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零六章將門虎子(下)


    第三百零六章【將門虎子】(下)

    先入為主這句話千真萬確,一個人留給別人的印象很難改變,張揚這次是真心想幫助秦歡,他對秦萌萌沒有什麼私心雜念,可別人不信,就算人家不說,可心都在猜想著張揚和秦萌萌的關係。

    秦萌萌把秦歡交到張揚的手中:“小歡就交給你了,我這邊的事情忙完,馬上就去江城跟你們會合,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星期。”

    張揚笑道:“你放心吧,回到江城還得做個全麵體檢,沒這麼快開刀的!”

    秦萌萌點了點頭,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兒子,她覺察到周圍人好奇的目光,所以並不想在春陽駐京辦呆下去,臨走之前將一個信封交給張揚:“麵是兩萬塊,你先拿著,如果不夠,我再準備!”

    張揚想了想還是把錢收了下來,秦萌萌這個人不喜歡欠別人的情,自己如果堅持替她拿這筆醫『藥』費,反而會讓她懷疑自己居心不良。

    秦萌萌『摸』了『摸』秦歡的小臉:“小歡,你要聽張叔叔的話,阿姨等工作忙完就過去陪你!”

    秦歡有些不舍,牽著秦萌萌的手道:“阿姨,為什麼不能跟我一起去?”

    秦萌萌蹲下望著秦歡可憐巴巴的小臉道:“阿姨突然接到緊急任務,沒辦法跟你一起過去,不過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忙完工作,很快就會去陪你,你跟張叔叔好好玩!”雖然秦歡口口聲聲叫張揚爸爸,可秦萌萌並不承認。

    秦歡點了點頭。

    秦萌萌起身離去,她不敢繼續逗留下去,害怕看到孩子依依不舍的眼神。

    秦歡雖然有些難過,可是他也明白阿姨很快就會過去陪自己,而且身邊還有張揚這個爸爸陪著,張揚抱起秦歡,向於小冬道:“怎麼樣?我爺倆像不像?”

    於小冬看了看,居然點了點頭道:“還別說,真有點像!都是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

    張揚笑了起來。

    於小冬提醒他道:“該走了,我送你們去火車站。”

    張揚點點頭,他去房間內取了旅行袋,秦歡寸步不離的跟著他,小手牽著張揚的衣角,生怕跟丟了,張揚不禁笑道:“你真是個小跟屁蟲兒!”

    秦歡道:“阿姨說現在社會上壞人多,小孩子一定要跟緊大人!爸,你不會嫌我煩吧?”

    張揚搖搖頭:“好兒子,爸疼你都來不及呢,上車!”他伸手拉開車門,此時一輛軍用吉普車直接駛入了駐京辦的院子內,從車上下來了一位矮壯敦實的軍官,從他的軍銜看應該是大校,車還有一個人,並沒有跟著下來。

    那軍官一下車,目光就落在秦歡的身上,秦歡見到外人就有些害怕,慌忙藏在張揚的身後,張揚原本以為他是來找於小冬的,可看樣子應該不是,他從進門後就盯著秦歡看,張揚道:“我說同誌,你找誰啊?我家兒子膽小,你不苟言笑的別嚇著我孩子。”

    軍官眯起雙目,冷冷盯住張揚道:“他是你兒子?”

    張揚點了點頭道:“是啊,我說,這跟你有關係嗎?”

    秦歡看著那軍官板著麵孔,威嚴『逼』人感覺有些害怕,扯了扯張揚的手指道:“爸爸……咱們走吧……”

    那軍官聽到秦歡這樣叫張揚,頓時確信無疑:“我想跟你談談!”

    張揚有些不耐煩了:“我壓根就不認識你,跟你沒什麼好談的!”

