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八章古方(上)


    第三百零八章【古方】(上)

    常海天點了點頭,他充滿信心道:“『藥』廠的基礎條件很好,而且改革進行的十分順利,我初來這主要是抓抓生產效率,市場上的事情,我沒做太多過問。”他停頓了下,笑道:“不管是顧佳彤還是胡茵茹搞市場都很有一套,我估計沒她們那種能耐。”

    張揚喝了口茶,慢條斯理道:“她們算是商界奇葩了。”

    常海天道:“胡茵茹發展的好好的為什麼要辭職?”他並不知道胡茵茹離開製『藥』廠是要辦廣告公司,胡茵茹雖然向顧佳彤實話實說,可顧佳彤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別人。

    張揚狡黠笑道:“她不走,這肥缺能輪到你?”

    常海天笑道:“這麼說我得謝謝你!”

    “光嘴巴說沒用,要有實際行動!”

    常海天道:“明白,今晚水上人家,我給你接風!”

    張揚道:“今晚不成,我媽待會兒從春陽過來,我得招呼她,我也不能把我兒子一個人扔在家!”

    “你兒子?”常海天滿臉的詫異。

    張揚並沒有向他解釋,提起秦歡不由得想起自己出來的時間已經夠長了,起身道:“你忙吧,我得回家了!”

    常海天一直追出門去:“你把話說明白,你哪來的兒子?”

    張揚一邊下樓梯一邊擺了擺手道:“以後有機會再說!”

    張揚剛剛來到樓下,就聽到樓上窗口處傳來秦歡的聲音:“爸,爸爸!”

    張揚抬頭望去,卻見秦歡趴在窗戶上看著自己,心中又是感動又是憐惜,被人牽掛的感覺真不一樣,張揚回到家中,秦歡在胡茵茹的幫助下從窗台上下來,他奔向張揚緊緊抱著他:“爸爸,你怎麼出去了這麼久?”

    張揚笑道:“才出去不到兩個小時!”

    胡茵茹道:“你剛走,小歡就醒了,讓他吃飯也不吃,話也不說,就是趴到窗前看你。”

    張揚知道這孩子的心思,他是害怕自己扔下他不管了,秦歡從小缺乏親情,所以這孩子很沒有安全感。

    看到張揚會來,秦歡這才安心去吃了早餐。

    臨近中午的時候,牛文強開車把張揚的母親徐立華給送來了,張揚租住的地方顯然住不下這麼多人,他讓胡茵茹帶著母親和秦歡去了南湖木屋別墅。

    張揚上了牛文強新買的凱迪拉克,車提來還不到一個星期,連車牌都沒上呢。

    張揚一屁股坐在駕駛座上。

    牛文強道:“我說,這車你會開嗎?自動擋!”

    張揚笑道:“不就是一凱迪拉克嗎?再好的車我都開過,你上來啊!”

    牛文強真是有些舍不得,他今天開新車過來就是想顯擺的,沒想到張揚壓根不和他客氣,其實誰看到新車都手癢。

    張揚啟動了凱迪拉克,這廝有個大腳轟油門的『毛』病,一啟動,牛文強就心疼了:“我說哥們,咱還在磨合期!”

    “磨合個屁,我不信出廠的時候人家就不轟油門!”張揚說完,汽車就向前方竄去,駛入大道的時候,這廝也不減速,凱迪拉克的地盤又底,牛文強清晰地聽到磕騰一聲,心如刀絞,肉疼,他滿臉痛苦的看著張揚。

    張揚居然笑了笑:“我開習慣吉普了,忘了這車底盤低,沒事兒,美國車,耐『操』!”他有些不滿的看著牛文強:“幹嘛這麼看著我?跟個怨『婦』似的?”

    牛文強歎了口氣道:“我算看出來了,車和女人都是一樣,到了你手,你不玩舒服,決不罷休!”

    張揚笑罵道:“放屁!”

