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章豪門恩怨(中)


    第三百二十章【豪門恩怨】(中)

    李信義看得心酸,他轉身走了。

    過了不多時,老道士扛著大衣被褥來到山下,手中還拎著一個食盒,麵裝著飯菜,他是專門下來相陪的,深更半夜的,誰也不放心讓一個小丫頭在山林中過夜。

    安語晨看到這位老人家如此關心自己,心中感動無比,一雙美眸頓時濕潤起來。

    李信義讓她穿上大衣,又在空曠地方升起了一堆火,讓安語晨坐了過去,微笑道:“說起來,我和你爺爺也算有緣,今晚陪你在這嘮嗑好不好?”

    安語晨點了點頭,李信義把食盒遞給她:“先吃飯,吃飽了肚子,咱們才有力氣聊天!”

    安語晨在山上呆了這麼久的確有些餓了,她沒有和李信義客氣,很快就將他帶來的飯菜吃完,笑道:“道長,您做得飯菜很香噯!”

    李信義哈哈笑道:“是嗎?想吃以後經常到我這來吃,我隨時都歡迎你!”

    安語晨吃完,將食盒放在一邊,雙手抱膝坐在篝火前,感覺身上溫暖了許多,她輕聲道:“道長,您覺著這世上什麼最重要?”

    李信義轉身看了看安誌遠的墳塚,低聲道:“親情!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親情!”

    安語晨道:“道長是世外高人,早已斬斷了塵緣,又怎會認為親情重要?”

    李信義道:“我遁入道門完全是生活所迫,我幼年的時候,父親死了,我和母親逃了出去,兵荒馬『亂』的,那年月,孤兒寡母的在『亂』世之中根本活不下去,我娘不久得病就死了,我一個人孤苦無依的,逃到了這紫霞觀,主持把我收留下來,我原沒想當道士,隻是為了能有口飯吃。”

    安語晨點了點頭:“時代造就了許多這樣的事情,我曾爺爺是馬匪,其實他也是為了討口飯吃!”

    李信義道:“安小姐突然跑到這山來,莫不是遇到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情?願意說給我聽嗎?”

    安語晨道:“我和弟弟產生了矛盾!”

    李信義有些詫異的哦了一聲。

    安語晨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見到這位老道長心中感覺特別的親切,將這兩日發生的事情,心中的委屈全都說了出來。李信義一邊聽一邊點頭,老道士不懂得什麼生意,他義憤填膺道:“真是豈有此理?你爺爺當初的遺願就是投資江城,開發清台山,這小子這麼幹根本就是違背了安老爺子的遺願,這就是忤逆,這就是不孝!”

    安語晨此時仍然為安達文辯護道:“阿文應該不是這種人,他隻是從生意的角度考慮的多一些!”

    李信義道:“那也不能為了生意就把親情扔在一邊,就把爺爺的囑托扔到一邊?金錢果然有這麼重要嗎?”

    安語晨道:“我不想和他發生衝突,我不想安家再有分裂或不和!”她含淚望著李信義道:“道長,我該怎麼做?”

    李信義道:“不用考慮,你爺爺說過內地的投資交給你負責,你就大膽負責,那小子憑什麼把手伸到你管轄的範圍內?該讓得讓,不該讓的絕不能讓,你有沒有想過,你爺爺當初為什麼把生意分成兩部分,肯定是害怕日後內地的投資會發生變化,你不用理他!”

    安語晨望著跳動的篝火,目光漸漸變得堅定了起來。

    南林寺商業廣場開發權的轉讓簽約儀式在市『政府』一招會議室舉行,合約簽署之後,就意味著喬夢媛徹底接手南林寺商業廣場開發項目。

    喬夢媛對安達文提出的價格還是滿意的,她並沒有做任何的猶豫,她有能力拿下這個項目,更看好南林寺商業廣場的未來。江城市方方麵麵的關係,喬夢媛很容易就能夠搞定,對江城方麵來說這件事並沒有任何的影響,無論是喬夢媛開發,還是安達文開發,隻要南林寺商業廣場能夠順利開發起來,沒有任何的分別。

    這次的簽約儀式吸引了不少江城媒體的記者,江城市方麵,副市長嚴新建也出席了簽約儀式,本來應該是常務副市長李長宇過來的,可李長宇對安達文很不爽,沒給他這個麵子。張揚本不想來,可嚴新建來了,他怎麼都得陪著意思意思,等張揚來到會場方才發現安語晨不在現場,他不禁有些擔心,從昨天到現在他給安語晨打了無數電話,始終聯係不上,不知道這丫頭是不是因為這件事受了什麼刺激?

    安達文氣定神閑,這廝見慣了場麵,內地的很多程式喜歡走表麵化的套路,一個簡單的簽約儀式,也可以驚動市『政府』領導。

    嚴新建發表了一番熱情洋溢的講話之後,簽約儀式正式開始,安達文微笑著拿起筆,此時現場鎂光燈閃個不停,記者們都爭先恐後的記載著這江城商業史上的重要一刻。

    會議室的大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個堅定而憤怒的聲音道:“我不同意轉讓!”

    所有人都愣了,現場所有的目光都望向門口,安語晨身穿黑『色』套裝,一雙美眸有些紅腫,她的目光篤信而堅定,一步步走向『主席』台。

    喬夢媛並沒有簽署完自己的名字,卻放下了鋼筆,她敏銳的意識到這件事有些不對。

    安達文微笑望著自己的堂姐,笑容中卻帶有幾分寒意。

    安語晨來到安達文的麵前,平靜道:“阿文,爺爺生前將內地所有的事務交給我負責,你無權轉讓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項目!”

    安達文淡然笑道:“姐,別犯小孩子脾氣,這是在談生意,在為公司的以後著想,你先下去,我回頭再跟你解釋!”

    他拿起筆想要簽下自己的名字,卻被安語晨一把將合約扯了過去,安語晨道:“我已經通知了公司所有董事,要求召開董事會,是否轉讓,必須董事會做出決定!”

    安達文歎了口氣道:“姐,難道你不知道世紀安泰的董事長是我?在我前來江城之前,公司已經召開過董事會,與會董事全都同意轉讓南林寺商業廣場開發權,需要我向你強調嗎?”

    安語晨眼圈微紅:“阿文,難道你不記得,投資江城是爺爺的心願?”

    安達文道:“生意就是生意!作為公司的董事長,我必須對所有董事負責!所以,請你離開!”

    安語晨用力搖了搖頭,安達文的絕情讓她肝腸寸斷,她毅然決然道:“我不允許!”,然後用力扯碎了那張轉讓合約,向空中拋去,化成千萬隻白蝶散落在她的身邊……

    

Snap Time:2018-07-19 16:03:37  ExecTime: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