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七章隻緣身在此山中(下)


    第三百一十七章【隻緣身在此山中】(下)

    張揚心說你裝啥?你也是安家人,安家的那點事你不清楚啊?可轉念一想,李信義從小就和安誌遠失散,和安家人也沒有什麼聯係,安家的那些事他自然不會知道,張揚於是將安家女『性』往往活不到二十的事情說了。

    李信義聽得眉頭緊鎖,他對安語晨這個孫女兒感覺也是很不錯的,雖然他是個出家人,可親情畢竟沒有放下,想想安語晨這麼年輕就要麵臨死亡,心中也不好受。

    陳崇山做了個筍燒肉,菜端上來的時候,那位姓喬的中年人也和老婆一起來到了峰頂,站在不遠處向這邊張望著,張揚看到他,笑著揮手道:“老喬,過來啊!”

    老喬帶著妻子一起溜達了過來,他對陳崇山的石屋很感興趣,想在這兒拍幾張照片。

    張揚拉著他坐下來,給他倒了杯酒:“既然來了就喝兩杯!”

    老喬倒也爽快,點了點頭道:“那就喝兩杯!”他妻子提醒道:“老喬,你有糖『尿』病,醫生都不讓你喝酒!”

    老喬笑道:“人生在世不過短短幾十年,我連這麼點愛好都沒有了,活著還有什麼意思?糖『尿』病不能喝啤酒,誰說不能喝白酒啊?”

    他妻子歎了口氣:“你啊!”

    李信義道:“這位施主說話很有道理,我看你有些道緣!”

    老喬笑道:“能跟道長遇到就是有緣!”他拿起個窩頭咬了一口:“真香!老婆,你嚐嚐!”他遞了個窩頭給妻子。

    陳崇山道:“喜歡吃就多吃點,回頭我再貼一鍋!”

    老喬點了點頭,隨即又歎了口氣道:“喜歡吃,可惜也不敢多吃,這糖『尿』病除不了根,離不開『藥』,我這飯量本來就大,每天都處於饑餓狀態中。”

    常海龍笑道:“我看過一篇國外的報道,饑餓狀態才是人生存的最佳狀態。”

    老喬道:“我寧願撐著不願餓著!”他端起酒杯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來,咱們幹上一杯!”

    雖然說著今朝有酒今朝醉,老喬還是很注意的,喝了二兩酒就適可而止,糖『尿』病主要是飲食控製,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他圍著石屋拍了幾張照片,聽說陳崇山寫得一手好字,欣賞了陳崇山的幾幅墨寶,很喜歡,不過他和陳崇山隻是萍水相逢,自然不好意思找人家討要。

    老喬的目光望著牆角旮旯處的那堆廢紙,那都是陳崇山丟棄的墨跡,他走過去,撿起了一張:“這幅字寫的不錯,陳先生也不要了?”

    陳崇山焉能看不出他的意圖,哈哈笑道:“你喜歡啊?”

    老喬點點頭,上麵是一行字——隻緣身在此山中。筆力蒼勁,力透紙背,他非常喜歡,紙張都爛了,上麵沾了不少的汙漬,老喬心中暗自惋惜,這麼好的字居然被扔在垃圾堆。

    陳崇山道:“你喜歡,我就給你寫一幅!”

    老喬以為自己聽錯了:“真的?”

    陳崇山笑道:“你是張揚的朋友嘛,我送你幅字又有什麼?”他當即取出筆墨紙硯,現場揮毫給老喬寫了幅隻緣身在此山中。

    老喬得了這幅字,如獲至寶,左看右看,欣喜非常。

    張揚一旁道:“老喬,看來你也懂得書法,要不『露』兩手給我們看看!”

    老喬實話實說道:“我從小練過字,可惜始終都寫不好,為了這件事,我老爺子沒少揍我!可能我沒那種天份,挨了這麼多頓打,到現在字寫得還是醜的很,沒辦法見人!”