    那軍官點了點頭道:“我叫秦振遠,是秦萌萌的二哥,現在知道我找你幹什麼了吧?”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眼前這個敦實矮壯的軍官竟然是秦萌萌的二哥,可他剛才為什麼不跟秦萌萌一起進來?張揚馬上就猜到,一定是他跟蹤秦萌萌來到了這。張揚把秦歡交給了於小冬,讓她帶著孩子先回辦公室,以免他們的談話被孩子聽到。

    秦振遠臉『色』陰沉,雙目死死盯住張揚道:“混賬,原來就是你害了我妹妹這麼多年!”,他出手比說話更快,一拳已經向張揚的下頜打去。

    張揚也沒想到他說出手就出手,秦振遠雖然身材不高,可是一身格鬥擒拿的功夫卻是相當厲害,談到單打獨鬥,尋常十幾個人近不了他的身,他這次猝然發難,意在攻其不備,當然秦振遠也是對張揚憎惡到了極點,方才會突然攻擊。

    張揚可不怕他,秦振遠的出手再快,也快不過張大官人的反應。

    張揚一把就將秦振遠的手腕握住,一帶一擰,將秦振遠的身體整個抓了起來,狠狠摔了個背挎,秦振遠哪想到張揚這麼厲害,被他摔得躺倒在地上,悶哼了一聲,不過秦振遠的抗擊打能力也是超強,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跳了起來。

    咬牙切齒道:“王八蛋,我崩了你!”

    張揚這才注意到一個可怕的現實,秦振遠配槍了,不但他有槍,剛才還在吉普車內觀戰的一名軍官也推開車門衝了下來,那軍官比秦振遠年輕一些,軍銜也比他低了一級,是秦振遠的小弟秦振堂,秦振堂衝出吉普車的時候,手槍子彈已經上膛,指著張揚吼道:“給我站到一邊!”

    張揚雖然武功蓋世,這會兒內心中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我靠,秦家人這麼不講理,兩把槍指著自己,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張揚也不敢冒險。

    秦振堂的情緒比起秦振遠更為激動,他大叫道:“轉過身去,雙手扶在車上!”

    張揚冷笑道:“你他媽當是戰爭年代?眼還有法律嗎?”

    秦振遠走過來,照著張揚的肚子就是一拳,張揚暗用內勁化去了他的全力一擊,裝成痛苦的樣子,躬下身,捂著肚子,雙眼卻觀察著兩個人的位置和動作,準備出擊將這如同瘋虎般的兄弟倆製服。

    這時候秦歡哭著衝了出來,他勇敢的向秦振遠撲了上去,抓著他的胳膊就狠狠咬了下去:“不許打我爸爸!”

    張揚暗讚秦歡這孩子有良心有膽『色』,趁著這個機會,他已經閃電般出手,隻一拳就把秦振堂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劈手將他的槍奪了過來,用槍指著秦振堂的腦袋道:“靠,有槍了不起?信不信我崩了你?”

    秦振堂毫不畏懼,雙目布滿血絲狠狠瞪著張揚:“有種你就開槍!”

    張揚笑了笑,很熟練的把子彈給卸了,將手槍扔到地上,走過去牽著秦歡的小手,指著秦振遠兄弟兩人道:“我看在孩子麵上,不跟你們計較,再說,我一受黨教育多年的國家幹部還懂些法律,黨發給你們手槍不是讓你們威脅老百姓的!”

    秦振遠攔住張揚的去路道:“你不能走,我要跟你談談!”

    “談什麼?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張揚已經猜到他們前來的目的是為了秦萌萌,根據他現在了解到的情況,秦家一直都不知道秦萌萌有個孩子,從秦振遠剛才不由分說出手的情況來看,他們應該已經聽說了什麼,而且十有八九把孩子這筆帳算在了自己的頭上。

    秦振遠道:“不把這件事說清楚,你哪都不能去!”

    張揚不屑道:“你們以為可以攔得住我?”

    秦振堂『揉』著被張揚打疼的下頜,怒道:“你有沒有人『性』?”

    張揚道:“我說你們兩個別有一搭沒一搭的胡說八道,成!想說清楚是不是?好咱們現在就說!”他看了看手表道:“我沒多少時間,十分鍾,多一秒都不成!”

    人都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秦振遠兄弟倆在張揚的手上栽了跟頭,可兩人卻出乎意料的冷靜了下去。

    張揚把秦歡交給於小冬,然後跟這哥倆來到了辦公室內。張揚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他大剌剌在椅子上坐下道:“有什麼話抓緊說,想動手,我一樣奉陪!”

