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六章時過境遷(上)


    第三百一十六章【時過境遷】(上)

    章睿融笑道:“張揚已經代表招商辦挽留過我了!”

    常淩峰停頓了一下:“我不是代表招商辦!”不是代表招商辦就是代表他自己,常淩峰說出這番話的確經過了相當的努力。

    章睿融美眸之中倏然亮了一下,可隨即又如天際流星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她柔和的唇角『露』出一絲溫馨的笑意:“我不適合留在這,勉強留下來,隻會給你們惹更多的麻煩,我這次離開,也並不代表我和江城就中斷了聯係,以後我還會回來。”

    這句話讓常淩峰多少感到了一些希望。

    汽車已經行駛到火車站停車場,外麵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章睿融輕聲道:“我下車了,你不要送了,下雨天送人挺傷感的!”

    常淩峰笑了笑,心頭忽然感覺到難以言喻的不舍滋味。

    章睿融推門下了車,發現常淩峰已經撐著傘跑了過來,為她擋住頭頂的風雨,她的心中滌『蕩』著溫暖,此時方才意識到,江城也有她留戀的地方。

    常淩峰為了避免風雨淋到她,盡量把雨傘靠到她的那一邊,自己的半邊身子都被雨水打濕,章睿融道:“不要隻顧我,你自己都淋濕了。”

    常淩峰道:“你路程遠,我回家可以換!”

    章睿融聽他這樣說,隻能由著他。

    兩人並肩在風雨中走著,他們都想說些什麼,可是又不知該說什麼?來到候車室門前,章睿融看了看常淩峰:“我走了!”

    常淩峰點點頭:“以後有機會,常回來看看!”

    章睿融笑道:“一定會的,你要是去了北京,也要和我聯係!”她心中卻明白,自己這次前往北京還不知道要被派到什麼地方,按照她隸屬四局的情況來看,她十有八九會被派往港台。章睿融再次道:“別送了!”

    常淩峰停下腳步,看著章睿融慢慢走入候車室內。

    章睿融走了幾步,回過頭去,看到常淩峰仍然站在外麵,她咬了咬櫻唇,擠出一個笑容,向他揮了揮手,此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章睿融拿起電話,電話中傳來一個沉穩的男聲:“章睿融,我是四局局長邢朝暉,根據我們研究後決定,你暫時留在江城!”

    常淩峰滿懷失落的啟動了引擎,車窗被輕輕敲響了,章睿融被雨水淋得有些蒼白的俏臉出現在他的麵前。常淩峰又驚又喜:“小章!”

    章睿融可憐兮兮道:“北京的工作黃了,常主任,招商辦還有我的位置嗎?”

    常淩峰重重點了點頭道:“隻要我在,位置永遠為你保留著!”

    張揚早就接到了邢朝暉的電話,他首先想到的是便宜常淩峰了,這下這小子得償所願,然後想到的是,國安對自己仍然沒死心,仍然陰魂不散的纏著他,雖然邢朝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聲明,這件事跟你沒有關係,可張大官人信他才怪。

    招商辦多章睿融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可是章睿融現在回來,還是讓張大官人有些為難的,畢竟這丫頭打了肖桂堂,肖桂堂目前病假之中,章睿融堂而皇之的回來,等於追上去又給了肖桂堂一記耳光,這次不是別人打的,是他張揚張大官人,張揚望著常淩峰,苦笑道:“我說你怎麼盡給我出難題?章睿融當招商辦是旅店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常淩峰道:“你心明白的,反正你不讓她回來,我也撂挑子不幹了!”

    張揚瞪大了眼睛:“常淩峰啊常淩峰,你居然敢威脅我!”

    常淩峰笑道:“我這要求也不算過分啊,再說了,肖桂堂被你搞到這步田地了,你還打算放他回來?”

