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二十章豪門恩怨(上)


    第三百二十章【豪門恩怨】(上)

    喬夢媛道:“他的確沒有轉讓土地的權利,不過他開發到中途,可以轉讓他手頭開發的項目,還有,我發現他並不急於用錢,這次內地撤資是不是另有目的?”

    常淩峰道:“喬總是不是懷疑他在搞手段,利用這件事奪去安語晨在內地的權力?”

    喬夢媛點了點頭,從種種跡象來看,的確有這種可能,安達文雖然年齡不大,可是這個人很鬼,很有手段。

    張揚道:“安語晨根本就不是經商的料,安達文是安家的掌舵,當初安老死前曾經專門交代過,內地的事務交給安語晨,海外的業務交給安達文。”

    常淩峰笑道:“張主任,看來你對這些家族企業的內部結構並不清楚,安老的出發點雖然是好的,可是在實際的執行中,未必能夠如他所願,安達文這個人我雖然沒有接觸過,可是我也聽說過他的一些事情,安家血案之後,世紀安泰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穩定下來,那幫老臣子對他俯首帖耳,單從這一點來看,他的確有著非同一般的手腕。在商言商,安小姐不適合經商,我實在不明白安老為什麼要將內地的業務交給她負責,估計老爺子臨終之時有些糊塗,所以,沒有考慮到這樣的做法將來會引起爭端。”

    喬夢媛道:“從公平的角度來看,安達文是公司的董事長,他有權做出這樣的決定,內地的業務也需要服從他的統籌管理。”

    張揚道:“你們都不了解安老爺子,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看出安達文這個孫子對家鄉沒有什麼感情,所以才會將內地的事情交給安語晨,從清台山旅遊項目開發,安語晨就全程參予,她對內地的感情十分深厚,再加上,她和爺爺的感情很深,肯定會尊重老人家的遺願,所以安老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常淩峰道:“現在看來,這樣的決定並不明智,反而為他們的姐弟感情買下了隱患。”

    張揚道:“如果安達文是為公司的發展考慮,還情有可原,如果他是為了排擠安語晨謀奪家產,這小子就太不是東西了。”

    常淩峰道:“我調查過,安語晨在公司內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張揚道:“並不多啊!”

    常淩峰道:“作為一個女孩子,已經很不少了,她和安家男丁擁有相同的繼承權,還有,安老將香港的兩處豪宅都留給了安語晨,足見對她的關愛。”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安達文表麵上和安語晨的關係還不錯,不知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事情?”

    常淩峰笑道:“在金錢和權力麵前,感情這個詞很脆弱,豪門之中因為謀奪家產發生的悲劇實在數不勝數,安家之前的那場血案據說也和錢有關係。”

    喬夢媛對常淩峰的話深表讚同,她低聲道:“安家的內部事務我不想管,南林寺商業廣場項目,他想撤出,我願意接盤,不過安達文獅子大開口的價格我不能同意。”

    張揚笑道:“你來找我,目的就是讓我給他施壓,把他的轉讓價格壓下來?”

    喬夢媛點了點頭:“我翻看過市當初和他簽訂的開發合同,上麵並沒有明確規定好不可以轉讓,真是一個巨大的漏洞,想必安達文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搞出這件事!”

    常淩峰忽然道:“喬總以為你能夠以兩個億的價格拿下嗎?”

    喬夢媛秀眉微顰:“我可以多給他一個億,我找過一些關係,有把握在一周內籌措到這筆資金!”

    張揚對喬夢媛的認識又加深了一層,看似柔弱的喬夢媛的確很有本事,一周之內籌集到三個億的資金,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辦成的。

    張揚道:“好吧,我就當一次惡人,我告訴安達文,這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權,不可以轉讓!”

    安達文對張揚打這個電話過來並不意外,他很冷靜的告訴張揚,現在世紀安泰的資金鏈出現了問題,沒有錢繼續投資於南林寺商業廣場,如果江城市府堅持開發權不可轉讓,那麼他隻能任由商業廣場成為爛尾工程,到時候受損失的不僅僅是他一個人。

    張揚當然能夠聽出這廝話語中威脅的意思,他冷笑道:“安先生,你在威脅我?”

    安達文笑道:“張主任,我隻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港商,又怎麼會威脅你呢?合同上並沒有明確我不可以轉讓開發權,現在我們集團資金上出現了問題,我們的確沒有能力繼續在江城的投資開發,所以我才會做出轉讓開發權的決定,這也是為了家鄉著想,以免影響到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進度,張主任,難道你不覺著,由更有能力的開發商接替我們集團,對江城的未來更有好處嗎?”

    張揚有些不耐煩道:“合同上明明白白寫著,你們在江城的投資兩億港幣,事實上,你們到位的資金不過是一億七千萬,現在你抓讓開發權竟然叫出了五億的天價,安先生真是敢要啊!”

    安達文笑道:“張主任的招商辦主任當得果然是盡職盡責,如果我沒猜錯,喬總找過你吧?”安達文從張揚的這句話中推測到喬夢媛肯定找了張揚。

    張揚道:“這件事傳得沸沸揚揚,誰不知道啊?”

