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九章拍桌子(上)


    第三百零九章【拍桌子】(上)

    張揚也能夠理解,笑道:“肖市長好!”

    肖鳴笑了一聲,和張揚一起走入電梯,電梯隻有他們兩個,肖鳴笑眯眯道:“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打個招呼?”

    張揚道:“剛到,這不就跑來跟你們幾位領導報道了嘛!”

    肖鳴道:“杜書記他們幾位常委都在開會,去我辦公室坐會兒吧!”

    人家領導盛情相邀,張揚當然不好拒絕。跟著肖鳴來到他的辦公室,肖鳴讓秘書泡茶後出去。他也是剛剛來市府辦公不久,辦公室剛剛裝修過,味道還沒散盡,窗戶大開著,肖鳴來到窗前深吸了幾口氣道:“這兒的空氣質量比開發區差多了!”

    張揚笑道:“九樓空氣質量最好!”

    肖鳴聽出他這句話另有所指,九樓是市委書記辦公的地方,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他拉開冰吧,從中取出一瓶蘇打水扔了過來,張揚伸手接住,擰開喝了一口。

    肖鳴道:“咱們中國人講究風水,什麼事情都圖個吉利,九樓五室暗合九五之尊的意思,在體製內混得,誰不想獲得提升啊,不過這樓層來說,九層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張揚好奇的看著他。

    肖鳴道:“九樓十樓都是揚灰層,是空氣質量最差的地方,你問問搞建築的就知道了。”

    張揚聽到這麼回事兒也不禁笑了起來。

    肖鳴也擰開一瓶蘇打水喝了,來到張揚身邊坐下:“小老弟,我聽說你在歐洲犯錯誤了?”

    張揚笑道:“市怎麼說?”

    肖鳴道:“杜書記說你自由散漫,在歐洲期間沒有團隊精神,脫離集體行動,沒有很好的起到副團長的領導責任。”

    張揚道:“我罪名夠重的!”

    肖鳴笑道:“隻是口頭上說說,又沒說要處理你,不過你這病假休得可夠長的,快一個月了吧,考察團都回來了,你怎麼還不回來上班?”

    張揚道:“杜書記讓我歇一個月,我今兒過來就是想銷假的,不知道杜老板恩準不?”

    肖鳴道:“趕快上班吧,隻要你健健康康的走上工作崗位,許多謠言不攻自破!”

    張揚伸手去拿茶幾上的水瓶,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放著自己的不拿,反而去拿肖鳴的那一瓶,肖鳴提醒他道:“你那瓶在那!”

    張揚嘿嘿笑道:“怕我有病啊?”

    肖鳴這才明白這小子的意思,一邊笑一邊指著他的腦袋:“你啊!外麵傳的那些謠言,我才不信呢!”

    張揚道:“要是別人都像肖市長這麼明白,咱們的改革開放早就成功了。”

    肖鳴就納了悶了,你小子那點破事兒至於和改革開放聯係在一起嗎?

    隨著這次人代會的結束,江城市『政府』領導班子已經完全確立,左援朝不負重望,當選為江城市市長,然而他心也清楚得很,自己雖然把這個代字去掉了,可在江城隻能是二號人物,年輕的市委書記杜天野才是江城的大老板。

    這次的常委會還是圍繞如何深化改革進行,杜天野做了一番開場陳詞之後,將發言權交給其他的常委,他的發言稿都是江樂起草的,張揚給他介紹的這個秘書還是相當不錯,寫得一手好文章。

    左援朝再次提起了江城的交通問題,隨著三環路的通車,緩解了市區道路的交通壓力,可改革的發展日新月異,接下來城區幹道的改建工程就要提上日程。左援朝道:“江城曆史悠久,因為過去城市在規劃上存在很多不足,所以市區現存的道路已經很難適應時代發展的需要,想要提升城市的競爭力,就必須在城市麵貌上做文章,在做好道路施工改造的同時,做好城市的園林綠化工作。”

