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七章恩仇(上)


    第三百零七章【恩仇】(上)

    秦歡臨睡之前,張揚幫他按摩了『穴』道,又教給他一個調息打坐的法門,這是最基本的吐納之法,也是修行內功的基礎,雖然和秦歡的病關係不大,可是隻要堅持下去,以後對他的體質恢複有著極大地裨益。

    秦歡入睡之後,張揚獨自坐在黑暗之中,他悄然運行內息,這段時間在北京的休養讓他得到了一個調整身體的良機,他的大部分時間都用於內力的修行和恢複之中,原本他以為幫助陳雪衝關之後,內力會有很大損耗,可沒想到之後的恢複極其神速,後來他才意識到自己協助陳雪衝關,對自己也大有好處,他的內力因此而變得更加精純,恢複的速度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內息行遍全身,通體經脈暢通無阻,雖然已經是夜深十分,張揚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疲憊。

    秦歡睡得很熟,張揚望著他的小臉,心中升起一陣感慨,這孩子的命運真是可憐,到現在都不知道親生的父母是誰?

    秦歡小小的身軀在床上翻滾了一下,蜷曲在一起,小聲囈語道:“阿姨……我聽你話,我不惹你生氣,別離開我……”

    張揚暗自感歎,母子連心,縱然秦萌萌始終沒有在秦歡麵前坦誠過自己的身份,可是這孩子心中一定把她當成母親,骨肉親情是無法改變的。

    秦萌萌從家搬出來已經有六年之久,這六年之中她少有和父母見麵,她之所以決定讓張揚一個人帶著秦歡前往江城,是因為她發現有些事必須要去麵對。

    常玉潔坐在吉普車內等了整整兩個小時,終於看到秦萌萌推著自行車進入北方軍事學院的職工宿舍,六年了,這六年中常玉潔和女兒見麵不超過五次,每次見麵都沒有說話,不是她不想說,而是秦萌萌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望著秦萌萌在夜風中略顯單薄的身體,常玉潔忽然感到一陣憐惜。

    她推開車門走了下去,秦萌萌聽到身後的腳步聲,愣了一下,然後繼續鎖上自行車迅速向樓內走去。

    “萌萌!”常玉潔的聲音帶著幾分酸楚幾分內疚。

    秦萌萌沒有理會她,仍然向樓上走去,從腳步聲她聽出,母親正緊跟著她的腳步,秦萌萌在樓梯口處停下腳步,轉過身,冷冷看著母親道:“你有事嗎?”

    縱然麵對女兒這樣的冷對,常玉潔仍然保持著一名軍人特有的冷靜,她輕聲道:“萌萌,媽想和你談談!”

    “你不是我媽,我跟你們也沒有任何關係!”秦萌萌的話絕情到了極點。

    常玉潔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進屋說,最近我聽說了一些事,我們必須要好好談談!”

    秦萌萌咬了咬下唇,終於轉身繼續走去,常玉潔在身後默默跟著,一直跟著秦萌萌走入了她的兩居室內。常玉潔隨手關上了房門,秦萌萌打開客廳頂燈,並沒有邀請母親坐下的意思。

    常玉潔環視了一下房間,雖然簡單可是收拾的十分幹淨整潔,北方軍事學院的校長時季昌是她丈夫秦鴻江的老部下,好兄弟,對待秦萌萌肯定會多加照顧,否則以女兒的年齡和資曆是沒有資格享受這樣的待遇的。

    秦萌萌雖然沒有請她坐,可常玉潔自己還是坐下了,她拍了拍沙發道:“萌萌,咱娘倆坐下來說句話行嗎?”

    秦萌萌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常玉潔在女兒的目光下感覺到有些不安,她咳嗽了一聲道:“萌萌,聽說你和文副總理的兒子在處對象?”

    秦萌萌冷冷道:“隻是普通朋友,你不必緊張!”

    常玉潔道:“媽高興都來不及,怎麼會緊張?”

