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五章寧可錯殺不可放過(下)


    第三百一十五章【寧可錯殺不可放過】(下)

    張揚返回江城之後,很快就恢複了昔日的生活,周六下午,例行來到體育場拳擊館和榮鵬飛、杜宇峰他們一起運動,張大官人在運動上的天賦得到每個人的認同,現在少有人願意跟他交手了,他出拳不但速度快,而且力量大,沒人是他的對手。沒有對手的時候也是一種悲哀,所以張揚很快就把興趣轉移到了其他地方,比如乒乓球,又比如網球。

    在這個時代,中國網球運動遠不如羽『毛』球乒乓球普及,張揚打網球是陪安語晨,雖然安語晨叫他師父,可是在網球方麵,安語晨比他要厲害一些,不過張揚憑借著發球的優勢也能和安語晨打個基本平手。

    兩人打了幾局,安語晨擺了擺手道:“熱死了,休息一會兒!”

    張揚體力充沛,他沒覺著累,笑道:“你歇著,我去拳擊館玩玩,好久沒跟老杜他們過招了。”

    安語晨道:“真不知道你哪來這麼大的精力。”說話的時候,看到喬夢媛、時維和許嘉勇拿著球拍過來,他們也經常來這運動。

    許嘉勇看到張揚內心咯一下,上次張揚借著發球的機會差點沒把他砸個半死,許嘉勇仍然記憶猶新。

    喬夢媛和時維也記得,喬夢媛首先想到的就是,今天說什麼不能讓張揚跟許嘉勇打網球。

    喬夢媛和安語晨打招呼的時候,張揚樂向許嘉勇走了過去:“來打網球啊!一起玩吧!”

    許嘉勇知道他在挑釁,心不服輸,可想起上次張揚發球的速度,仍然心有餘悸,在幾位女孩麵前怎麼都不能示弱,許嘉勇硬著頭皮道:“好啊!”

    喬夢媛道:“咱們打循環賽吧,我先和嘉勇打!你和時維打!”喬夢媛十分的聰穎,她害怕張揚又借著打網球的機會偷襲許嘉勇,所以提出循環賽,由自己對許嘉勇,這樣她隻要留意張揚和時維的戰局,就能避免許嘉勇和張揚直接對陣。

    喬夢媛的如意算盤每個人都看出來了,她是對許嘉勇好,可許嘉勇感覺很不舒服,喬夢媛這麼做,擺明了是說他不是張揚的對手,把他置於一個弱者的位置,許嘉勇感到被侮辱了,他淡然笑道:“我和張揚打吧!”

    時維道:“我來吧,都說他發球厲害,我試試!”關鍵時刻她也想幫許嘉勇解圍。

    張揚心中暗笑,打網球都把許嘉勇嚇成這樣,這廝憑什麼跟自己鬥?其實他這次不會用網球襲擊許嘉勇了,同樣的事情幹一次那叫偶然,幹第二次就是存心了,張大官人不屑用重複的手段。他揶揄時維道:“你那水平不行,我還是跟喬總打吧!”

    喬夢媛巴不得他挑選自己當對手,反正隻要他不盯著許嘉勇就行。

    安語晨打累了,坐在一旁休息,他們四個分成兩對,同時比賽。

    張揚和喬夢媛打網球的時候,當然不會像對許嘉勇這麼野蠻,幾乎沒有什麼大力扣殺,場麵很平和,平和的甚至有些溫柔。

    喬夢媛很快就後悔了,她發現了張揚越來越無恥了,對!就是無恥,大力扣殺之前,這廝還要裝腔作勢的叫一聲:“喬小姐,小心了!”臉上拿捏出關切萬分的表情。

    許嘉勇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他知道張揚是故意叫給自己聽的,這廝在故意氣自己。

    時維被張揚誇張的聲音叫得心煩,怒道:“你不會好好打球啊,叫得跟個娘們似的!”

    張揚笑了起來,果然一個大力的扣殺回敬了過去,喬夢媛救球的時候不慎摔倒在了地上,球拍甩到一邊,秀眉已經顰在一起,好半天沒從地上站起來。

    許嘉勇和時維都跑了過去,許嘉勇扶住喬夢媛的手臂道:“夢媛,你沒事吧?”

