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八章人真TM虛偽(上)


    第三百一十八章【人真TM虛偽】(上)

    自從佛祖舍利在南林寺地宮內被發現之後,南林寺的香火已經是越發興旺,下午五點鍾的時候南林寺內的香客還是絡繹不絕,常海龍的目的是參拜佛祖舍利,佛祖舍利被收藏在地宮之中,尋常香客是無緣參拜的。

    張揚在南林寺絕對屬於貴賓級別,按照三寶和尚的說法,張大官人就是南林寺的大救星,如果不是張大官人發現了南林寺地宮,寺院也不會有今日興旺的局麵。

    張揚找到三寶和尚,參拜佛祖舍利的事情三寶和尚就能搞定,沒必要去麻煩普源方丈了,可三寶聽說是這件事,頗為為難道:“今天不行,地宮有人參觀,明天吧!”

    張揚一聽就有些火了,他不止一次帶客人來南林寺,哪一次都是隨到隨看,怎麼今天反倒不行了,他瞪大眼睛冷冷看著三寶和尚道:“我說大師,今天晚上我朋友就離開江城了!”

    三寶和尚道:“實不相瞞,這會兒方丈正陪著幾位貴客在參觀呢,他專門囑咐過,今天任何人都不可以接待。”

    張揚道:“什麼人這麼牛『逼』啊?”心中已經猜到能讓普源方丈親自陪同的人,肯定身份不同尋常。

    三寶和尚道:“匯通的喬總和許總!”

    張揚愣了一下,沒想到許嘉勇和喬夢媛也到南林寺上香了,難道他們是來求姻緣的?

    常海龍心很誠,他微笑道:“這樣吧,我可以等他們離開後再去上香,還望大師行個方便,今晚我就要返回嵐山了。”

    三寶麵『露』難『色』道:“許總捐了十萬塊善款,他的條件是今天佛祖舍利隻能讓他們參觀,張主任,咱們這關係還用說嗎?實在是不好意思,既然答應了他,我們這些佛門弟子不可以反悔的。”

    張揚不屑道:“不就襯倆臭錢嗎?至於這麼大排場嗎?有種他就把南林寺給包下來,每天都捐十萬善款。”

    三寶和尚心說,要是許嘉勇每天捐十萬,我們肯定拍手歡慶,可人家又不是傻子,捐善款也有個限度。不可能把身家全都捐給佛門。

    常海天看到三寶和尚為難,向常海龍道:“海龍,其實上香這種事主要是心誠,未必一定要去佛祖舍利跟前去進香,你去大殿還不是一樣?”

    常海龍點了點頭,他去了大殿。

    張揚指了指三寶和尚,這廝心的確有些不爽,常海龍大老遠來了,就這個小小的要求,自己都不能滿足,感覺很沒麵子。

    常海心輕聲道:“張揚,你就別為難這位師傅了,既然不方便,何必強人所難呢。”

    三寶和尚陪著笑道:“我這兒有剛剛開光的上好紫檀,我送給幾位施主一些。”

    張揚沒好氣道:“不要!”

    三寶和尚看到張揚真生氣了,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小心翼翼道:“那……我去跟方丈商量商量……”

    張揚正想說不用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招呼道:“小張,沒想到在這又遇到你了!”

    張揚轉過身去,看到那位姓喬的中年人正掛著個照相機笑眯眯望著自己。

    張揚樂道:“老喬,還別說,咱倆真是有緣,從春陽到江城,哪兒都能遇到你,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蹤我啊?”

    老喬笑道:“沒有,絕對沒有,我陪我家那口子過來上香的,她去上香,我隨便走走,拍幾張照片,這南林寺的古跡還真多!”

    張揚走過去和老喬握了握手:“怎麼樣,在我們江城玩得還開心吧?”

    老喬點了點頭道:“江城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兩人正聊得熱鬧,張揚看到普源方丈陪同許嘉勇、喬夢媛從遠處走來,許嘉勇看到張揚,一雙眼睛不由得瞪得滾圓,充滿了驚詫莫名的表情,喬夢媛臉上的驚奇也比他少不到哪去,嘴巴張開形成了個O形狀,好半天都沒有合攏。

    張揚笑道:“喬總、許總,你們也來上香啊!”

    喬夢媛笑了笑,目光卻落在那中年人的身上,輕聲道:“爸,你認得他?”