    張揚道:“我是想讓他安安心心在家養老,讓他回來,不是給我添堵嗎?”他想了想道:“讓章睿融先休個病假,現在就讓她上班等於公然挑戰,好不容易才把這件事情給壓下去,我暫時不想再起什麼波瀾。”

    常淩峰道:“你考慮事情越來越周全了!”

    張揚道:“你少拍我馬屁,想把我給拍暈了,讓你的小情人回招商辦是不是?”

    常淩峰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我還得去辦事,先告辭了!”

    秦歡的情況一天好似一天,他的身體機能在以驚人的速度恢複著。張揚探望他的時候,秦萌萌、徐立華都守在他的身邊,三個人正在打著撲克。

    看到張揚進來,秦歡高興地叫了一聲爸。

    張揚笑道:“行啊,玩上了,誰贏了?”

    胡茵茹道:“小歡!”

    秦歡雖然小,倒是明白得很:“大家都讓我,所以我每次都贏!”

    秦萌萌把自己的凳子讓給張揚,張揚也沒跟她客氣,坐下之後道:“嫣然又打電話過來了,那邊康複醫院已經聯係好了!”

    秦萌萌點了點頭道:“我退伍手續這兩天就辦下來了,可能還要回一趟北京。”隨著秦歡的康複,秦萌萌整個人的情緒也平靜了下來,看得出她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好。

    張揚向母親道:“媽,嫣然也請你過去玩!”

    徐立華慌忙搖頭道:“我不去,我什麼都不懂,一句英文不會說,我去幹什麼?”

    秦萌萌溫婉笑道:“阿姨,一起去吧,跟我做個伴,小歡這麼粘著你!”

    秦歡道:“『奶』『奶』,我就要你一起去!”

    徐立華笑著捏著秦歡的小臉蛋道:“好,好,好!”她嘴上答應著,可心還是惦記春陽那邊,自從來照顧秦歡之後,她還沒有回過春陽呢。

    張揚聽說母親想家了,準備周六帶她回去。

    徐立華和秦萌萌相處的很融洽,這些日子,通過秦歡這個紐帶,她們之間已經產生了近乎於母女般的感情,徐立華提出要認秦萌萌當幹女兒,秦萌萌心中對張揚一家十分的感謝,正不知如何報答人家,認徐立華當幹媽,以後就可以理所當然的孝敬人家,她自然心甘情願。

    徐立華將自己認秦萌萌當幹女兒的事情向張揚說了,張揚也是開心無比,此時他才知道秦萌萌的年齡,秦萌萌和他同年,月份上比他還要小一個月,也就是說秦萌萌才二十二歲,這麼推算一下,她懷秦歡的時候不過才十六歲。

    秦歡聽說『奶』『奶』要回春陽,也鬧著要一起回去,張揚道:“你不行,得等身體再穩固穩固,你『奶』『奶』回去隻呆兩天,下周還會過來。”

    這時候,常海天打電話過來,卻是他弟弟常海龍,妹妹常海心從嵐山過來了,兩人這次前來是看看哥哥在江城發展的怎麼樣,是不是能適應這的工作環境,其實也是老爺子常頌的意思,張揚和常家三姐妹的關係很好,聽說他們過來,馬上提出要請客吃飯。

    常海天告訴他,酒店已經訂好了,就在水上人家,晚上張揚準時過去就行。

    張揚放下電話,看到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是時候離開了,他向母親和胡茵茹說了一聲,離開的時候,秦萌萌把他送出門外。

    張揚看出秦萌萌有話想單獨對自己說,和秦萌萌來到醫院花園內,兩人找了張連椅坐下。

    秦萌萌道:“張揚,我下周要回北京一趟,小歡就交給你照顧了!”

    張揚笑道:“再叫我張揚,我可不答應了,你是我幹妹妹,就得有個妹妹的樣子。”

    秦萌萌俏臉一熱,人世間的事情真是匪夷所思,張揚可能真是她命中注定遇到的貴人,如果不是張揚,秦歡又怎會獲救?自己也不會重新感受到人世間的溫情,她輕輕點了點頭,小聲叫了聲哥。

    張揚道:“是不是回去辦複員手續?”

