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二章癡情男(上)

  
  第三百一十二章【癡情男】(上)
  確信秦歡平安度過手術之後,張揚首先給楚嫣然打了個電話,告訴她這個好消息,楚嫣然聽聞秦歡手術成功,也是欣喜非常,隻說等美國這邊的事情忙完,盡快回江城去看他。
  和楚嫣然通話後不久,張揚就接到了幹媽羅慧寧的電話,羅慧寧簡單詢問了一下秦歡的情況之後,告訴張揚,文浩南去江城了,如果她沒有猜錯,兒子這次應該是去找秦萌萌的,希望張揚幫忙勸說他回去。
  張揚雖然口頭上答應,可內心中卻感到這件事有些難辦,文浩南和秦萌萌之間的感情問題他無法『插』手,他也不適合『插』手,不過文浩南既然來到江城,作為地主肯定是要跟他見麵的,除了他和市委書記杜天野以外,文浩南沒有其他的關係。張揚正考慮要不要把這件事跟秦萌萌說一聲的時候,看到了喬夢媛和時維從停車場的方向出來。
  張揚從時維手中的鮮花已經看出她們是過來探望病人的,因為喬夢媛之前提過秦萌萌的事情,張揚猜到她們來醫院肯定是為了秦歡,張揚本想回避,卻被眼尖的時維看了個正著,高聲道:“張揚!”
  張揚知道躲不過去了,這才硬著頭皮迎了上來,微笑道:“什麼風把你們吹到醫院堥茪F?看病還是探病?”
  喬夢媛有些不滿的白了他一眼,這小子是典型的揣著明白裝糊塗。
  時維從來都是直來直去的『性』子,她不喜歡彎彎繞繞:“張揚,秦萌萌是不是在這堙H”
  張揚意味深長的看了喬夢媛一眼,想讓女人保密真是難啊,自己當初都跟喬夢媛說得很清楚,秦萌萌目前並不想外界打擾她,可喬夢媛終於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時維,兩姐妹居然還打探到秦歡住院的地方,不過想想人家是什麼背景,在江城投資這麼久,方方麵麵也有了相當的人脈,打聽到這件事也並不困難。
  喬夢媛從張揚的目光中已經猜到他在想什麼,她也懶得解釋。
  時維看到張揚沒有答話,有些急了:“我說你倒是說話啊,秦萌萌是不是在這堙H”
  張揚淡然道:“你又不是啞巴,不會自己去問?”
  時維怒了:“你什麼態度?我和萌萌姐是多年的好朋友,我來探望她有什麼不對?”
  張揚道:“你衝我發什麼火?你跟秦萌萌是朋友也罷,是敵人也罷,幹我屁事?”
  時維一點就著的脾氣哪能容忍他這個態度,衝上去就要跟他理論,被喬夢媛抓住勸道:“今兒張主任不知哪根筋打錯了地方,你別理他!”
  張揚道:“我就納悶了,你們這些女人哪有這麼大的好奇心?有功夫忙活點別的事情不好?”
  喬夢媛也有些怒了:“張揚,你什麼意思?朋友出了事情,我們表示一下關心有什麼不對?”
  “是朋友就該多考慮一下人家的感受!”張揚扔下一句話,上了他的吉普車,驅車揚長而去。
  時維氣得抓起地上的一個小石子兒狠狠扔了過去,砸在張揚的吉普車屁股上。
  喬夢媛冷靜下來之後,卻感覺到張揚所說的的確有幾分道理,她們雖然和秦萌萌很熟,按理說秦萌萌來到江城,作為朋友,她們應當去探望,可最近外麵傳了許多的風言風語,秦萌萌在這個時候也許並不想和她們相見。
  時維道:“表姐,走,咱們自己去找!”
  喬夢媛搖了搖頭道:“算了!”
  “算了?”時維充滿詫異道。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張揚說得不錯,我們應該考慮人家的感受,如果秦萌萌想見我們,早就跟我們聯係了,既然她沒和我們聯係,證明她並不想我們知道她的事情,算了!”