    許嘉勇也叫了聲:“喬叔叔!”他此時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他從來都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一幕,張揚和自己未來的嶽父大人,雲安省省委書記喬振梁言談甚歡,喬振梁這次來江城很突然,原本他做好了準備,卻沒有想到喬振梁竟然會自己開車過來,而且來江城之前,已經去清台山遊玩過了。他雖然和喬夢媛已經訂婚,可是他對未來的嶽父嶽母缺乏了解,可以說如果不是喬老幹涉,他和喬夢媛現在不可能訂婚,喬振梁夫『婦』都不讚同他和女兒交往,嶽母孟傳美把這種不愉快寫在臉上。到現在都沒有搭理過他,嶽父喬振梁雖然表麵上一團和氣,可他心也對這門親事十分反感。

    許嘉勇知道嶽母信佛,所以特地安排了在佛祖舍利前上香,嶽母孟傳美此時仍在地宮誦經,喬夢媛的表妹時維陪著她。喬振梁是個徹頭徹尾的『共產』黨員,他不信這些,所以連地宮都沒進,一個人在外麵選景拍照片,喬夢媛和許嘉勇擔心他寂寞,所以上來陪他。

    兩人都沒有想到張揚居然也在南林寺,更沒有想到張揚還和喬振梁在一起,兩人聊得熱火朝天。

    張揚聽到兩人對老喬的稱呼,這才明白了,搞了半天,這個臉上一團和氣,淳樸憨厚的中年人就是喬夢媛的老爹,雲安省省委書記喬振梁,在張揚的概念中,省委書記這級別的官員少有喬振梁這樣的,此人的身上並沒有多少的官氣,與其說他是省委書記還不如說他更像個普普通通的車間主任。

    喬振梁笑道:“原來你們都認識啊!”

    喬夢媛微笑道:“認識,他是江城招商辦主任張揚,我們是老朋友了。”

    喬振梁看了張揚一眼,笑道:“國權同誌的幹兒子吧?年輕有為啊!”

    張揚笑了笑道:“喬書記,我這人不禁誇!”知道喬振梁的身份之後,他自然不敢老喬老喬的叫了。

    喬振梁哈哈大笑道:“我是雲安的書記,可不是平海的書記,你別這麼叫我,還是叫我老喬更順耳一些。”

    喬夢媛狠狠瞪了張揚一眼,心說這廝可夠無禮的,居然稱呼父親為老喬。

    張揚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您別怪罪啊,那啥……我也不知道您是喬總的父親!”

    喬振梁笑道:“既然你們都是朋友,叫我喬叔吧,我跟你幹爹也是好朋友!”

    張揚恭恭敬敬叫了聲喬叔叔,他心清楚得很,眼前這位是喬老的兒子,也是喬家在政壇上最為突出的一位,喬振梁今年不過五十二歲,前景還是很光明的,從古到今,政治都是少數人的玩物,越往上走,你的出身背景就變得越來越重要。張揚對喬振梁其人並不了解,可是有一點他知道,喬振梁搞經濟很有一套,自從他前往雲安之後,雲安省的經濟連年增長,過去平海在各方麵都遠超雲安,可是近近年來雲安發展的速度極其迅猛,儼然可以和平海並駕齊驅。

    這時候孟傳美誦完經,在時維和普源方丈的陪伴下離開了地宮,看到張揚,她也笑著打了個招呼:“小張,又遇到你了!”

    張揚恭敬道:“孟阿姨好!”

    許嘉勇聽在耳朵,心實在不是滋味,自從他和喬夢媛訂婚之後,孟傳美連一句話都沒跟他說過,這次來江城也不搭理他,本來許嘉勇也沒什麼,畢竟未來嶽母大人一直都反對他和喬夢媛的親事,從沒喜歡過他,可看到孟傳美對張揚如此和藹,許嘉勇的內心深處頓時失衡起來,他張揚憑什麼?

    喬夢媛從許嘉勇的眼神中意識到了什麼,她挽住父親的手臂道:“爸,咱們該走了!”

    許嘉勇殷勤道:“喬叔叔,我在新帝豪準備了酒宴為您接風洗塵!”

    喬振梁點點頭,轉向張揚道:“小張,一起去吧!”

    張揚笑道:“算了,你們一家人吃飯,我就別跟著湊熱鬧了!”

    喬振梁道:“又沒什麼外人,一起來吧!”他邀請的很誠懇,喬夢媛也跟著說道:“張揚,我爸可是真心實意的請你啊!”

    

Snap Time:2018-01-17 01:32:00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