    秦萌萌道:“不是複員,我想退伍了,在軍校這麼多年,我有些厭煩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陪著小歡康複,工作的事情,等小歡徹底康複之後再說。”

    “也好,換個環境對你和小歡都有好處。”張揚笑道:“可以考慮一下來江城招商辦工作,我說了算!”

    秦萌萌難得的『露』出笑靨道:“我可沒那個本事,一直都在研究所呆著,我和外麵的世界都有些格格不入了。”

    張揚來到水上人家的時候,人都已經到齊了,除了常家三兄妹之外,水上人家的經理彭軍祥,胡茵茹都到了。

    常海心新剪了短發,多了幾分職場女『性』的幹練,張揚笑道:“常秘書,越來越漂亮了,你來到江城,我們江城的美麗指數能躍升一個台階。”

    這廝的一句話讓常海心聽得很舒服,明知他是恭維話兒,可那個女孩子不喜歡人家誇自己漂亮呢?常海心道:“你啊,就是沒一句實話,我看江城美女多得是,我過來恐怕把你們的平均指數給拉低了。”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

    張揚在常海龍和胡茵茹之間坐下,拍了拍常海龍的肩膀道:“怎麼沒帶女朋友過來啊?”

    常海龍道:“她上課忙著呢,再說了,兩人整天呆在一起膩得慌,還是自己一個人出來透氣自在。”

    常海心提醒常海龍道:“二哥,你可不能學某些人三心二意啊,人家薛燕對你多好!”

    張揚聽著有些不順耳:“我說常秘書,你這話啥意思?什麼三心二意?你不是說我吧?”

    胡茵茹笑道:“說誰誰明白,張主任,咱們是不是開始喝酒啊,朋友大老遠過來了,也不能隻聊天不吃飯!”

    張揚笑道:“我倒忘了,上菜,上菜,今天我買單!誰都別跟我搶!”

    彭軍祥坐了沒一會兒就出去了,到外麵晃了一圈回來,在張揚的耳邊小聲道:“左市長一家在天水閣吃飯呢,您要不要過去招呼一下?”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左援朝也在水上人家,自己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怎麼都要過去打個招呼的。他跟常家三兄妹說了一聲,起身去了天水閣,彭軍祥很有眼『色』,派了一名服務員跟著,還給張揚專門開了瓶三十年的茅台。

    張揚進了包間才知道,左援朝今晚來水上人家是家族聚會,他一家三口,左擁軍兩口子,還有田慶龍一家三口。

    左援朝他們並不知道張揚也在,看到張揚走進來,左援朝有些驚奇。

    張揚笑道:“不好意思,我還真不知道是你們一家人吃團圓飯,打擾了,打擾了,左市長、左院長、田廳長,你們別見怪,就當我沒有出現,我這就走!”這廝裝模作樣的轉過身去。

    田慶龍笑罵道:“你個混小子,闖進來想這麼就走?給我站住!”

    左援朝也笑道:“你敢走進來就沒把自己當外人,趕緊坐下敬酒!”

    張揚這才嬉皮笑臉的轉過身來:“這酒我得敬,可坐下我不敢,我還是站著敬吧!”

    田斌樂走了過來把他拉到自己身邊按在了椅子上:“我說你現在哪有那麼多廢話,坐下,喝酒!”

    滿桌人中除了左擁軍的妻子蔣心慧和張揚過去有些不快,不過時過境遷,現在她女兒左曉晴身在美國,張揚也已經成了省長女婿,又是國務院副總理的幹兒子,蔣心慧看張揚也沒有了昔日的歧視,她又怎能想到短短的兩年,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變化,看張揚談笑風生的樣子,舉手抬足之間的確充滿了吸引力,難怪女兒當初會對喜歡上他,想起女兒,蔣心慧竟然生出一些悔意。

    

Snap Time:2018-01-16 15:58:21  ExecTime:0.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