    他妻子笑道:“你還算有些自知之明。”

    老喬將字收好,向陳崇山他們告辭,陳崇山送了他一些曬幹的冬菇,說是對糖『尿』病有好處,老喬連聲道謝,他找出一個打火機送給陳崇山,來而不往非禮也,陳崇山也隻能收了。

    因為常海龍要留在山上拍日落的景『色』,張揚他們隻能在山上多留一會兒,等常海龍拍完,夜幕已經降臨,陳崇山擔心他們『摸』黑下山會遇到危險,建議他們當晚就在山上留宿,他的石屋當然住不下這麼多人,不過李信義的紫霞觀房間多得很。

    李信義把偏殿打開,幾個人一起動手打掃,足足弄了近兩個小時,這間屋子方才幹淨,床鋪就是門板。

    常家三兄妹吃過晚飯就撐不住了,畢竟他們的體力無法和張揚相比,他們先回去休息。

    李信義和張揚、陳崇山一起在院子飲茶賞月,在青雲峰之上,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混淆古今的感覺。李信義道:“上次那些拍電影的掏錢幫我修了一部分,可紫霞觀的多數建築都沒有修繕,再不維護,我看大殿都要塌了。”

    陳崇山道:“縣不出錢,咱們自己弄吧,修修補補應該還能撐些日子。”

    張揚道:“你們別發愁,這件事我來解決,如果縣不願意撥款,我讓市財政撥款!”

    李信義知道他有的是辦法,笑道:“其實我就是說給你聽的!”

    張揚道:“你用不著說給我聽,隻要把這件事跟安家說一聲,準保他們掏錢幫你把道觀翻修一遍。”

    李信義瞪了張揚一眼,他可不想向安家的那些晚輩開口。

    陳崇山道:“其實紫霞觀有不少的古跡,建築、木雕、石雕、還有藏經洞中的壁畫!”

    李信義歎了口氣道:“藏經洞中的壁畫損毀的相當嚴重,現在連顏『色』都看不出來了。”

    這句話剛好被起來去廁所的常海龍聽到,他學藝術出身,對這些事情很感興趣,湊了過來道:“李道長,你這紫霞觀還有壁畫?”

    李信義道:“後院藏經洞,想看,我帶你過去!”

    常海龍和張揚對此都很有興趣,常海龍是抱著欣賞藝術的目的,張揚純粹就是好奇心作祟,李信義取了提燈帶著他們來到藏經洞前,藏經洞入口處過去有一間房,後來因為年久失修而坍塌,李信義為了保護洞口,在外麵臨時搭起了一個草棚。常海龍看到眼前狀況不由得感歎,這春陽的文物保護工作實在太差了。

    李信義舉著提燈走在最前麵,常海龍緊跟了上去,打開手電筒,這手電雖然不大,可是亮度很強,李信義好奇的看著常海龍手中的電筒:“這麼小居然這麼亮?”

    常海龍道:“美光牌的!”

    李信義道:“現在高科技的東西太多了!”他提醒張揚他們留意腳下,藏經洞內路麵凸凹不平。

    走了十多米,前方就寬闊起來,李信義舉起提燈,兩側的牆壁上可以看到一些壁畫,常海龍搞藝術出身,他仔細觀賞著牆上的壁畫,從藝術的角度來看,這些壁畫的價值應該不高。

    陳崇山已經來過藏經洞多次,自然不會感到什麼稀奇。張揚卻對這些壁畫產生了興趣,他發現這壁畫繪製的竟然是一套打坐吐納的內功心法。張揚不由得想起陳雪修煉的精純內功,她曾經說過,她修行的內功就是得自於李信義,看來老道士的藏經洞還是有不少的好東西。

    隻可惜藏經洞的壁畫殘缺不全,他們四人在麵呆了半個小時後,就出來了,常海龍道:“壁畫雖然有些曆史,不過繪畫的工匠水平應該很普通,實際的價值並不高。”

    陳崇山道:“紫霞觀雖然有些曆史,可是名氣並不算大,清台山又不是道教名山,所以道教文化算不上突出。”

