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一十章唇槍舌嬌(下)

  
  第三百一十章【唇槍舌劍】(下)
  這場接風宴並沒有進行太久時間,主要原因還在杜天野這兒,作為市委書記,他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樣縱情喝酒,如果隻是他和張揚,也許會好一些,他更能放開一些,可以暢所欲言。在其他人麵前,杜天野要保持形象。
  走出國賓一號的房門,大家也沒有多說話,各走各路,張揚原本準備送杜天野,大堂領班婷婷嫋嫋走了過來,說喬夢媛找他有事。
  常海天和榮鵬飛已經走了,蘇小紅低聲向杜天野道:“我送你吧!”
  杜天野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進了蘇小紅的奧迪車,杜天野把座椅向後退了退,這樣兩條腿可以擺放的更舒服一些。
  蘇小紅看了看坐在副駕上的杜天野,不禁笑道:“我還以為你習慣坐在後麵!”
  杜天野道:“其實我喜歡坐在駕駛位上!”
  蘇小紅道:“你來開!”
  杜天野點了點頭,和蘇小紅互換了位置,他也不知道為了什麼居然就上了蘇小紅的車?蘇小紅下車的時候還特意觀察了一下周圍,生怕有人看到。
  杜天野啟動汽車,沿著湖南路慢慢向市委大院的方向駛去。
  蘇小紅輕聲道:“能讓市委書記大人當司機,我這級別怎麼也得是部級幹部了!”她有意用調侃來緩解兩人之間有些尷尬的氣氛。
  杜天野笑了起來,他低聲道:“我今天是知法犯法,酒後駕駛。”
  蘇小紅道:“在體製中待久了,人會變得僵化,酒精可以讓你得到適度的放鬆。”
  杜天野忽然想起那個狂『亂』的夜晚,那個屬於他和蘇小紅之間的夜晚,內心感覺到一陣燥熱,他鼓足勇氣道:“那天……”
  蘇小紅打開了音響,用音樂打斷了杜天野的話,一雙美眸望著夜『色』中的雅雲湖:“杜書記,謝謝你能夠把我當成朋友!”蘇小紅是聰穎的,她懂得這件事的利害關係,她更明白自己的名聲和所處的位置,發生在他們之間的那件事,她已經強迫自己忘掉,也不想杜天野提起,杜天野如果和自己聯係在一起,隻會影響到他的事業和前程,那件事的發生並非在蘇小紅的意料之中,在此之前她一直將杜天野當成救命恩人看待,在她的眼中杜天野是個幾近完美的男人,專情豪爽熱忱,是高不可攀的,可那晚的事情發生之後,她明白杜天野堅強的背後擁有著如此的悲傷。
  朦朧的視野中,路燈被車速拖出一條有一條的光帶,時光以這樣的方式流淌在他們的腦海中,留下美麗而不可磨滅的影像。蘇小紅落下車窗,讓夜風吹起她的秀發,應和著時光的節奏飛舞輕揚,美麗的瞳孔,卻不知為何悄然濕潤了……
  喬夢媛的憤怒並非是因為張揚和許嘉勇的交鋒,而是因為張揚把她給無端卷進去,利用她打擊許嘉勇的自尊心,喬夢媛就算再有涵養,此際也有些按捺不住,所以她才會讓人把張揚請到自己的辦公室,她要親口對張揚說一句話。
  “你真卑鄙!”喬夢媛俏臉氣的煞白,嘴唇緊緊抿著,雙手交織在一起,看得出她仍然在竭力控製著自己。
  張揚還是那副沒心沒肺的笑,很不客氣的在喬夢媛對麵坐下:“喬小姐,咱們不是朋友嘛?”
  “誰跟你是朋友?你這個自私自利的家夥!”喬夢媛的火氣很大。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朋友之間就該相互幫助,現在江城很多人都傳說我得了那啥病,你當初不也懷疑過我?連跟我吃飯都嚇得心驚膽戰的,我那時候可算知道啥叫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了。”
  喬夢媛想起之前發生在中海醫院的事情,神情稍稍緩和了一些,她低聲道:“你什麼意思?又不是我傳出去的!”