    牛文強還是第一次到張揚的木屋別墅來,雖然這木屋別墅是在胡茵茹的名下,可牛文強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張大官人的產業,站在草地上,踩著地毯般的春日小草,感受著正午的陽光,還有迎麵吹來的湖風,牛文強舒服的就快呻『吟』出來,他打心底讚道:“張揚,你眼光真是一流,這地方太好了!”

    張揚笑了笑道:“跟我沒啥關係,這是人家胡茵茹的房子!”

    牛文強道:“我誇你選女人的眼光!”

    張揚向身後望了望,看到胡茵茹正陪母親說話,秦歡在草地上玩皮球。低聲向牛文強道:“你別胡說八道!”

    牛文強感歎道:“張揚,你變了,變得開始注意影響了,沒過去有種了!”

    張揚笑道:“初生牛犢不怕虎,我都在體製中混兩年多了,總不能還是過去那個青澀模樣?”

    秦歡把球踢到他的麵前,張揚輕輕一腳踢了回去。

    徐立華笑道:“小歡,你看你一頭的汗,進屋去吧,別著涼!”

    張揚也擔心他體質弱,不能劇烈活動,向秦歡道:“跟『奶』『奶』進去歇歇!”

    秦歡很聽話,跟著徐立華進去了。

    牛文強道:“這兒好是好,就是沒什麼配套設施,買個菜都要開車出去!”

    胡茵茹走了過來,她輕聲道:“所以我買了個大冰箱,廚房還有冰櫃,每周都會采購一次,沿著右前方的小路開兩公就是橋村,直接到菜農那買菜既便宜又放心。”

    牛文強笑道:“你要是去春陽住,我們那兒的菜更便宜,生活成本更低,空氣比這兒更好!”

    張揚道:“你丫就是一杠頭,這回來江城就是為了顯擺吧?”

    牛文強叫苦不迭道:“我是專程送徐阿姨的,沒功勞也有苦勞吧,什麼事情到你嘴動機都變得不那麼單純。”

    張揚笑了笑。

    牛文強道:“一陣子沒見你和薑亮杜宇峰他們了,心想得慌,本來我想把趙新偉叫過來,可惜他最近忙著考試,沒時間過來。”

    張揚點了點頭道:“成,待會兒把薑亮和老杜招來,咱們好好喝兩杯。”

    牛文強道:“家太麻煩了,咱們還是出去喝。”

    張揚道:“我媽發話了,今天中午她做飯,你想想,她老人家大老遠來了,我這當兒子的總得先陪他吃飯。”

    牛文強仿佛重新認識張揚一樣上下打量著他:“行啊,哥們,大孝子啊!”

    張揚歎了口氣道:“跟你這世俗商人說不明白,你丫根本就不懂親情!”

    中午徐立華和胡茵茹做了不少菜,胡茵茹從小獨自生活,廚房這點事情根本難不住她,徐立華看到胡茵茹如此勤快利索心中也很是喜歡,雖然張揚沒有說起過他和胡茵茹的關係,可老人家的眼光也是很犀利的,兒子和胡茵茹之間的曖昧,很快就被她看出來了,徐立華暗自感歎,這些女孩兒個個出『色』,真不知道兒子以後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她這個當娘的反正也管不了,一切順其自然吧。

    徐立華對秦歡十分喜歡,人上了年紀反倒和孩子變得容易溝通起來,秦歡也和徐立華很親,一口一個『奶』『奶』叫得徐立華眉開眼笑,可想起這孩子的命運,徐立華眼圈又紅了,抱著秦歡舍不得放手。秦歡從小到大那經過這麼熱鬧的場麵,時常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呆著,現在有這麼多人圍著他,對他好,關心他,心中別提多幸福了。

    中午薑亮和杜宇峰也趕來了,跟著一起過來的還有江城市公安局長榮鵬飛,還有張揚的事實小舅子秦白。

    外麵陽光明媚,胡茵茹招呼他們將桌子搬到了草地上,秦歡也幫忙出力搬板凳,拿筷子,很有主人翁精神。

    榮鵬飛叫了聲徐阿姨之後,來到張揚麵前,握著他的手道:“張揚,我不請自來,你別介意啊!”

