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八章人真TM虛偽(下)


    第三百一十八章【人真TM虛偽】(下)

    喬夢媛看到張揚抱著一壇酒走進來也是微微一怔,她詫異道:“張揚,我們把酒準備好了!”

    張揚看了桌上的茅台一眼,笑道:“茅台酒可不成,我這酒是解放前就窖藏的,有四十多年了,特地帶過來給喬叔叔嚐嚐!”他一口一個喬叔叔叫得倒是親切。

    許嘉勇望著張揚笑咪咪的,可笑容背後藏著刻骨銘心的仇恨,他當初之所以決定追求喬夢媛,和喬夢媛訂婚,其目的就是想得到喬家這個巨大的靠山,喬振梁夫『婦』從一開始對他們之間的來往就持有堅決反對的態度,如果不是喬老發話,他和喬夢媛是不可能訂婚的。他察覺到張揚身上的變化,自從這次張揚從北京返回之後,這廝就變得咄咄『逼』人,在對自己的關係上,處處采取攻勢,甚至利用喬夢媛來刺激自己。

    許嘉勇道:“喬叔叔有糖『尿』病,再好的酒也不能多喝!”

    喬振梁笑道:“小許啊,別總是提醒我,我身體好得很,無非是血糖高了點!”

    喬夢媛道:“爸!嘉勇是關心你身體嘛!”

    喬振梁笑著點了點頭:“其實任何治療的關鍵都在於心理,我雖然身體有些問題,不過我首先要擁有一個健康的心理,隻有擁有樂觀向上的心理,我才能活得更加健康。”

    張揚道:“喬叔叔說得對,糖『尿』病本來就不算啥大事兒,隻要控製得當,就是一正常人!”

    孟傳美道:“老喬啊,你就是改不了喝酒的『毛』病,反正你向我保證過,最多半斤酒,多一點都不能喝!”

    張揚拍開了酒壇的泥封,一時間酒香四溢,整個房間內充滿了沁人肺腑的酒香。喬振梁用力吸了吸鼻子,他讚道:“果然好酒!”

    張揚給他倒滿一杯,又給孟傳美倒了半杯,許嘉勇那,他也幫著倒上,給許嘉勇倒酒,張揚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今天許嘉勇算是沾光了,如果不是喬振梁夫『婦』,張揚才不肯給他倒酒呢。

    許嘉勇舉杯道:“咱們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歡迎喬叔叔、孟阿姨到江城來,大家幹杯!”

    孟傳美並沒有響應淡然道:“還不是一家人!”

    許嘉勇端著酒杯的手僵在那,他想不到未來嶽母大人當中就讓他下不來台。

    時維及時為他解圍道:“是啊,不是一家人,有人明明不是這家的,非得湊進來!”說話的時候,她朝張揚遞眼『色』,目的是讓張揚配合。

    張揚笑眯眯道:“任何事情都是在不斷發展變化的,喬叔叔、孟阿姨,我謹代表我自己這個外人敬你一杯,歡迎你們到江城來,我和夢媛、時維都是好朋友,你們千萬別拿我當外人,需要我做什麼,隻管吩咐!”

    孟傳美居然端起了酒杯,和善的笑道:“張揚,我可沒說你,我當你是自己的孩子一樣,真沒拿你當外人!”

    這句話一說,張揚明白了,孟傳美是沒拿自己當外人,她拿自己當槍使呢,利用自己刺激許嘉勇,張大官人不喜歡被人利用,可這次不一樣,利用他打擊許嘉勇,這是大好事啊,他喜歡,他甘心被利用。

    許嘉勇雖然竭力控製情緒,可臉上仍然不免流『露』出尷尬,未來嶽母大人根本就沒打算給他麵子,他現在也明白喬振梁夫『婦』邀請張揚前來參加家宴的目的了,他們要利用張揚敲打自己。許嘉勇笑了笑道:“我們一起敬喬叔叔、孟阿姨!”他轉的很快,隻當沒有覺察到孟傳美在打擊自己。

    喬夢媛及時道:“爸、媽、我們幾個小輩一起敬你們!”望著母親的目光中不免帶有幾分幽怨。

    孟傳美看在眼,心中產生了些許的惻隱,她端起酒杯,喬振梁笑道:“好,我們幹了這一杯!”