  張揚道:“我也沒說是你傳出去的,當初就是你跟時維說我有那啥病,我也沒怪你不是?”
  喬夢媛被他說得無言以對,這件事無可否認,她當初是跟時維說張揚有『性』病來著。
  張揚道:“你說我自私,其實你也夠自私的,許嘉勇是你未婚夫,他說我有病,你既然知道真實情況,不會幫我證明證明?不會向他解釋清楚?就任由他當著這麼領導麵前作踐我?我可一直把你當成朋友!我太失望了!”
  喬夢媛歎了口氣道:“你少在我麵前強詞奪理,我承認說不過你,總之,你給我記清楚,你的事情跟我沒關係,我不想摻和,也不想給你證明!”
  張揚笑道:“誰自私不用我說了吧?要是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我一定跳出去幫你說清楚!”
  喬夢媛俏臉一熱,這混蛋怎麼說話這麼別扭?好好的話到他嘴奡N變了味兒,她皺了皺眉頭道:“你別跟我胡說八道,我叫你來是想問你一件事!”
  張揚道:“你說!我洗耳恭聽!”
  “你和秦萌萌究竟怎麼回事兒?”
  張揚道:“沒怎麼回事兒,你聽說什麼了?”
  喬夢媛點了點頭道:“我過去和秦萌萌就認識,時維跟她很熟,我姑媽和姑父都是北方軍事學院的,秦萌萌就在他們學校研究所。”
  張揚這才明白喬夢媛為什麼會問起秦萌萌。
  喬夢媛道:“有些事傳得很快,你不說不代表別人不說,具體的細節我也不想過問,可秦萌萌來江城,我還是想跟她見個麵。”
  張揚沉『吟』了一下道:“我看這件事你還是當不知道的好。”
  喬夢媛道:“你應該了解時維的脾氣,我可以當不知道,她呢?”
  張揚想了想終於點了點頭:“這樣吧,合適的時候,我安排你們見見麵,時維是個大嘴巴,你讓她少胡說八道。”
  喬夢媛又會錯了張揚的意思:“你的事情我們可沒有『亂』說,別算在我們的頭上。”
  張揚道:“我說,許嘉勇是不是特恨我?我怎麼覺著每次跟他見麵的時候,他笑臉下都藏著刀子?”
  喬夢媛柳眉倒豎道:“今天是你針對他,不是他針對你!”
  張揚舉起雙手作投降狀:“得,我認輸,就知道你肯定護著他!”
  張揚回到木屋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半,秦歡還沒有睡,在客廳的地毯上玩著積木,徐立華坐在一旁看電視,看到張揚回來,秦歡欣喜的迎了過去:“爸爸,你回來了!”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摸』了『摸』他的腦袋:“小歡,怎麼還不睡?”
  秦歡道:“等你,還等我阿姨,幹媽去車站接她了!”
  此時外麵響起汽車聲,秦歡慌忙向門口跑去。
  張揚心中暗歎,畢竟是母子連心。
  一身軍裝的秦萌萌剛剛從汽車內下來,就聽到兒子欣喜的聲音:“阿姨,阿姨!”
  秦萌萌一雙明眸濕潤了,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她快步趕了過去,一把將秦歡抱起,緊緊樓在懷中,秦歡摟著她的脖子,小臉緊緊貼在她的臉上,帶著哭腔道:“阿姨,我想你,我以後再也不惹你生氣了,你別離開我,別離開我!”
  秦萌萌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不斷流了下來。
  張揚和胡茵茹在一旁看著也不免感動起來,張揚道:“得了,別在外麵站著了,湖邊風大,媊悝丑I”
  秦歡牽著秦萌萌的手走入客廳,徐立華迎了出來,秦歡給秦萌萌介紹道:“阿姨,這是我『奶』『奶』!”
  徐立華從兒子那堣w經基本了解了這件事,對秦萌萌的處境她是有些了解的,一個女人帶孩子很難,徐立華慈祥笑道:“秦小姐來了!”
