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一章搶功(下)


    第三百一十一章【搶功】(下)

    依著張揚本身的脾氣,他是不會容忍肖桂堂明目張膽的搶功的,不過和常淩峰談完之後,他明白了常淩峰的意圖,常淩峰並非是不爭,他這一手是把肖桂堂給抬上去,架得越高摔得越重,你肖桂堂不是想搶功嗎?就幹脆把所有事情都讓給你。在體製中想不出事,最好的選擇是不做事,你隻要做事,就無法保證不出『毛』病,就會有把柄讓人抓住。常淩峰是個很有內涵的人,有些話他並不說出來,可是他的意圖很明顯,這次要把肖桂堂這個自私貪婪的家夥給清出去。

    張揚從常淩峰的身上學到了一些東西,有些時候不一定要用強硬手段來解決問題,適當的讓步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你想釣魚,就必須要付出魚餌,給對手點甜頭未必是什麼壞事。更何況張揚最近沒有太多精力去顧及招商辦的事情,對他來說當前最重要的事就是秦歡的手術。

    於子良已經拿出了最佳的手術方案,在手術水平和技巧上,不存在任何的問題,現在的關鍵就在於,張揚能否像他所說的那樣,減緩秦歡的血循速度,讓秦歡進入所謂的龜息狀態。

    雖然見識過張揚神乎其技的水準,於子良還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就算手術成功,可是術後創麵的恢複,瘢痕造成的後遺症,這一係列的問題都會接踵而來,他無法預知手術的最終結果,現在所想的就是,順順利利讓秦歡走出手術室。

    秦歡的手術日終於到來,於子良是主刀醫生,他邀請左擁軍做自己的第一助手,第二助手是他的妻子周秀麗,麻醉師也是他多年的搭檔,可以說目前的手術小組是江城,乃至整個國內最優秀的團隊。

    張揚在術前和麻醉師進行了一番交流,在麻醉師和手術護士的眼,張揚是個異類,他們實在不明白,於子良請張揚過來幹什麼的?難道這個江城招商辦副主任對腦科手術也感興趣?

    並不影響手術的進程,在秦歡進入全麻狀態之後,他拿出了針盒,抽出七根金針,依次刺入秦歡的體內。

    麻醉師雖然在剛才和張揚的對話中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此刻仍然抑製不住心中的好奇,直愣愣看著張揚的舉動,在他的心中,中醫本應該遠離手術室,在這片領域,中醫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張揚低聲道:“別看我,注意監護儀的情況!”

    麻醉師這才把目光落在監護以上,讓他吃驚的一幕發生了,病人的心跳正在不斷下降著,從90……80……70……一直到50……,與此同時血壓也隨之下降。

    麻醉師有些驚恐的叫道:“病人心跳血壓指數不斷下降……”

    張揚冷靜道:“沒事!”

    於子良和左擁軍對望了一眼,他們都覺察到對方內心深處的緊張,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外科醫生,可以說在他們的從醫曆史中,還從沒有麵對過這樣的情況,張揚,這個甚至連執業證書都沒有的家夥,堂而皇之的走入了手術室,加入了他們的手術團隊,而且成為了今天手術成功與否的關鍵。

    監護儀上的心跳指數終於成為一條直線,麻醉師的額頭上已經滿是冷汗,他驚恐萬分的看著於子良。

    於子良和左擁軍的目光都看著張揚,現在能帶給他們信心的隻有張揚堅毅而鎮定的表情。

    麻醉師聲音顫抖道:“心跳停止了……”他的話音未落,監護儀上出現了一個心跳波形。

    張揚平靜道:“可以開始手術了!”

    於子良用力咬了咬嘴唇,閉上雙目然後又睜開,瞬間他已經忘記了周圍的一切,無影燈下,他的腦海已經進入一片空明之中,於子良輕聲道:“開顱!”