    一杯酒喝完,許嘉勇搶先起來去倒酒,喬振梁讓他滿上,可給孟傳美倒酒的時候,孟傳美用手掌擋住杯口道:“我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許嘉勇笑著勸道:“孟阿姨,再喝一杯吧,好事成雙!”

    孟傳美冷淡道:“成雙的未必都是好事兒!”

    時維道:“舅媽,雖說成雙的不是好事兒,我看表姐和表姐夫成雙成對的就挺幸福的!”

    喬夢媛慌忙咳嗽,這個表妹是想幫他們,可她說話實在有欠考慮。

    孟傳美道:“幸不幸福隻有自己才知道!”

    許嘉勇慌忙表決心:“孟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待夢媛!”

    張揚也跟著來了一句:“是啊,孟阿姨你隻管放心吧,我們都會好好照顧她的,誰欺負她我首先就不樂意!”

    喬夢媛瞪了這廝一眼,心說張揚啊張揚你可真不是什麼好東西,今天過來就是添『亂』的。

    時維首先看不過眼了:“張揚,我表姐他們兩人的事兒礙你什麼事了?你跟著瞎參合什麼?”

    張揚笑道:“咱們不都是朋友嗎?朋友間相互照顧一下也是應該的。”

    喬振梁微笑道:“是啊,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夢媛一個人在江城是得靠這些朋友多幫忙,小張啊,你和夢媛是朋友,以後可得幫我多照顧照顧她。”

    許嘉勇一張臉漲得通紅,喬振梁兩口子擺明了不待見他,一點麵子都沒給他留。

    張揚心中暗樂,他知道喬夢媛夫『婦』拿自己當槍使,利用自己敲打許嘉勇,可有生以來,頭一次被人利用的這麼爽。

    喬夢媛道:“我和張揚也算是不打不相識,我剛來江城那會兒,他可沒少給我出難題。”喬夢媛極其聰穎,看出許嘉勇的尷尬處境,她刻意將矛盾引向張揚,轉移父母的注意力,從而化解許嘉勇的困境。

    喬振梁笑道:“做任何事都不會一帆風順的,你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在江城站穩腳跟,證明我的女兒還是很厲害的。”他這句話等於抹煞了許嘉勇的全部功勞。

    許嘉勇是個心高氣傲的人物,喬振梁夫『婦』今晚對他的態度讓他感到一種被侮辱的感覺,一個人如果極度自尊往往他的內心深處又是極度自卑,這並不矛盾,在喬家的背景麵前,許嘉勇始終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他之所以改變念頭追求喬夢媛,根本的原因就是想借用喬家的力量,他要報仇,他要為父親討還公道。

    可從一開始起,喬振梁夫『婦』就不喜歡許嘉勇,喬振梁對許常德的事情是清楚的,在許常德出事後不久,許嘉勇就和喬夢媛訂婚,以喬振梁的頭腦,肯會仔細考慮這件事的前因後果,他認為許嘉勇在追求女兒的事情上抱有很強的目的『性』,所以他堅決反對女兒和許嘉勇來往。許嘉勇最終和喬夢媛訂婚成功,得益於喬老的首肯,喬老對這個孫女兒是相當關愛的,他認為在兒女感情上要開明,許常德的錯誤不該延續到他兒子的身上,許嘉勇的個人條件很出『色』,是個不錯的年輕人,最關鍵的是孫女兒喜歡他。喬振梁在這個問題上和老爺子甚至發生了一些爭執,可是他至多表現出不滿,在喬家,父親的決定是不可更改的。

    這頓飯吃得很不開心,許嘉勇幾度嚐試緩和關係,可是都被喬振梁夫『婦』的冷淡給擋了回去,相比張揚的談笑風生,許嘉勇這個夜晚是鬱悶和憤怒的。

    晚宴結束之後,時維跟著張揚一直來到停車場,張揚這邊拉開車門,她也鑽到了張揚的吉普車內。

    張揚笑道:“這麼晚了,你跟著我不怕人說閑話?我可提醒你,我最近名聲可不怎麼好!”

    時維怒道:“張揚,你真不是個好東西,是不是非得把我表姐他們拆散了你才高興?”