    秦萌萌道:“如果你來找我為了這件事,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和文浩南之間沒有任何關係,過去沒有,現在沒有,以後更不會有,你可以放心了!”

    常玉潔並沒有因為女兒生硬的語氣而動怒,她低聲道:“我聽說你前兩天帶了一位名叫秦歡的小孩子……”

    秦萌萌冷冷看著她,從開始她就意識到母親來見自己的真正目的。

    常玉潔的臉微微有些發熱:“萌萌,你六年前突然失蹤,離家整整一年,我們從沒有問過這一年你去了哪,發生了什麼?秦歡五歲多,難道……”

    屈辱的淚水在秦萌萌的美眸之中閃爍,她厲聲道:“你給我出去!”

    常玉潔的臉變得有些紅,她顫聲道:“萌萌,你是知道的,從小我和你爸就把你當成親生女兒一樣,家除了我們之外,就隻有你大哥振東知道你是養女……”

    “夠了!”秦萌萌的眼圈紅了,淚水順著她的麵頰滑下。

    常玉潔忽然在她的麵前跪了下去,緊緊抓住秦萌萌的手:“萌萌,我知道我們對不起你,可是振東真的是喝多了,你知道,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他最疼你,媽自私,不讓你把這件事說出來,如果這件事被別人知道,我們秦家還有什麼顏麵,你爸還怎麼去麵對他的戰友同事,你大……振東的一切就完了……女兒,媽知道你受了委屈,媽會補償你,秦家會補償你,這件事……”

    秦萌萌用力甩開她的手,向後退了兩步,臉『色』蒼白,緊緊咬著下唇:“我知道,你們秦家的顏麵重要,放心……我說過跟你們秦家沒有關係,我這輩子都不會跟你們扯上關係……”

    常玉潔似乎鬆了一口氣,她仍然有些不放心的問道:“可是那小孩子究竟是不是……”

    秦萌萌怒道:“夠了,我警告你,你和你們秦家的任何人不要再來找我,更不要去煩那個孩子!如果你們敢做出任何傷害他的任何事,我發誓,我不會計較任何代價!”

    常玉潔被女兒豁出一切的眼神嚇住了,她抿起嘴唇,有些惶恐的點了點頭。

    秦萌萌拉開房門:“你可以走了!”

    秦鴻江站在書房內,他身材不高,可是體質很好,腰杆挺直,目光銳利,他的手中拿著一根軍用皮帶,在手中掂量了兩下,然後猝然出手,閃電般擊落在秦振東的身上,啪!地一聲脆響,秦振東麵部的肌肉隨之痛苦的抽搐了一下,然而他仍然跪在那一動不動。

    秦鴻江咬著牙,隨即又是連續兩下抽打。

    然後他扔下皮帶指著兒子的鼻梁罵道:“畜生!混賬!”

    秦振東默默聽著。

    秦鴻江回到太師椅上坐下,拿起桌上的紫砂壺灌了兩口茶,他重新站起來,一腳踹在秦振東的胸膛上,踹得秦振東一個踉蹌坐倒在地上,秦振東忍著痛爬起來,重新跪倒在他的麵前。

    秦鴻江道:“我秦鴻江一生光明磊落,卻想不到生出了你這個混賬兒子!”

    秦振東低下頭:“爸……我錯了……這些年來,我沒有一天好過!”

    秦鴻江道:“我真該一槍把你給崩了!”

    書房外響起敲門聲,父子兩人停下談話,卻是常玉潔來到了門外。

    秦鴻江擺了擺手,示意兒子站起身。

    秦振東忍著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去開了房門,母親常玉潔充滿關切的出現在他的麵前:“振東,這麼晚了,還沒去睡?”

    秦振東低聲道:“媽,我賠爸聊天呢,這就去睡!”他匆匆離開,害怕母親看出什麼。

    常玉潔走入書房還是一眼就到那根皮帶,她歎了口氣,有些心疼的說:“老秦,你怎麼還是那個脾氣?動不動就大打出手,兒子都多大了?眼看就四十歲的人了,你還當他是孩子嗎?”

