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七章隻緣身在此山中(上)


    第三百一十七章【隻緣身在此山中】(上)

    徐立華的新家已經建好了,不過方子還沒有裝修,暫時無法入住,距離明珠賓館不過五百多米,張揚順路去新家看了看,然後才把母親送回了農機廠宿舍。

    當晚張揚並沒有在春陽停留,而是驅車去了上清河村,牛文強從上清河村買下了那片度假屋,裝修一新後對外營業,還專門起了一個很拉風的名字——英雄會館。

    因為已經到了春季,已經有不少遊客前來踏青,山莊的入住率也達到了一半,張揚事先打過電話,讓牛文強給他留好了房間,牛文強把事情交給了趙立武安排,如今趙立武已經成為山莊的經理,這都是牛文強看在張揚的麵子上。

    張揚他們到達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趙立武接到張揚的電話之後就站在山莊外等著,他如今也混上了大哥大,西服筆挺的站在門外,手拿著大哥大,看到張揚的吉普車,笑著迎了過來。

    張揚推開車門,笑道:“二哥,成啊!當了經理這派頭就是不一樣!”

    趙立武笑道:“還不是沾了我兄弟的光!”

    張揚把常家三兄妹介紹給趙立武認識,趙立武相當的熱情,跟他們握手之後,恭恭敬敬送上了自己的名片。

    張揚道:“房間準備好了嗎?”

    趙立武點了點頭道:“最好的幾間房都給你們留著了,我讓劉大柱殺了頭羊,正準備全羊宴呢!”

    張揚有些詫異道:“劉大柱回來了?”在他的印象中,劉大柱已經去了春陽縣城開了羊肉館。

    趙立武道:“他的羊肉館拆遷了,暫時沒找到合適的地方,劉支書過來找我,我和牛總商量了一下,就把山莊的廚房包給他了!”

    兩人說話的時候,劉大柱樂迎了上來:“張主任,您來了!我喊我爹去!”

    張揚笑道:“大柱,你可又胖了!”

    劉大柱道:“沒啥心思,吃了睡睡了吃,能不胖嗎?我爹聽說你要來,樂壞了,正在家給你準備些春筍讓你帶走呢。你們先歇著,我馬上把我爹叫來!”

    常海龍笑道:“張揚,你跟這很熟啊!”

    張揚感歎道:“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我最初混體製的時候就在黑山子鄉當計生辦主任!”

    常海心不禁笑了起來:“你一個大男人居然管計生工作?”

    張揚笑眯眯道:“想想那時候好像就在昨天!”這廝藏不住得意之『色』,兩年,他從一個沒編製的小科員,混到了正兒八經的副處級,這就是能耐。

    劉傳魁給張揚準備了兩麻袋春筍冬菇,老支書最高興的事情就是得了個孫子,劉大柱終於生了個大胖小子,這件事在黑山子鄉被當成反麵典型曝光了,不過老支書不怕,罰,他認了,支書他也不幹了,這是因為他到了年齡,老支書也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給年輕人讓路。通過張揚的關係,他在春熙穀溫泉度假村擔任保安顧問,每月都有固定工資,日子過得悠哉遊哉。

    當晚劉大柱拿足功夫,給客人們做了全羊宴。

    提起兒子羊肉館拆遷的事情,劉傳魁仍然有些義憤填膺:“這個朱簡直是胡搞八搞,好好的春陽縣城被他搞得烏煙瘴氣,一片狼藉,縣不少老百姓都去市上訪,去告他!”

    常海天道:“我們剛才從春陽過來,城區情況真的很差,我看到不少路段都停工了。”

    趙立武道:“斷斷續續修了大半年,縣『政府』沒多少錢,聽牛總說財政方麵很緊張,所以縣隻能向企業攤派,企業這錢也拿得心不甘情不願。”

    劉傳魁罵道:“我看這個朱就是個隻懂得撈取政績的貪官,比起秦書記不知要差上多少倍。”秦清在春陽主政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口碑很好,老百姓對現任縣委書記朱不滿,所以更加懷念前任。

    張揚道:“有機會,我向市反映反映。”

    劉傳魁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最近清台山的開發項目基本上停了,市是不是忘了咱們這塊地方了?”

    張揚當然清楚得很,這是安家答應的投資遲遲沒有給付的緣故,這其中的原因他是不能說給其他人聽的,張揚笑道:“這麼大的清台山,搞開發哪有那麼容易,慢慢來吧!”

    劉傳魁道:“我們聽說安家不願意再往清台山花錢了,這件事究竟是真還是假?”

    張揚道:“老支書,我現在負責招商辦,旅遊方麵的事情我不清楚。”

    在劉傳魁這些老百姓的眼,張揚如今已經是了不起的大官,可張揚卻明白,自己在市也不過是個小蝦米,他的權力還是太小,有些事並不是他能夠過問的。更何況他這次前來清台山的主要目的是陪著常家三兄妹旅遊,是私事不是公事。

    第二天一早,張揚陪著常海天三兄妹上山,清台山張揚已經爬了無數次,是個相當稱職的導遊。

    春日的清台山美不勝收,晨曦之中,山峰蒼翠,處處花香鳥語,宛如人間仙境。常海龍是個攝影愛好者,這次專門帶了專業器材過來拍照。

    來到方正石前,張揚又向他們介紹了一遍這方正石的經曆,他介紹方正石的時候,有一群遊客走了過來,也圍在周圍聽得津津有味,清台山作為旅遊區配套設施很不完善,這基本上沒有專職導遊,這群遊客也是自行上山,聽到張揚說起方正石的來曆一個個聽得津津有味。

    張揚說完聽到人群中有一個聲音道:“搞了半天,這方正石是顧書記提名的!”