    秦萌萌坐在手術室外,她的臉『色』蒼白,嘴唇緊緊抿在一起,纖長的十指交織在一起。徐立華看到秦萌萌緊張的模樣,不禁生出一陣憐意,握住秦萌萌的手,輕聲道:“萌萌,別緊張……”

    秦萌萌點點頭,可隨機眼圈就紅了,她顫聲道:“小歡……小歡還不知道我是他的媽媽……”

    徐立華柔聲勸道:“放心,小歡不會有事,你一定可以親口告訴他!”

    胡茵茹遞給秦萌萌一瓶水:“萌萌,別緊張,喝口水,放鬆一些。”

    秦萌萌接過礦泉水,她此時方才意識到,如果沒有徐立華和胡茵茹在她身邊,恐怕她此刻已經崩潰,人在這種時候真的需要關心。

    在秦歡進入手術室的那一刻,秦萌萌就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告訴孩子真相,為什麼在他走入手術室之前,沒有告訴他,自己就是他的母親?假如秦歡無法順利離開手術室,那麼自己豈不是永遠沒有告訴他真相的機會?

    想到這,秦萌萌的眼淚止不住的落了下來。

    胡茵茹看出秦萌萌的不安,她對張揚充滿了信任,她相信,隻要張揚要去做的事情,一定可以成功。胡茵茹安慰她道:“萌萌,你放心,張揚既然答應了你,他一定會保證秦歡沒事。”

    徐立華並不知道兒子出神入化的醫術,她附和道:“於博士是國內最好的腦科醫生,左院長是江城最有名的大夫,有了他們兩人坐鎮,什麼病都能治好。”

    手術已經進行到最緊張的時候,於子良有條不紊的分離著腫瘤,將周圍的組織小心剝離開來,盡量避免造成大的損傷。雖然秦歡已經進入了假死狀態,可於子良仍舊能夠感覺到他的生命力堅強而旺盛。他不知道張揚是如何做到的,可是秦歡的血流速度減緩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這讓手術的風險『性』最大可能降低。

    左援朝望著於子良嫻熟的刀法,目光中充滿了羨慕和尊敬,醫學的確是要有天分的,於子良無疑是他所見到的最有天分的外科醫生,他纖長的手指嫻熟的運用著手術刀,每一刀的運行都完美無缺,力度和角度的掌握都恰到好處,左援朝的任務就是協助止血,並在剝離後『露』出的新鮮創麵上塗抹一種綠『色』的『液』體,這是張揚提供的獨特配方,至於其中的成分,別人都不清楚。

    左援朝此時方才感覺到自己的瘋狂,以他和於子良在醫學界的地位,竟然為了張揚這個衛校畢業生的一句話,而去冒風險,他們的手術無可挑剔,可是張揚所做的一切呢?根本無法用目前的醫學知識所解釋,可左援朝曾經親眼見證張揚救人的奇跡,他對這個年輕人的信任已經有些盲目,他相信張揚可以創造奇跡。

    於子良終於成功將腫瘤剝離下來,暗藏在腫瘤下方的動脈已經生長畸形,形成許多分支,然後重新匯集注入另外一條動脈幹中。於子良將中間的分子動脈切除,然後戴上手術顯微鏡,將兩條動脈主幹重新吻合。

    張揚專注的觀察著於子良的手法,可以將2mm直徑的動脈完美縫合,針法有條不紊,這樣的技術國內首屈一指。

    於子良結束最後一針,將血管完全吻合之後,暗自舒了一口氣,他此時方才顧得上看了張揚一眼,如果不是張揚讓秦歡進入了休眠狀態,他是無法隨心所欲的將血管縫合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術室外,秦萌萌已經無法承受這樣巨大的壓力,她的身體彎曲下去,麵孔埋在雙臂之間,如果可以,她寧願替兒子承受這樣的痛苦和磨難,秦萌萌心中默默祈禱,如果兒子可以平安無事,她願意放下心中所有的仇恨。

    徐立華和胡茵茹也緊張了起來,已經整整三個小時了,手術仍然在進行中,信心在事件中一點點消失。她們擔心的看著秦萌萌,雖然看不到她的麵孔,但是她們能夠確信,此時秦萌萌一定淚流滿麵。

    手術室的燈終於熄滅了,胡茵茹率先站了起來,沒過多久,她看到張揚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雖然疲憊,可是他的表情充滿了欣慰。

    徐立華衝了上去:“三兒,小歡他怎麼樣?”