    杜天野對此表示讚同:“江城市區的道路改造的確已經迫在眉睫,不過我們必須要做出合理的規劃,在不影響市民正常出行的前提下對江城道路進行逐步改造。”

    左援朝點了點頭道:“杜書記這一點說得對,道路的施工改造,必須要在不影響老百姓工作生活的前提下進行,有件事我必須提出批評,春陽縣最近縣城道路的改造搞得怨聲載道,最近市信訪辦接連接到老百姓的投訴,春陽縣的道路施工已經嚴重影響到老百姓正常的生活,前兩天我專門去縣城看了看,現在的春陽縣城就像一個大工地。”

    杜天野前些日子也去過春陽,在這一點上和左援朝很有同感。

    有些常委已經將目光轉向常務副市長李長宇,春陽縣委書記朱是他的班底,朱在春陽城區幹道改造的事情上弄得天怒人怨,老百姓上訪上告事件層出不窮,根據眼前兩位江城當家的態度來看,對朱其人都有些不滿。

    如果說在人代會之前,李長宇在很多人的心中還有和左援朝一爭長短的實力,在人代會之後,左援朝最終登上市長之位,所有人眼中的李長宇已經成為敗軍之將,事實上李長宇也表現的越發低調,這並非是韜光隱晦,而是接受現實,作為春陽的前縣委書記,李長宇對春陽的情況是清楚的,朱這麼搞,讓他心底也很不爽,他明白朱是想出政績,想讓春陽成為江城第二個縣級市。

    朱這樣的做法等於否定了李長宇昔日的政績,李長宇在春陽定下的基調就是圍繞春水河做文章,春陽這樣的小縣城在保持特『色』的基礎上進行發展,李長宇當年和葛春麗也身體力行,在春水河畔上演了一出激情大戲,結果險些把『性』命也丟在那,如果不是遇到了恰巧經過那的張揚,李長宇恐怕要成為江城乃至整個平海體製內的一個笑柄。李長宇自從邂逅張揚之後,這兩年的經曆也算得上是起起伏伏,不過有一點他無可否認,沒有張揚,他肯定不能安安穩穩的坐在這。人在經曆失敗和挫折之後總能悟出一些道理,這就是常說的吃一塹長一智。

    李長宇很好的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他現在所想的就是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市長之爭已經塵埃落定,近幾年內不會有什麼變動,他不去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他也明白常委們看自己的原因,一是因為朱和自己是老同學,別人不由自主的會把他當成自己的班底,還有一個原因是別人都想看他和左援朝鬥,想看熱鬧,李長宇心說,你們越想看熱鬧老子越不讓你們得逞,臉上拿捏出古井不波的表情:“對於一些好大喜功的幹部,我們應該及時提醒一下。”這句話一說等於公開表明,你們想怎麼對付朱就怎麼對付,跟老子沒關係。

    李長宇的應對方式無疑是正確的,可在很多人眼,李副市長已經失了銳氣,沒了鬥誌,慫了!李長宇不在意別人怎麼看,誰不喜歡看熱鬧?老子沒工夫表演給你們看。

    杜天野結束了這個議題,他向剛剛進入市委常委班子的副市長嚴新建道:“新建同誌,借著這個機會,把歐洲考察的事情向大家匯報一下吧。”

    嚴新建微笑著點了點頭,能夠坐在這召開常委會對他而言已經前進了一大步,體製之中競爭無處不在,就算是朋友之間也難免,這個常委名額在他和新任副市長肖鳴之間產生,最後他得償所願,進入了常委會。嚴新建咳嗽了一聲道:“這次歐洲考察是圓滿順利的,我們先後考察了英國、法國、德國、荷蘭、意大利五國,簽下了五筆合同,達成了二十一個合作意向,最有意義的事,我們的工程機械廠和德國海德集團的長期合作合同已經簽署下來了!”