  “可是我和萌萌姐是好朋友……”
  喬夢媛轉身向停車場走去,她已經做出了決定,對時維來說,表姐的決定是必須要遵從的,她跺了跺腳,終於還是跟著喬夢媛離去。
  兩人正準備上車,聽到一個聲音道:“喬小姐!”
  喬夢媛微微一怔,她轉過身,叫她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長者,穿著中山裝,頭發有些花白,喬夢媛覺著此人的麵容有些熟悉,可一時間又想不起在哪堥ㄨL。可她很快從那位長者身後的紅旗車牌號中看出了端倪,這個人應該是江城市的領導,她迅速在記憶中搜索著,此人是江城市人大主任趙洋林,春節期間還去過她的家堙C
  喬夢媛雖然在江城投資,可她和趙洋林這位市委常委並沒有打過什麼交道,隻記得今年春節期間,在北京的家中見過趙洋林一次,當時他和父親的一位老同學一起過來拜訪,喬夢媛禮貌的笑了笑:“趙主任好!”
  趙洋林笑道:“上次在你家堸戎握F個招呼,沒顧得上和喬小姐談話,想不到你的記憶力這麼好。”
  喬夢媛淡然笑道:“報紙上經常可以看到趙主任的照片,我是江城的投資商之一,自然要關注各位市委領導,以後還要靠趙主任多多關照呢。”
  趙洋林笑道:“喬小姐不必客氣,我和你爸爸是老朋友了,有什麼事隻管來找我。”
  喬夢媛心中暗笑,據她所知父親的朋友之中可沒有這位趙主任在內,不過出於禮貌,這種事情當然還是要敷衍的,她很禮貌的微笑道:“趙主任的這句話我可記住了!”
  一位年輕男子來到趙洋林的身後,他是趙洋林的女婿,江城市團市委書記孫東強,孫東強和喬夢媛是認識的,他了解喬夢媛的背景,很客氣的說道:“這麼巧,喬小姐也來醫院。”他又向時維笑了笑,望著時維手中的禮品道:“來探望病人?”
  喬夢媛笑道:“我們來探望一個朋友,沒想到已經出院了!”她並不想和趙洋林繼續聊下去:“趙主任,我們還得回公司,您忙!”
  趙洋林點了點頭,笑道:“你爸爸什麼時候過來江城?別忘了給我說一聲。”
  喬夢媛微微一怔,她笑著點了點頭,等她和時維上了汽車,時維方才道:“舅舅要來江城?我怎麼不知道?”
  喬夢媛道:“我爸我媽不放心我在江城的事情,說是要到清台山玩兩天,我看他們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匯通怎麼樣。”
  時維笑道:“我看,考察許嘉勇才是真的!”
  提起許嘉勇,喬夢媛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時維和她從小就在一起,從她的表情變化中還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小聲道:“你們是不是鬧別扭了?”
  喬夢媛歎了口氣道:“還不是因為我在北京去探望張揚的事情!”
  時維格格笑道:“他吃醋了,這可是大好事,吃醋就表明他在乎你!”
  喬夢媛道:“你懂什麼?”
  時維趴在她肩膀上:“你有沒有發現張揚對我們好像很有意見?”
  喬夢媛咬了咬嘴唇,輕聲笑道:“現在江城到處都在傳說他在歐洲逛紅燈區,得了那種病,他有些焦頭爛額的,情緒肯定受到影響。”
  時維恍然大悟道:“這混蛋家夥該不是懷疑流言是我們傳出去的?不行,我得找他解釋清楚!”
  喬夢媛道:“清者自清,他愛怎麼想就怎麼想,我們沒必要解釋!”