    秦振遠道:“秦歡是不是你兒子?”

    張揚點了點頭道:“是!”

    秦振遠強壓怒火道:“你跟我妹妹什麼關係?”

    張揚就知道他們得問這檔子事,冷笑道:“我說天底下還有你這樣當哥哥的,你妹妹平時跟什麼人交往你自己不清楚?我明白的告訴你,我跟秦萌萌認識不超過一星期,秦歡是我兒子,秦萌萌跟我沒關係!”

    秦振遠和秦振堂對望了一眼,兩人都聽得有些糊塗,秦振堂道:“秦歡是不是我妹妹的兒子?”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這兄弟倆一定是聽說了什麼,跑自己這來探聽情況了,張揚早就估計到秦萌萌這次的事情要暴『露』,可他並不想背後說秦萌萌的是非,張揚道:“我知道的都已經告訴你們了,秦歡是我兒子,他得了重病,現在我得帶他回江城治病,秦萌萌跟我沒有任何關係,她認識我兒子,至於她為什麼這麼關心秦歡,你們可以直接去問她。好了,我得走了,孩子的病情耽誤不起。”

    他說完就向門外走去,秦振遠兩兄弟跟了出來,秦振遠道:“你真不認識我妹妹?”

    張揚懶得理會他們,這兄弟倆看來對他們的妹妹根本不了解,老秦家也夠糊塗的,女兒在外麵生個兒子都五歲了,到現在他們都蒙在鼓?究竟是秦萌萌掩飾的太好,還是秦家對秦萌萌的關心不夠?張揚作為一個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秦振遠兄弟倆眼睜睜看著張揚帶著秦歡上了桑塔納揚長而去,終究還是沒有跟上去。

    秦振堂憤然道:“二哥,就這麼放他走了?”

    秦振遠道:“你打得過他嗎?”

    秦振堂道:“現在很多人都在傳這件事,咱們秦家臉往哪兒擱?”

    秦振遠道:“他不過二十出頭,那孩子已經五歲多了,應該不是他的!”

    秦振堂道:“是不是他的無所謂,關鍵是這孩子到底是不是萌萌的!”

    秦振遠歎了口氣,他拉開吉普車坐了進去,雙手握著方向盤沉默了好半天,方才低聲道:“這件事千萬要瞞著咱爸咱媽,如果讓他們知道,恐怕要氣瘋了。”

    秦振堂道:“二哥,你以為這件事可以瞞得住他們?”

    秦振遠啟動了引擎,臉『色』陰沉的就像天空中的烏雲。

    秦振堂道:“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萌萌不想回家?媽說,因為家庭反對,她當年和她的男朋友分手,所以才和家有了隔閡,可她老人家也沒提過萌萌已經有了孩子?”

    秦振遠道:“現在無法證實那小孩子就是萌萌的,這件事是不是別人故意汙蔑我們家的?如果萌萌有孩子,怎麼可能隱瞞這麼多年,咱爸咱媽難道一直都毫無覺察?”

    秦振堂道:“二哥,咱們剛才一直跟著萌萌,情況你都看到了,這孩子不會平白無故跟她這麼親!”

    秦振遠心緒一陣煩『亂』,他低聲道:“先跟大哥說一聲!”

    秦歡是第一次坐火車,對火車上的一切都感到新奇,為了秦歡能夠睡得安穩,張揚包了一間軟臥,秦歡在車廂內來回竄了幾趟,終於肯安安穩穩的趴在窗口處觀看外麵的景物。

    張揚躺在軟席上,想著今天秦家兄弟兩人找上門來的情景,這件事讓他感到十分奇怪,秦家人對秦萌萌這個女兒也太不關心了,究竟是什麼事情讓秦萌萌和她的家庭之間產生了這麼大的隔閡,彼此不相往來?難道真的像外人所說的那樣,秦萌萌過去的一段戀情被父母拆散,所以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麵?如果真的是那樣,秦萌萌過去的戀人顯然應該是秦歡的父親,可秦歡已經五歲了,現在病成了這個樣子,為什麼他的親生父親還不出現?

    

Snap Time:2018-04-21 04:22:24  ExecTime:0.408