    安達文道:“生意場上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討價還價,我開出價格,又沒說不允許別人還價,隻是沒想到會驚動張主任,哈哈!看來張主任和喬總的關係不錯!”

    張揚心中暗罵這小滑頭當真是油滑之至,既然被安達文窺破了自己的目的,張揚幹脆也不隱藏了,他發出一聲爽朗的大笑道:“那你看看這件事怎麼辦?”

    安達文笑道:“張主任,我爺爺生前最欣賞的就是你,你和我們家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你既然出麵,說什麼我都得買你這個人情!”

    一番話說得張揚心中還是很舒服的,他氣順了不少。

    安達文道:“張主任,我們家的資金的確遇到了難處,否則也不會舍得放棄內地的投資。”

    張揚道:“你也別覺著過意不去,沒事兒,想在江城投資的排長隊,你也看到了,你這邊要轉讓,人家喬總那邊就接盤。”

    安達文道:“是啊,我心中也替江城高興!”

    張揚也沒耐心跟他繞下去,他說給自己麵子,可到現在沒個實數,我張揚這張麵子到底值多少錢?張揚道:“轉讓的事情究竟怎麼說?”

    安達文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考慮,然後方才用低沉的聲音道:“兩億五千萬港幣,低於這個價格,我寧願讓工程爛尾。”

    張揚聽到這價格也是一怔,他是真沒想到自己這張臉能值兩億五,要知道安達文一開始叫價五億,自己一出麵,安達文主動讓了一半的價格,這可了不得,自己的麵子夠大!不過張大官人向來喜歡得寸進尺的『性』子還是表現了出來:“那啥……你們一共投資不過兩億,我看……”

    安達文道:“張主任,我已經做了最大的讓步,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低於這個價格,一切免談!”說完安達文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被安達文掛了電話,也有些灰溜溜的,他實在不擅長這種商場上的談判,他找到常淩峰,把這件事向他說了一遍。

    常淩峰笑道:“還算合理,安家前前後後在南林寺商業廣場投了差不多兩個億,想拿回去一些利息也是應該的。”

    張揚道:“這利息未免有些高了,剛開始我覺著還行,可仔細一琢磨,這小子等於從工程中拿走了八千萬!”

    常淩峰道:“帳不能這麼算,你還要把貨幣貶值的因素算在其中,建築材料在這兩年上漲了不少,把這些因素計算在內,他也沒拿走多少錢。”

    張揚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無商不『奸』,果然是無商不『奸』!”

    常淩峰道:“我相信喬夢媛對這個價格會滿意的,不過……”

    張揚道:“不過什麼?”

    常淩峰道:“我總感覺安達文做出這樣的讓步,急於從南林寺商業廣場的事情中退出來,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他們安家的經營狀況出現了問題,急於用錢,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想把屬於安語晨的股權吞掉!”

    常淩峰一提醒,張揚不禁皺了皺眉頭,在安家,他和安語晨之間的關係無疑是最密切的,兩人是師徒關係,安老生前還多次囑托他要善待安語晨,要照顧安語晨,張揚是不能眼睜睜看著安語晨受欺負的,雖然欺負她的是他們安家自己人。

    安語晨現在是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張揚給她打了幾個電話,可安語晨的手機始終都在關機狀態。

    月華滿天,空穀幽寂,安語晨獨自跪在爺爺的墳前,一邊燒紙一邊落淚,望著爺爺的照片,安語晨憶起他的音容笑貌,一切仿佛就在昨日,可是心中卻明白,如今和爺爺已經天人相隔,永無相見之日了。

    安語晨含淚道:“爺爺,我好掛念你!你為什麼不疼我,一個人走了,留下我孤零零一個……”

    安語晨的哭泣之聲驚動了一個人,紫霞觀的老道士李信義,李信義幾乎每天都要來安家的陵園前看一看,除一除雜草,平一平路石,聽到有人在哭,仔細一看,竟然是孫女兒安語晨,李信義雖然遁入空門多年,可這老道士還是塵緣未了,始終想著家人,看到晚輩哭得如此傷心,他怎能忍心不聞不問。

    李信義來到安語晨身邊,輕聲道:“這不是安家小姐嗎?”

    安語晨哭得傷心,此時方知有人到來,慌忙抹掉眼淚,紅著眼睛望去,她是認得李信義的,對這個老道士印象十分深刻,爺爺臨死之前,還專門和老道士單獨相談。

    安語晨道:“李道長好……”心中抑製不住委屈,又抽噎了兩聲。

    李信義充滿憐惜道:“安小姐,你怎麼一個人上山?山野獸眾多,要是遇到了什麼危險該如何是好,走!去我道觀歇息!”

    安語晨搖了搖頭,在爺爺墳前坐下道:“我哪兒都不去,就想在這陪爺爺!”

    

Snap Time:2018-04-20 14:35:24  ExecTime: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