    李信義道:“也不盡然,紫霞觀還是出過高人的,傳說張天師就在紫霞觀中修行過。”

    張揚笑道:“這倒可以做一些文章,在紫霞觀前方立一座張天師像,我聽說現在很多城市都在修建佛像,一個比一個建得高,一個比一個建得大。”

    常海龍道:“南錫不就搞了個青銅站佛,據說是亞洲最大的青銅站佛,等站佛建好之後,又增添了一個旅遊亮點。”

    張揚道:“咱們也搞個亞洲最大的張天師像,不,要搞就搞世界上最大的,順便把那幫吉尼斯的請過來,弄個吉尼斯人證,保管揚名世界,這樣,清台山就可以圍繞道教文化做文章!”

    李信義聽得直搖頭:“紫霞觀是清淨的地方,你們想用世俗氣把我這片淨土給沾染了嗎?”

    張揚道:“李道長不妨好好考慮一下,財源滾滾哦!”

    李信義道:“錢財乃身外之物,不是為了修繕道觀,我才不會去想這些俗物呢!”

    他們走出了藏經洞,夜空一碧如洗,皎潔的月光灑滿大地,咋看上去宛如籠上一層銀霜,李信義打了個哈欠道:“夜了,我去安歇!”

    常海龍也去了偏殿。

    張揚和陳崇山一起返回他的石屋休息。

    陳崇山道:“聽說你前些日子病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在北京養了一段時間,還見到陳雪了!”

    陳崇山關切道:“小雪怎樣?”

    “挺好的!”張揚說完頓了一下又道:“她懂得武功!”

    陳崇山笑道:“她小時候跟李道長學過一些基本的東西,應該是道家的養生之術,武功談不上。”

    張揚點了點頭道:“剛才我在藏經洞內看到的壁畫好像就是練氣吐納的功夫!”

    陳崇山道:“我聽李信義說過,紫霞觀的前幾任主持都身懷武功!”

    張揚曾經親眼見識過李信義的武功,他點了點頭道:“李道長也是真人不『露』相,我看他也是一個武林高手。”

    陳崇山笑而不語。

    張揚道:“清台山的開發遇到了點麻煩,這次我回去會向市麵好好反映一下。”

    陳崇山歎了口氣道:“旅遊開發是好事,不過如果開發受阻,還不如讓清台山回歸過去的樣子,隻有自然的東西才是最美的東西,清台山的山水一旦成為商品,就會失去昔日的靈秀。”

    張揚明白陳崇山對清台山的感情,他低聲道:“就算安家不願投資清台山,想要投資清台山的客商還有許多,發展旅遊經濟已經是大勢所趨,需知時代會向前發展,絕不可能回頭。”

    陳崇山笑道:“政治上的事情,我不懂,我也不想懂,不過我覺著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要把腳下的這片土地當成撈取政績的資本,而是要真正熱愛她,隻有這樣,才能讓這方山水變得更美!”

    常海龍本想拍攝清台山清晨日出的情景,卻沒想到清晨上了大霧,整個山嶺都籠罩在白茫茫的霧氣之中,常海龍的拍攝計劃隻能告吹。

    張揚本想早點下山,可霧這麼大,他害怕『迷』路,加上身邊還有常家三兄妹,萬一有什麼閃失也不好,於是就選擇耐心在山上等著,直到中午霧散了,這才和常家三兄妹告辭離去。

    張揚原定要把母親接走,回到春陽家才知道,繼父趙鐵生因為受涼感冒了,母親徐立華必須要留下來照顧他,張揚給趙鐵生診了診脈,確信他沒什麼大事,又去『藥』店抓了『藥』給他送回去,經過連番折騰之後,張揚回到江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鍾。

    途中常海龍就提出去南林寺進香,他每次來江城都忘不了這件事,常海心知道哥哥這是在還願,上次他在南林寺許下的願望兌現了。

    

Snap Time:2018-04-20 14:39:51  ExecTime: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