    張揚笑道:“榮局能來這蓬蓽生輝,我高興都來不及,咱們今天中午一醉方休!”

    他們幾個過來的時候都給徐立華買了禮物,可誰都沒想到張揚又憑空蹦出了個兒子,榮鵬飛做出表率,拿出二百塊給秦歡,讓孩子去買玩具,局長這麼做了,薑亮幾個也紛紛解囊,牛文強本來沒想起這事兒,看到人家都給了,他也掏出錢包,拿出一千塊,很氣勢的來了一句:“牛大爺給的,拿去買糖吃!”

    榮鵬飛笑著沒吭聲,轉身去陪徐立華說話了。

    薑亮照著牛文強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你大爺的,牛大爺就牛『逼』了,一個人把我們四個都比下去,有倆臭錢就了不起?”

    杜宇峰也跟著罵。

    張揚替牛文強解圍道:“咱牛哥那是春陽首富,你們這幫工薪也想跟牛哥比,那啥,吃飯,吃飯!”

    薑亮仍不解恨,指著門口那輛凱迪拉克道:“你小子給我記住了,等上了牌子,我通知江城交警,見一次查一次,你不是有錢嗎?我讓你多給國家做點貢獻!”

    牛文強知道他隻是嚇嚇自己罷了,苦笑道:“公報私仇啊!”

    胡茵茹過來招呼吃飯,張揚把剛才幾個人給孩子的紅包都交給她,牛文強笑眯眯來了一句:“胡總真是張主任的賢內助!”

    胡茵茹當著這麼多人被他來了那麼一句,俏臉一紅,啐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常鵬飛當然不會介意這種小事,席間杜宇峰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常鵬飛笑道:“上頭多次強調,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牛總正是先富起來的這批人。”

    牛文強這會兒懂得謙虛了,人家常鵬飛是市委常委,江城市公安局長,自己就算有倆錢,社會地位距離人家還有十萬八千,剛才拿出那一千塊一是因為關係到了,還有一個原因,的確有顯擺的因素在內,牛文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榮局,您別笑話我了,我算什麼富人,咱不談全中國,單單是江城,比我有錢的人多了,匯通的喬夢媛、天驕的林清紅,盛世集團的方家兄弟,哪一個不是億萬身家啊!”

    張揚笑道:“你做了這麼多年生意,現在有多少身家了?億萬算不上,我看幾千萬應該有了。”

    牛文強道:“你太看得起我了,就說這春陽,比我有錢的人也多得是,遠的不說,咱們說郭達亮父子吧,我接手了他們的養豬場之後,才知道其中的利潤有多大,現在他們跟楚嫣然合作搞得那個豬飼料廠,已經成為春陽的利稅大戶,我看他爺倆比我有錢。”

    杜宇峰嗤之以鼻道:“哭什麼窮,我們又不找你借錢!”

    牛文強道:“我真不是哭窮,做生意就得不斷總結,要吸取別人的先進經驗,隻有這樣才能不被市場淘汰!”

    薑亮道:“你就是沒知識沒文化,整一個小農意識,眼光太狹隘,始終放在春陽縣城!”

    牛文強不服氣道:“春陽縣城怎麼著?現在市不是鼓勵來春陽投資嗎?清台山旅遊搞得如火如荼,以後肯定會有大發展。”

    胡茵茹剝了一隻蝦送到秦歡的嘴,她笑道:“薑哥有句話沒說錯,想做大生意,就不能把眼光局限於某一處,春陽的經濟收入擺在那,春陽的人均消費水平也擺在那,就算你生意做得再好,也得和春陽的實際情況相聯係。”

    張揚道:“胡總的話我讚成,多大的池子養多大的魚,你在春陽那個地方折騰,發展肯定要比別人慢。”

    杜宇峰道:“除了開飯店就是養豬,一看就知道你是農民出身。”

    

Snap Time:2018-07-21 08:20:12  ExecTime: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