    張揚聽到那聲音十分的熟悉,舉目望去,卻見說話的竟然是昨天幫著自己修車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顯然早就認出了張揚,他樂點了點頭道:“人生何處不相逢,小張,我們又見麵了!”

    張揚笑著走了過去,跟他握了握手:“春陽小的很,最有名的又是清台山,現在清台山開發的就這麼大點地方,很容易遇到的。”

    和中年男子一起的還有一位中年美『婦』,她有些發福,臉上也帶著和善的笑意,中年男子道:“這是我太太,她姓孟,我姓喬!”

    張揚這才想起和中年男子之間始終沒有相互介紹呢,他笑道:“我叫張揚!”

    中年男子道:“我們兩口子聽說清台山風光特別美,所以專程來遊玩的,可來到才知道,這的景區還沒有完全開發!”

    張揚道:“任何景區一旦開發完善了,就沒有了自然的韻味,你還算幸運,現在過來還可以看到原汁原味的清台山。”

    姓喬的中年人哈哈大笑:“你們上山嗎?”

    張揚指了指前麵道:“前麵有兩條路,一條前往春熙穀,一條前往青雲峰,想去溫泉度假村就往春熙穀的方向,如果想去青雲竹海,就上青雲峰。”

    中年人道:“你們去哪兒?我們不認得路,跟著你們行嗎?”

    張揚爽快的點了點頭。

    張揚發現這中年人也是個攝影愛好者,他很快就和常海龍找到了共同點,兩人相互交流攝影技巧,談得頗為投契。

    姓孟的那位女士對清台山的植物很感興趣,不時的停停看看,還采集了不少的標本,因為多了兩個攝影愛好者,所以他們上山的速度明顯被拖慢了。

    來到青雲竹海的時候已經是正午,常海龍和那位姓喬的中年人還興致盎然的在竹海附近取景。

    常海天已經餓了,苦笑道:“下次我再不跟海龍一起出來了。”

    常海心笑道:“他最喜歡的就是攝影!”

    張揚道:“誰能沒點兒愛好!”他看了看時間,照現在的情況來看,爬到山頂可能要一點多了,他原本打算去陳崇山那吃飯的,看來要錯過飯時了。

    姓孟的女士道:“大家都餓了吧,一起吃點!老喬,把包拿來!”

    姓喬的中年人轉過身,把身後大大的背囊送了過來,他們兩口子帶得東西不少,有麵包,有飲水,有牛肉。不過張揚這邊四個人,兩個人的午餐肯定不夠六個人分得。

    張揚笑道:“算了,還是到峰頂再吃吧,不然咱們都得餓著!老喬,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們先上去!”

    老喬樂點了點頭道:“我得等會兒再走,年紀大了腿腳跟不上了!”其實他並不累,主要是看到妻子有些累了。

    張揚指了指紫霞觀的方向:“到那兒就是山頂了,你們歇歇往上走,我們在山頂等你們!”

    幾個人分手之後,張揚和常家三兄妹一口氣爬上了青雲峰,常海龍還要去紫霞觀拍照,發現道觀大門關著,老道士李信義跑到陳崇山那喝酒去了。

    陳崇山看到張揚帶了一群人過來,笑著起身道:“怎麼這時候才過來?提前打個招呼也好準備飯菜。”

    張揚道:“陳老伯,我們都餓了,隨便弄點吃的就行!”

    陳崇山道:“鍋有菜,我去給你們貼點窩頭,馬上就能吃!”常海心主動請纓去廚房幫忙。

    李信義喝得已經有些半醉,紅著鼻子向張揚揮手道:“張揚,過來陪我喝兩杯!”

    張揚也不客氣,招呼常海天常海龍坐下,找出杯子,倒滿酒,這些酒都是老道士自己釀得,常海天嚐了一口,感覺辛辣無比,把白酒給了張揚:“這酒太烈,我喝不動!”

    李信義眯起雙眼看了看常海天道:“這些酒都是我自釀的,雖然口味不咋樣,不過是純粹的糧食酒,純天然無汙染!”

    常海龍喝了一口道:“仔細品品有些果香味道呢。”

    李信義笑道:“看來你也是酒道中人,張揚,我道觀還有一些,回頭我給你帶幾斤!”

    張揚道:“山高路遠的,這酒我怎麼帶啊,還是多喝點,裝在肚子帶走。”

    常海天兄弟倆暗暗佩服,這廝的確非同尋常,和任何人都能打成一片,山的獵人、老道士也能和他成為朋友,他們並不知道李信義和陳崇山都是擁有非同一般背景的隱者。

    

Snap Time:2018-02-24 02:40:08  ExecTime:0.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