幫安語晨討還這個公道。”

    杜天野道:“你多會挑時間挑地點,當著這麼多領導的麵,當著那麼多記者的麵,這一巴掌抽得多威風,多響亮,整個江城上上下下沒有不知道的了!連電視新聞都把你打人的事情報道了!行啊,你怎會轉移視線,現在沒人再說你有病的那事兒了!”

    張揚道:“想不到這招轉移視線還真有用。”

    “我說你小子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

    張揚道:“有些事兒我不糊塗,江城電視台敢報道這件事,人家不僅僅是給我難堪,我看有些人是想製造事端挑戰你杜書記的權威。”

    杜天野怒道:“你還知道,知道還那麼幹?”

    張揚道:“杜書記覺著矛盾是始終隱匿在身邊好呢,還是爆發出來好?”

    杜天野沒理他,忽然感覺到這件事鬧出來也並不是什麼壞事,從趙洋林這幫人最近的做派來看,他們顯然有所依仗,通過張揚的這件事可以讓矛盾提前激化,在這幫人的實力沒有豐滿之前,提前將他們的氣焰打壓下去。正所謂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

    張揚道:“如果不是我鬧出這件事,你也不知道楊慶生在背後給你搗蛋吧?通過我這件事,你能夠看清很多人和事,這也不算什麼壞事吧?”

    杜天野道:“照你這麼說,我還應該感謝你,你明明捅了大漏子,我還得把你當成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一般供著?”

    張揚微笑道:“那倒不用,不過這次的事情有些邪乎,安達文的目的是想排擠安語晨,市那幫老家夥想興風作浪,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盤算,不過他們共同的目的就是都想看我倒黴。”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看不出,你還真是個明白人,你說說,搞到現在這個樣子應該怎麼辦?”

    

Snap Time:2018-08-21 09:53:02  ExecTime:0.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