  趙洋林目送喬夢媛的座駕離去,感到喉頭一陣發癢,用力咳嗽了兩聲,孫東強很體貼的幫他輕輕拍了拍後背,他在女婿這個角『色』上扮演的很不錯,趙洋林甚至把他當成親生兒子看待,正是因為他對孫東強的回護,才在十佳青年的事情上和張揚發生了衝突,趙洋林在江城官場混跡多年,可以說這次孫東強省十佳的落敗,是他感到最為恥辱的一件事,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已經逐漸老去,如今江城政壇的掌權者是一幫新生代,杜天野、左援朝,這些人並不給自己麵子。趙洋林並不想爭,他的仕途之路就快走到盡頭,可是他還有希望,女婿孫東強就是他的希望,是他政治生命的延續,當他覺察到有人正在威脅到他的希望,他的鬥誌輕易就被喚起,虎老雄風在,江城的政壇還有我趙洋林的一席之地。
  孫東強低聲道:“爸,您春節去北京了?”連他都不知道嶽父和喬夢媛的父親,喬老的兒子雲安省省委書記喬鵬飛居然還是老朋友。
  趙洋林臉上的表情諱莫如深:“認識幾十年了,一直都沒什麼深交,你知道的,我這個人不喜歡攀附別人!”說完他背著手向病房大樓走去。
  孫東強的臉上『露』出崇敬的表情,他對嶽父的尊敬是發自內心的,這不僅僅是因為親情,還因為他老人家對自己在政治上的回護。
  文浩南來到江城之後,第一個就給張揚打了電話,麵對這個幹哥哥,張揚的確沒什麼辦法,文浩南已經入住了『政府』一招,張揚來到他所住的房間。
  文浩南剛剛洗完澡,換上一身軍裝,沒等張揚坐下就道:“張揚,馬上帶我去見萌萌!”
  張揚苦笑道:“我的親哥哥,當我求你,你就別在這兒添『亂』了,我實話跟你說,你這邊離開北京,那邊老娘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讓我勸你回去。”
  文浩南道:“我知道,萌萌這次過來是為了秦歡開刀的事情,現在她是最需要關心,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不在她的身邊?”
  張揚道:“你放心吧,秦歡的手術很成功,現在秦萌萌陪著他呢!”
  “帶我去見她!”文浩南拉起張揚的手臂。
  張揚按著他的雙肩將他推回到椅子上坐下:“我說浩南哥,咱別這樣行嗎?您在我心堨i一直都是老成持重的人物,怎麼一戀愛就變得跟傻小子似的?你動腦子想想,現在秦萌萌什麼心情?她一顆心都在秦歡身上,哪有功夫聽你深情表白啊?算了吧,您還是休息休息打道回府吧,別在這兒添『亂』,也別給老爸老媽添堵。”
  文浩南道:“張揚,我隻想看看她,偷偷看看她都不行嗎?”
  張揚搖了搖頭,無可奈何道:“你算是沒救了,咱媽那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外柔內剛,她要反對你和秦萌萌的事情,你們絕對走不到一塊兒,算了,你就聽她一次,死了這條心吧!”
  文浩南道:“張揚,算我求你,你就幫我這一次,我隻看她一眼,絕不打擾她,看一眼就走!”
  張揚無奈隻能點了點頭:“現在不行,等晚上再說!”
  文浩南黯然道:“行,我聽你的安排!”
  “你吃飯沒有?”
  文浩南搖搖頭。
  張揚道:“走吧,去餐廳吃!”
  張揚和文浩南前往宴賓樓的時候,剛巧看到一幫市府領導從媊悒X來,被眾人簇擁在中間的那個正是市委書記杜天野,杜天野目光犀利,一眼就看到了和張揚並肩行走的文浩南,詫異道:“浩南!”
  文浩南也沒想到會和杜天野走了個碰頭,他笑了笑,朝杜天野走了過去。
  兩人握了握手,自從杜山魁去世之後,杜天野和文家的關係就變得微妙起來,雖然文國權夫『婦』在春節期間專程去杜家拜會,可是一層無形的隔閡已經在兩家之間形成,不過在表麵上他們表現的還是相當親近。
  

Snap Time:2018-10-18 03:07:19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