    張揚道:“時維,你什麼意思?我張揚是那種人嗎?”

    時維指著張揚的鼻子罵道:“過去我以為你人雖然混蛋了點,可心地還是很善良的,還算有些正義感,可現在我算看透你了,你就是一個流氓一個無賴!你看不得別人幸福!”

    張揚笑道:“我不跟你這丫頭一般見識,說完了嗎?說完就下車,我明天還有工作!”他想要啟動汽車,卻被時維一把將車鑰匙搶在手,然後她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張揚叫道:“鑰匙給我!”

    時維晃了晃,然後一揚手,鑰匙在夜空中劃出一道晶亮的弧線,消失在不遠處的湖麵。

    許嘉勇陰沉著臉啟動了汽車,喬夢媛追了出來:“嘉勇,你別生氣……”

    許嘉勇冷冷看著喬夢媛:“我沒生氣,我有什麼資格生氣?你是喬大小姐,我怎麼敢生你的氣!”

    “嘉勇!”喬夢媛的美眸中『蕩』漾著淚光。

    許嘉勇低聲道:“讓開,讓我好好靜一靜!”

    喬振梁站在新帝豪的觀景平台之上,望著許嘉勇驅車遠去,不禁發出一聲歎息。

    孟傳美的目光始終望著遠處形隻影單的女兒,她輕聲道:“老喬,女兒看來是真的喜歡他!”

    喬振梁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簡單。”

    孟傳美不知丈夫為何會突然說出這句話?

    喬振梁道:“知不知道我為什麼一直反對女兒和許嘉勇來往?”

    孟傳美道:“是不是因為他的父親?”

    喬振梁道:“我很小的時候,我父親就告訴我一句話,英雄不問出處,絕不可以有門楣的觀念,許嘉勇無論長相學識都算得上出類拔萃,可我還是不喜歡他。”

    孟傳美道:“女兒喜歡他很久了,當初從美國突然回來也是為了他!”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們這次的訂婚太突然,讓我不能不懷疑他的目的。他可以不愛我的女兒,但是絕不可以利用我的女兒!”說這句話的時候,喬振梁一向溫暖敦厚的臉上閃過一絲戾氣,連站在身邊的妻子也不由得內心一顫。

    孟傳美道:“看到女兒這麼痛苦,我有些於心不忍了。”

    喬振梁道:“痛苦有很多種,感情上的困擾不會影響她一生,可是婚姻的不幸卻會讓一個人痛苦終生。”他輕聲道:“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邀請張揚過來?”

    孟傳美道:“你想用張揚來刺激許嘉勇。”

    喬振梁的唇角『露』出諱莫如深的笑意:“許嘉勇恨他,這種仇恨不僅僅因為嫉妒,今晚這頓飯讓我看清一件事,許嘉勇的心胸並不廣闊。”他停頓了一下又道:“一個心胸狹窄的男人絕不會是一個好男人!”

    孟傳美歎了口氣道:“可老爺子已經首肯了!”

    喬振梁道:“老爺子尊重夢媛的決定,如果夢媛提出和他分手,老爺子一樣會站在夢媛身邊。”

    許嘉勇看到了正在路邊等車的張揚,他猛然踩下油門,落下車窗。

    張揚也看到了他,笑了笑。

    如果許嘉勇的目光就是利劍,那麼此刻張揚已經被他戳得千瘡百孔,可許嘉勇明明憎恨張揚到了極點,臉上卻非得要擠出一絲笑容:“沒開車?”

    張揚笑著往前湊了湊:“開了,鑰匙被時維給扔湖了!”

    許嘉勇居然開心的笑了起來,『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齊的牙齒,然後他很清楚的說:“活該!”

    張揚毫不客氣的拉開了車門,一屁股坐了進去:“送我一程吧!”

    “西邊嗎?”許嘉勇一語雙關道,他心巴不得把張揚給送上西天。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送我到市『政府』,我住在那兒附近!”

    許嘉勇點了點頭,開動了汽車。人是這世上最虛偽的動物,兩人明明彼此都把對方恨得不得了,可表麵上還要裝出笑咪咪的樣子,乍看上去,他們就像是一對相交莫逆的朋友。

    

Snap Time:2018-01-23 00:03:34  ExecTime: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