    現場響起一片掌聲,這次歐洲招商考察的成果是相當豐碩的,嚴新建聽到這些掌聲,欣慰之餘也感到些許的遺憾,多好的機會,這筆政績,張揚原本有份分享的,可惜這小子在赴歐第一站就出了事。

    嚴新建決定今天不提張揚的事情,可他不提,隻有人說,張揚在常委之中有朋友,也有敵人,人大主任趙洋林就看他不順眼,很不順眼,趙洋林道:“新建同誌,咱們也不能報喜不報憂啊,成績說完了,該說說你們這次有什麼不足了?”

    嚴新建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他微笑道:“說到不足,我們多數代表都是第一次出去,缺乏和外國商人企業家溝通的經驗,不過,改革是個逐步探索的過程,我相信隨著以後交流的增多,這一點我們的同誌會做的越來越好。”他想用幾句冠冕堂皇的話敷衍過去。

    政協『主席』馬益民也說話了:“現在社會上都在風傳赴歐考察團的一些事,影響很不好。”

    嚴新建知道這些人的目標指向的就是張揚,他不『露』聲『色』道:“益民同誌說的是什麼事?”

    馬益民笑了笑,目光卻向袁成錫看了看。

    袁成錫明白這是讓自己說話了,袁成錫道:“我新近也聽說了不少的風言風語,咱們『共產』黨的幹部是講究實事求是的,對於那些毫無根據的流言我們是一笑置之的,可是我們必須要行得正坐得直,要以身作則,這樣才能樹立我們幹部的正麵形象,這樣才能讓老百姓信賴我們!”

    杜天野無比平靜,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趙洋林、馬益民、袁成錫之間顯然有一個默契的聯盟,他們將目標直指張揚。表麵上看是這樣,可是這江城體製之中,誰不知道張揚是他的鐵杆,張揚是他杜天野的人,明明知道,他們三個還敢在常委會上公然唱反調,這有些不同尋常,究竟是誰突然給了他們底氣?杜天野選擇暫時沉默下去,他要觀察,他要給他們三個一定的空間,看看他們究竟要將這出戲怎樣唱下去?看看還會不會有人跳出來?

    趙洋林道:“在江城我們是黨的幹部,有老百姓監督我們,走出去,我們就代表了江城的形象,代表了平海的形象,甚至代表了國家的形象,要考慮到我們的一舉一動會帶給國家怎樣的影響!”

    左援朝也沒說話,眼前他和張揚之間的關係還算不錯,可是絕比不上杜天野,杜書記不說話,他何必跳出來當排頭兵?

    李長宇暗自好笑,趙洋林真是老糊塗了,他將目標指向張揚,這不是自取其辱嗎?人老了,為什麼總是搞不清自己的位置,你老老實實的做你的人大主任,何必去挑戰杜天野的權威?

    常委中和張揚關係好的人不在少數,可大家統一選擇了沉默,最近關於張揚的風言風語很多,但是一直都沒有什麼明確的說法,趙洋林幾個公然把這件事捅出來,表麵上看針對張揚,可實際上卻是劍指杜天野,不是他們不願替張揚說話,而是沒有必要,以杜天野的『性』情,肯定會反擊的,而且這反擊不會等待太久。

    今天的確有些奇怪,袁成錫這個一向都不喜歡發言的人又說話了:“前兩天我招待英國外商的時候,人家就提起這件事,說我們江城考察團的某位領導,在英考察期間去了紅燈區!”說到這他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做出憤慨的表情道:“還染上了『性』病!”

    常委中第一個跳出來的人是組織部長徐彪,誰都看出今天這三個老家夥在聯手唱戲,他們的目標直指張揚,就算別人不說話,他徐彪不能不說,張揚對他徐彪有恩,如果不是張揚,他徐彪可能會氣死在東江,他女兒徐雅蓓的公道就無人幫著討回,徐彪道:“袁副市長英文不錯,已經能夠和外商直接交流了!”

    

Snap Time:2018-01-20 07:33:09  ExecTime:0.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