    喬夢媛咬住嘴唇做痛苦狀,其實她壓根沒事,剛才跌倒是她故意偽裝,她不想許嘉勇因為張揚而生氣,更不想被張揚利用。

    張揚最後一個走過來:“怎麼了?”

    時維瞪了他一眼道:“你還好意思問?怎麼誰跟你打球都得受傷啊?”

    喬夢媛搖了搖頭道:“算了,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們別怪張揚!”

    安語晨道:“要不要去醫院?”

    喬夢媛心清楚沒事,輕聲道:“我休息一下就好!”

    時維和許嘉勇一起扶著她來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張揚的目光何其敏銳,從剛才喬夢媛跌倒的動作上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猜到喬夢媛一定是不甘被自己利用,害怕造成許嘉勇誤會,所以才這樣做,心中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喬夢媛沒得罪自己,他隻想著刺激許嘉勇,把喬夢媛也拉進來了。

    張揚道:“不好意思,我這人出手沒輕沒重的,要不我送你去醫院看看。”

    喬夢媛道:“不用,真不用,我歇歇就沒事了,你們接著玩!”

    時維道:“誰還敢跟他打球啊,我還想多活兩年呢!”

    張揚道:“得,我看出來了,我成全民公敵了,算了,我還是走吧,你們玩,回頭再跟你們聯係,晚上我請吃飯!就當給我個賠罪的機會,好不好?”

    喬夢媛笑道:“我可不給你這個機會,晚上我有事!”

    “那就改天!”張揚很友善的拍了拍許嘉勇的肩膀道:“我走了!”

    許嘉勇笑著點了點頭,可張揚離去之後,他一張麵孔頓時又陰沉起來。

    喬夢媛以為他擔心自己,小聲道:“我沒事,好了,腳一點都不疼了!”她站起身,原地轉了一個圈。

    許嘉勇冷哼了一聲:“演得真好,我還以為你是真的!”

    喬夢媛聽出他語氣有些怪怪的,輕聲道:“我怕你多想所以才……”

    喬夢媛無心的一句話卻觸到了許嘉勇敏感的神經,他突然大吼道:“我為什麼要多想?在你眼我心胸就是那麼狹窄嗎?”

    喬夢媛愣在那。

    許嘉勇的麵龐因為激動而變得通紅,他點了點頭道:“我先走了,你們自己回去吧!”

    望著許嘉勇生硬的輪廓,喬夢媛一雙美眸之中閃爍著清冷的淚光,她隨即仰起頭,抑製住就要流下的淚水,時維看不過去了,她叫道:“許嘉勇,你是不是男人?你憑什麼對我表姐吼叫?”

    喬夢媛厲聲道:“時維,你給我回來!”

    時維來到表姐身邊,有些心疼的看著她蒼白的俏臉,輕聲道:“表姐,你對他這麼好,他有什麼資格對你大吼大叫?”

    喬夢媛伸出手握住時維的手,她的手異常冰冷,正如她此刻的心情,喬夢媛低聲道:“我們回去吧!”

    安語晨很不屑的看著張揚,張揚被她的目光刺激的很不自然,咳嗽了一聲道:“幹嘛這麼看著我?”

    安語晨道:“你挺讓我失望的!”

    張揚道:“失望什麼?”

    “過去我以為你這個人雖然沒什麼文化,做事魯莽衝動,不過好在人還算得上正直,可今天我才發現,你和很多人一樣,很虛偽很陰險。”

    “丫頭,我是你師父,你就這麼說我?”

    安語晨道:“我不知道你和許嘉勇之間有什麼恩怨,可是利用一個女人去打擊別人是不是很卑鄙?誰都看得出,你再利用喬夢媛!”

    張揚淡然笑道:“既然你看得出,許嘉勇一樣可以看得出,如果他的心胸足夠寬廣,應該一笑置之。”

    安語晨道:“無論怎樣,你利用喬夢媛都是不對的,你和許嘉勇之間的事情,不應該牽涉到她,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別人對付你的時候,利用你的親人,你的愛人來刺激你,你會怎麼想?”