  秦萌萌溫婉一笑:“阿姨好!這幾天麻煩您了!”
  徐立華笑道:“什麼麻煩不麻煩的,一家人別說兩家話,秦歡這孩子我打心眼堻萲w,做『奶』『奶』的照顧孫子是應該的!”
  張揚在身後笑道:“是啊,都是一家人,客氣啥!”
  徐立華道:“秦小姐還沒吃飯吧,我去給你熱熱,這就好!”
  秦萌萌慌忙道:“阿姨,讓我來吧!”
  徐立華擺了擺手道:“你大老遠趕過來,去歇著!”
  秦萌萌的到來讓秦歡一顆心徹底放了下來,如果不是張揚命令他去睡覺,這小子還不隻要興奮成什麼樣。
  秦萌萌吃完飯,主動去幫著徐立華收拾碗筷。
  徐立華道:“秦小姐!”
  秦萌萌道:“阿姨,你叫我萌萌,你把小歡當成孫子看,就別拿我當外人了。”
  徐立華微笑點頭道:“小歡今晚最開心,看到你他才完全放心下來。”
  秦萌萌心中一陣內疚,自己給兒子的實在太少太少。
  徐立華道:“小歡和張揚的命運有些相似,張揚出生前,他爸去世了!”
  秦萌萌驚奇的哦了一聲,張揚的事情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難怪他會這樣維護秦歡,原來他從小歡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
  徐立華道:“我一個女人拉扯他,當時蒙受了不少的辛苦,每次被他鬧急的時候,我就不停的哭,有些時候,我真想把他送給別人算了,直到有一天,他叫我媽……”
  徐立華停頓了一下,回憶著兒子第一次叫她媽媽的情景:“他張開小手,媽媽……媽媽……的叫著……我看著他臉上的笑容,什麼苦累,什麼委屈,什麼傷心全都忘了,為了這兩個字,就算讓我去犧牲『性』命也值得……”
  秦萌萌流淚了,她想起了自己,想起了秦歡小時候叫媽媽的情景,想起他叫自己媽媽,而她用巴掌去懲戒他:“我不是你媽,我是你阿姨……”秦萌萌轉過身去。
  徐立華輕聲道:“世界上有種感情永遠都藏不住,也永遠都不會變!”
  秦萌萌知道,這種感情就是母愛。
  夜深人靜,秦萌萌獨自走上木屋的平台,卻看到張揚正盤膝坐在平台之上,張揚已經在這塈中F接近一個小時,他在修煉內息,力爭在為秦歡手術之前讓自己的身體狀態達到巔峰。
  聽到秦萌萌的腳步聲,張揚睜開雙目,看到秦萌萌眼角的晶瑩,馬上意識到她剛剛哭過。
  張揚站起身微笑道:“這媮椏葴D嗎?”
  秦萌萌點了點頭,望著遠方的南湖,輕聲道:“很美……”她停頓了一下,真摯道:“張揚,謝謝你,你和你的家人都很好,真的很好,如果過去我有不對的地方,請你原諒我!”
  張揚笑道:“有些話根本沒必要說,咱們都是為了小歡好,隻要他平平安安渡過這次的手術,咱們之間的那點小誤會,小摩擦又算得上什麼?”
  秦萌萌向前走了一步,雙手扶住憑欄:“小歡是我的兒子!”她終於在張揚麵前承認了這個事實。
  張揚道:“我知道!”
  秦萌萌道:“一直以來我都不願承認這個事實,我想要回避他的存在,可現在我才發現,自己錯了,錯得很離譜。”
  “幸好還不算太晚,你錯了五年,可以用以後的時間,加倍將母愛補償給他,讓他幸福!”
  秦萌萌轉向張揚,美眸之中已經滿是淚水:“我還有機會嗎?”
  “有!一定有!”張揚充滿信心道。
  一直以來秦萌萌對兒子的手術並不抱有太大的信心,可是張揚此時堅定不移的語氣讓她看到了希望,從張揚的眼神中她捕捉到一種信念,也許他真的可以創造奇跡!
  

Snap Time:2018-10-20 10:06:58  ExecTime: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