    張揚微笑道:“我想他很快就會好起來!”他的目光落在秦萌萌身上,發現秦萌萌還是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張揚慢慢走了過去,來到秦萌萌麵前,輕聲道:“嗨!小歡沒事!”

    秦萌萌沒有任何反應。

    張揚的聲音大了一點:“小歡沒事!手術很成功!”

    秦萌萌抬起頭,一張俏臉之上滿是淚水,她想要站起來,卻雙膝一軟一頭向地上栽了下去,張揚眼疾手快,一把就將秦萌萌的身軀抱住,發現秦萌萌的手足冰冷,她的嬌軀不斷顫抖著,過了好一會兒,方才聽到秦萌萌的哭聲:“謝謝……謝謝……”

    秦歡被從手術室推出來之後,進了重症監護室內,為了避免術後感染並發症,即便是秦萌萌也不能入內,隔著玻璃窗,望著病房內秦歡蒼白的小臉,秦萌萌不停地哭,胡茵茹挽住她的手臂,提醒她去看床頭監護儀上的指數,呼吸、心跳、血壓全部顯示正常。

    於子良在為秦歡全麵檢查之後,離開了重症監護室,等候在外麵的張揚迎了上去:“於博士,小歡的情況怎麼樣?”

    於子良笑道:“手術很成功,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孩子應該會在48小時內蘇醒,至於恢複的情況,我現在還不好說,不過我們術中已經最大可能避免了創傷的形成,對大腦組織的損傷很小,如果創麵恢複理想,應該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秦萌萌含淚來到於子良麵前:“於博士,小歡真的沒事?”

    於子良哈哈笑道:“手術很完美,這是我從醫以來,做得最神奇的手術,做得最不可思議的手術!”別人自然無法領會到於子良這句話的真正含義,可左擁軍知道,張揚心中也明白。

    他們三人一起來到於子良辦公室之後,於子良的第一句話就是:“張揚,你是怎樣做到的?”

    到了這種時候,張大官人又開始裝傻充愣了:“什麼怎麼做到的?這件事好像跟我關係不大,從麻醉到開刀都跟我沒有關係,我隻是個旁觀者!”

    左擁軍很激動的握住張揚的手臂道:“張揚,如果你可以將這手針灸休眠的技術發揚光大,會讓醫學躍升一個大大的台階。”

    張揚苦笑道:“我說左院長,您饒了我吧,我也就是瞎貓碰個死耗子,這一手時靈時不靈,小歡的病情太重,我是被『逼』的沒法子這才豁出去了,對別人,算了吧,左院長,你是不是想我拿你的病人做實驗?”

    左擁軍和於子良對望一眼,唯有苦笑,張揚的態度很明顯,人家不想把這件事張揚出去。

    於子良道:“張揚,我知道你不想太多人知道,如果你這一手技術得不到發揚,實在是醫學界的一大損失。”

    張揚道:“你們兩個要是感興趣,我可以把這門技術寫給你們,不過就算你們了解了全部也沒用。”張大官人並沒有誇張,想要用針灸之術讓病人進入龜息狀態,不僅僅要認『穴』準確,還必須要有相當的內功根基,就左擁軍和於子良現在的年紀,修煉已經來不及了。

    於子良歎了口氣道:“算了,既然你有難處,我們也不勉強你,隻要秦歡平安就好!”

    

Snap Time:2018-06-24 22:59:56  ExecTime: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