    張揚忽然踩下車,他盯住安語晨道:“他這個人很不簡單,做很多事都抱有目的,我就是要刺激他,讓他『露』出馬腳。”

    “可你有沒有想過,這對喬夢媛是一種傷害?”

    張揚默然無語。

    安語晨凝望張揚道:“既然你不喜歡她,又何必招惹她?你有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的內心沒來由一顫,慌忙扭過頭去,望著車窗外的風景。

    張揚陷入長久的沉默中,若非安語晨說出這番話,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對許嘉勇的手段有什麼不對,自從他開始懷疑自己身邊接二連三的事件和許嘉勇有關之後,他就開始有意利用喬夢媛刺激許嘉勇,可安語晨讓他忽然意識到,自己這樣做對喬夢媛來說的確是有些殘忍,無論許嘉勇是好是壞,喬夢媛對他的感情是無可指責的。

    感情無法用道理來解釋,正如常淩峰也不知道自己因何會喜歡上章睿融,他生『性』內向,喜怒不行於『色』,雖然也遭遇過幾次感情,可最終都因為他的淡漠而不了了之,這次不同,章睿融的青春活力感染了他,常淩峰真的很希望章睿融留下,在和張揚談話之後,幾經猶豫,常淩峰終於作出決定。

    去找章睿融的時候,她正要出門,手中拎著的行李箱預示著她就要離開江城。

    常淩峰迎上去,輕聲道:“小章!”

    章睿融有些詫異的看了看常淩峰,對常淩峰這個人她打心底是敬佩的,常淩峰經商出身,身上卻沒有商人常見的市儈和俗氣,他現在身在官場,卻沒有官場中的那種圓滑世故,常淩峰博學多才,宛如一個超然的隱者,是章睿融在江城期間唯一尊敬的人。所以章睿融才會聽到肖桂堂詆毀常淩峰忍無可忍,一怒出手。

    章睿融微笑道:“常主任,來送我啊?”

    常淩峰看了看她手中的行李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低聲道:“本想過來請你吃飯,為你送行,卻想不到,你走的這麼急!”

    章睿融道:“我在江城惹了麻煩,還是走為上策,省得後患無窮!”

    常淩峰天笑道:“也好!”他伸出手,主動接過章睿融手中的行李,章睿融也沒有拒絕,看著他把行李放入汽車的後備箱。

    章睿融在副駕坐下:“送我去火車站,還有一個小時就開車了!”

    常淩峰點點頭,啟動引擎,在任何時候他都表現的從容鎮定,即便是此時內心中心『潮』起伏,可是他的表情卻一如往常,古井不波。

    車內陷入短時間的沉默之中,還是章睿融笑著打破沉默道:“謝謝你能來送我啊!”

    常淩峰淡然笑道:“應該說謝謝的是我,這次的麻煩是因我而起!”

    章睿融笑道:“我打肖桂堂是因為他在背後說你壞話,當然,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想著反正已經辭職了,我再不用對他有什麼顧忌,有冤的伸冤,有仇的報仇,我就狠狠給了他兩巴掌。”

    常淩峰被章睿融的情緒感染了,他哈哈笑了起來:“你這兩巴掌打得江城體製內人盡皆知,肖桂堂什麼臉麵都沒有了。”

    章睿融道:“最應該謝我的那個人是張揚,我打了肖桂堂幫他出了氣,他又利用肖桂堂兒子上門鬧事,把肖桂堂爺倆兒都整了一頓,現在的招商辦已經每人敢跟他唱對台戲了。”

    常淩峰微笑道:“其實張揚從來沒有把肖桂堂看成對手!”

    章睿融道:“我真是不明白,你就是一個悶葫蘆,怎麼會和張揚那個混世魔王混在一起?”

    常淩峰笑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和他之間有約定!”

    “什麼約定?”

    常淩峰笑而不語。

    章睿融道:“有你幫他,這招商辦肯定能紅火起來!你們兩個一文一武,全都不可多得的人才!”

    常淩峰輕聲道:“你也是人才,江城招商辦其實很有前途,為什麼不留下來發展?”他終於鼓足勇氣提出挽留。

    

Snap Time:2018-01-16 17:55:45  ExecTime: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