    秦鴻江罵道:“慈母多敗兒,這幫小子就壞在你的手!”

    常玉潔道:“三個兒子,一個中校、一個大校、一少將,你還想怎樣?”

    秦鴻江罵了句:“畜生!”然後緊緊閉上了雙目,過了好半天方才道:“你去過了?”

    常玉潔點了點頭。

    “萌萌怎麼說?”秦鴻江睜開雙目充滿關切道。

    常玉潔歎了口氣道:“還是那個樣子,她恨透了我們秦家,這孩子的脾氣倔強,隻怕這輩子是不會原諒我們了。”

    秦鴻江臉上的表情極其痛苦,他雙手握在一起,咬牙切齒道:“我真恨不得把那個畜生給崩了!”

    常玉潔道:“老秦,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人一輩子,誰能沒有錯?萌萌又不是振東的親妹妹,年輕人酒後衝動,犯錯也是難免的。”

    秦鴻江黯然道:“可萌萌是他妹妹!”

    常玉潔道:“振東一直都是個孝順的孩子,他這輩子也隻犯過這次錯!”

    秦鴻江怒道:“一次錯還不夠?一個軍人在戰場上犯一次錯就可以導致整場戰爭的失敗,就可以導致千萬條生命死去!”

    “現在是和平年代,你不要總把戰爭掛在嘴上好不好?”

    秦鴻江道:“生活上也是一樣,隻要犯一次錯,一輩子都洗刷不掉這個恥辱,我秦鴻江一生坦坦『蕩』『蕩』,可什麼都壞在這個畜生手。”

    常玉潔道:“老秦,你還記不記得當年萌萌離家出走了整整一年?”

    秦鴻江點了點頭。

    常玉潔道:“我算了算時間,那個叫秦歡的孩子,如果是萌萌的親生兒子,那麼他就是我們的孫子!”

    秦鴻江的雙手不由自主抓緊了太師椅,他雖然有三個兒子,可是三個兒子全都生得是女兒,秦鴻江經常感歎秦家絕後了,想不到突然冒出了一個孫子。他有些激動地說:“我明天就去看看他!”

    常玉潔道:“老秦,這件事千萬不能聲張,萌萌是我們養女的事情,隻有少數人知道,如果秦歡真的是振東的兒子,我們秦家別想在人前抬頭了!”

    秦鴻江長歎了一口氣。

    常玉潔道:“振東心應該有些回數,這些年他雖然沒有找過萌萌,不過我看他心肯定還想著她,如果讓他知道秦歡是他的兒子,還不知他會有什麼反應。”

    秦鴻江怒道:“他敢!”

    常玉潔黯然道:“難道你看不出這許多年,振東一直都生活在這件事的陰影之中,他沒有一天好過!”

    秦鴻江冷冷道:“報應,這是他的報應啊!”

    常玉潔道:“寧安地震的時候,你放著自己的女兒不去救,把萌萌從幼兒園中搶了出來,是你給了她生命,咱們秦家不欠她的。”

    秦鴻江皺了皺眉頭道:“我救他並沒有想到過要施恩圖報,你怎麼變得越來越勢利,萌萌雖然不是我們親生,可是我一直都當她是親生女兒。”

    常玉潔眼圈有些發紅:“算了,不要再說了,每次提起這件事我都會想起我們死去的女兒,老秦,如果……如果當時活下來的是我們的孩子,如今她也有這麼大了……”

    秦鴻江歎了口氣道:“我仍然記得當年那場地震,當時場麵很混『亂』,一個男人跪在我麵前求我讓人再回去救他的妻子,他的女兒,頭都磕出了血,可是……”

    常玉潔含淚道:“我們的女兒也在麵,你看到形勢危險,果斷下令撤退,為了那個決定,我整整一年沒有和你說話……”

    秦鴻江黯然道:“我給了萌萌第二次生命,卻又將她推入地獄,我究竟是她的恩人還是仇人?”

    

Snap Time:2018-06-24 22:49:20  ExecTime: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